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反修例风波的发展变得扑朔迷离,强调中央坚

作者: 社会责任  发布:2019-11-14

nb88新博 1

nb88新博 2

政府在上周五宣布推《禁蒙面法》,特首林郑月娥说是因为不能「任由情况继续恶化」;然而周日网民号召上街反对,响应者甚众,很多仍然戴上口罩蒙面,以示对抗;很明显,禁蒙面法出台之后,情况是继续恶化,政府推出此法并不奏效。

因处理修订《逃犯条例》失误而传出行政长官要「引咎」下台的消息,早在6月时已经「流传」,街头抗争的「五大诉求」,最初亦包括「特首下台」;高官「引咎」或「要承担责任」而辞职,并非香港的政治「传统」,但绝大部分的政治评论和分析都认为,特首林郑月娥无力应付目前的乱局,「换马」也许是其中一条出路。

然而,过去几天网上流传出不少要求勇武派「收手」的文章,认为目前不是硬拼的时候,日前连登还出了「割席宣言」;美国在台协会前主席卜睿哲在一个研讨会上的发言就被广泛引述——他劝喻反修例示威者「见好就收」,持续的抗议只会白白牺牲、得不到胜利。

「换马」杀伤力较动用驻军轻

一边厢是政府束手无策,另一边厢是抗争阵营苦口婆心希望勇武派不要再硬拼,到底背后发生了什么事?幕后的角力我不得而知,但近期街头暴力不断升级,连商铺也不能倖免,某些区更出现有黑衣人截停汽车要求搜查手机、银包,这些行径,显示街头暴力正在失控,发展下去,整个运动可能会逐渐失去群众的支持。

英国《金融时报》上周三刊出报道,指北京计划明年3月撤换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发布会上严辞直斥报道是「别有用心的政治谣言」,强调中央坚定支持特首依法施政……云云。外交部如此高调驳斥,令人对《金融时报》的报道打了折扣,然而,就在发言人反驳之后不久,外交部就把全部文字从官方网站删除。

港府失威信指挥力 等命运审判

换特首的可能性有多大?我想其中一个考虑因素,是止暴平乱的进展,如果目前的街头冲突和暴力破坏仍然无法平息,北京总要作出一个果断决定。早前政府推出《禁蒙面法》,希望能起阻吓作用,但看不见成效,而特区政府手头还可以动用的「武器」已所剩无几,最终如何解决乱局,还得由北京出手。

反修例风波背后牵涉的力量其实来自多个方面,除了主角特区政府,还有中央——其中又可分为中南海,和主管港澳工作的港澳办和中联办;美国、台湾,以及香港的各股势力,包括建制内的大财团、传统爱国阵营、泛民政党、新兴的本土派和独派,及没有大台的网络族。各股力量有不同诉求和利益,令反修例风波的发展变得扑朔迷离。

运用中央权力,主要不出两招,一是动用驻港部队,一是撤换特首、改组特区政府班子,重新再作部署。两者比较,「换马」的杀伤力显然较轻,估计也可以得到民意支持,应该是较「理性」的抉择。

特区政府虽然是风波的主角,但一直下来表现出的无能和窝囊,令人卒不忍睹!对事态的判断屡失时机,该撤销修例的时候不撤,平白令抗争不断升级,令政府失去了对局势的主导权。对解决困局,政府也完全拿不出什么方法,任由社会空转,令香港元气大伤。到了今时今日,政府已经失去威信和指挥能力,只能等待命运的审判。

换特首与否 香港未来都需大改革

处理《逃犯条例》修订期间,美国、英国、欧盟等西方势力都公开表达了忧虑和反对,但在行政长官眼中,这些都统统成为「废话」。以特区政府之力,既无外交和国防权,要一意孤行推动修例,如何应付美国等西方势力的反制?特首作决定时,到底有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

有这种想法的人为数不少,他们对《金融时报》的报道应该不感到意外,甚至有「果然是这」的反应,故此特首换人的消息在社会上并没有太大回响!反而有更多人在想,即使行政长官换人,香港现在的乱局能够稳定下来吗?在反修例风暴中冒出来的各种社会矛盾,新的政府班子有能力解决吗?社会出现的严重撕裂,新特首可以化解平复吗?

事到如今,特区政府的唯一目标就是尽快令局势平息,令社会恢复秩序,但看来不容易,问题是中央可以容忍到什么时候。

换特首与否,香港未来都需要一场大改革,解决以下几个难题:

硬的一手不成 软的要不要用上?

.如何重建民众对政府的信任

中央政府的取态,是解决当前困局的主要力量,到底是继续强硬下去,还是会采用柔性手段,对五大诉求作出若干让步?最近内地微博「疯传」一段朱镕基在2002年11月19日来香港访问时的一段讲话:「我就不相信香港搞不好,如果香港搞不好,不但你们有责任,我们也有责任。香港回归祖国,在我们的手裏搞坏了,那我们岂不成了民族罪人?」

.如何重建警民关是,令民众放下对警队的敌意

中国收回香港前后,领导人经常说「英国人能做得到的,中国人也能」,这股「雄心壮志」现在正受到严峻考验。为了显示一国两制成功,北京一定要全力解决目前香港的困局,如果硬的一手不成,软的一手要不要用上?北京也应该明白,只用警察在街头止暴制乱不应是唯一手段。

.如何重建中央与香港特区的关是,在北京部署的发展规划中,香港的角色有没有转变?

主管港澳工作的港澳办和中联办,到底应该在这场反修例风波中承担多少责任?港澳办曾经在7月召开首次记者会回应香港局势,大家都以为将成定制,但开了4次之后就停止,是何缘故?是避免出现两个「指挥中心」?还是什么原因?

.「粤港澳大湾区」香港还有什么角色?反修例风波中港人的「反中」情绪,会否令香港在大湾区的作用大减?

反修例风波由最初被称为街头抗争,到「定性」为暴动,然后「升级」为颜色革命、恐怖活动,层层升级,把外国势力插手界定为暴乱的主因,是否主管港澳工作的部门为了回避香港内部的深层次问题,故意把焦点转移?

.年轻一代反社会、抗拒国家、自决和港独的倾向,将令香港「失去两代人」,特区政府会有什么对策?

藉港牵制大陆 美国当前主导思维

.政制改革、双普选是「五大诉求」之一,「和理非」代表人物如张炳良教授也提出应尽快重啓政改,特区政府会如何回应?

反修例风波受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其中美国最为积极。美国对香港的兴趣,一直都在经贸投资而不在地缘政治,有人把香港「颜色革命」跟乌克兰作比较,认为美国是想照办煮碗,分裂并控制香港。在全球战略上,香港是美国用作「监视」中国大陆的窗口,要承担多重任务,故此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编制规模有如驻外使馆。然而,在地缘政治上美国深明无法直接控制香港,只能藉香港「胁迫」大陆,在当前中美贸易战扩展至中美全方位对抗,藉香港牵制大陆,应是美国当前的主导思维。

.香港国际形象因这次修例风波受到多大冲击?美国如果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对香港会造成什么影响?

台湾民进党一向把香港一国两制视为反面教材,陈水扁任总统时就经常公开揶揄香港,现在反修例风波则成为了蔡英文争取连任的一张文宣王牌。香港愈惨,民进党的选情就愈有利。

.香港的经济基础有没有受到动摇?陷入衰退之后,本地经济可以靠什么重拾上升动力?

台湾的力量虽然不足以影响香港局势发展,但台湾成为近期香港人移民热点及抗争分子避难首选地,如果民进党胜出明年总统选举,香港问题将是台湾对付大陆的一张好牌。

.房屋是深层次问题,本届政府满腹大计,但受挫于反修例风波,政府还是否可以开展一系列计划如「明日大屿」填海、公私营合作发展新界土地等?政府施政如何能得到民意和立法会支持?

建制不愿「跟车太贴」 泛民全力进攻

北京对双普选只会限得更严

至于香港内部各股势力,不分建制和反对派,相信都不会真诚地支持林郑政府;大财团公开表示捐地或出资协助中小企,希望增添社会和谐气氛,但政府的反应却异常低调,好像没有太大兴趣,看来林郑政府已经不把大财团视为合作伙伴!参与选举的建制阵营,则不愿「跟车太贴」,尽量与政府保持「适度距离」。建制派表面上支持林郑政府,但貌合神离多于团结合作。

后林郑月娥年代,香港面对的是一个更脆弱的政治环境,官民之间缺乏互信,社会上因政见分歧而导致水火不容;香港在几个月之间变成无领导、无方向、无安全感的城市,瀰漫着一片信心危机,情况比1980年代初主权谈判时期更差!

泛民向来是反对派,这次反修例成为了多年难得一遇的反政府议题,他们必会全力进攻,不会妥协。但是,在独立、自决等问题上,传统泛民跟本土派及冒起的网络族有根本分歧,到最后会走在一起还是各行各路,稍后的区选和明年立法会选举就会看到些端倪。

nb88新博,香港政局发展,主要视乎北京的意向,北京把反修例的街头抗争定性为颜色革命,是外国势力插手、意图夺取香港的管治权。外媒和西方阵营的解说,则把街头暴力行动说成是港人争取民主自由、反对北京干预。说过了,「五大诉求」之中,最关键也最难有「共识」的,是实现双普选,因为涉及政权落入什么人手中的大问题,经过反修例一役,北京对双普选只会限得更严而不会放松。

北京真正操盘 双普选最不易妥协

普选进程一拖再拖,即使现在起步,从草拟文件、咨询公众、立法会辩论,到通过落实执行,起码要一届立法会任期,现在算来,2047年之前香港还有多少时间去落实双普选?

各有盘算、各怀鬼胎,令林郑政府没有朋友,也没有力量驾驭局面,只能坐待日子倒数。真正操盘的是北京中央,对北京来说,街头暴力并非最头痛问题,最后如果要出动解放军平乱,香港必可恢复秩序,也不会落入外国手中。北京最伤脑筋的,其实是双普选,特别是普选特首,这是北京在《基本法》内的承诺,不得不做;普选特首关乎香港的管治权,是上面提及各股势力的必争之地,其中关键,是如何可以选出一个香港人支持、又听命于中央的特首。

特殊窗口或2047前「完成历史任务」

在港澳办的记者会上,发言人曾经这样说:示威行动已经变质成为有人要夺取香港特区管治权,道破了北京最大的关注。

从回归初期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到近几年北京强调一国先行、中央有全面管治权,北京对香港管治的思路、如何为香港定位,以至中央和特区之间的关是等,都在不断调整。过去北京会尽量避免被说成「干预香港」,现在不但百无禁忌,更理直气壮,背后原因,相信是跟中国崛起、内地产生了强烈的「制度自信」有关;两制之中香港的特殊性、尤其跟西方衔接的特殊价值,在北京眼中已经没有多大借鉴作用!香港剩下来的,或许只是功能上可以为内地提供服务的特殊窗口,而这个窗口的作用,可能在2047年前就完成了历史任务!

五大诉求,其他都或许有妥协空间,唯独双普选是最不容易妥协。

内地经历了30多年市场开放、融入世界经济秩序之后,国力大增,但在这个过程中,内地政治体制和主流意识形态并没有出现任何转变,不但没有向西方模式倾斜,反而对自身体制及发展模式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自信!北京为香港定位,是融入以内地为主导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以香港是大湾区其中一员的身分作为「亮点」,而非如过去般保持香港「单独成员」的角色。

作者是资深传媒人

下台接班无关宏旨 港府代入角色就够

陈坤耀教授最近接受《》专访,提出「一个大胆建议」,「就是向中央要求,公开把50年不变的承诺延期30年」,他的意思,应是让香港有更充裕时间发展普选。这个良好愿望,在内地「制度自信」底气十足的情况下,到底有多大机会实现?到了2047年,香港的「西方联系」对内地还有多大价值?在北京眼中,这些香港价值或许已不重要。

反修例风波一役,相信会令北京重新评估香港的作用和管治模式;林郑下台与否已经不再重要,谁接班也无关宏旨,到北京的全盘策略出台,在台上的特区政府班子只需代入角色、「做好本分」就足够。至于香港在全国的规划中,重要性将无可避免逐步淡化。

作者是资深传媒人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社会责任,转载请注明出处:令反修例风波的发展变得扑朔迷离,强调中央坚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