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峰说你唱歌是我们的大幸,李鸣、肖水生、王

作者: 人才理念  发布:2019-10-09

十八 时间是一个阴险的怂恿者,他总是默不做声地将一个少年变成青年,同时又将许多的欲望的摆在这个青年的面前——比如钱、比如爱情。这些都将带来我们从没有遇到过的烦恼,只是人们有时候把这些欲望和烦恼换上另一个动听的词——生活。 在王婷的组织策划下,我们又重新聚在了一起,我很怀疑王婷此举的动机所在,她如此大张旗鼓地让大家聚在一起就是要高调地宣称自己回来了吗? 我们聚会定在位于中南路的"城市森林"舞城。王婷订了一个包间,高启、边峰、李鸣、肖水生、高秀、祝娟、还有一个边峰带来的漂亮女孩花蕾。 同时我们也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许多年前我们都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那时我们是不分彼此的兄弟,当然今天也还是,但是一同起跑的人因为实力或者什么别的原因,我们之间有了分明的距离。王婷已然成了婷婷玉立的漂亮少女,名艳照人如同《西游记》中的女妖;高启驾着他的玲木王来的,身影高大长发飘扬,他已经是圈内知名的赛车手了,因此眼神中透着判逆与不屑;已经是大二学生的边峰清秀的脸上戴着一付黑框眼镜,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镜片后的眼神充满睿智而显得居高临下,武大外语系的漂亮女生花蕾小鸟依人般坐在他旁边,是绝对的金童玉女;李鸣则英气勃发地穿了警校的制服来的,理着寸头,目光炯炯地扫视众生,仿佛世间所有的丑恶都将靠他来扫除;我呢?我只是一个车间的小小工人,衣着灰暗,在人群之中如同不被人注意的一个角落。我注意到肖水生也是和我一样的落寞而忧郁,他一直很羡慕地看着李鸣的那身警服,肖水生此时还只是一个在菜市场卖鱼的小贩子。 我们热烈地拥抱,互相开着玩笑,仿佛我们从来就不从离开过,但是命运的道路已经开始分岔,我们注定了将各自演绎自己的传奇。只是那时我们没有想这么多,一味地喝酒,仿佛喝得越多我们的友谊就越牢不可破。 王婷拿起话筒开始唱歌了:"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我才不害怕……"这是当年最为流行的歌曲,她唱得基本上超过潘美辰的原唱。众人疯狂地鼓掌、尖叫。 站在台上的王婷光彩照人,美艳惊人。时间可以使一些所谓不朽风化成沙,也可以使一些渺小累积成传奇,当然也可以使一个当年的流着鼻涕的黄毛丫头长成婷婷玉立的美女。我们近在咫尺,可是却突然让我感觉到我们竟然相距遥远。 她仍在唱:"虽然你有家,为何看不见你露出笑脸,永远都说没有爱,整天不回家,相同的年纪,不同的心灵,让我拥有一个家!" 一曲终了,所有人都傻了一般呆了,王婷说都干嘛,都不鼓掌了吗。 边峰跳了出来,大喊,我要为你疯狂了,快给我签一个名先。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开始激动尖叫鼓掌。边峰说你唱歌是我们的大幸,却是那些所谓歌星们的不幸,你一定要出专辑才行啊。 花蕾捅了一下我说,王婷是你的女朋友吧,她真是太出色了。 我刷地红了脸——女朋友?这对我而言可是一个面红耳赤的称谓。我马上说,我们都是朋友的。我回头看到唯有高启坐在一旁神秘的抽烟,他正目光深遂地看着王婷。王婷说,我正是要通知大家,我要开始我的歌手生涯了,我已经在武汉的几家歌厅开始登台表演了,请大家有空来捧我的场。 众人在一阵惊讶之后又是一阵乌拉的声音。王婷注定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她舍弃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不就是为了追寻她自己的歌手梦想吗? 许多年后,王婷失踪后,边峰曾谈过这个话题,他认为我们之中,真正具有艺术家气质的唯有王婷与高启,他们都是可以为了自己的所想勇于舍弃一切的人,所以他们走在一起是自然的。而你——边峰指着我说,你注定是一个庸俗的家伙,所以王婷不选择你是自然的。 李鸣也抢过话筒说向大家献一曲,众人鼓掌。他雄赳赳地走向前台,高唱"几度风雨,风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历尽苦难,痴情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实话实说,他唱得真是不怎么样,但是胜在中气十足,脸皮较厚。边峰向他扔东西起哄,他仍然坚持唱完。边峰说:"别人唱歌要钱,你他妈的唱歌要命。跑调都跑到台湾去了。" 李鸣不以为然地说:"你懂个屁,我是创作型歌手,你们唱歌充其量是模仿秀,而我才是自己作曲。" 众人无不为之绝倒,当然多年以后,李鸣即使是当上了所长也是如此,走到哪扯起嗓子就唱,人称歌厅一霸。边峰曾建议他用这招来逼供,只要他唱歌给嫌犯听,嫌犯多半会受不了都会招供的。 后来都一一上台献了几曲,边峰的女友花蕾唱的还是外文歌,我们一句不懂。因为不懂,所以都认为好。 后来我们都喝高了,仿佛少儿时的岁月重回,开始闹着一团。事后想来,这也是我们在一起人数最全的一次,比如花蕾我们后来就很少见到。那晚她与边峰先走了,因为怕晚了学校宿舍关门。 但是也是在这一晚,也宣告了我的爱情从来就没有真正到来过。王婷跳上了高启的摩托车,环抱着他的腰,高启向我们笑笑,长发在城市的夜空中飞舞着。他发动摩托车,哄动油门,车就如同佐罗的坐骑一样昂起前首,然后如箭般扎入城市的森林中,转眼被城市的灯海车流淹没。 他们就用这种方式向世人宣告了他们的爱情!也宣布了我没有来由的失恋。我呆呆地站着他们消失,1996年武汉的冬天出奇的冷,城市开始下雪,雪花大如席,纷纷扬扬地扑向大地,欲盖住这个肮脏、寒冷而嘈杂的城市,仿佛也冰冷了许多少年的梦想。 李鸣拍拍我的肩膀在耳边说:"别看了兄弟,我跟你一样,也失恋了!" 歌厅中还有人在唱:"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些,冷得连隐藏的遗憾都那么的明显!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让风痴笑我不能拒绝,我和你吻别,在狂乱的夜,我的心等着迎接伤悲!" 我无人吻别,因此也法知道伤悲是否也是一样的?是年我们都只有20岁!但那一刹那,我们已然长大!

九 幸运的是,我们仍然有绝大数人活着迎来了我们的新学期。 上初中了,曾建国假装很关心地对我说:你已经是一个中学生了,你是一个大人了,记得好好学习,考一个大学回来老子看看。我得原谅他的肤浅与世俗,作为一个半文盲的钳工,他能这样说,已经不错了。 我们穿着新衣服、背着新书包开始了我们自以为是的新生活。其实我们总是对未知的未来抱有美好愿望,等我们一旦真的等来新的一天,结果发现一切还是那样,了无新意。 我们基本上按原来的班级分在一起,李鸣、肖水生、王婷、祝娟还有我都在一起,而高启则分到隔壁班上,班主任是一个看起来很严肃的黑瘦老头子,高年级的同学说,你们惨了,这个老头姓刁,外号"坐山雕",基本没有人能在手下全身而退。 "坐山雕"第一天就在班上选班干部,结果肖水生出人意料地当选为班长,李鸣当选为副班长,而学习委员却没有给呼声很高的王婷,而是给了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斯文文的家伙,这家伙叫边峰,是从别的学校转过来的,据说他的成绩好得出奇,门门都是100分。王婷被安慰性质地当了一个小小的英语课代表。 下课后,我听说高启也当官了——他们班的体育委员,而我呢,则连小组长也没捞着一个,这让我很失落。但这并不妨碍我后来成为一家公司的营销经理,尽管这家公司营销经理有15个之多。 边峰是一个奇特的人,他每天上课时好像总是在打瞌睡,老师在台上讲得声情并茂,他却闭着眼好像在睡觉,但是他每次考试总能考第一或者第二。老师们也就都不管他了,这不得不让人佩服。如果别的什么同学上课打瞌睡,被老师发现肯定臭批一顿,老师们会说你以为你是边峰?这样的人全校就这一个。王婷很不服气,暗地与边峰较劲,但是他俩的成绩总是不相上下,还是以边峰考第一居多。 班上还有一个刁玉秀的女生,成绩也是好得一塌糊涂。他们三人的成绩总是班上前三名,当然也是全年级前三名,每次都将第四名肖水生拉开十几分,肖水生无论多么努力也无法赶上边峰、王婷和这个刁玉秀同学,这就是天赋与勤奋的区别。 边峰还会绘画,就算是在英语这个王婷的强项上他也毫不逊色,最强的是边峰在校庆元旦联欢晚会上的精彩亮相让他成为全校女生们的明星,那天元旦晚会,只见边峰一身白衣胜过西门吹雪,他怀抱一把吉它优雅地站在台上胜过叶孤城,只听他轻弹吉它开始唱: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草丛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 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 福利社里面什么都有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 诸葛四郎和魔鬼党到底谁抢到那支宝剑 隔壁班的那个女孩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 嘴里的历史手里的漫画心里初恋的童年 总是要等到睡觉前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 总是要等到考试后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 一寸光阴一寸金老师说过寸金难买寸光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太阳总下到山的那一边 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 多少平日记忆总是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 就这么好奇就这么幻想这么孤单的童年 阳光下蜻蜓飞过来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 水彩蜡笔和万花筒画不出天边那一条彩虹 什么时候才能像高年级的同学有张成熟与长大的脸 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盼望长大的童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盼望长大的童年 一曲终了,全场皆惊,边峰就这样成为我们中的明星。我决定拉拢他,我请他吃学校门口一个老头卖的麦芽糖,还向他请教功课,很快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对于优秀的人才,我总是有着广博的胸怀来接纳他们——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我不是一个人才。 边峰还特别喜欢帮助人,表现出了他忧国忧民的崇高思想。如他提议班上成绩前十名的一对一帮助成绩后十名的同学,这是一个好建议,"坐山雕"很高兴,决定推广应用,祝娟第一个指名要肖水生帮助,但是老师认为她的成绩排在23名,在班上中不溜,所以不需要帮助,这让祝娟有些不高兴,说早知道还不如考差些。边峰也成了抢手货,班上的后进女生们都争着需要边峰辅导,而王婷则也受到了男生们的热烈欢迎,她辅导的是一个姓朱的胖子,这个胖子脸上都乐开了花,甚至要喊出:"考倒数第二真的是好啊,真是好!" 我和李鸣一样在十名之后20名之前,不需要别人帮助,当然也没有资格帮助别人,其实后来想老师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其实像我们这样成绩中不溜的人才需要更多帮助,那些考后十名的傻瓜反正升学无望,干脆让他们自生自灭还好些。好在这个一帮一的计划实行不到一个月就宣告失败了,最先退出的就是王婷,她气愤地跑去跟"坐山雕"说朱胖子每次不听讲而只看着她的脸流涎水,读起英语来好像嘴中含着一个萝卜。肖水生班长则因为家中忙也不能坚持,在下次考试时自己的成绩反而降了好几名,所以也提出不干了,其它人也纷纷提出不干了,结果学习委员边峰同学的爱心救国运动宣告失败。 那时电视台正在第二遍播放《射雕英雄传》,仍然是全城空巷,因为祝娟长得有几分像翁美玲,同学们都喊她小黄蓉,她高兴得不得了,也每天像黄蓉那样活泼可爱地跳来蹦去,因此有一天在黑板上出现了几个大字:"祝娟是黄蓉,肖水生是郭靖,他们是一对"。同学们都哈哈大笑,祝娟则红着脸趴在桌上哭,其实祝娟活泼是有余,但心智却不够机敏,远没有黄蓉聪明;而肖水生看起来不多话却心智过人,绝不是郭靖那傻头傻脑的样子。肖水生一进教室就发现这几个字,但他只是稍一迟疑就走上前去用粉笔在后面加了几个字"好同学!我们都是好同学!"整句话就变成了"祝娟是黄蓉,肖水生是郭靖,他们是一对好同学,大家都是好同学。"一直冷眼旁观的边峰第一个鼓起掌来,并上台去演讲说大家都是好同学,这种无聊的玩笑还是不要开了。 放学后,我等着王婷一起回家,可她却站在操场上说我要看一下高启打球你先回去吧。我说那我也看看。王婷说不如你也上场好了,你看高启打得多好啊!高启也在场上喊,曾继来下来打。我说不会。高启也说了一句经典的话,他说"既来之,则安之嘛,下来打。"王婷也是一个劲地说下去打吧,我就去打,结果不小心我的脚给扭了,痛得呲牙咧嘴地喊,没办法,高启只好和王婷一左一右地扶我回家,此后我就再也不打球了,只看,先是看NBA的乔丹和他的公牛队,乔丹退出后我还看姚明那傻大个打球。我想高启是一个好苗子,他可惜没有好教练带,否则他的人生道路肯定会不一样的。 学校的周围开始出现了一些混混们,还有高年级的差生中也出现了一些混混的好苗子,据说我们学校出了不少大学生,但培育了更多的是闻名粮道街、胭脂路、民主路的混混和流氓们。他们天天堵在上学或放学的路上找我们要钱,他们把这种抢劫另起了一个好名字"擂肥"。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人才理念,转载请注明出处:边峰说你唱歌是我们的大幸,李鸣、肖水生、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