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乐望着薰的背影,"美乐立即顺着薰的目光低下

作者: 社会责任  发布:2019-10-19

"美乐,你瞪着我已经好一会了,眼睛不累吗?"铭亦无奈地坐在客厅沙发上陪着美乐干瞪眼。"姜铭亦,等我休息够了再继续骂你。""你已经骂了一个晚上了,我在等电话呢,你能不能先把手机还给我?"铭亦苦苦哀求。"不行,没收了。"美乐哼得一声。"我不是故意把你留在珠宝行的……""装可怜也不装得象一点,我是在骂你这个吗?我问你,为什么把戒指随便丢下就跑掉了,万一被人家买去怎么办?"折腾了一个晚上,美乐这才向铭亦道出她的怒意所在。铭亦看着她,竟微微红了脸。"美乐……""干什么?突然脸色变那么恶心!""你……咳,咳咳……"铭亦假咳几声,突然盯着她上下打量起来。"看什么,认识这么久才发现我是外星人啊?"美乐被他盯得浑身起鸡皮疙瘩。铭亦笑:"我发现,其实你还满有魅力的,怎么到现在都没人要你啊?""找死啊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难道是因为没有女人味的关系?"铭亦装模作样地思索起来,"还是生活作风太邋遢了?喂,习辰这几年一直都没对你展开进一步行动,他应该是发现你的毛病所在了,你有没有请教过他啊?""我看你今天是皮痒过头了!"美乐张牙舞爪地站起来,预备向铭亦恶扑过去。"薰少爷,您回来了!"阿亮的声音突然传进她的耳膜,使她的动作硬生生停了下来。薰带着温和的笑容缓步走进来,一眼看见美乐和铭亦,点了点头。铭亦回过身,立即向薰招手:"回来了?一下午跑哪去了,怎么找你也找不到你,快过来坐坐!"美乐从没觉得铭亦做人这么讨厌,薰本来的步伐是要直接回房间的,该死的你叫他干嘛呀?"我约了朋友吃晚饭,看了场电影所以晚了。"薰笑容不减,态度从容,顺从地走过来挨着铭亦坐到了沙发上。"看电影?是现在很劲暴的那部吗,《王国仙梯》?"铭亦好奇地问。"没听说过。"薰很茫然。"三维动漫,很有名的!那你们看得是什么呀?""好像叫玫瑰情人。""现在很流行的一部爱情电影,薰,没想到你喜欢看这种类型的电影啊!"铭亦吃惊。"我也不懂,不是我挑的。"薰无所谓地耸耸肩。"对哦,那应该是女孩子才会挑的电影,薰,是跟祝音音一起去看的吧?"真八婆,美乐狠狠瞪他一眼。这一眼立即被铭亦接收到了。"不过,也不是所有女孩都会选浪漫的爱情电影啦,美乐就不会,对吧美乐小子?"铭亦向美乐眨眨眼。"你说谁是小子啊?"美乐立刻朝他做你死定了的凶相。"你看看你现在插着腰乱喷口水的样子,可不就是说你!""哼,你很想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电影对吧?我喜欢《砍下你的手指》那部。!""果然,变态电影!""《门后的暗影》!""恐怖片!""《鬼友》!""是鬼片!""最喜欢看的还是《打死你个混蛋》!""暴力片!啊!"铭亦刚评价完毕胸口便遭到美乐的铁拳。"啊!好痛!"又是一声呼叫,叫的人却不是铭亦。铭亦立即敏感地拉过美乐的手,将她的袖子往上撸,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妈呀!小姐,你在哪撞得这么大一块淤青呀?亏你还有力气打人!""我也没注意到啊!"美乐奇怪地嘟囔着,没碰到的时候她还真没觉得疼。到底是什么时候弄伤的呢?突然,灵光在脑海中一闪——刚才,浴室,碰撞……美乐的脸唰一下红起来,一把抽回自己的手。冷静,冷静……"美乐……"薰突然幽幽地开口,他的眼睛落在美乐的手上,但并没有特别的表情。"呵呵,没事啦!"美乐以为他在询问她的撞伤,尴尬地对他笑笑。"你和习辰……结婚了吗?""什么?""什么?"美乐和铭亦同时被薰的问题吓了一跳。铭亦结结巴巴:"他们结婚?他们哪有结婚啊?"美乐立即顺着薰的目光低下头,落在自己无名指那只耀眼的戒指上。她一把拉过还欲开口解释的铭亦,抬头一笑。"我们打算这次为爸爸扫完墓就结婚。"铭亦愕然地转头望向美乐。美乐暗中拉了拉他的衣袖,笑容依旧灿烂。"是吗?"薰的声音仍然听不出什么情绪。"婚礼你会来吗?"美乐一脸幸福地问。薰看着她笑,笑了好一会。"你会来吗?"美乐再问。薰点点头:"当然去了,不管有什么事。""太好了!"美乐象松了口气一般,开心道,"我会给你发请贴的。""会请我唱歌吧?"薰平静地顺着她说。"如果你想唱的话。""那,要准备好卡拉OK哦。"美乐拼命点头。"好,我去睡了。"薰礼貌地站起来,向美乐和铭亦点点头。"晚安!"美乐向他挥手。"晚安!"薰转过身,迈着平稳的步伐走上楼去。美乐笑着凝望薰的背影,好一会儿,楼上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她静静转身,怔怔地坐下来。铭亦望着她,沉默良久,突然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美乐,你何苦?"美乐缓缓摘下那枚本不属于她的戒指,轻轻放在身前的茶几上。"对不起,我也想睡了。"她重新起身,大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回到房间,美乐接到习辰的电话,这才想起到了姜家之后竟然还没有打电话过去报平安。"对不起哦习辰,路上太累了下午就睡了一觉。你吃过晚饭了吗?""没有。"习辰淡淡地回答。"现在已经九点钟了,你还没吃饭?"美乐皱眉。"吃过了,你在做什么呢?"那边马上改口。"一会吃过,一会没吃过,骗小孩是不是?"美乐郁闷,硬是不放过他。"行了,不要罗嗦。"呵!他还有理了!"没发生什么事吧?"习辰停顿了一下,问道。"一切都OK!""是吗?真的没事发生吗?""行了,不要罗嗦。"美乐学习辰刚才的口气回击他,说完之后觉得自己实在模仿得很象,不由得得意地笑起来。"哈哈,哈……""许美乐!死丫头,许美乐!……"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气焰十足的怒吼声,顿时把美乐的笑容吼得僵住。华蓝怒火膨胀的声音毫不留情地开始摧残她的耳膜。"大白痴,谁准你一个人跑回去的,啊?""华蓝,你在习辰身边吗?""废话,你干什么把习辰一个人丢在家里,自己跑出去玩?"习辰的声音立即从旁边传来:"别胡闹了,她有正经事必须回去一趟,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有事你为什么不陪她一起回去?"华蓝的吼声一下子小了许多,但显然并不是因为她放小了声音,而是她一下子将电话移开转移了发泄目标。可怜的习辰!"你当我很空吗?我有自己的事要做……""所以我说你笨,脑子糨糊了,嗯?做事不分轻重的吗?""你疯了,敢这么跟我说话?""我看你才疯了呢,这么跟你讲话怎么了,早看出来你是纸糊的老虎。你能把我怎么样,啊?你打我呀!有本事咱们现在就来干一场!"说到后来,那边两个人都火了。美乐喂了半天也没人理她,真是,本来想正好华蓝也在就顺便拜托她帮忙给习辰做这几天的饭。算了,等会再发信息给她好了。美乐挂掉电话,长途很贵的!一个人安静下来,美乐这才感到手肘撞到的地方硬生生地疼。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竟然失眠了。美乐是那种睡不着觉就躺在床上数羊到天亮也不愿意起来看看书,消遣时间的人。所以直到几个小时以后,她还是睁大眼睛躺在床上。打开灯看了一眼时钟,失败,临晨两点了。肚子好饿……她终于向胃投降,从被窝里钻出来。要找东西吃就得去厨房,她披上睡衣打开门,轻手轻脚地向楼下走去。也不知道在心虚什么,她摸着黑硬是不敢开灯。这样,穿过客厅弯到厨房,从里面拿出面包咬了几口,美乐倒了一杯牛奶打算原路返回。这时她的眼睛基本上已经适应黑暗了。再一次路过客厅,也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感觉,她情不自禁转头向落地窗的方向望去。这一望,当场吓掉了她的三魂七魄。那里,竟然阴森森地站着一个人。她第一个念头是——完了,撞鬼!就在她打算将手里的玻璃杯向天空一抛转身暴走的一刻,她的心猛然一阵乱跳,怔住。那个人,是——薰……虽然他此刻背对着她,穿着一件她从没见过的睡衣,比以前更高了。但她还是认了出来,那就是薰。薰斜靠着墙壁,坐在落地窗户前的冰冷地板上,没有开灯。窗外幽静的月光悄悄洒在他没有一丝表情,冷峻寂寞得让人心碎的柔美脸颊上。他软软地靠在那里,无力,空洞,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似的漫无目的地将目光落在窗外某个景点上,却又象什么都看不见。他的样子没有痛苦,但是让人心碎。美乐揪着心,远远地望着眼神迷惘的他。为什么,他还是不快乐。他不是已经有了另一个深爱他的女孩,为什么还是不快乐……深沉的夜里,美乐站在客厅的角落,望着一动不动仿若塑像般忧伤的薰。这是她曾经认识的那个薰,她这才清楚地认识到,薰回来了。她的可怜的,一无所有的薰,回来了……可怜她的熊猫眼,美乐对着镜子东照西照。薰在客厅一直待到天亮,这才站起来安安静静地回房间去了。她也偷偷地躲到天亮,困死!就算这样还是有那种不识相的家伙,例如眼前走进她房间的这位。"美乐,把衣服换上,跟我走。"铭亦精神奕奕地在她背后推她的肩膀。"不去,我想睡觉……"美乐晕乎乎地看他一眼,差点被他一推从椅子上摔下来。"还睡啊?再不加强交际,我看你真会一辈子没人要。""我爱没人要,我喜欢没人要,你管不着!"美乐做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的表情给他看。"快点!"铭亦不由分说地拿起她搁在沙发上的外套丢给她,"是不是要我帮你换啊?""真的吗?好啊,好啊,来呀,COMEON!"美乐嬉皮笑脸地回应他说。"你……"铭亦倒先红了脸。"呵呵开玩笑,你有这方面兴趣还是找你未过门的老婆吧!""许美乐!""好啦好啦,开玩笑,开玩笑……"结果,还是被暴跳如雷的铭亦给逼出了房间。美乐心情恶劣地跟在他后面走下楼,不停地诅咒,做鬼脸。可是一到客厅,美乐立即便被坐在沙发上凝神发呆的薰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他一夜没有睡,不困吗?不累吗?不饿吗?……"薰,还是你听话,叫你下来就马上下来了。"铭亦在一边开心地招呼他。又是这害人精捣的鬼,美乐瞪他一眼。薰眼神有些迟钝地望向他们,但立即轻轻笑起来。美乐干脆狠狠地在铭亦肩膀上猛拍一掌:"你搞什么鬼,把我们都叫下来想干什么?""痛死啦,你这种也算是女人的力气吗?"铭亦抗议。"有屁快放!""你说谁……""铭亦提议我们大家今天一起去爸爸的家乡旅行。"薰打断两人的争吵,淡淡地说。美乐一怔,转头去看他。薰对美乐客气地笑笑:"爸爸的老家是在很偏远的山村,那里的人很朴实,风景美丽,有山有水,还有温泉。是旅游的好地方。""对啊!"铭亦立即接着游说起来:"我还叫了琛彬、杨吉儿,雪灵,六个人一起去,肯定很热闹。""雪灵是哪位啊?"美乐疑惑地问。"喂!"铭亦红着脸叫起来。这下美乐可糊涂了,一脸迷惘。接着,她一拍脑门。"哦,就是你的女朋友吧!哎呀,你就直说嘛,害什么臊啊!""哼!"铭亦愤愤地把头别过去。真是别扭的纯情男人,呵呵!"琛彬已经从片场直接赶去集合的地方了,我们也走吧。"薰站起来,转身走在了前面。美乐望着薰的背影。铭亦凑过来:"丫头,可别说我不帮你,这次这么好的机会连祝音音都没有来,想办法跟薰和好吧!""要你鸡婆!"可恶的铭亦,真讨厌透了!铭亦坚持搭乘旅游巴士才比较有远行的感觉,没办法,一行人只好步行来到车站。随行的旅客真是什么人都有,年老的夫妻,情侣,父母带着小孩……琛彬,杨吉儿已经等在车里,在他们的旁边有一个长头发,面容秀丽,文文静静的女孩,不用说正是铭亦的女朋友雪灵。美乐慌忙上去跟那女孩打招呼,女孩很怕羞,睁着一双天真好奇的眼睛对美乐笑。这个女孩真象一只可爱的小猫咪,美乐对她很有好感。她接着向琛彬和杨吉儿问候,美女杨吉儿马上乐了,一把把她拽到身边上下打量,问东问西起来。本来坐在杨吉儿身边的琛彬一见到美乐坐过来,二话不说拿本漫画书跑到车尾一个人看去了。美乐不禁感叹,看来她这一辈子也别想得到琛彬这小子的好感。铭亦一上车,理所当然地坐到了自己女朋友的身边。只剩下紧跟其后最后上来的薰,他一句话也不说坐到了最远的一张座位上,背对着大家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美乐责怪地瞪了铭亦一眼,轻声骂他:"看你做得好事,要旅行的话干脆就把祝音音一起叫来嘛,薰现在很无聊的样子你说怎么办?""我有叫祝音音啊,不知道她在忙什么硬是对我说没有时间。"铭亦望着薰也不由得皱皱眉。美乐还想说什么,杨吉儿翻一本杂志突然一把拽着她叫起来:"快看快看,看这篇文章!"美乐心不在焉地探头看去:"北川杏子火暴连载《不可抗拒的诱惑》……""哇噻!没想到随便买本杂志也能看到偶像的作品耶!""是吗?你很喜欢吗,那慢慢看哦!""你陪我一起看嘛!"杨吉儿眼明手快地抓住向后退去的美乐哀求道。"我对那种书没兴趣啦!"美乐哀求回去。"哎呀好啦,陪我看嘛陪我看嘛……"杨吉儿撒起娇来,妩媚得一塌糊涂。这时车尾立即传来琛彬的怒吼声:"杨吉儿!再吵,你再吵!"杨吉儿顿时委屈地安静下来。"下次再被我看到你拉别人看色情文章你就死定了!"琛彬不为所动地再加上一句。是,没错,要看色情文章的话不是自己一个人看比较自在吗?但是眼见杨吉儿一脸失落,美乐还是忍不住拉过她的手悄悄劝她:"别难过嘛,琛彬是吃醋呢。""真的吗?"杨吉儿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美乐马上认真地点点头。"耶!"单纯的杨吉儿立即一蹦一跳地跑到琛彬身边去了。"你过来干什么?""琛彬我们一起看杂志吧!""我不要看那种破杂志,拿开啦!""有什么关系,我们平常不都一起看!这样,你来念好不好,我最喜欢你的声音了!""不要!""琛彬,拜托你啦!""不要!"但是只是一会的功夫,嘴硬心软的琛彬还是向杨吉儿投降了。他拿着那本杂志在杨吉儿期盼的目光中,铁青着脸读起来。"啊!啊!怎么会这样,这段应该有插图啊!"杨吉儿立即不满足于文字上的暧昧,提出进一步的建议。"你干脆去看色情漫画不是更爽!"琛彬再次怒吼起来。美乐哭笑不得地把视线从这对欢喜冤家身上移开,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在座位上睡着了,紧闭着双眼象个单纯的孩子。"喂,你要是觉得无聊也睡一会吧,车程长着呢。"铭亦凑过来对美乐说。"车颠簸得这么厉害怎么可能睡得着呢?"美乐抱怨。"那么你要看书吗?"雪灵怯生生地递过一本很厚的书来。美乐一看不得了,跟杨吉儿那本简直是鲜明的对比——《红与黑》。"谢谢我还是看看风景,你们不要理我,我自己搞定自己。"美乐向雪灵调皮地眨眨眼,再看看薰这时差不多已经睡死了,这才无聊地望向窗外。他们的车已经开到郊区,旁边都是绿油油的油菜地。这时车上的导游先生总算意识到自己还有一项活跃气氛的功能,跳出来拿着麦克风兴奋地喊起来:"现在哪位乘客愿意为我们高歌一曲?本旅游团有奖励哦!"什么嘛,怎么可能有人回应他呢,这么丢脸在一大帮陌生人面前唱歌。但是这时候:"我!"后面传来杨吉而热烈激动的叫声。她正想跳起来,琛彬一把抓住她:"你该不会又想唱中学毕业那首歌吧?""你怎么知道?""你就会那么一首歌,少给我出去丢人现眼!"这下可好,车厢里顿时冷场。可怜的导游将目光转向铭亦他们这对,雪灵立即露出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吓得铭亦在旁边又哄又骗,顺便狠狠瞪了那导游一眼。导游的目光立即移开,忽略过已经睡着的薰,直接望向形单影只的美乐。美乐顿时毛骨悚然。"小姐,你来唱一首吧,来吧!""我不会唱歌!""别害臊了,快点上来吧,有奖品哦!"她才不稀罕什么破奖品呢,美乐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四周,可那一个个没良心的全都视若无睹。"我真不会唱……"美乐哭丧着脸。"拜托了小姐,给点面子嘛,你看旁边的小朋友们都很期待呢!"是期待看她出洋相吧?"不要辜负大家出游的好心情嘛!"该死的导游先生软硬相逼,为了让自己下得了台说什么也不放过美乐。"我是真的,真的……""merryx'mas圣诞快乐……我们相遇在冰雪覆盖的冬天……咚咚咚咚圣诞快乐……"美乐脑子"翁"得一声,身体猛然一震,悸动地望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开眼睛——只是张开眼睛,身体仍然深深蜷在座椅里面无表情的薰。他的嘴唇微微张合,轻柔忧伤的唱着一首属于曾经的歌。"merryx'mas圣诞快乐……当春天来临万物复苏,亲爱的我就要离开你了……你知道温暖的阳光是我迷失的毒药,我的身体在蓝天下融化……但是亲爱的我可以留在你身边吗……虽然再不是你心目中无可取代的雪人。你打开门,流淌的溪水是我守护你的灵魂……merryx'mas圣诞快乐……咚咚咚咚圣诞快乐……不要与我挥手告别,下一个圣诞来临,我会张开翅膀飞上天空,再度化为舞动的雪,这一次期盼飘落在你乌黑的发际然后永远地消失,好吗亲爱的……merryx'mas圣诞快乐,不要哭,圣诞快乐……"一曲落幕四周异常地寂静起来,所有的目光都落在薰绝美忧伤的侧脸上,而他只是淡漠地把目光重新移到了窗外。大家不由自主地跟着向窗外望去,仿佛那里真到下起了冰冷寂寞的雪,窗外的一切顿时让大家感觉朦胧,美丽得惹人落泪。她仿佛明白了什么。薰,他一个人留在曾经那片寒风刺骨的雪地里,到现在仍然没有走出来吗?美乐别过脸去,被这个无可救药,深深刺痛人心的笨蛋再次惹得热泪盈眶。

一个人安静下来,美乐这才感到手肘撞到的地方硬生生地疼。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竟然失眠了。美乐是那种睡不着觉就躺在床上数羊到天亮也不愿意起来看看书,消遣时间的人。所以直到几个小时以后,她还是睁大眼睛躺在床上。打开灯看了一眼时钟,失败,临晨两点了。肚子好饿……她终于向胃投降,从被窝里钻出来。要找东西吃就得去厨房,她披上睡衣打开门,轻手轻脚地向楼下走去。也不知道在心虚什么,她摸着黑硬是不敢开灯。这样,穿过客厅弯到厨房,从里面拿出面包咬了几口,美乐倒了一杯牛奶打算原路返回。这时她的眼睛基本上已经适应黑暗了。再一次路过客厅,也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感觉,她情不自禁转头向落地窗的方向望去。这一望,当场吓掉了她的三魂七魄。那里,竟然阴森森地站着一个人。她第一个念头是——完了,撞鬼!就在她打算将手里的玻璃杯向天空一抛转身暴走的一刻,她的心猛然一阵乱跳,怔住。那个人,是——薰……虽然他此刻背对着她,穿着一件她从没见过的睡衣,比以前更高了。但她还是认了出来,那就是薰。薰斜靠着墙壁,坐在落地窗户前的冰冷地板上,没有开灯。窗外幽静的月光悄悄洒在他没有一丝表情,冷峻寂寞得让人心碎的柔美脸颊上。他软软地靠在那里,无力,空洞,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似的漫无目的地将目光落在窗外某个景点上,却又象什么都看不见。他的样子没有痛苦,但是让人心碎。美乐揪着心,远远地望着眼神迷惘的他。为什么,他还是不快乐。他不是已经有了另一个深爱他的女孩,为什么还是不快乐……深沉的夜里,美乐站在客厅的角落,望着一动不动仿若塑像般忧伤的薰。这是她曾经认识的那个薰,她这才清楚地认识到,薰回来了。她的可怜的,一无所有的薰,回来了……可怜她的熊猫眼,美乐对着镜子东照西照。薰在客厅一直待到天亮,这才站起来安安静静地回房间去了。她也偷偷地躲到天亮,困死!就算这样还是有那种不识相的家伙,例如眼前走进她房间的这位。“美乐,把衣服换上,跟我走。”铭亦精神奕奕地在她背后推她的肩膀。“不去,我想睡觉……”美乐晕乎乎地看他一眼,差点被他一推从椅子上摔下来。“还睡啊?再不加强交际,我看你真会一辈子没人要。”“我爱没人要,我喜欢没人要,你管不着!”美乐做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的表情给他看。“快点!”铭亦不由分说地拿起她搁在沙发上的外套丢给她,“是不是要我帮你换啊?”“真的吗?好啊,好啊,来呀,COMEON!”美乐嬉皮笑脸地回应他说。“你……”铭亦倒先红了脸。“呵呵开玩笑,你有这方面兴趣还是找你未过门的老婆吧!”“许美乐!”“好啦好啦,开玩笑,开玩笑……”结果,还是被暴跳如雷的铭亦给逼出了房间。美乐心情恶劣地跟在他后面走下楼,不停地诅咒,做鬼脸。可是一到客厅,美乐立即便被坐在沙发上凝神发呆的薰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他一夜没有睡,不困吗?不累吗?不饿吗?……“薰,还是你听话,叫你下来就马上下来了。”铭亦在一边开心地招呼他。又是这害人精捣的鬼,美乐瞪他一眼。薰眼神有些迟钝地望向他们,但立即轻轻笑起来。美乐干脆狠狠地在铭亦肩膀上猛拍一掌:“你搞什么鬼,把我们都叫下来想干什么?”“痛死啦,你这种也算是女人的力气吗?”铭亦抗议。“有屁快放!”“你说谁……”“铭亦提议我们大家今天一起去爸爸的家乡旅行。”薰打断两人的争吵,淡淡地说。美乐一怔,转头去看他。薰对美乐客气地笑笑:“爸爸的老家是在很偏远的山村,那里的人很朴实,风景美丽,有山有水,还有温泉。是旅游的好地方。”“对啊!”铭亦立即接着游说起来:“我还叫了琛彬,杨吉儿,雪灵,六个人一起去,肯定很热闹。”“雪灵是哪位啊?”美乐疑惑地问。“喂!”铭亦红着脸叫起来。这下美乐可糊涂了,一脸迷惘。接着,她一拍脑门。“哦,就是你的女朋友吧!哎呀,你就直说嘛,害什么臊啊!”“哼!”铭亦愤愤地把头别过去。真是别扭的纯情男人,呵呵!“琛彬已经从片场直接赶去集合的地方了,我们也走吧。”薰站起来,转身走在了前面。美乐望着薰的背影。铭亦凑过来:“丫头,可别说我不帮你,这次这么好的机会连祝音音都没有来,想办法跟薰和好吧!”“要你鸡婆!”可恶的铭亦,真讨厌透了!铭亦坚持搭乘旅游巴士才比较有远行的感觉,没办法,一行人只好步行来到车站。随行的旅客真是什么人都有,年老的夫妻,情侣,父母带着小孩……琛彬,杨吉儿已经等在车里,在他们的旁边有一个长头发,面容秀丽,文文静静的女孩,不用说正是铭亦的女朋友雪灵。美乐慌忙上去跟那女孩打招呼,女孩很怕羞,睁着一双天真好奇的眼睛对美乐笑。这个女孩真象一只可爱的小猫咪,美乐对她很有好感。她接着向琛彬和杨吉儿问候,美女杨吉儿马上乐了,一把把她拽到身边上下打量,问东问西起来。本来坐在杨吉儿身边的琛彬一见到美乐坐过来,二话不说拿本漫画书跑到车尾一个人看去了。美乐不禁感叹,看来她这一辈子也别想得到琛彬这小子的好感。铭亦一上车,理所当然地坐到了自己女朋友的身边。只剩下紧跟其后最后上来的薰,他一句话也不说坐到了最远的一张座位上,背对着大家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美乐责怪地瞪了铭亦一眼,轻声骂他:“看你做得好事,要旅行的话干脆就把祝音音一起叫来嘛,薰现在很无聊的样子你说怎么办?”“我有叫祝音音啊,不知道她在忙什么硬是对我说没有时间。”铭亦望着薰也不由得皱皱眉。美乐还想说什么,杨吉儿翻一本杂志突然一把拽着她叫起来:“快看快看,看这篇文章!”美乐心不在焉地探头看去:“北川杏子火暴连载《不可抗拒的诱惑》……”“哇噻!没想到随便买本杂志也能看到偶像的作品耶!”“是吗?你很喜欢吗,那慢慢看哦!”“你陪我一起看嘛!”杨吉儿眼明手快地抓住向后退去的美乐哀求道。“我对那种书没兴趣啦!”美乐哀求回去。“哎呀好啦,陪我看嘛陪我看嘛……”杨吉儿撒起娇来,妩媚得一塌糊涂。这时车尾立即传来琛彬的怒吼声:“杨吉儿!再吵,你再吵!”杨吉儿顿时委屈地安静下来。“下次再被我看到你拉别人看色情文章你就死定了!”琛彬不为所动地再加上一句。是,没错,要看色情文章的话不是自己一个人看比较自在吗?但是眼见杨吉儿一脸失落,美乐还是忍不住拉过她的手悄悄劝她:“别难过嘛,琛彬是吃醋呢。”“真的吗?”杨吉儿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美乐马上认真地点点头。“耶!”单纯的杨吉儿立即一蹦一跳地跑到琛彬身边去了。“你过来干什么?”“琛彬我们一起看杂志吧!”“我不要看那种破杂志,拿开啦!”“有什么关系,我们平常不都一起看!这样,你来念好不好,我最喜欢你的声音了!”“不要!”“琛彬,拜托你啦!”“不要!”但是只是一会的功夫,嘴硬心软的琛彬还是向杨吉儿投降了。他拿着那本杂志在杨吉儿期盼的目光中,铁青着脸读起来。“啊!啊!怎么会这样,这段应该有插图啊!”杨吉儿立即不满足于文字上的暧昧,提出进一步的建议。“你干脆去看色情漫画不是更爽!”琛彬再次怒吼起来。美乐哭笑不得地把视线从这对欢喜冤家身上移开,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在座位上睡着了,紧闭着双眼象个单纯的孩子。“喂,你要是觉得无聊也睡一会吧,车程长着呢。”铭亦凑过来对美乐说。“车颠簸得这么厉害怎么可能睡得着呢?”美乐抱怨。“那么你要看书吗?”雪灵怯生生地递过一本很厚的书来。美乐一看不得了,跟杨吉儿那本简直是鲜明的对比——《红与黑》。“谢谢我还是看看风景,你们不要理我,我自己搞定自己。”美乐向雪灵调皮地眨眨眼,再看看薰这时差不多已经睡死了,这才无聊地望向窗外。他们的车已经开到郊区,旁边都是绿油油的油菜地。这时车上的导游先生总算意识到自己还有一项活跃气氛的功能,跳出来拿着麦克风兴奋地喊起来:“现在哪位乘客愿意为我们高歌一曲?本旅游团有奖励哦!”什么嘛,怎么可能有人回应他呢,这么丢脸在一大帮陌生人面前唱歌。但是这时候:“我!”后面传来杨吉而热烈激动的叫声。她正想跳起来,琛彬一把抓住她:“你该不会又想唱中学毕业那首歌吧?”“你怎么知道?”“你就会那么一首歌,少给我出去丢人现眼!”这下可好,车厢里顿时冷场。可怜的导游将目光转向铭亦他们这对,雪灵立即露出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吓得铭亦在旁边又哄又骗,顺便狠狠瞪了那导游一眼。导游的目光立即移开,忽略过已经睡着的薰,直接望向形单影只的美乐。美乐顿时毛骨悚然。“小姐,你来唱一首吧,来吧!”“我不会唱歌!”“别害臊了,快点上来吧,有奖品哦!”她才不稀罕什么破奖品呢,美乐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四周,可那一个个没良心的全都视若无睹。“我真不会唱……”美乐哭丧着脸。“拜托了小姐,给点面子嘛,你看旁边的小朋友们都很期待呢!”是期待看她出洋相吧?“不要辜负大家出游的好心情嘛!”该死的导游先生软硬相逼,为了让自己下得了台说什么也不放过美乐。“我是真的,真的……”“merryx\’mas圣诞快乐……我们相遇在冰雪覆盖的冬天……咚咚咚咚圣诞快乐……”美乐脑子“翁”得一声,身体猛然一震,悸动地望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开眼睛——只是张开眼睛,身体仍然深深蜷在座椅里面无表情的薰。他的嘴唇微微张合,轻柔忧伤的唱着一首属于曾经的歌。“merryx\’mas圣诞快乐……当春天来临万物复苏,亲爱的我就要离开你了……你知道温暖的阳光是我迷失的毒药,我的身体在蓝天下融化……但是亲爱的我可以留在你身边吗……虽然再不是你心目中无可取代的雪人。你打开门,流淌的溪水是我守护你的灵魂……merryx\’mas圣诞快乐……咚咚咚咚圣诞快乐……不要与我挥手告别,下一个圣诞来临,我会张开翅膀飞上天空,再度化为舞动的雪,这一次期盼飘落在你乌黑的发际然后永远地消失,好吗亲爱的……merryx\’mas圣诞快乐,不要哭,圣诞快乐……”一曲落幕四周异常地寂静起来,所有的目光都落在薰绝美忧伤的侧脸上,而他只是淡漠地把目光重新移到了窗外。大家不由自主地跟着向窗外望去,仿佛那里真到下起了冰冷寂寞的雪,窗外的一切顿时让大家感觉朦胧,美丽得惹人落泪。她仿佛明白了什么。薰,他一个人留在曾经那片寒风刺骨的雪地里,到现在仍然没有走出来吗?美乐别过脸去,被这个无可救药,深深刺痛人心的笨蛋再次惹得热泪盈眶。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社会责任,转载请注明出处:美乐望着薰的背影,"美乐立即顺着薰的目光低下

关键词:

上一篇:我还怕……"美乐望着薰,美乐望向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