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爷会很生气,有离和金升魏一起陪肖宸去检

作者: 人才理念  发布:2019-10-09

你以前有买过女人的衣服吗 她见拗不过他,只好蜻蜓点水似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这么敷衍,又不是亲别人。”他轻声抱怨,“我可是你的亲亲老公。”虽不满意,但却难掩俊脸上偷腥似的贼笑。 她才不管他说了什么埋怨的话,装佯正经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吊带裙,反正她确实亲了他,就已经算数了。 “阿宸。” 恳“嗯?” “你以前有买过女人的衣服吗?” “我向来不喜欢陪女人去买衣服。”他挑眉,“怎么这么问?” 让“没……”她低头没看他,在这之前就算他有其他女人,其实也没什么的吧?“不早了,快去睡觉吧。”她转身走进卧室,想含糊带过这个问题,却没料到被他一把握住纤腕,被他看穿了心里的意图。 “我没有陪女人跳过衣服,但我很喜欢陪我家宝贝阿离去挑衣服,就像上次那样。那种事情,除了你,我再也不会陪别人去做。”说着,他执起她的手凑在唇边轻轻一吻。 有离感受到他的唇烙在她手背上的热度,心底扬起一丝旌动,她抬头凝视他的蓝眼睛:“傻瓜,不要向我保证那么多,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 “不多。这辈子,我会为你做任何事,直到不能再做为止。” 闻言,她忽然情不自禁地抱住他,用自己全身最大的力气紧紧地抱住他,觉得心口好象快要燃烧起来似的,烫得她几乎快要无法承受。 “怎么了” “不要看我,抱着我就好了,你不要看我的脸。”因为,她现在的表情看起来一定很难看。 到底她应该怎么做才好呢?她究竟应该要做些什么,才能偿得了他对自己付出过的那些?她真的好想、好想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肖宸笑叹了声,收紧双臂抱住她,像抱宝宝一样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她的。 …… 因为肖宸在检察院的面试表现良好,肖大检察官大赦儿子,将锁了近一个星期的兰博基尼开了锁,不过有离觉得每天坐着这么时尚的车去上学不但奢侈,更主要的是太引人耳目,大少爷是个听老婆话的好孩子,自然为了美人摒弃了爱车,每天跟着有离走路去学校。 不过看起来效果还是一般般,平常兰博基尼很显眼,此刻是俊男美女更显眼,每每走在校园内,他们两都颇要接受一番来往学生的注视礼。虽然高校的学生素质高不会在人前议论纷纷,但那样的眼神也会让人吃不消。 曾经有离提过要分开去学校,没少被大少爷狠教训了一番,从此她一个字都不敢再提。大少爷在她面前脾气好的没话说,就是她想要填上的太阳月亮他也会想着法子给她摘下来,除了她在他面前说一些生分的话,大少爷会很生气,后果那是相当的严重。 就比如她提出要分开来学校的要求代价是大少爷一天都没跟她说话,就差晚上没分床自己去睡地板了。 分房她是没意见,你说分房后有其他的床不睡要睡地板那不是成心的让她心疼吗?反正跟大少爷交往了这么久的苏小离总算是有了一些经验,大少爷生起气来也是会不理人的,但是他会在这之间想方设法的让你主动去找他。 他的那点小心思,聪明如有离怎么会看不明白,只是她爱他,所以什么也就惯着宠着,想着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她就顺着他给自己找的台阶径自滑下去吧,反正也不需要多大的力气。 这天,大少爷悠闲的又跟她散步往教室走去,走到半路,有人在喊阿离的名字,又是个男的,他比阿离反应还快的调转头,一看竟是陆陌。蓝色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陆陌论职位算是他的师长,但是在另一方面算是他一个对手强大的情敌。这四年他对有离的好他不是没看在眼底,好在有离对他半点心思都没有,不然的话以他的性格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的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好而无动于衷。 他走上前看见肖宸也是点头示意算是打了招呼,倒是大少爷脸上没什么表情,看着他像大哥哥一样温和的对有离说:“阿离,我有些事要跟你说。” 这么明显的话摆明了想要私谈,但是大少爷修长的腿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似的动也不动,一副悠闲的洗耳恭听的模样。 有离哪会不知道他的性子。 虽然上次陆陌对自己的不够信任让她自尊受了点伤,但再怎么说他也是她认了四年的哥哥样的人物,何况四年来他家人对自己和母亲都照顾有加,无论他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她都要把他当成亲人一样的对待。 “我们去那边说吧。”她提议。 陆陌看了她一眼,再看肖宸一眼,英俊的脸有些无奈的点头。 两人走了一段距离,有离看了眼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的肖宸,朝陆陌问:“有什么事吗?” “嗯。”陆陌漆黑的眼睛深沉的望着她:“司法考试的事情我听说了,你打算怎么办?” “等下一次的考试啊。”她微笑。 他沉吟,看了她一眼,“小丫头,在我眼底你一向是个理智的人,为什么这次会弄成这样?” 有离只是微笑,却不说话。 “我知道你是为了肖宸,可是你说过你来Z大只是为了更好的深造,我当初才那么帮你的。可是如今你连司法考试也不考了,你这样真的很让人不放心知道吗?你忘记你曾经答应过你妈妈的事情吗?” “……没有。”她的微笑消失,却依旧没有开口解释什么。 陆陌还在说什么,她却已经听不见了。 虽然清晨时间尚早,大道上来往的人并不多,但是这样一幅郎才女貌的景象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有离垂着头,没有心思在听并不是在生陆陌的气。其实他说的都是真的,而且很有道理,也是她曾经一度所要坚持的,只不过一遇见阿宸,她的制止力就在下降,很多事情不是不记得,只不过是不愿意去记得。 尤其是跟阿宸在一起之后,很多事情她都不想再去触碰了,只愿意当一只鸵鸟,能埋在沙堆里和幸福呆多长时间,她就失忆多长时间。 “你答应过你妈什么了?”这时,另一道声音传来,两人看去,但见一双冰蓝的眼睛射向这边,冷冷的与陆陌对视。 是不是你心里也明白,你欠了我的? “没什么。”有离见他走过来,忙转身道他面前。大少爷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看见不喜欢的人就直接冷脸也不给别人留一点情面。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阿宸对陆陌那么防备,但不好的预感就在心间泛起,“阿宸,我们去上课吧。” 说完对着陆陌点点头,拉着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离开。 一路上肖宸都没说话,表情冷淡,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有离看了他好几眼,叹息了一口气。 恳“……阿宸,你在想什么?” 肖宸下巴轻扬:“你说呢?” “我不知道。” 让“你会不知道?”他冷哼一声,“你看看那个陆陌,堂堂大学教授,怎么着也比你大个十几岁,居然用你妈来威胁你,幼不幼稚。” “你别乱说,他才比我大六岁。” “哼,你还替他说话,你看看他那副德行,现在网上经常都说当老师的人最猥琐,用职业对学生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阿宸!”有离打断他的话:“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他,我也不要求你喜欢他。只是他包括他家人都对我有恩,我只想你不要再我面前说他的坏话好不好?” “……”肖宸睥睨了她一眼,转过头闷闷的没说话。 有离扯扯他的手臂:“你生气了吗?” “……” 肖宸蓝色的眼睛郁闷的看着不远处,本来心情就不好了,看见别人投过来的异样眼光更是心里火大,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脱口就骂道:“这些个女生干嘛都一副没见过男人的样子,整天看,看不烦吗?” 大少爷从小就长得风流倜傥,承受别人的目光早就成习惯,有离自然知道他是将对自己的火气发到别人身上了,头不由自主的低下去:“你要骂就骂我吧。” 大少爷停住脚步,双手环抱,上下打量她一眼:“我记得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逆来顺受的模样。我发现我一生气,你就主动露出一副罪孽深重的表情……” 这句话正好戳中了有离的软肋,她垂着头,每次他因为自己生气,那久违了的慌乱又全回到她身上,还有深深的愧疚。 “是不是你心里也明白,你欠了我的?”他像有读心术一样,故意弯了弯腰,将脸贴近她的,慢条斯理地道。 有离抬眼看他,正好能看见他蓝眸底不怀好意的笑容,她垂了垂头,“我是觉得自己欠你的。” “如果你真觉得自己欠我的,就不要再跟那个陆陌有任何关系,就连说话都不允许!” 有离倏地抬起头,“阿宸,你别这样,我跟他只是朋友,我一直把他当成哥哥。” “哼,他可没把你当成妹妹。” 有离心里泛过一丝恼意:“阿宸,话不能乱说。” “我乱说话?试问要是他只把你当妹妹一样的看,四年里怎么会对你那么好?我告诉你,这世界上除了亲兄妹,没有一个男人对女人除了爱情以外真心的好,你把人家当哥哥,说不定人家把你当老婆看呢。” “……”有离抿唇,脸色有些苍白,但依旧生硬硬的把气忍了回去:“阿宸,我不想吵架,我们去上课好不好?” 肖宸哪里还有心思上课,深蓝的眼睛盯着她,“你告诉我,你喜不喜欢姓陆的那小子?” 有离看着他,眼底说不出什么情绪,失望是绝对有的,“我不喜欢他。”她言简意赅的解释。 “要我相信你,就答应永远不要跟他说话。” 有离闭了闭眼睛,强忍住心中的怒气:“阿宸,做每件事都要有道理的,你不能无理的就让我跟一个曾经对我有过恩的人做出这么莫名其妙的事对不对?” “什么叫莫名其妙?让你不理他就莫名其妙了?”大少爷反倒不屑,嗤笑着反问。 “就像你和子珊之间,如果我让你不理她,跟她断了一切的来往,你觉得这样有理吗?” “没理又怎样,我说过你是我喜欢的人,为了喜欢的人做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让你去杀人放火,你也会去吗?” “对。”他想也没想的应答,转而回答:“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这么要求我。” “……” “我会为喜欢的女人做一切的事情,但是有些人,我甚至不知道她喜欢的是谁,又怎么知道她会不会听我的话?” 有离听了这句话便没有再解释下去,她甚至觉得肖宸意有所指。 自从跟他在一起后,她几乎什么都让着他听他的,看见他生气自己也不好过,结果反倒落下这种评价,怎么宽容的人心里也不会好受。 很怕再这样说下去只能一发不可收拾。她便闭了嘴,径自转身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一大早吵架真的不是一件很好的事,争吵过的清晨又恢复了刚才的宁静,甚至更静。肖宸看着有离纤瘦的背影,忽然意识到这是他们第一次争吵。 他怎么会跟阿离吵架呢?那个他曾经发誓只要能陪在自己身边就会好好待她的阿离,那个瘦弱的让人心疼的阿离,那个他从没想过要伤害过的阿离。 心间忽然抑起一股无名的烦闷,在宁静的清晨渐渐扩散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他把她弄丢了 他转身往来时的路走。没地方可去,就回到了公寓。 不知道所有的人是不是都跟他一样,气了,闷了,就做什么东西都没心思了。 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笔记本里不停播放着不同的音乐,那些都是有离没事的时候下的一些歌,跟她的性格一样,缓慢的,泛着淡淡的忧伤。 大少爷血液里有些外国的血统,对中国的歌不是很感兴趣,所以很少听这样的歌。他看见床柜上还有昨天有离抽过的烟盒和金升魏的打火机,便伸手拿起抽了一根,然后静静的听歌。 恳大少爷从小不是一个好孩子,但在这方面却算是一个会抽烟但不抽烟的好男人,这大概是他唯一能说出去的优点。 他闭上眼,脑海里浮现的都是有离的脸,明明不舍得生气,生气了自己也不好受,他却依旧是拉不下面子去道歉。 也许更多的是他觉得自己并没有错,任何一个男人对于有人窥于自己的女人都是会生气的吧?其实他也没有真想让有离跟陆陌断绝来往,在那句话里,试探的意味占多数。他没想到有离会直接的就拒绝,顿时无名的火气就在心底泛起了。 让如果他此刻去道歉的话,恐怕以后他还会因为陆陌那个家伙跟有离闹翻,倒不如仔细的想想改怎么办。 有时候不是只有女人有直觉,男人也是有的,陆陌那家伙虽然长的挺不错,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可第一面的时候就让肖宸直觉的不喜欢,即便是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没在他身上找到一丝的“坏感觉”。但越是完美的人,越是危险。 躺在床上银行差不多听了两小时的歌,听的头都疼了起来,手机才适当的响了起来。 大少爷庸庸懒懒的半天才接起,金升巍的声音就风风火火的传来:“阿宸,我说你丫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没来上课。你爸心情才刚好,你就又想惹他生气了,你丫到底有没良心啊?” 大少爷心里本来就沉闷了,自动将手机里的声音消音,让它躺倒一边去自生自灭去了。反正接电话不用钱,大不了就浪费一些电费。 没过一会儿,外面就传来敲门的声音,大少爷任性的一翻身就是不去开门,最后在外面的人差点把门砸了的情况下拖着慢步子往门口走去。 门一开,站在门口的金升巍一个没小心差点没跌进来,他瞪着眼前一张悠闲的俊脸,火气一下子飚上来:“老子还以为你在搞自杀呢,差点报了110。” 大少爷眼皮都没抬一下,倒在沙发上闭眼想事情。 若要问世界上谁发火是最没威性的,大概就属金大少爷了,他干瞪着眼瞅着肖大少爷面无表情与世无争的样子,瞪了半天人家也没被他瞪出一个窟窿,只能郁闷的坐在一旁,自动消灭火气。 因为这样的脾气,没少被大少爷笑话以后铁定是怕老婆的料。 一个沙发上做两男人,都不说话,别扭的要死,金升巍看了身边人半天,才问:“你跟阿离怎么就吵架了?” “……”没人回应。 金升巍想了一会儿道:“你倒是还有心思呆在这里,也不怕你家阿离被人家给拐了。” “……”依旧没回应。 “我可是看见她跟那个什么教授在一起……”他不怀好意的瞅了他一眼:“人家可是教授,又长得风度翩翩,据说校长看中他想让他当女婿他都拒绝了,人家都说他对你家阿离很有暧昧之情呢……” 漂亮的眼皮睁开露出一双蓝色的眼睛,像是水晶玻璃一样的透彻,却泛着隐隐的火光。 金升巍识相的闭了嘴巴,不谈论触及烟火边缘的事情:“阿宸,说真的,你跟阿离到底怎么了?我刚去教室也看见她一脸不爽的样子。怎么逗都逗不开心。” “吵架了,谁能开心?”大少爷终于舍得开了尊口,就在金升巍还要问的时候,少爷的手机不适合的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手机的显示号码,眼眸一暗,飞快的接起。 金升巍坐一边竖起耳朵听,隐隐的听见有关有离的什么讯息,最后一句“失踪”后,但见肖宸迅速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套上外套就往门外飞奔而去。 “阿宸——”金升巍连忙跟上,冲了出去,远远的已经看见肖宸进了电梯,他无奈折回去把门关起来,再乘电梯下去,本来以为肖宸已经离开,却没想到他在楼下接了一个电话,拖延了时间。 他追上去等到他一脸严肃的接完电话才问:“阿宸,是不是有离出事了?” 肖宸碧蓝的眼睛看了他一眼,语气有种说不出的低落与受伤:“……阿离不见了。” 原来从有离回到B城的时候,肖宸就让人在有离的身边保护,说保护还不如说是防止他的突然消失。有了四年前的教训,他本来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犯那样的错,却没想到他依旧眼睁睁的弄丢了她。 第二次,弄丢了她。 有人说,真正伤你的人,未必做了不寻常的事,或许只因为你太爱他了,她的一举一动都足以让你受伤。因为她曾让你伤心到不曾自拔,所以你无法忽视她的存在,还企图以在她身上找回点什么,而那一点究竟是什么,你也不知道,是公平么?或许只是更多的不平衡 我想要你,你永远都不要以为可以摆脱我。 这一次肖宸发动了身边所有的朋友出去找她。 B城,绝对算的上是大城市。他没有任何头绪,只是在找她。金升巍说最后一次看见有离的时候是看见她跟陆陌一起出去的,可是仅仅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有离就先离开了,陆陌因为上午有课也没多耽搁,直到下课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金升巍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肖宸,就像四年前有离第一次离开一样,这一次,好像又回到了过去,没有一丝一毫的预兆,她就那样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他看着开车在市里到处乱窜,像无头苍蝇一样的肖宸,心里滋味百转千回。不知道这一次,若是阿离再选择离开四年,他能不能承受住这样的痛苦。 恳从接到电话初,肖宸的眉头就没松下来过。他找她,没有任何头绪的找,恍然间又回到了四年前的那种心慌意乱的感觉,明明该是恨她的绝情却又满世界着急的寻找她。他不懂,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女人,自私任性又可恶,从来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可偏偏他那么爱她,究竟爱她哪一点,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从相逢到现在,他小心翼翼的对她好,宠着她爱着她,而她,始终一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却看不见他的伤口。 明明即使是偌大的城市,她依然也无处可去,他却怎么都看不到她。 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是金升巍使劲扯他回去的,一天一夜他都没吃任何东西,再这样找下去,阿离没找到,他会先倒下的。 凌晨的肖家还是很安静的,有离失踪的事情还没有被传到大人们的耳中。一早起床的肖靖夫妇看见自家儿子倒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神情。蓝色的眼睛眶下是深深的黑眼圈,不由觉得惊奇。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女王关切的坐在儿子身边,完全没了上次在有离面前嚣张的样子。 肖宸眼神迷离,呆呆的看着前方没什么表情,好像没听见她在说话一样。 肖检察官本来就对他不满意了,看见他这副样子,以为又是在外面惹了什么祸,没给他什么好脸色,径自的责怪:“你这是在干什么?你妈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 金升巍刚想要解释什么,肖宸却像是突然意识回旋了一般,倏地站起身扯住肖靖的手:“爸,帮我找阿离,只要你帮我找到阿离,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要我考什么我就去考,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我只要你帮我找到阿离……” 他的声音带着无法言喻的沙哑,像是有什么堵在喉咙口一般,明明不大 的声音却让肖靖夫妇呆立在一旁,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半天回不神来。 肖宸的脑海里不断回荡的一个声音。 阿离丢了……真的丢了。 不像以前那样,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她给找回来。 这一次是真的丢了。 他把他的阿离弄丢了。 他赤红了双眼,全身冰寒到了极点,第一次知道,绝望是这样的感觉。 痛得无可救药,却没有一丝伤口。 阿离,阿离…… 他念着她的名字,眼睛痛得火烧一般,捂了眼,手指抠着自己的手臂,殷红地,要渗了血。 …… 找到她的时候,天早已经暗了下来。 在肖靖发动了身边的一切关系,连警车都动用了,终于在肖宸几乎失魂落魄全然失去心绪的那一刻,在有离以前的家,现在已经做成别人的欧式别墅的屋顶上找到了她。 那家的女主人晒衣服的时候看见了楼上倒下来的人影,吓坏了,报了警,警察才找到了这里,发现那个女孩就是肖靖要找的人。 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爬上去的,空荡的屋顶上,最角落的地方,她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若不是夜幕降临倒下来的人影,谁也发现不了她在那里。 她如同一抹安然孤寂的影子,谁都不曾看见她的注视。 朝她走过去的时候,肖宸忽然觉得可以听见的心跳声,激烈的,疼痛的…鼻头微酸,眼眶也跟着红了。 看着他走近,她的神色出奇的宁静,那样的平和却让他一阵慌悸,他坐到她身边,伸出手臂搂过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吵不闹,不反抗,视线一直定格在前方越发暗沉的角落上。 站在一旁的警察望着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安静乖巧的像是一个真人版的洋娃娃:“肖检,刚刚找到她的时候,房子的主人还以为是小偷,后来一看这孩子这么漂亮乖巧也不像,她跟她说话,她没任何反应,我们在这里呆了半个小时,她就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不知是怎么了。” 肖靖点点头,跟那人说了句什么,然后走到有离身边蹲下,温和的叫了句:“阿离,我是大伯,我们回家好不好?” 她坐在那里,没有反应,就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肖靖蹙眉,还想说什么,却见肖宸已伸手,握住她的手,一手揽住她的肩膀。 她的指尖冰凉的让人心痛,他看着她,静静的却霸道的说,“阿离……我不是来为早上的事情道歉的……我是想来告诉你,我不想放弃你,我就是喜欢你,你的一举一动都能吸引我,我想要你,你永远都不要以为可以摆脱我。” 她依然静静的呆在那里,脸庞细嫩的几乎是透明的,那双眼睛更是没有任何焦距的茫然。

这会让人更想欺负你 “你知道你这样大胆的邀请会让我克制不住对你做什么吗?”他的喉头一紧,只有瞬间的迟疑,大掌握住她的手腕,就要将她扯开。不能心软,绝对不能心软,不然他们之间也许会一直这样无希望的走下去。 但她不肯放开,努力地想要将他抱得更紧:“那就对我做你想做的事情,什么都可以。” “你……” “真的,什么都可以,只要你不要离开我,不要再生气。” 据他回眸,凝视着她娇怯的容颜,眉宇轻蹙:“阿离,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 “对不起,我不能跟你承诺什么。”有离慌张的说:“但只要我在这里,我就会好好陪着你,你别难过好不好?看见你皱眉我就心痛,好像做了什么残忍的是事。你要我说多少遍,我真的不想伤害你。” 轻轻的长叹一声,肖宸长臂猛地将她搂进怀里,低嘶的嗓调附在她的耳边低语道:“无论你现在心底在打什么主意,就算你后悔,都不能让我放开你了。” 毖有离瑟缩起双肩,心跳得好快,他男性炽热的体温熨贴着她,沉麝的气息离她好近,吹拂在她脸蛋的肌肤上,酥酥的,绵绵的。 他按住她的后脑勺,长指深入她柔软发间,不断地吻着她的唇。 她半瞇着眸,迷醉的眼神彷佛吸嗅了薄荷的小猫咪,她舍不得闭上眼,只因为他眼神里的温柔,还有此刻的幸福。 肖宸伸手逐颗解开她白色睡衣的钮扣,大掌探进了她开敞的衣襟之内,在她耳边戏谑地笑:“从一开始你就想要引.诱我上床吗?” “很明显吗?”内心的企图被他一语道破,有离羞红了脸,她瑟缩起纤肩,在他的怀抱里扭动,呼吸渐渐变得急促。 “明显的不可思议。”他轻勾唇:“我不知道原来我的阿离胆子这么大。” 她眼神有些哀怨的瞪着他:“原来你都知道……你是在戏弄我吗?” “这是惩罚,谁叫你不肯承认自己的心。” 他的大手打算进一步运作,却没想到中途被她伸手按住。肖宸看去,但见她漂亮的黑色的眼睛里因为被耍弄而有些恼怒。 “你不愿意吗?没关系,我可以住手。” 他勾唇一笑,抽开了被她按住的大掌,敛眸觑着她清秀柔嫩的脸蛋,果然不再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 有离昂起美眸,定定地注视着他含笑的俊美脸庞,对于别人不常显露微笑的他,从来都不吝于给她笑容,他笑起来总是那么好看。 “不是只有男人才能主动的。”她忽而生气的说道,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子,竟然在他沉锐盯视之下,一颗颗地解开自己上衣的钮扣,感觉自己一颗心就快要跳出喉咙。 “阿离……” “怎么了?你吓到了吗?”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是你总说我平常对你有多冷淡吗?现在我放开了,你却怕我了吗?” “当然不是。”他扬唇一笑,接手了她未完成的任务,“我只是觉得让自己喜欢的女人主动,好像有点对不起自己的男人本色。” 她知道他是故意逗笑她,忍不住轻笑出声,刚才被戏弄的恼怒似乎随着笑声消缓了,脑袋里不再嗡嗡直响,心跳却依然快速,脸儿也红透了。 才转眼间,他已经脱去了她单薄的睡衣,她的纤肩因为紧张而微微地瑟缩,被白色胸衣包裹住的小巧更显得引人遐思。 肖宸一时之间不由得心旌动摇,俯首轻轻咬住她耳朵下方的敏感颈项,一只修长的健臂锁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另一手则是探入了她的胸衣之下…… “喜欢我这样碰你吗?”他在她耳边低语。 “嗯……”她低吟,没回答,就等于是默认了。 肖宸昂起蓝眸,瞅见她一张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似的,忍不住邪气地笑道:“不要露出那么楚楚可怜的表情,这会让人更想狠狠地欺负你,把你给弄哭,知道吗?” “不要说的这么邪恶……”有离被他的话说的心慌意乱,不停地摇着小脑袋,下一刻,就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时,就被他压回柔软的床上。 “真可爱,阿离……我最喜欢这个时候的你。”肖宸吻着她的唇,深情的凝视着她:“只有这个时候的你才会像小时候那样的柔弱,才会乖乖的听我的话,阿离阿离……以后你都这样好不好?不要在我面前伪装自己,我不喜欢。” “嗯……”她的脑袋很乱很乱,对上他深蓝的眼睛就像掉进了汹涌澎湃的大海里,根本找不回自己的意志力。 “嗯?嗯的意思是你答应了吗?”他居高临下,俯瞰着她迷离的眼眸,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在她将要开口之前,大掌强势的往下探,过分的举止让有离不禁倒抽了口冷息,她瞪圆美眸愣愣地看着他—— “瞧,又露出这样的表情,教人真想象这样好好欺负你一下。” 话应刚落,他就那样要了她。 有离闷哼一声,积聚在眼眶中的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全底下最矛盾的人,明明怕的要死,还要故意勾引他。 是谁说过做这样的事情会很舒服,根本就是骗人的。每次……每次她醒过来的时候都是泪流满面,就像是刚刚经过什么恶风烈海的摧残一般。 就像这次,一直过了好久,她都还是无法寻回力气,只能靠在他的怀里。 又不是没看过,脸红什么? 激.情过后,肖宸拥着她,直到汗水慢慢消散,有离才说:“阿宸,你累了吗?我们可不可以说说话?” 肖宸含糊地“嗯”了一声。 “你是不是还生气呢?”她问。 “没有。” 恳“那我们就没问题了?” “没问题。” “一切都过去了?” 让“过去了。” 有离抬投看他一眼,他闭着眼睛,脸上没什么表情。 “那为什么你对我的态度还是这样子的?” 肖宸张开眼睛,看着她满脸纠结的笑脸,轻轻的捏了下:“原来你也怕我生气吗?” “怕啊。”有离一本正经的说:“你知道我一直什么都不怕,最怕你生气了。” “这句话我喜欢听。”大少爷乐呵呵。 有离垂了垂眸没说话。 肖宸拿着她纤细的小手放在掌心把玩,“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嗯……”有离点点头,在他怀里挑了个舒适的位置睡着:“都晚上了,回家跟你妈妈道歉吧。”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他手指不轻不重的捏了捏她的手心,“刚刚才绕过你,现在就跟我说这个,存心想影响我的心情吗?” 有离一愣,感叹道:“我要是像你这样,我妈会伤心哭的。” “你多可爱啊,我天生面目可憎。”肖宸笑。 “又乱说……”有抱着被子坐起身,“刚才你在看什么资料?司法考试的时候我也没见你这么努力啊?” “你猜?”大少爷反问。 “我猜不到,你的心思不太好猜。” 肖宸懒洋洋的将两手枕在脑袋下面:“是明天面试的资料。” “面试?面试什么?” “也不是什么特别指明的职位,就是在检察院实习,还有工资的。” “是你自己去的还是大伯让你去的?” “当然是我爸让我去的。”肖宸说:“他在MSN上留言了,发了资料过来,所以我才连夜看的。依我爸的脾气,司法考试错过了两次,面试要是不成功,他大概真会不认我这个儿子了。不过就算他不要求我,我也会去试试,这个位置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去的。” “你喜欢这个工作吗?我记得你以前总是嚷嚷不喜欢当检察官。” “当检察官有什么不好?威风的很,还有人拍马屁。” “肯定不是这个原因。”有离太了解他了,他不是不喜欢当检察官,只是不喜欢自己的人生被人掌控,没有自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那你说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才问你啊。” 肖宸弯起眼眸:“为了赚钱娶你。” 想谈谈心的气氛顿时没了,有离瞪他一眼:“你就会胡说八道。” “不是胡说八道。”肖宸突然握住他的手,轻声道:“真的是为了和你在一起。” 这回的表情,没开玩笑。 有离静静的看着他英俊的脸,不知道该说什么,低下头,心好慌好乱。每次只要他对自己露出这种认真的表情,她就会觉得好愧疚,对不起他。 肖宸问:“如果我的家不是这样的,如果我跟家里的人不住在一起,如果我能给你一个像样的生活和真正只属于我们两人的家……你会不会想和我在一起?” 有离动了动嘴,却没说出答案。 “我也不想给你压力,更不想让我妈去伤害你……可是我就是离不开你,我已经不小了,要不是为了读研早就跟子尔一样出去工作了,我想我可以开始承担。” “我不需要你承担什么,更不需要你为了我去伤害你妈妈。”有离说,“只要你好好的,做自己开心的事情,我就开心。不用管我,不要因为我有负担,好吗?” “你是我媳妇儿,就应该照顾你。”肖宸很认真的看着她,房间里的灯光有些黯淡有些昏黄,他的脸有些模糊的美丽,但表情格外清晰。 “傻瓜。”有离心里不是滋味。 “我是傻,所以我这个傻瓜就需要那么聪明的惹陪在我身边,在我为你犯傻的时候,你……”他有些倔强的说着,却没能把话说完。 还微微红肿的唇瓣,意外的落下了浅淡却虔诚的吻在他的薄唇间。 有离俯下身,捧着他的脸庞,一双美目流淌出来的柔软,染动了另一双深蓝的眼眸。 …… 第二天早上肖宸是被一阵铃声给吵醒的,他迷糊的睁开眼睛,身边空空荡荡,他一惊,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没穿拖鞋就直接从卧室跑了出去。一跑进客厅就看见玄关处熟悉的影子,还来不及开口就听见另一个声音怪异的叫道:“宸宸,你这是干什么?我知道你很欢迎我,也不用只穿一条内裤,连鞋都来不及穿就着急的出来迎接吧?” 肖宸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冷哼一声扭头就往卧室里走去。 有离领着金升魏进来,让他在沙发上坐着,“你等会儿,我去看看阿宸怎么了?” 金升魏嬉皮笑脸的一张脸,故意大声说:“还能怎么了?该不就是一睁开眼发现小媳妇儿不见了,忙着只穿了条内裤就出来找了?”说完颇为暧昧的拱拱她说:“小阿离,不错啊,几天没见,你们俩就发展到这种程度了。怎么?是想试试未婚生子么?” 有离脸一红,瞪他一眼,转身想房内走去。 可是再怎样也没想过进去看见的居然会是这样的场景,卧室里,肖宸死一样的趴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还是紧身的那种,被子全部被他压在身子底下,有条肌理的皮肤在初升阳光的照耀下,发出美瓷一般的光泽。似乎感觉有人进来,他慵懒的翻了个身,看见了站在门口穿着围裙,脸红的跟番茄似的有离,轻笑一声:“干嘛?又不是没看过,脸红什么?” 你不喂我,我就不吃! 有离走上前将他压在身下的被子抽了出来盖在他身上:“暴露狂,快点起来,升魏给你送衣服来了。” “不起来。”肖宸干脆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你都说我是暴露狂了,难道我还要再这样出去见人?”他边说还一边轻咬着她的耳朵,弄得有离一阵心麻。 “虽然知道你们俩很恩爱,可也不要这么难舍难分吧?”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带着不怀好意的笑,让有离脸红的一把推开肖宸从床上站起,但见金升魏懒懒的倚靠的门前,看了看手腕上的名表:“现在已经是九点了,大少爷,你的面试十点开始,你是不是该做准备了?要亲的话等你面试回来亲个够,到时候就没人打扰你们了……” 肖宸挑眉,两手往后一撑:“你也知道你打扰了我们?” 恳“当然。”金升魏还特不要脸的耸耸肩膀:“我这人特别有自知之明。”说完还朝有利挤眉弄眼:“你说是不是呀?小离离?” 有离白她一眼:“我不跟你们说,我去把早餐端出来,你们快点换好衣服出来吧。” 说完像逃一般的往门外走去。 让“宸宸,你好坏,把人家阿离弄的不好意思了。”金升魏贼贼的笑说。 肖宸径自从床上起来,精壮的身躯没有一丝赘肉,由后面望去,他的肩和背形成漂亮的倒三角,臀部被紧绷的内裤勾勒的瘦削而性感。 金升魏尖叫一声,故装害羞道:“阿宸你太暴露了!太不羞涩了!我又不是女人,干嘛诱惑我!” 肖宸冷哼一声,径自道:“待会儿阿离说要陪我一起过去,我面试的时候,你帮我照顾好她。” “又不是小孩子,不就是个面试的时间还要照顾什么?”金升魏奸笑:“又不是小狗,还怕被人牵走啊。” “阿离太好看了,看她的人太多了。”肖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倒是真的满脸发愁样。 “贱人宸!”金升魏打了个冷战:“好像谁不知道你家阿离长的好看似的。” 肖宸若有所思的瞟他两眼,忽然走过去,指尖轻佻的勾起他的下巴:“怎么?吃醋了?” 金升魏浑身都僵了,嘴角不停的抽啊抽。 肖宸实在忍不住,靠上门笑起来:“瞧你那傻样。” “我.操.你.妈.的!”金升魏气急败坏的回头骂他,一把将手上的衣服丢他身上,扭头就往门外走去。 肖宸还是嗤笑个不停,远远的还能听见他要气不气的声音:“阿离,你快去看看肖宸那丫的,简直疯了。” 有离刚从厨房里端了最后一碗粥出来,就看见金升魏一脸愠色坐在沙发上,“怎么了?”她问。 “那丫疯了,居然调戏我!” 他气呼呼的回答,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有离看他那模样就想笑,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招呼着他说:“阿宸跟你开玩笑呢,谁让你老惹他?快过来喝粥吧。” “靠,谁惹他了?”金升魏一把从沙发上蹦起来,又泄气:“算了算了,我就是个坏人行了吧?真是!喝粥,喝粥!” 说完拍了拍屁股大摇大摆的坐到餐桌前去吃东西。 “我们家阿离做早餐是给我准备的,又没你的份,你要不要脸啊。”这时,换好衣服的大少爷悠然的从卧室走出来,有离抬眼看去,就见他一身西装笔挺,这时有离第一次看他穿的这么正式,剪裁得体的西装将他的身材衬托的更加完美,许是继承了肖靖的特别,眉宇间英气十足,若不是脸上的表情有些邪恶,不说话时候的他竟能给人一种威严的成熟。 “你丫太小气了,老子一大早就跑来给你送衣服,你还不请老子吃早餐,小心老天又让你这个孽子面试不成功!” 肖宸好像特别喜欢逗他,坐下笑笑说:“来,咱俩来打个赌。如果这次我能面试成功,你就帮我把家里的衣服和我平常用的东西偷偷的搬到这里来,怎么样?” “我才不跟你打赌,大骗子。”不知发生过什么事,金升魏对这个好像特别有芥蒂。 “你怕输啊?” “我怎么会输,哼!要不是你上次耍诈,老子才不会输。” “是吗?那让我看看,你要赢了我我请你吃大餐,不过你大概没这个机会。” “切,你不要最后痛哭流涕才好。” 两句话就把这个小子的玩心挑了起来,肖宸很是满意。 如果你想寻找这世界上比哄小孩更容易的事情,那就快来骗金升魏吧。 坐在一旁喝粥的有离看着他们斗嘴的样子,只觉好笑,夹了一些咸菜放在肖宸的碗里:“快点吃药,要赌什么等面试完再说。” “好啊。”肖宸笑眯眯的看着有离,差点就没扑上去亲上一口了:“老婆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金升魏只觉寒毛都竖起来了,忽然就觉得孤家寡人真是难受,尤其是在人家小情侣爱浓浓的面前,看来,有机会,他也要找一个女人安定下心来了。 “哎。我还在这里,你能不能收敛一些?别把我当死人好不好?”他极度不满意的嘟囔。 肖宸像是故意似的,对着有离张嘴,“阿离小妈妈,我要你喂我吃……啊。” 那个“啊……”字,他拖的特别的长,带着撒娇的味道。 有离才不理他,推开他凑过来的脸:“自己吃啦。” 没想到大少爷居然蛮不讲理的像小孩子似的丢掉手上的筷子,“你不喂我,我就不吃!” 亲亲我我 金升魏打了个寒颤,一副受不了的神情:“你们慢慢亲亲我我,我去楼下等你们。” 说完迅速的扒了几口粥,拿了两个包子就出去了。 “升……”有离刚想开口,就被肖宸打断,大少爷一副闲闲要喂饭的神情:“升什么升啊,小妈妈,我饿了,快点喂我吃饭!” 有离看了他一眼,无奈的叹口气,有谁这么大还好意思要人家喂饭啊,可人家是大少爷,被宠惯了呢。 恳有人说,爱一个人,明明知道他的不好,却丝毫不会在意;明明知道比他好的还有很多,却只倾心于他。真爱他,会淡然贫贱,安然进退,会和他用一个频率呼吸,用一个节奏心跳,会用自己的寂寞驱赶他的寂寞,用自己的孤独温暖他的孤独。青春是留不住的,如果青春里有爱,它就不虚度。 吃完早饭后,有离和金升魏一起陪肖宸去检察院面试。应该是肖靖事先打好招呼的,三人一进大门便有人主动上来招呼。 肖宸进去面试的时候,金升魏就陪有离坐在外面等,宽敞的会客厅就只有他们两人,金升魏悠闲的喝着员工送上来的茶水。 让“金升魏。”忽而从门口走进一个二十来岁的黑衣少年,短发利落别致,稍微泛着红色,英俊的面容上咧着笑容,他兴冲冲的朝着金升魏叫一声就被一旁年纪看起来颇大的男子训斥了一声,那男人在他耳边警告了句什么,看了这边一眼就走了出去。 少年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但见金升魏朝他笑:“这次面试怎么这么准时?真少见。” “那不是因为您老大驾光临吗?” “快边儿歇去吧。” “哟,普通话说得不错了你,我反而凄惨,成天跟群假洋鬼子混,”他嘴歪歪的一笑,有点坏的样子:“你身边这美女是谁?女朋友啊?” “少胡说,小心被阿宸听到跟你拼命。”金升魏对有离介绍说:“这丫的叫胡涛,我朋友,刚从法国回来,也是来面试的,不过也就是凑个热闹,铁定面不上。你别理他。” “我怎么就面不上了?你这叫什么介绍啊。” 说完就要凑上去跟有离好好的自我介绍一番,被金升魏一挡:“都说别惹她了,我可是答应阿宸好好看着他老婆的。” “多久不见啊,那丫的怎么就名草有主了?”胡涛好奇的张望:“挺漂亮的,哪找的?有空让阿宸带出来一起玩。” 金升魏好笑的推他一下:“坐好吧你,人家是好好学生,不跟你一个国的。” “成。”胡涛在一旁乖乖的坐下,见金升魏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心里总算是憋不住:“你别用那眼神看我,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就奇怪,你丫什么时候改性了?居然来检察院面试了?” “你以为我想来啊?我爸真是个变态,在法国硬是让我跟你妈去时尚界实习,我说你妈那是变态见了都怕啊,第一天过去就让他的时尚护卫队把我从脑袋到脚底折腾了一天一夜,她怎么那么能折腾人?我是连夜坐飞机赶回来的,听说这里在招实习生呢,我宁愿跟阿宸他老子混也不跟你妈混。” “你丫的也有今天。”金升魏有点幸灾乐祸的说:“你也知道我整天生活的是怎样的水深火热里吧?” “这还不算什么,我跟你说实话,这次不是我来面试,我是陪我哥来的。” 金升魏脸色一变:“胡枫?他也来了?” “嗯,这里不是要招两名实习生吗?要是正好是我哥跟阿宸,估计检察院都会被他们两折腾疯了。” “胡枫……”有离想了想,问道:“就是那个从小跟阿宸比到大的胡枫吗?” “可不就是他么。”金升魏撇撇嘴巴。 有离记得小时候,大家住在机关大院的时候,小孩子特别多,家家都会拿自己的孩子跟其他家的比。肖家宝贝从小就不喜欢读书,偏偏每次考试门门都能满分,在他们小孩子里是出了名的怪胎。胡家对自己儿子期望很大,每次都拿肖宸跟他们两儿子比,小儿子从小不在中国长大,只是暑假偶尔回来玩玩,自然就没放在心上。大儿子小时候很有上进心,上课听讲从来不开小差,偏偏每次考试都是排在好玩的肖宸后面。任是换做是谁也会不服气的吧? 肖老爷宠着宝贝孙子,宝贝孙子又这么给他争气,自然会在左邻右舍宣传宣传。那时候的小孩子就知道什么是小媳妇儿了,那时胡枫喜欢子珊,可子珊最喜欢就是跟在肖宸屁股后面对,肖宸对她不屑一顾,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有离。记得有一次肖宸因为对阿离好把子珊气哭了,胡枫看见了就趁着肖宸不在狠狠的将阿离欺负了一番。 肖宸知道了,恼的很了,抬手就要打人,胡枫一个没躲着就被狠狠的括了一巴掌。 那时候年龄小,下手没个轻重,打的胡枫脸都肿起来了,肖宸也没少挨肖靖的皮肉打,从此以后两人算是扛上了。凡是只要跟肖宸有关的东西胡枫都要来争一把,最搞笑的是,胡枫见肖宸对有离特别伤心,故意对有离特别的好,总是主动找有离的说话,气的肖宸等他放学的时候用黑麻袋蒙住他的头爆打一顿,最后自然没有逃过肖靖一阵皮带猛抽 最近流感,大家好好注意森体哦,偶就一个不小心感冒了,难受死了,天气娘了,大家多多注意保暖OO~。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人才理念,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少爷会很生气,有离和金升魏一起陪肖宸去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