把时光一针一线地,他们的毛衣都破了

作者: 社会责任  发布:2019-09-18

图片 1

多少希望,织进梦里。多少温暖,织进衣中。

鼠大大有件红毛衣,鼠老二有件黄毛衣,鼠小小有件蓝毛衣。

多少岁月,织进爱里。多少回忆,织进过去。

图片 2

多少女子,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吧。

在烛光里,在灯光下,在路上,在车上,在所有能腾出手来的空隙,为着那点点滴滴的心意,把时光一针一线地,编织进流逝的岁月里,把快乐悄悄地织进每个图案里。

是时光,浪费在了一针一线上,还是情感,被织进了一线一针中?

那些织著的,那些穿著的,那些曾经衣着的你们,可还记得,那些穿梭在针尖缠绕在手间的长长短短的情谊?

但是,他们的毛衣都破了。

1

在那物质贫乏的年代里,毛衣是如此奢侈,直到我上了大学,才穿到平生第一件毛衣。那是凤花姐姐给我织的,一件白色马海毛的毛衣,水波纹,泡泡袖,现在回忆起来还是那么漂亮。

在那之前的好多年,我们都是穿着厚厚的鼓鼓囊塞的棉袄棉裤过冬。棉袄外面套着一个小褂,便是冬天的标配了,周末洗干净了,再穿上。一年一件新衣,过年那天换上,从春穿过秋穿到冬。

小时候,连秋衣也是没有的,更别说毛衣,见都没见过。春天暖和了,脱掉棉袄,里面套上两三层旧褂子,天热便一层一层地减。秋天到了,再一层一层地套上。大大小小的,里三圈外三圈,那层层叠叠的穿与脱,便是我们一年中所有的家当,所有的服饰了。

所以,能有一件毛衣穿,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大二那年,姐姐精心为我织了一件宝石蓝色的毛衣,第一次洗的时候,挂在宿舍的走廊里,晚上回来的时候就不见了。而我只穿了几回呢,如今已经想不起来毛衣的样式,唯一能记得的是漂亮的宝石蓝色,和我为她而流下的泪。但愿这件毛衣,给那位后来穿着的姑娘带去了温暖和爱吧,那爱,是姐姐给我的。

三只兄弟鼠坐下来开会。鼠大大说:“看来,我们的破毛衣都过不了冬天了。”鼠老二说:“得想个办法。”鼠小小说:“得快想。”

2

第一次自己织东西是大一的时候。是梅,用铅笔做成的织针,教我织长长的洁白的围巾。围巾很简单,只是织成一个筒,简单的循环而已。不几日,作品就完成了。虽是第一次,但还算完美。现在看来,有种五四青年的时代感,围巾是标志了。

图片 3

第一件毛裤,是在梅和阳的指导下,织了近二十天的时间,在快要完工的那一天,我哭了,因为,直到这会儿我才发现,她们帮我分的裤腿分的不均匀,导致织出来的裤腿一条肥,一条瘦,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却只能拆了重织,那是对自己粗心的惩罚。

眼看着,一圈圈被拆掉,眼看着,瞬间功夫归于零,却让我记住了一个道理: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要完全相信,能相信的,是你自己。

在织完一件衣服之后,总会想着,再也不织了,再也不织了。可是,过不了多久,又忘记了织衣时的辛苦,又心心念起那些毛线来。

第一件毛衣,也是梅的指导下,浅浅的黄色,织了密密的平针。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如今依然清晰的记得,在完工的那天,感觉浑身轻松终于自己解放了自己,去了师大路书店,买了两本书,双吃了酿皮来为自己庆祝。那毛衣,我穿过了,又给了妹妹,妹妹又送了人。如今也是早就不知去向了,但我依然记得她的样子,她那娇嫩的颜色。

想起织衣,永远忘记不了的就是梅。我的织活儿的老师,我的下铺姐姐,我的唐山口音的敖汉老乡,一直想去看,却又不忍去看的你。

会开完了,三只兄弟鼠有了好办法。

3

毕业了。

上班不久就开始下乡收甜菜。身上只剩下两元钱,借了钱,买了针和线带去了乡下,我要趁下乡的时候给亲爱的爸爸织一件暖和的毛衣。

如今还记得,甜菜站上那个做饭的阿姨,对我的织衣花样又喜又爱。那是一件姜黄色的毛衣。毛衣最后织成了,爸爸穿了好多年,坏了补,长了拆,改过好几次。

那年冬天。我们没有岗位,被发配到北边,没事时捡捡砖头。闲下来的时候,师姐们坐在一起,围着火炉打对调。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才知道什么是对调。而我,坐在一边,给妈妈织一件绿色的毛衣。冬天过去了,毛衣也完成了,正好是送给妈妈的新年礼物。

再后来,给姐姐的女儿灵犀织了一件胸前带花的小绿毛衣,用的芝麻针,很精美,现在想来估计是不会织了。后来佳琪穿过,再后来我就没见过了。

后来。

给妹妹织毛衣。

给老公织毛衣。

给公公婆婆织毛衣。

给自己织大红色的嫁衣。

旧毛衣拆了又织,织了又拆。看着那线团一点点抽完,看着那成果慢慢地呈现。

千万次地低头,不说酸痛;万千次地重复,不言苦累。就那样日复一日地织著,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明天在哪里,不知道我是谁,谁是我。

那段岁月,除了织毛衣,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时间和青春就这样从织针里悄悄的溜走,不知不觉,韶华竟已逝。

图片 4

4

怀孕后,赋闲在家,买了明黄色和嫩绿色的线,给未知性别的宝宝,织了两套毛衣毛裤,还有一个小小的黄帽,边织边想像着,穿在宝宝身上,会是什么样子。

依一岁多的时候,被留在姥姥家。刚会说话的她,在没人的时候,指着自己身上穿的小毛衣,自言自语地说,“看,我的毛衣好看吧?这是我妈妈给我织的。”那时是她在想妈妈。

从此后,我再没有织过毛衣。

每天忙忙碌碌地过着比毛线还乱的生活。那些拆了织,织了拆的心事,那些理不清剪不断的,如毛线一样的过往,那些再也不能织就的梦想。

图片 5

依在幼儿园的时候明确表达,极想穿妈妈给织的毛衣,不想穿买的。我知道,她是想要那种把爱织进毛衣里穿在身上的感觉。可是真的没有时间,只是给依织了一条漂亮的七彩围巾,那年回姥家过春节时,围巾落家里了,后来又是搬家,找不到了。依喜欢至极,念念不望。于是第二年冬天,我又给她织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围巾送她。

再后来,就是给包姐姐织的那条围巾了。姐姐不戴,只是喜欢。原来喜欢的,是那种感觉。那种被织进感情的珍藏和记忆。

来北京后,毛衣毛裤早就被纳入箱底。北京的冬天没有那么冷。而我们,也习惯了穿买来的薄薄的毛衣,甚至,也不用再穿毛裤。于是,毛衣毛裤被送走了一件又一件。如今,只剩下那两身红色的嫁衣还在箱底。也许,会继续尘封了吧。谁还会穿呢?只是舍不得送人,留下那段印记罢。

织毛衣,做手工,时下该是多么奢侈的想法。而我大把的青春和时间,在那时竟是如此的廉价。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不再织了呢?

不再织毛衣,却还是抹不掉关于毛衣往事的种种回忆。

回忆青春,回忆那段荒芜的岁月,回忆梅。

他们把毛衣都拆了,拆成了毛线。

洗呀洗呀,把旧毛线洗干净。

再把毛线拿到山上去,像蜘蛛网一样拉来拉去,晾在树枝上,因为那里离太阳最近。

念些古怪的咒语,跳个古怪的舞,毛线就开始在阳光下变得更鲜艳、更新了。

鼠大大说:“有了这些毛线,看来我们能过冬了。”鼠老二说:“得用它织件新的。”鼠小小说:“得快织。”

他们下山的时候,看到一个没有毛衣穿的鼠妹妹,站在那里,好像很冷,好像是一个很冷的灰姑娘。

三只兄弟鼠朝鼠妹妹看了看,又一起回去了。

三只兄弟鼠都在自己的窗口织毛衣。

织呀,织呀。

第二天,三只兄弟鼠都把自己织的新毛衣拿出来看。

鼠大大说:“我不小心织错了,织成了一件女式毛衣。”鼠老二说:“我也不小心织错了,织成了毛裤。”鼠小小说:“我更错了,是一顶帽子。”

三只兄弟鼠都觉得不能穿和戴,看来,只好送给鼠妹妹了。

那就送给鼠妹妹吧。穿上毛衣、毛裤,戴上帽子,鼠妹妹多漂亮呀。

三只兄弟鼠来到鼠大大的房间,抱在一起取暖。

鼠大大说:“天太冷的话,我们就这样过冬吧。”鼠老二说:“这样更暖和。”鼠小小说:“真暖和。”

●彩虹糖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社会责任,转载请注明出处:把时光一针一线地,他们的毛衣都破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