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怕……"美乐望着薰,美乐望向薰

作者: 社会责任  发布:2019-10-19

拿着那封暧昧不明的信美乐走到大厅,不会的,是她想太多了吧?不一定就是她想得那样,信封上又没有著名是一封情书,说不定是挑战书!美乐眼前出现这么幅画面,导游先生大战美少年薰,世纪之战,2005年谁最帅!哈哈,搞笑!管不了这么多,下次托铭亦将信给薰好了,美乐拉开包包拉练,把信放进去。这时候她才注意到大厅里气氛好像怪怪的,跟平常不大一样,有些混乱,还有警察。美乐疑惑着向大门外走去。可是……"美乐,美乐在那里!"铭亦的声音竟突然在美乐身后响起。下一秒,一个人迅速向她冲过来把手搭上了美乐的肩膀,将她整个人转了过来。"呵呵,先生你认错人了吧?"美乐苦笑。可是铭亦显然并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他的脸色非常的苍白。"美乐,你……"美乐看到铭亦的身后,琛彬,杨吉儿,雪灵一起向她走过来,完了,这次她插翅也难逃了。可是,为什么不见薰……"美乐,薰回来了吗?"琛彬走到美乐身边,一脸凝重。"我怎么知道?他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吗!"美乐对琛彬的问题感到好笑。"美乐,薰真没回来找你?"雪灵也急急问起来。美乐心里顿时产生了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就象曾经那场地震在黑暗中她曾经感觉到的。她一把拉住铭亦:"薰不是跟你们一起去登山了吗,他怎么了!"铭亦和琛彬两个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干嘛摆这副表情!"美乐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沉声问。琛彬却在这时候喃喃自语起来:"这么说,他还没有回来。""到底出什么事了?"美乐摇晃起铭亦的手臂。"美乐,你先不要着急。"铭亦说着,声音却在颤抖。"快点说!"美乐咬着牙,瞪着两个男人一字一字吼。"他在山上和我们走失了!"琛彬突然崩溃地咆哮起来。美乐脑子里顿时闪过几秒种的空白,整个人被冲击得倒退一步,铭亦慌忙扶住她,赶紧道:"我们本来是大部队一起出发,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只有薰一个人走在最后看着风景一句话也不说,等到我们下山点人数才发现……""那就回去找他啊!"美乐喊。"怎么没找?"琛彬吼"山头上都找遍了,哪有他的影子啊?""所以你们就扔下他回来了?"美乐瞪视着他们。"我们是回来准备照明的设施,已经报了警,大家准备集体搜索!"铭亦忙解释说。美乐的心脏疯狂地跳起来,整个人象虚脱了一般,她的目光漫无目的地落在铭亦口袋里露出的手机上,心中一动。"有没有打他的手机?""手机?"铭亦和琛彬一怔。"天,不要告诉我你们没一个人想到!"美乐上前一把将铭亦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迅速按下号码。"嘟——嘟——""怎么样?"琛彬在一边焦急地叫道。美乐瞪他一眼,故意别过身去。"喂?"天哪!薰他接电话了,竟然就这么容易,她找到他了!美乐不可置信地叫起来:"薰!薰!你是薰?"那边顿时安静下来,美乐没有立即得到答复,所以她很慌张。"薰!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回答我啊!""你找我?""对,我找你,你在哪?"的确是薰的声音没错了,美乐就差没马上朝西方跪下来拜天。"你找我有什么事?"拜托,他还没发现自己的处境吗?"有很重要的事!快告诉我你在哪!"这时,对方似乎才终于开始考虑这个问题——自己在哪这个问题。"我在……"声音里透露出浓厚的迷惑,支吾了半天,这才道,"这里是哪?铭亦他们呢?……我刚才,坐在这里……想一些事情……天怎么黑了?""你还在山里吗?"美乐失色道,抬手一看表,九点钟了。"我去找找看铭亦他们,我本来跟他们在一起的……""算我求你,你就待在现在的位置上哪里都不要去!"美乐气急地吼道,察觉到自己的态度,她喘了口气,"听我说,现在我去找你,你乖乖的什么也不要做好吗?"薰仿佛怔了一下。"好吗?"美乐仍然不放心想要得到他的答复。"不行。""什么?""这么晚了你跑来干什么?""呼!我不会一个人去的,我和很多人一起去,铭亦,琛彬他们都回来了,就在我身边。""我是和他们走失了吗?"薰终于有点反应过来,他小声地喃喃自语,"我还以为,就发一会呆没什么关系……""这不是你的错,薰,我马上来找你!我挂了!"美乐说到这里就欲关上手机,她不能确定薰的手机里还有多少电,如果这时候再失去这一样联络工具,那么薰就太危险了。"不要!"美乐被薰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得停止了动作。"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不要来!""什么?""铭亦他们来就行了,你不要来。"薰的声音低下去,但是很坚决。"为什么?"美乐惊愕问道。"……""薰?""我讨厌……""讨厌?""讨厌被你找到的感觉!"美乐怔了怔,讨厌被她找到的感觉?刹那间,曾经的往事再度于她脑海中活跃起来。学校的天台……在那里,她曾两次找到他,每一次,都铭心刻骨。她总是能够找到他,不管他藏在哪里。第一次,姜家的白杨树下,就注定了他们这么多年的命运。种种过往,对习辰她可以说对不起,抱歉,可是对于薰,她从来都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她也是那个陷进去的人,因为逃不出来而痛苦至今,她明白薰受到的每一丝苦楚,所以她更没有办法面对,只有逃避。"薰……"美乐哽咽。"……""那么,你叫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本来,她已经打算再次悄悄地溜走,可是薰,此时此刻,她迈不开脚步。"昨天晚上,你说那是最后一次,记得吗?你说对不起,最后一次?"那边抽了口冷气,呼吸声猛然急促起来。"你……""我也是,最后一次必须找到你,你能明白吗?""你哭了?""我没有哭。"美乐说着,眼泪却一个劲往下掉。"如果当时你醒着,为什么不推开我,为什么任我胡做妄为?你当时觉得恶心,想吐是不是?事后又一个人躲起来哭了……"薰的声音变得异常,多少时候了,他一直没有再显露自己的情绪。已经多久了,他沉默冷静——他这个曾经最爱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爱笑也爱哭的美丽少年,他把自己封闭在绝望中冷眼看待一切,可是,现在的他是如此激动。"薰……""不要,我不要再看见美乐你,不要再让我看到美乐你,我不能,再也不能……""薰!"美乐叫起来,她听见薰勃然哭泣的声音,这突如其来哀恫的哭声瞬间将她的心扯碎了。薰的表情,他哭的时候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在美乐脑海中异常清晰地浮现出来。这个在哭泣的男子,才是那个她所认识的深锁在心的人啊!"啪!"手机就这么猛然被对方挂断。"薰!薰!薰!"美乐疯狂地叫起来。"美乐,你冷静,冷静,冷静下来!"铭亦扑过来一把将她拥入怀里:"不要让悲剧再重演了,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和薰曾经那个样子,事情不是早就过去了吗?""是,是过去了啊!"美乐无助地抓住铭亦的手继续哭道。"现在知道薰没有危险了,我们会找到他的,所以你别哭了,别哭了!"铭亦的声音竟也充满了无奈。"我们要找到他,我们快点去找他!""我们去找,一起去,没问题的!"是,薰,一定得找到你。也许回来以后,他们彼此的生命里还是充满了伤痛和泪水,可是,如果失去他,就什么都完了,彻底地结束了。最自私的,最残忍的其实都是她,可是拜托,不要从她的生命里消失,因为哪怕是他的影子,也能支持她继续活下去。这么多年,他的存在让她感觉自己还活着,而他也是一样吧?所以,无论如何,只要他能平安无事地回来……只要,他回来……救援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坐上一辆狭窄的面包车,美乐靠在窗边睁大眼睛,夜已经深透了。车开在郊外寂静寒冷的田地旁,人们议论纷纷,热闹得与气氛毫不协调。铭亦坐在美乐身边,递过来一条热毛巾。"擦擦脸吧。"刚刚哭过,又被风吹干,美乐的脸象个小花猫似的。她接过毛巾,仰头靠在座椅上,干脆直接将它盖在脸上懒懒地瘫了下来。瞬间,一片黑暗。耳边传来铭亦的叹息声。"这件事需要通知习辰吗?""不要,事后我会跟他交代。""好。"简短的对话,在摇摇晃晃的车上,美乐却异常清醒。因为清醒,所以时间变得出奇得慢。在美乐的脑海里,曾经的一切象电影一般一段段放映,每一个细小的环节——或快乐,或哀伤,或幸福,或泪水,仿佛再次经历。薰的忧伤,习辰的坚强,她的每一个决定,对的,错的,这种种,象宿命的纠缠,无可幸免也不能回头。当所有的一切终于在她思维中落幕,萦绕在她心中无法散去的是薰的歌声,那么清晰,那么近,堵住耳朵也可以听得见。薰……"到了。"铭亦在她耳边轻声说。她震了震,拉下脸上的毛巾。车已经停在山脚下。"我跟村长商量过了,大家点着火把上山,你通过手机跟薰联系,这样一定事半功倍。"美乐点点头,不由自主地紧紧握住手机。一行大约十几人便开始向眼前耸立的山头挺进。步伐整齐,动作严谨而迅速,大家都是热心肠的人,不一会每个人额头上都冒出汗珠。这山,真陡啊!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好像快到山腰了,四周都是树和杂草,根本望不远。大部队停下来,最前面一个当地的壮实大叔折回来走到美乐面前:"小姐,打电话吧,问问你们那个朋友能不能看得到我们的火把,如果看到我们就可以问出他大概的方位了。"美乐点点头,马上拿起手机按下号码。"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关机?已关机?不会,她一定按错键了!重拨——"对不起……"不对,不对!"铭亦,你记得薰的号码吗?"美乐转过头朝站在不远处的铭亦叫。"小姐,有什么问题吗?"带头的男人在旁边皱眉看着美乐。"您稍等,铭亦,薰的号码是多少?"铭亦走过来,伸手接过美乐的手机对着屏幕看起来,脸色逐渐苍白。接着他按下重拨——"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铭亦颓然地放下手机,目光与美乐撞在一起,两人同时在对方眼睛里看到绝望二字。大范围的搜索之后,大家终于分成两人一组进行进一步细致寻找。铭亦将雪灵托付给村长,自己跟在美乐身边。两人一路叫喊,四处打量。离开大部队,四周安静得诡异起来。"我知道这座山有个小废墟,很早以前是个庙,我们去那里看看。"铭亦提议说。美乐沉默不语地点头。铭亦调头看美乐:"为什么不说话,不要胡思乱想。"美乐对他淡淡地笑:"我哪有时间胡思乱想,我只是站在薰的角度一直在考虑,此刻他会向哪里走。""他迷路了美乐,不要总是把自己逼得那么累。你刚才不是叫他原地不要动吗,说不定他听了你的话真的站在这座山的某个地方等我们找到他……""可是他将手机关了……""不一定,也许是手机没电自动关机。""希望如此。"两人说着,走了段路,眼前豁然出现一座庞大的废墟。从规模看这曾经也是座香火鼎盛的庙,可是现在庙门只残留一半,蜘蛛网飘飘荡荡很是阴森恐怖。美乐皱眉张口想说什么,铭亦已经兴奋地先拉着她叮咛起来。"你在这等我,我进去看看。""等一下,你……""里面太脏了你乖乖在外面等我。"铭亦说完便转头拉扯着四周布满的蜘蛛网走了进去。美乐苦笑了一下,抬头望着高挂在天空的月亮,薰不会在庙里,很奇怪她就是知道。薰不会去这么脏乱的地方,以他的个性……美乐的眼前浮现出站在姜家落地窗前,望着窗外薰忧伤的背影。薰,在他最伤心绝望的时候,他会去哪里……美乐的目光由天空慢慢划下,落在乌黑的山顶上。猛然,脑海中电闪雷鸣,学校的天台,他,无助而不顾一切地执着高处,却每次都摔得遍体鳞伤。"铭亦,铭亦!……"美乐喊了两声,突然收住声音。此刻,她想单独见到薰。"对不起铭亦!"美乐咬咬牙,转身向山顶跑去。这座陌生,阴暗,夜间恐怖寒冷的山头,可是,奔跑的感觉在她是多么熟悉,一样的心情,目标是同一个人,绕了这么大圈子,她还是在拼命地寻找他,难道这就是命运?她拼命地迈着脚步,其实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就认定了薰会在哪里?可是,象信念一般,如此真实的每落下一步,薰的气息仿佛更浓。当她登上山顶,停下来大口喘息,这种感觉更强烈了,是的,这山顶真是给人豁然开朗的感觉。空气更冰冷,潮气更重,可是,月光皎洁,景色整个柔和起来,雾气朦胧,仿若仙境。气息缓和,美乐凝神环顾四周,雾色阻挡了她的视线,不能远望。可是奇怪,她的心还是很平静,一步一步,她向月亮的方向走去,象着了魔,眼前逐渐出现一颗苍劲松柏,高大茂密,美乐走过去,泪光涌现。树下,坐着一个不属于人间的男子,他有着美绝世间的容貌,魅惑人心忧郁澄净的双眸,柔软服顺的头发,身后仿佛能看到翅膀,张扬而圣洁,不经意落入凡间的天使,他就是天使。此刻,他望着她,平静的眼神被震惊替代,微薄惑人的嘴唇轻轻张合,可是,说不出话来。美乐朝他笑,站在他不远处停下来对他笑,双手插在口袋里。深夜的山顶,月光,松柏,树下坐着天使般的美少年,女孩凝望着他,仿若隔世。"对不起,我来了。"美乐轻轻地说,移动脚步向薰走过去,直走到他面前,蹲下来面对着他。薰僵硬的身体似乎连动也不敢动,失神看着她,跟随着她的身影一直望着她的眼睛。美乐垂下眼,看到他手中紧握的手机,伸手握住他的手,他轻轻震动。"谁叫你关机的,是不是这样我就找不到你,小看我啊,你这个不乖的小孩。"美乐叹口气,松开手,再望向薰的眼睛,接着倾身过去将他整个人紧紧搂到了怀里。"你在做什么?"薰终于开口,声音生涩略微颤抖。"是啊,我在做什么呢?"美乐喃喃地说,但是,没有办法推开她,她曾经用尽所有的力气,现在,她没有办法推开他。"你真的是美乐吗?"薰伸出手轻轻放在美乐的肩上,象是要让她离开自己,可是没有用力。"薰,你推开我吧,我真的不行了,好辛苦,你能不能帮帮我,把我推开就行了。"片刻的沉默。"薰……你再不推开我,我要出事了……"美乐的眼泪落下来,滴在薰的肩膀上。"你为什么哭?""我不知道,我没有资格哭,可是忍不住。""因为抱着我,所以你才哭了?""如果现在我抱你,过去的五年又算什么?把所有的事情都彻底地背叛了,薰,你为什么不恨我?""谁说我不恨你?"薰猛然将美乐从怀里拉了出来,将脸逼近她,"我恨你,最恨你一直对着我哭,每一次想要靠近你,有时候仅仅是想陪在你身边,可是你望着我眼神就痛苦起来。我恨你这双眼睛,为什么它能对所有的人笑,惟独拒绝我?""因为我害怕,我非常害怕,我是懦夫,软弱,胆小,最卑劣的就是我。""你怕我对你做什么?"薰笑起来,脸色苍白。"我不怕你,薰,我怕得是我自己,我怕自己会象刚才那样抱着你,我怕最后不能控制的是我自己。我还怕……"美乐望着薰:"我还怕自己会……"没有说下去,美乐向前倾身双手按住薰的肩膀,嘴唇贴在了薰的嘴唇上。这是彻底的堕落,无可避免,仿若宿命注定的堕落。薰张大了眼睛,美乐闭上眼,搂住他的脖子,这是她最真心最坦诚的一次吻。美乐垂下脸,将额头抵在薰的肩上,两人久久没有说话。薰伸出手,托起她的脸,他们看见了彼此的眼睛,那里面有渴望,悲哀,还有恐惧。"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薰问她。没等她回答,薰用力将她拥入怀里,胳臂紧紧揽着她,那是害怕失去。"我在想你,满脑子都是你。""薰,我也是,一直,我都是……""你不是!"薰突然扬高声音,然后猛然将美乐从怀中拉出来,他倒退一步,与美乐相望。"你的心里,真的只有我吗?""你指得是?……""我没有说任何人。不骗你,你心里有谁我都可以忍受。我的嫉妒从没有机会到达顶峰,因为每一次我都首先被绝望打败了,我的绝望是……"他伸出手指,点在美乐的额头上。"是你的这里,你用这里拼命地想着好多事情,这些事情,让你伤心,让你恐惧,让你忧虑,让你哭……只要跟我在一起,哪怕是刚才那样的情况下,你的罪恶感就跑出来了。"他摇头:"我害怕你的罪恶感,害怕你每一个随时冒出来的念头,也怕你的心。我以前从来不会想别的事,可是这一次,你吻我的时候,在我无法控制满脑子再一次都是你的时候,我看见习辰的脸……""你觉得震惊吧?我不在乎任何人,别人的心我才不在乎。我对习辰什么感觉也没有,是你,你在想他,所以我的眼前才会浮现他的脸!""薰……"美乐向他伸出手,可是快要碰到他的脸的时候,她停下来。因为她看见了他的痛苦。"我没有什么需要申辩的,只有一点,在我吻你的时候,我没有想任何人。"薰对她笑,摇着头笑。"是真的,这一次是真的!"美乐对他喊道。"你要我相信是真的?要我相信你在戴着习辰的戒指跟我接吻的时候,却可以……"他猛然刹住正在说的话,睁大了眼睛看着美乐的手指。美乐跟着他的目光一起低下头。这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对不起。"薰好一会接不出话来,眼睛怔怔地盯着她曾经戴着戒指的手指。"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说谎了?""对不起。""为什么说谎?"薰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双手撑地支撑着自己,握紧了拳头。"我,那天……""为什么总是这样?"薰猛然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陌生的火焰,"想尽各种办法,机关算尽来推开我,为什么你总是有千奇百怪的花样,只为了推开我。如果是这样,我在这里离你远远的不是更好,为什么又来找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可是我看到的……""因为我嫉妒了!我嫉妒祝音音,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样对你说了,好像只要那样说心里就会好受,想也不想就说了!"美乐喊完,别过脸去大口喘气。薰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她。"你嫉妒,为了我?""我讨厌嫉妒这个词,我是你的姐姐,可是我却,做了姐姐不该做的事了。""你又哭了?""对不起,忍不住。""为什么哭?如果不是为了习辰,你为什么……""因为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美乐伸手拭去眼泪,可是怎么也抹不干净,"我好想你能够过上正常幸福的生活,因为你,好可怜。从小就一直生病,那时候我天天照顾你,可是后来不行了,我不知道你去哪里了,你想家,想妈妈,想我,一定吃不好也睡不好。我很担心,一直担心,见到你,认出你,你果然跟我想的一样。难道你就非得这样一辈子吗?如果跟我在一起,你还有正常的生活吗?还有机会吗?薰,你永远都不知道我有多在意这个……"薰看着美乐,嘴唇动了动。他用手指将美乐的脸转过来,使她的眼睛看着自己。"因为,血缘关系是吗?你是因为我们的血缘关系而哭,是吗?"美乐咬着嘴唇,终于,她点了头。"那么,以前也是吗?一直以来,你的眼泪都是因为我是你的亲弟弟?你也不喜欢我是你的亲弟弟是吗?"美乐哭着,再点头。"原来,从一开始,你的心都和我一样,你对我的感情并不是姐弟之情,是吗?"点头,点头,美乐拼命地点头。直到——薰再次将自己的嘴唇映在了她的嘴唇上,这一次,是带着泪水的,温柔深情的吻。"现在,还有罪恶感吗?"薰放开美乐,在她耳边轻声温柔地问。美乐倚在他肩上,闭上眼睛:"非常,非常深的罪恶感,几乎被淹没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继续逃走?""从来没有逃出去过。"薰抚摩她的头发:"连习辰都没有办法救你吗?"美乐摇头。"为什么?""因为,你还在。"美乐笑,"你还在这里,我就永远走不出去。薰,为什么你不能坚强一点?""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能坚强地离开你,然后变得很开朗,天天笑着,不久以后就跟别人在一起吗?""为什么不能?""我从没有想过,连想都没有想过。脑子里换上另一张脸,伸手触摸另一个人,亲吻另一个人的嘴唇……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没有感觉,为什么要做那些事呢?""所以,你是我一个人的薰,你是想告诉我这个对吗?"美乐心中一阵悸动,不由地紧紧抱住薰,感觉到他的体温,淡淡的香。"如果,我……"薰猛然脱口想说什么,却又停下来。"如果,你不是我的弟弟,如果,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美乐痴痴地笑着。"如果真是这样,你会幸福吗?""是。"美乐点头,"我会是最幸福的人。""美乐,我……"美乐口袋里的电话突然狂声大作,瞬间将两人惊了一跳。美乐抬起头,犹豫地望着手机:"一定是铭亦他们。"薰看看手机,又看看她,怔了半晌才开口:"接吧。""我,接了……"美乐缓缓地伸出手。"喂?""你跑哪里去了?我们找薰还不够,还要……你在哪里?"那边不出所料传来铭亦的怒吼声。美乐只好连连傻笑。"我们,还没有找到薰。"铭亦的声音颓唐下来。惨了,应该快点告诉他。"铭亦,薰在我身边。""什么!""真的,我找到他了,要他跟你讲话吗?"美乐望向薰。薰朝她摆手:"我不要跟他讲话,他的嗓门太大了!"这个少爷,美乐瞪他一眼。"铭亦,薰累了,他说……""美乐,祝音音在我身边,你让薰过来跟她讲几句。"美乐一怔,整个人几乎呆住了,祝音音,她几乎忘记了,祝音音,她来了,来找薰……"干什么?"薰看出她的异样,伸出手指戳戳她。"呵呵,没什么啊,薰,你过来接电话。""你让他们直接到山顶来嘛,我不想……""是祝音音。""什么?"薰先前还在撒娇的声音淡了下来,突然变得很沉。"快点,快点!"美乐象拿着什么烫手山芋对薰急道。硬将手机塞给薰,在薰凝视她的目光中,她低下头玩自己的手指,听到薰缓缓响起的声音。"喂?""你在哪里?"祝音音焦急地喊。"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有事不能一起出来郊游吗?""你还好意思这么轻轻松松地对我说话,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啊?是谁说回来再一起去看电影的,你怎么又出状况了?""我没有受伤,没出状况。""你想气死我啊?你到底在哪里?""……在山顶。"那边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然后突然犹豫道:"……你,跟她在一起,是吗?""跟美乐在一起。""你都跟她说了?""说什么?""我们在美国的事?""……还没有。""她,对你……啊!喂!习辰,你干嘛!……"祝音音的声音突然低下去,在她不满的抱怨声中,熟悉的声音粗暴地传了过来:"许美乐!你给我过来说话!"美乐清晰地听见习辰在那头的声音,薰的脸瞬间苍白起来,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喂,喂?"那边继续叫着。薰一动不动,象石化了一般。"薰……"美乐轻轻地向薰伸出手。薰的眼睛转向她,美乐从他手中拿过了手机。"喂?""许美乐!""你怎么来了?"她竟然说了跟薰一样的话。"我不来你是不是就打算死在山顶上了?"真是,每句话都死啊死的……"我没事啦,你这么急干什么,怎么什么事都跑来掺糊一脚啊你?""你……""哈哈,说笑而已,你今天到的吗?""对,我一到就知道你这个白痴又闯祸了,马上和祝音音一起赶来……""你和祝音音一起?"美乐吃惊道。那边沉默了一下,"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可是啊习辰,你不是一向很讨厌祝音音吗?怎么会……"在山顶乖乖等着,等会上去找不到你你就玩完了,知道吗?"凶巴巴的。"哦!""啪!"电话毫不客气地被挂断了。"真是,不知道又在闹什么脾气。"美乐将目光重新望向薰,他正以一种十分奇怪的眼光看着她。在他的目光中,她不由得又想起薰刚才和祝音音的对话。"在美国的事""薰……"薰伸出手,轻掩美乐的唇。"薰?""你答应我一件事。""什么?""不管发生什么事,五天之后在那间学校的天台,我有话跟你说。""不能现在说吗?""美乐,我累了……""什么?"不等美乐反应过来,薰倾身躺下,枕在了美乐的腿上。"我很多天都没有办法睡着,很累很累……""薰……"他闭上眼睛,睫毛微微颤动。美乐微笑,薰身上动人之处,在于他如孩子般可爱纯真的心,天使的表情……美乐轻轻将手抚在薰的额头上。

这座陌生,阴暗,夜间恐怖寒冷的山头,可是,奔跑的感觉在她是多么熟悉,一样的心情,目标是同一个人,绕了这么大圈子,她还是在拼命地寻找他,难道这就是命运?她拼命地迈着脚步,其实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就认定了薰会在哪里?可是,象信念一般,如此真实的每落下一步,薰的气息仿佛更浓。当她登上山顶,停下来大口喘息,这种感觉更强烈了,是的,这山顶真是给人豁然开朗的感觉。空气更冰冷,潮气更重,可是,月光皎洁,景色整个柔和起来,雾气朦胧,仿若仙境。气息缓和,美乐凝神环顾四周,雾色阻挡了她的视线,不能远望。可是奇怪,她的心还是很平静,一步一步,她向月亮的方向走去,象着了魔,眼前逐渐出现一颗苍劲松柏,高大茂密,美乐走过去,泪光涌现。树下,坐着一个不属于人间的男子,他有着美绝世间的容貌,魅惑人心忧郁澄净的双眸,柔软服顺的头发,身后仿佛能看到翅膀,张扬而圣洁,不经意落入凡间的天使,他就是天使。此刻,他望着她,平静的眼神被震惊替代,微薄惑人的嘴唇轻轻张合,可是,说不出话来。美乐朝他笑,站在他不远处停下来对他笑,双手插在口袋里。深夜的山顶,月光,松柏,树下坐着天使般的美少年,女孩凝望着他,仿若隔世。“对不起,我来了。”美乐轻轻地说,移动脚步向薰走过去,直走到他面前,蹲下来面对着他。薰僵硬的身体似乎连动也不敢动,失神看着她,跟随着她的身影一直望着她的眼睛。美乐垂下眼,看到他手中紧握的手机,伸手握住他的手,他轻轻震动。“谁叫你关机的,是不是这样我就找不到你,小看我啊,你这个不乖的小孩。”美乐叹口气,松开手,再望向薰的眼睛,接着倾身过去将他整个人紧紧搂到了怀里。“你在做什么?”薰终于开口,声音生涩略微颤抖。“是啊,我在做什么呢?”美乐喃喃地说,但是,没有办法推开她,她曾经用尽所有的力气,现在,她没有办法推开他。“你真的是美乐吗?”薰伸出手轻轻放在美乐的肩上,象是要让她离开自己,可是没有用力。“薰,你推开我吧,我真的不行了,好辛苦,你能不能帮帮我,把我推开就行了。”片刻的沉默。“薰……你再不推开我,我要出事了……”美乐的眼泪落下来,滴在薰的肩膀上。“你为什么哭?”“我不知道,我没有资格哭,可是忍不住。”“因为抱着我,所以你才哭了?”“如果现在我抱你,过去的五年又算什么?把所有的事情都彻底地背叛了,薰,你为什么不恨我?”“谁说我不恨你?”薰猛然将美乐从怀里拉了出来,将脸逼近她,“我恨你,最恨你一直对着我哭,每一次想要靠近你,有时候仅仅是想陪在你身边,可是你望着我眼神就痛苦起来。我恨你这双眼睛,为什么它能对所有的人笑,惟独拒绝我?”“因为我害怕,我非常害怕,我是懦夫,软弱,胆小,最卑劣的就是我。”“你怕我对你做什么?”薰笑起来,脸色苍白。“我不怕你,薰,我怕得是我自己,我怕自己会象刚才那样抱着你,我怕最后不能控制的是我自己。我还怕……”美乐望着薰:“我还怕自己会……”没有说下去,美乐向前倾身双手按住薰的肩膀,嘴唇贴在了薰的嘴唇上。这是彻底的堕落,无可避免,仿若宿命注定的堕落。薰张大了眼睛,美乐闭上眼,搂住他的脖子,这是她最真心最坦诚的一次吻。美乐垂下脸,将额头抵在薰的肩上,两人久久没有说话。薰伸出手,托起她的脸,他们看见了彼此的眼睛,那里面有渴望,悲哀,还有恐惧。“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薰问她。没等她回答,薰用力将她拥入怀里,胳臂紧紧揽着她,那是害怕失去。“我在想你,满脑子都是你。”“薰,我也是,一直,我都是……”“你不是!”薰突然扬高声音,然后猛然将美乐从怀中拉出来,他倒退一步,与美乐相望。“你的心里,真的只有我吗?”“你指得是?……”“我没有说任何人。不骗你,你心里有谁我都可以忍受。我的嫉妒从没有机会到达顶峰,因为每一次我都首先被绝望打败了,我的绝望是……”他伸出手指,点在美乐的额头上。“是你的这里,你用这里拼命地想着好多事情,这些事情,让你伤心,让你恐惧,让你忧虑,让你哭……只要跟我在一起,哪怕是刚才那样的情况下,你的罪恶感就跑出来了。”他摇头:“我害怕你的罪恶感,害怕你每一个随时冒出来的念头,也怕你的心。我以前从来不会想别的事,可是这一次,你吻我的时候,在我无法控制满脑子再一次都是你的时候,我看见习辰的脸……”“你觉得震惊吧?我不在乎任何人,别人的心我才不在乎。我对习辰什么感觉也没有,是你,你在想他,所以我的眼前才会浮现他的脸!”“薰……”美乐向他伸出手,可是快要碰到他的脸的时候,她停下来。因为她看见了他的痛苦。“我没有什么需要申辩的,只有一点,在我吻你的时候,我没有想任何人。”薰对她笑,摇着头笑。“是真的,这一次是真的!”美乐对他喊道。“你要我相信是真的?要我相信你在戴着习辰的戒指跟我接吻的时候,却可以……”他猛然刹住正在说的话,睁大了眼睛看着美乐的手指。美乐跟着他的目光一起低下头。这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对不起。”薰好一会接不出话来,眼睛怔怔地盯着她曾经戴着戒指的手指。“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说谎了?”“对不起。”“为什么说谎?”薰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双手撑地支撑着自己,握紧了拳头。“我,那天……”“为什么总是这样?”薰猛然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陌生的火焰,“想尽各种办法,机关算尽来推开我,为什么你总是有千奇百怪的花样,只为了推开我。如果是这样,我在这里离你远远的不是更好,为什么又来找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可是我看到的……”“因为我嫉妒了!我嫉妒祝音音,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样对你说了,好象只要那样说心里就会好受,想也不想就说了!”美乐喊完,别过脸去大口喘气。薰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她。“你嫉妒,为了我?”“我讨厌嫉妒这个词,我是你的姐姐,可是我却,做了姐姐不该做的事了。”“你又哭了?”“对不起,忍不住。”“为什么哭?如果不是为了习辰,你为什么……”“因为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美乐伸手拭去眼泪,可是怎么也抹不干净,“我好想你能够过上正常幸福的生活,因为你,好可怜。从小就一直生病,那时候我天天照顾你,可是后来不行了,我不知道你去哪里了,你想家,想妈妈,想我,一定吃不好也睡不好。我很担心,一直担心,见到你,认出你,你果然跟我想的一样。难道你就非得这样一辈子吗?如果跟我在一起,你还有正常的生活吗?还有机会吗?薰,你永远都不知道我有多在意这个……”薰看着美乐,嘴唇动了动。他用手指将美乐的脸转过来,使她的眼睛看着自己。“因为,血缘关系是吗?你是因为我们的血缘关系而哭,是吗?”美乐咬着嘴唇,终于,她点了头。“那么,以前也是吗?一直以来,你的眼泪都是因为我是你的亲弟弟?你也不喜欢我是你的亲弟弟是吗?”美乐哭着,再点头。“原来,从一开始,你的心都和我一样,你对我的感情并不是姐弟之情,是吗?”点头,点头,美乐拼命地点头。直到——薰再次将自己的嘴唇映在了她的嘴唇上,这一次,是带着泪水的,温柔深情的吻。“现在,还有罪恶感吗?”薰放开美乐,在她耳边轻声温柔地问。美乐倚在他肩上,闭上眼睛:“非常,非常深的罪恶感,几乎被淹没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继续逃走?”“从来没有逃出去过。”薰抚摩她的头发:“连习辰都没有办法救你吗?”美乐摇头。“为什么?”“因为,你还在。”美乐笑,“你还在这里,我就永远走不出去。薰,为什么你不能坚强一点?”“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能坚强地离开你,然后变得很开朗,天天笑着,不久以后就跟别人在一起吗?”“为什么不能?”“我从没有想过,连想都没有想过。脑子里换上另一张脸,伸手触摸另一个人,亲吻另一个人的嘴唇……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没有感觉,为什么要做那些事呢?”“所以,你是我一个人的薰,你是想告诉我这个对吗?”美乐心中一阵悸动,不由地紧紧抱住薰,感觉到他的体温,淡淡的香。“如果,我……”薰猛然脱口想说什么,却又停下来。“如果,你不是我的弟弟,如果,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美乐痴痴地笑着。“如果真是这样,你会幸福吗?”“是。”美乐点头,“我会是最幸福的人。”“美乐,我……”美乐口袋里的电话突然狂声大作,瞬间将两人惊了一跳。美乐抬起头,犹豫地望着手机:“一定是铭亦他们。”薰看看手机,又看看她,怔了半晌才开口:“接吧。”“我,接了……”美乐缓缓地伸出手。“喂?”“你跑哪里去了?我们找薰还不够,还要……你在哪里?”那边不出所料传来铭亦的怒吼声。美乐只好连连傻笑。“我们,还没有找到薰。”铭亦的声音颓唐下来。惨了,应该快点告诉他。“铭亦,薰在我身边。”“什么!”“真的,我找到他了,要他跟你讲话吗?”美乐望向薰。薰朝她摆手:“我不要跟他讲话,他的嗓门太大了!”这个少爷,美乐瞪他一眼。“铭亦,薰累了,他说……”“美乐,祝音音在我身边,你让薰过来跟她讲几句。”美乐一怔,整个人几乎呆住了,祝音音,她几乎忘记了,祝音音,她来了,来找薰……“干什么?”薰看出她的异样,伸出手指戳戳她。“呵呵,没什么啊,薰,你过来接电话。”“你让他们直接到山顶来嘛,我不想……”“是祝音音。”“什么?”薰先前还在撒娇的声音淡了下来,突然变得很沉。“快点,快点!”美乐象拿着什么烫手山芋对薰急道。硬将手机塞给薰,在薰凝视她的目光中,她低下头玩自己的手指,听到薰缓缓响起的声音。“喂?”“你在哪里?”祝音音焦急地喊。“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有事不能一起出来郊游吗?”“你还好意思这么轻轻松松地对我说话,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啊?是谁说回来再一起去看电影的,你怎么又出状况了?”“我没有受伤,没出状况。”“你想气死我啊?你到底在哪里?”“……在山顶。”那边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然后突然犹豫道:“……你,跟她在一起,是吗?”“跟美乐在一起。”“你都跟她说了?”“说什么?”“我们在美国的事?”“……还没有。”“她,对你……啊!喂!习辰,你干嘛!……”祝音音的声音突然低下去,在她不满的抱怨声中,熟悉的声音粗暴地传了过来:“许美乐!你给我过来说话!”美乐清晰地听见习辰在那头的声音,薰的脸瞬间苍白起来,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喂,喂?”那边继续叫着。薰一动不动,象石化了一般。“薰……”美乐轻轻地向薰伸出手。薰的眼睛转向她,美乐从他手中拿过了手机。“喂?”“许美乐!”“你怎么来了?”她竟然说了跟薰一样的话。“我不来你是不是就打算死在山顶上了?”真是,每句话都死啊死的……“我没事啦,你这么急干什么,怎么什么事都跑来掺糊一脚啊你?”“你……”“哈哈,说笑而已,你今天到的吗?”“对,我一到就知道你这个白痴又闯祸了,马上和祝音音一起赶来……”“你和祝音音一起?”美乐吃惊道。那边沉默了一下,“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可是啊习辰,你不是一向很讨厌祝音音吗?怎么会……“在山顶乖乖等着,等会上去找不到你你就玩完了,知道吗?”凶巴巴的。“哦!”“啪!”电话毫不客气地被挂断了。“真是,不知道又在闹什么脾气。”美乐将目光重新望向薰,他正以一种十分奇怪的眼光看着她。在他的目光中,她不由得又想起薰刚才和祝音音的对话。“在美国的事”“薰……”薰伸出手,轻掩美乐的唇。“薰?”“你答应我一件事。”“什么?”“不管发生什么事,五天之后在那间学校的天台,我有话跟你说。”“不能现在说吗?”“美乐,我累了……”“什么?”不等美乐反应过来,薰倾身躺下,枕在了美乐的腿上。“我很多天都没有办法睡着,很累很累……”“薰……”他闭上眼睛,睫毛微微颤动。美乐微笑,薰身上动人之处,在于他如孩子般可爱纯真的心,天使的表情……美乐轻轻将手抚在薰的额头上。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社会责任,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还怕……"美乐望着薰,美乐望向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