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fetz强调当发挥领导时要改变现状,由于领导力

作者: 社会责任  发布:2019-11-14

图片 1

图片 2

9月中有一星期,反修例运动突然变了节奏,每晚示威者在各区商场大合唱最新出炉的《愿荣光归香港》,不但提升士气、振奋人心,亦能纾缓情绪。众多「和理非」才刚开始陶醉于这种创新的抗争行动之际,有「连登仔」不时提出害怕钟情唱歌会令运动「降温」,让大家回到安舒区,失去momentum,催促尽快行动「升温」,保持给政府抗争压力。

领导力本质是危险的,因为当你要改变败坏的现况时,你会触碰别人固有的价值观和信念,你会揭露埋藏已久的敏感核心问题,同时挑战阻碍社群进步的规范。

何时升温、何时降温的矛盾心情,在发挥领导过程中,其实是时刻审时度势的必有态度。

于是,有些人为了逃避革新自己的思维,会做一连串抵抗改变的行动,包括攻击你的人格,或转移视线,如否定你揭露的问题的存在、否定你发挥领导的权力,也会认定你背后有不怀好意的目的,认定你背后有外来势力的操纵、利用和煽动。

上两周本系列文章提过,领导力不是来自一个人的权力、地位、影响力、个性和学历经验,更不是处理技术问题的治理能力,而是你做什么去带领群众调适窒碍其向前迈进的价值观、信念和观念,哈佛大学着名领导学教授Ronald Heifetz称之为调适性领导。

保命非懦夫 运动不因控制情绪失动力

实践领导须有序协调冲突

这4个月的抗争运动,众多无权无势小市民在自己的小宇宙各自发挥领导,最能体会领导力并不是坊间打造得那么浪漫、充满光环和惹人羡慕,而是要承担不同程度的风险。因为你不再认命,拒绝让权贵继续崩坏法治制度而起来反抗,你被那些只顾自己收成期和安稳的人骂为搞乱社会;因为你狠狠地揭开一向予人专业正义形象的警队的遮丑布,你被不肯面对警暴的人攻击为施暴者;因为你受够了大陆那一制的不公义准则和潜规则用在香港这一制,你被扣帽子为「港独分子」,或连人都不如的「曱甴」。

Heifetz强调当发挥领导时要改变现状,便会冲击及革新人们的价值观,过程难免暴露早已扫入地毡底的矛盾,遂产生张力、滋扰和冲突,以迫使人们审视窒碍其进步的价值观,并须艰苦地学习改变,故需要较长时间完成调适性学习。

由于领导力的实践带来非比寻常的身心灵攻击,尤其是人格谋杀,领导力也讲求保守心灵、保护生命,还要管理自己的欲望。年轻人在墙上写上「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可见不少人为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但请你努力保存性命!抗争运动需要的并非「烈士」,而是健全的你继续发挥领导。

实践领导重点在于有序地协调冲突,把压力和纷争调控在「健康压力范围」之内,持续一段时间予学习改变:揭露矛盾会提升压力,要超过「学习门槛」才能启动人们面对问题和学习调适价值观,但要注意压力不应「升温」至对方不能承受的程度——「忍耐极限」。假如超过了忍耐极限,领导者须做一些「降温」行动,令张力降回「健康压力范围」之内。

网上一直有声音呼吁前线抗争者「不受伤,不被捕」、「不值得为暴政牺牲前途和性命」,也有「齐上齐落」的口号,力劝示威者不受眼前的挑衅而妄动,与警方硬碰而赔上性命。保命并不是懦夫,更不会因你控制情绪而令运动失去动力,要保命才能继续发挥领导。

换言之,压力、滋扰、冲突等表面不和谐的元素,乃健康和有建设性的助燃剂。心理学家倡议的不是「减压」,而是「管理压力」,把压力小心调控于「健康压力范围」内,才可使人积极进入调适性学习,带来进步,完成改变后回复至平衡点,达到「真和谐」。

在「舞池」易见树不见林 要时刻「走上观舞台」

修订《逃犯条例》草案甫推出,不同专业团体以声明、联名行动等方法逐步向政府「升温」,盼施压能超过其「学习门槛」。不遂,导致6月9日100万人的空前大游行,市民发挥没有「正式权力」的领导力。当大家以为应能冲破政府的「学习门槛」时,政府于当晚发出声明,于3天后二读。

Ronald Heifetz提出发挥领导是要时刻get on the balcony:当你在「舞池」发挥领导时,很容易「见树不见林」,只看到周遭环境和伙伴的行动,受小部分人影响而忽略核心外围的种种势力。「广场视野」影响2014年雨伞运动的学生领袖,只听到金钟集会的声音,而与广大市民的脉搏脱节,甚至有些人为了顺从周遭群众意向,不愿撤离广场,害怕稍为「降温」会被视为软弱和领导失败,唯有不断「升温」至被警察清场和拘捕。

此举激发年轻人在绝望中拥抱「勇武」精神,在6月12日冲击立法会,引来警察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并初现横蛮霸道嘴脸。林郑只以「暂缓」及缺乏诚意的道歉回应,市民再于6月16日200万人游行,强势把运动「升温」,政府高层却没正面回应民意,像「罢工」般沉默了十几天。

Get on the balcony就好像「元神出窍」般,当你在舞池上发挥领导的同时,你的心眼却走上观舞台,一边审视自己的言行,一边扩大视野至舞池以外的人,留意他们的举动、期望和筹谋,观察他们如何回应你的行动,或如何主动出击。

年轻人认为眼见多年来耗尽了各种和平示威游行,均对政权起不到作用,遂以「勇武」行动来升温,导致7月1日闯入立法会。当天冲击令很多人以为会令民意反弹,超出市民追求和平理性的「忍耐极限」。消化几天后,市民纵然心裏不大舒服,却没有广泛谴责他们,显示出不少市民能明辨根本原因在于政府多年对制度的崩坏、对一国两制的践踏、不能履行《基本法》承诺的双普选,「官逼民反」。市民也对「和理非」与「勇武」两大价值观之间的冲击,愿以开放态度寻找平衡点,学习「和勇团结」抵抗「制度暴力」。

连登「生态系统」已自我调节4个月

7.21元朗黑帮对市民的无差别袭击,和多种证据显示「警黑合作」以制造白色恐怖,成为运动的转捩点,民间暴力增多以加强对政府施压,甚至以「灯蛾扑火」的牺牲精神,揭示警暴和政权丑陋,此种不为私利的道德力量,陆续赢取广泛市民的同情和怜惜,为无权势示威者建立重要的「非正式权力」,继续发挥领导力。运动带来的冲突「升温」超过不少市民的「学习门槛」,市民逐渐接受某程度的勇武行为,如针对性地破坏公物和用武力自卫,令运动走入各区遍地开花,中老年街坊、银发族的「守护孩子」、义务社工及急救队、基督徒、义务律师及专业人士等纷纷被感召起来,以不同角色参与抗争。

没有大台的抗争者,却有不少参与者懂得走上观舞台,为运动提供多角度分析,也能自我批判和自我纠正。然而,令人忧虑的是没有大台做统一决定时,大部分示威者的意愿容易被少数持不同意见人士骑劫,「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策略变成各有各做的不协调行动。由7月起,有不少支持者忧虑「冲冲子」的行为会断送整场运动,怕搞出人命,怕围观的示威者没勇气喝停。8•18「和理非」大游行后,过千人不愿就此离去,集结于夏慤道逾一小时,很多人担心有人终会忍耐不住,做出冲击行为。然而,无大台「吹鸡」解散的「连登仔」,不断在网上呼吁大家回家,路上也开始有人举起写着「缓缓后退」的黑旗,大众遂于半小时内完全撤离道路。

心理上,前线及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相对容易为运动「升温」而较难「降温」,总觉得降温就是不作为,有巨大的无力感和内疚感,更害怕运动失去momentum。今次运动的突破点,是「和理非」与「勇武」间的合作,「不分化、不笃灰、不割席」精神有效维系和团结大家,「和理非」在适当时候帮助运动降温,「勇武」在适当时候升温及保护「和理非」撤离集会现场,让运动产生的张力至今仍得以有序协调。

每当有人忧虑前线会否「煞不停」行动升级而会闯祸时,很多时有人把他们拉一把;拉得太迟的话,翌日又会有另一批人回到场地代为道歉、谢罪,尝试为运动挽回名声。连登讨论区经常会有人get on the balcony,贴文要求大家检讨和反思。有些人不能立即正面处理批评,甚或反骂楼主分化、割席,但又会有人好言相劝聆听建设性批评……这个连登内的「生态系统」由激励士气、出谋献计到进行反思及互相教育,已出人意表地自我调节了4个月。没有人能预测未来日子能否维系这种自我反思机制,但谁能担保有大台指挥的组织拥有更佳的反思能力?

领导过程产生的压力就如把全香港放进一个会调节温度的「压力煲」,而正在发挥领导的示威者须经常揣摩民间脉搏,懂得把行动所产生的冲突调校于「健康压力范围」内,让本来支持你的人继续支持你,而不支持者也逐渐改变信念而认同你。

示威者须维护运动道德感召力

能升温也能降温

没有「大台」作正式指挥的数以百万计示威者,好处是不会因大台被抹黑或拘捕而瓦解运动,不好处是被政权看穿没有大台和「不割席」的精神,是死穴所在,可大肆渗透卧底或黑帮乔装成示威者,煽动前线或主动提升街头暴力,以降低运动的道德力量和示威者的非正式权力,逐步令民意逆转。

由于人们需时调适价值观,抗争者步伐不能过急──不断升温是不能加快市民的改变。也要反覆判断行动的「火候」是否拿揑得宜。机场静坐拿揑不好变成「禁锢」及「私刑」两位大陆人士,「迫爆」许多市民的忍耐极限;街头被黑帮或醉汉袭击后,报警反被警察逮捕,偏帮施暴者,唯有以「合乎比例」的武力自卫,市民是可以接受的,但随后演变成「私了」的过度暴力却严重挑战港人的道德底线;掷汽油弹及毁坏商店的画面,容易勾起国际社会对熟悉的外国暴动行为而产生抗拒感,示威者须考虑外国及香港人忍耐极限而调节,并制订行为守则和加强自制能力。

连登仔相应加强了防卫,曾在9月底的两周内,两度提出抗争底线,说明无差别攻袭市民等行径只会来自非示威者,必与之「割席」。随着警暴升级、政治宣传的深化,散播运动「变质」为暴力,抗争者更要get on the balcony评估形势,防止政府藉故延迟11月的区议会选举,也要注重运动的国际形象。为停止给政权「转移视线」及分化港人的手段提供抹黑材料,示威者须维护运动的道德感召力──倘若宣布停止街头暴力的话,任何继续掷汽油弹的人,必然是乔装分子所为。既然上周六有示威者在太子站旁切生日蛋糕后备受连登猛烈批评,那么对于任何宣示「港独」行为诸如宣读「临时政府」的人,更要划清界线,把注意力放回运动的目标。

大多数市民反对「暴力抗争」,虽然警察的滥暴指数一直「救」了示威者的民间暴力,但持续数月的各方暴力确实令不少人达至「爆煲」的临界点,已出现情绪病或身体不适,国际传媒亦开始用暴力和暴动来形容香港近日的示威行动。这些都是正在发挥领导的示威者必须思考的民间情绪,并调整策略,以调校「火候」。「Be water」的灵活行动不单指行动策略,更要应用在调节温度以进行调适性领导。

Get on the balcony时,发挥领导者需要做的第三件事,就是restore your sanity。当你要在一段长时间内调控冲突,给需要改变价值观的人施加适度压力时,你也承受莫大的压力,他们对你的人格谋杀有时会令你意志消沉,很想放弃领导工作。你要注意身心灵的健康状况,时刻保存使命感,注视目标,便不至被人「带风向」。

认清回避改变的惯常伎俩

欲望推动前进 但勿反被其支配

Heifetz亦提出,发挥领导时要注意须进行价值观改变的人,通常抗拒任何改变带来的压力,而会利用两套手法尝试尽早降温,回复平衡状态。Heifetz列出的常见逃避改变的例子,在现时的香港时局逐一应验!其一是用技术问题看待调适性改变,以尽快降温至平衡状态,例如林郑政府用尽文攻、武吓、利诱等技术方案来「止暴制乱」,效果有目共睹。

任何事情把你的焦点从目标转移开来,都要提高警觉。首要管理自己的欲望——对权力、对认同感、受人爱戴的欲望。要紧记:这些欲望是推动你前进的燃料,但不要反被它们支配你,令你忘记目标,还有larger than life的使命。

其二是用「回避问题」手法,如把抗争者的顽强抗争以「推卸责任」怪责别人,如外国势力、代罪羔羊。用「转移视线」,如经济和民生问题、对话秀来降温;在政府回应、记者招待会、对谈会中,港人早已磨练出批判触觉,很能拆穿高官及警察如何用语言艺术、伪真理、诡辩来掩饰真相及警暴。故此,抗争者要留意当政权用这些伎俩说服市民,企图令运动降温时,抗争行动也要把温度回升至健康压力范围。

还要调控冲昏头脑的情绪,不止是仇恨或报复,还有英雄主义、个人崇拜、孤独战士的诱惑……凡此种种都会把别人的注意力从目标转移到你的身上,切忌!这是一场没有大台、没有脸孔的运动,并非纯粹避免被捕、被对家分化的战略考虑,最大优点是没有一两个人可争做英雄、邀功或争夺光环而偏离目标。

林郑引用没有民意基础的《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并订立《禁止蒙面规例》,彻底破坏法治,加上警暴加剧恶化,年轻人不用再以「飞蛾扑火」方式证明现在众人皆知暴政──他们连最后的遮丑布都已被揭走,还会继续自动暴露其狰狞。年轻人应转变策略为「飞蛾扑灯」,让运动温度保持于健康压力范围之内。暴力抗争可以降温,文宣、「和理非」工作却要升温,解释许多不利运动的假新闻和诬衊,更要给时间让市民沉澱和理解每天海量的资讯,更让区内街坊影响其他邻居。要紧记:人们需要时间调适根深柢固的价值观和信念,思考这几个月各种大是大非问题。

承担领导力带来的风险和危险,对娇生惯养的新生代、对追求稳定生活的香港中产而言,是超乎想像的突破。然而,当受到良心的感召时,最现实的香港人终决定接受时代的呼唤。

在《紧急法》首次动用后,香港已正式进入抗争2.0,示威者更须「be water」、「be humble」。在这黑暗的大时代裏,更要保持道德力量、正当性和人民质素,故此,不要与政权斗暴力、斗烂、斗贱。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许多朋友从开始便预言,没有大台的社会运动,没可能持续。我每次都不厌其烦地提醒大家不要妄下结论。我相信高手在民间,我相信没有权势的人皆能发挥领导。香港人走到今天,所有人都跌了许多眼镜!最终就算输了民主,却赢了良知。

作者是初创互联网公司创办人及行政总裁、哈佛大学甘迺迪政府学院公共政策硕士

作者是初创互联网公司创办人及行政总裁、哈佛大学甘迺迪政府学院公共政策硕士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社会责任,转载请注明出处:Heifetz强调当发挥领导时要改变现状,由于领导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