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你一定要用生命把秋天渲染得如此悲伤吗,

作者: 人才理念  发布:2019-11-03

当雪花撒遍大地,当枫叶铺满过道,当雨丝滴滴坠下,当微风旋转飘过,当残花再次绽放,当黄叶换上新的绿外套。纵然物是人非事事休,不变的依旧是我那颗透明的“心”。

听听,秋的声音,黄叶承载了岁月的厚重,在秋风里扭扭身子,悄悄地离开了大树的怀抱,轻轻地从半空簌簌落下,一圈一圈,跳起了她们的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生命华尔兹,以曼妙的舞姿谢幕,安静地睡在泥地上。

冬天的气氛静而冷,伸手触摸那刚从身旁溜过的寒风,冰冷的感觉从指尖传入心头,将心瞬间冷却,然后冰冻,好美,晶莹剔透,即使钻石看见也羞然逃去。雪花在寒风的牵引下毫不吝啬的撒遍大地,冰封了空气,冻结了氧气,随时都有令人窒息的可能!有人开始讨厌下雪了,还好,我喜欢下雪,海天共成一色*,白茫茫的世界说不出的壮美!隔壁的邻家小孩们正肆无忌惮的打着雪仗,扔出去的是忧愁,抛远的是凄迷,收获的是一团团快乐与希望。我很庆幸雪花的降临,因为它带给我们如此多的浪漫。

(一)打起精神来,向前看!

秋不知何时已成为凄凉,离愁的代言人。漫不经心的在铺满枫叶的过道上踱步,眼睁睁目睹枫叶像翅膀那般一片片飞向远方,挣脱枫树而去,看着光秃秃的树枝,心头顿时泛起一丝悲凉,空气莫名其妙的变得忧郁起来!还好,我是欣赏秋的,枫叶落时,立于枫树下的我拣起一片黄叶,体会那“一叶落知天下秋”壮丽情怀。我很庆幸秋天的到来,它的忧,它的凄清,它的悲都是一道好唯美的风景!微风拂过,带来无尽的凉意,夏天的风是最凉最惹人爱的,它吹散了闷热,吹走了懒惰,它带来的花香沁人心脾,宛如家乡那远处传出的笛韵,时而幽抑,时而张扬,令人回味无穷。夏天是闷热的,是枯索的,是使人懒惰的季节。我很庆幸,它的热,它的一切使我更能体会风赐予的凉意与韵味。

2014年秋,大四的我,不知不觉地走完了三年半的大学时光,漫步校园小道,回首望去,那幽静的道路上,飘落着小手一样的黄色梧桐叶,偶尔还有几片在空中盘旋着,左摇右摆,面向我招着小手,诉说着最后的别离。梧桐你一定要用生命把秋天渲染得如此悲伤吗?好像是的。自古以来,梧桐就是悲秋、无限离愁的象征,风吹落叶,雨打梧桐,文人墨客总爱寄忧愁哀思于梧桐叶上。南唐国君李煜,在一个深秋的缺月之夜,提笔写下了“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却写不尽落魄之人的亡国之恨,道不完孤寂之心的思乡之情。“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白居易洋洋洒洒的《长恨歌》里,杨贵妃与唐明皇那缠绵悱恻的悲情故事,都逐字逐句镌刻在秋雨中凋零的梧桐叶上。常年漂泊在外,离家甚远,每逢秋雨,每见梧桐飘落,徐再思便会吟唱起“一声梧桐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望尽千百年来的离愁,梧桐叶里藏着数不尽的故事,后人细细读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黄|色*nb88新博,玫瑰开得正艳,在绿叶的衬托下,黄玫瑰显得分外妖娆,散发出一股千娇百媚,百花争艳的气质。俨然它是美丽与气质的完美结晶!春天就是残花翻身的季节,褪去枯萎的枝叶,放出朵朵妖媚的新生儿,真有一代堪比一代强的意思。我庆幸有春天,因为它让我更明白花开花落,花落花开的神奇魅力,让我懂得因果循环的恒古定律。它握住我的手对我说:我们要学会知足,要学会享受生活,要学会试着放弃…

可别悲伤,落叶归根,虽是年岁的结束,虽有离愁别绪,却不是生命的尽头。她们只是睡了,睡在大树脚下,未曾离开大地的怀抱,来年开春,枝上的那一抹新绿,是落叶生命的延续。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我已过腻了“佳人一别别几载,泪人一愁愁三年”的生活,亦不想再品尝那“清啤香槟穿愁肠,望月一啸更苍凉”的滋味!抬头看,纵然雾再浓也掩盖不住太陽的狂热,那“窗外飘寒风,唯恐冻佳人”的担忧已是多余!不知远在他乡的故人是否安好,可曾在蓦然回首间想起那年夏天那多愁善感的男生…

那一天,我带着多多走在校园的那条小道,一阵寒意袭来,卷起满地梧桐叶,刷刷地飞到我们的脚跟前。

我庆幸,我很高兴也很知足并且快乐,时过境迁,太陽能冲散浓雾却奈何不了我那冰冻的心,干干净净,最简单的快乐最快乐…

“老师,这叶子好像手掌啊,真好看,是枫叶吗?”多多捡起一片干瘪的落叶睁大了眼睛仔细观察,惊喜洋溢在他那胖乎乎的脸蛋上。

元宵过后,日出之时,看鄙人独领风骚。

“这是梧桐叶,不是枫叶。”

我注意到他那惊喜的眼神很快就黯淡了下去,以为是认错了树叶的缘故,没料到他非常应景地来了一句:“老师,明天你就要回台州了,以后应该很难见面了吧?”

梧桐叶呵,你来得可真及时,你看了一幕又一幕别离,却不知真正地愁绪是来自我们的内心。

多多呀,现在交通那么便利,以后我们见面有何难?打起精神来,向前看!

(二)慢慢走,欣赏啊!

秋天的叶子里,最有名的要数枫叶了吧。精致的红色手掌在枝头随风摇曳,向路过的人们使劲招摇着,这可不是别离,而是喜悦。他们好似一只只快活的小精灵,跳跃着,欢乐着,兴奋地笑红了脸颊,有的还挣开树妈妈的怀抱,飘向驻足观看的行人。枫叶这样美丽,这样热情,他们可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他们可知杜牧望见枫叶时内心的那份惊喜,那份闲适,那份惬意?读着“碧涧流红叶,青林点白云。”枫叶可曾了解林逋心中的隐逸情怀?也许他们不知,他们只知道,自己的美丽换来了诗人们的喜爱,也换来了无数墨士笔下赞美的诗文。漫步于枫林间,层层叠叠的黄色和红色错落有致,那一树繁华尽收眼底,虽是深秋,枫叶依然有着喷薄的生命力,他们不会使人觉得浮躁,他们在低声细语:要怀着一份恬淡,慢慢走,欣赏啊!

(三)我,不孤单!

校园里长着几棵银杏树。

每逢秋季,银杏树扇着黄黄的小扇子,扇走了夏天的炎热,扇来了秋天的凉爽。渐渐地,小扇子一片片凋落,终于在一天早晨,蓦然发现,银杏只剩下一株光秃秃的枝干,突兀地站立在寒风中,与那些留有黄色残叶或四季常青的大树形成鲜明对比,显得格格不入。望着满地金子般的落叶,银杏是自豪的,他不曾感到孤单,也不曾觉得自己是另类,因为他的脚下那一层雍容华贵的金地毯,是银杏叶对生命的另一种诠释。“等闲日月任西东,不管霜风着鬓蓬。”他深知,谁也不会像他这样,有着如此坚韧的意志,将新生命的秘密埋藏在大地里,自己却顶着凛冽寒风,忍受孤苦,磨练意志,迎接来年的新绿。

当我们看见满地银杏叶,可曾会想起不远处那株干瘦的银杏树?他笔挺着,对我们无声地呐喊着:“我,不孤单!”

秋风,带走了片片落叶,却带不走心头的念想,带不走心头的恬淡,带不走心头的一丝坚韧。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人才理念,转载请注明出处:梧桐你一定要用生命把秋天渲染得如此悲伤吗,

关键词:

上一篇:淡泊是主题,那时候的我想离你近一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