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师旷、苌弘本来不是兵家形象,事卫灵公为乐

作者: 人才理念  发布:2019-09-25

历史来源 1、以官名为姓。据《姓谱》载,夏商时代,管理乐技职官名师,如上古师延,商代师涓等。周朝也有师尹之官,掌管音乐歌咏。这些人的后代子孙遂以职官为姓,乃成师姓。 2、以技艺为氏。据《元和姓纂》载,两周及春秋战国时代,擅长乐技的人被称为师。晋国有师旷,鲁国有师乙,郑国有师理、师触、师躅、师惠,皆为当时的著名乐师,精于音律。相传晋国乐师师旷,字子野。他虽然双目失明,但善于辨音,又善于弹琴。晋平公时造了一套用来奏乐的铜钟,很多乐工听后都认为音律很准,惟独师况不以为然。他的判断,最后终于被一个叫师消的人证实。这些精于乐计的乐师们的后代,便以祖上的技艺职业为姓,遂成师姓,也称师氏。 3、出自周代,以人名为姓,为师君的后代。周朝时,有个叫师君的名人,他的后代就用祖上名字中的“师”字为姓,也称师氏。

九型诸子:兵家∩阴阳家=专业人士∪贵族

文/似或存《九型诸子》


《汉书》将兵家分为4大类:兵权谋、兵形势、兵阴阳、兵技巧。兵家和阴阳家的交集即为“兵阴阳”。

兵阴阳的内容,在现代看来显得荒诞不经。如《六韬》就保留了古代兵阴阳家的理论,《六韬·龙韬·五音》中用听音的方法来预决胜负:在一个晴天的半夜,让一轻骑兵趋近敌营约九百步外,手持一管乐器放在耳边,对着敌营大喊一声惊动他们,这时注意乐器中得到的回应,声音很轻微,从中可辨别出宫商角徵羽等五音之一,据此即可找出对应的克敌制胜之法。

如上,兵阴阳的理论有部分内容是将五音和五行联系在一起,所以《汉书·艺文志》中罗列兵阴阳的书目时,出现了《师旷》八篇、《苌弘》十五篇这样的记录。这应是托名之作,因师旷、苌弘本来不是兵家形象,比如苌弘在《史记》中被归为天文学家,《淮南子》称“苌弘,周室之执数者也”。师旷、苌弘又都是以精通音律著称。

因此不妨这样认为,“兵阴阳”正是兵家和阴阳家两者的深度结合,其中有兵家运用阴阳家学说用于战争,也有阴阳家运用兵家学说用于政治。

兵阴阳涉及的内容非常的广泛,天文、卜筮、历法、音律等等均有涉及。

《汉书·艺文志》所录的兵阴阳书籍全部失传了,现在能读到的兵阴阳书,都是出土文献。比如马王堆部分帛书,银雀山兵书等等。而《孙膑兵法》中也有兵阴阳的内容。

家族名人 师延:于轩辕之世官司乐,史书说他具有拊弦琴,则地祢皆升;吹玉律,由天神俱降;听众国音乐,以审兴亡之兆的神通。 师涓:有两位,一位是商朝乐官,与纣为靡靡之音,武王伐纣,他往东逃亡,自投于濮水而死。另一位则出生于春秋时期的卫国,事卫灵公为乐官。 师范:宋朝灵石人,元佑督岢岚军进士,督岢岚军后升为江南知州。他发现苛捐杂税太多,手续麻烦,民苦赋役,于是上奏朝廷,建议稍增田赋,免征苛捐杂税,使人民不感到赋役麻烦,国家也不减少税收。他的建议得到采纳实行后,受到江南人民的拥护,给他绘像祭祠。师范也成为历史上的良吏。 师逵:明代东阿人,字九逵,年少丧父,事母甚孝,曾任吏部尚书。洪武中,他任监察御史,廉不置产,接受的俸禄和赏赐都分给了亲戚朋友,以至于他的八个儿子都没有得到什么财产。明成祖曾说:“北来大臣之中不贪者,唯师逵一人。” 师宜官:东汉书法家,南阳人。汉灵帝好书法,征天下善书者于鸿都门。应征的数百人中,惟有师宜官的八分字最好。大则一字径丈,小则方寸千言。他在酒馆时,可以写字于壁上以出售。

3W4:兵家偏阴阳家→专业人士(Professional)

现存的具备浓厚兵阴阳色彩的文献,是1983年张家山汉简中的《盖庐》,其中记录吴王阖庐与伍子胥的问答,以伍子胥的言论为主。在汉代人眼里,伍子胥是一个兵阴阳家的人物。《吴越春秋》和《越绝书》都记载有伍子胥的兵阴阳论述和事迹。《汉书·艺文志》“兵技巧”类中又有《伍子胥》十篇(有观点认为《盖庐》可能出自《伍子胥》;另外《汉书·艺文志》“杂家”中亦记有《伍子胥》八篇)。

伍子胥和孙武身处同一时空,两者的著作都是兵法,而侧重不同。《孙子兵法》主要涉及兵权谋、兵形势,而《盖庐》主要内容是兵阴阳,失传的《伍子胥》属于兵技巧。从战略、战术的区分角度来看,兵阴阳和兵技巧侧重战术方面,并且非常专业。

《史记·伍子胥列传》其实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预言。费无忌设计陷害伍子胥的父亲伍奢,并且打算斩草除根,唆使楚平王召集父子三人,最终伍子胥逃跑,而其兄父均被杀死。伍奢临死前知道伍子胥逃脱之后说:“楚国君臣且苦兵矣。”他怎么会如此相信伍子胥的能力?能够知道未来,儿子一定会成功地回来报仇?而且,最终伍子胥真的打回楚国,将已死的楚平王挖出来鞭尸报仇。

另一个预言则是伍子胥本人被吴王夫差赐死前所说:“……抉吾眼县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最终越王勾践真的消灭了吴国。这些预言,如果排除司马迁夸张史实以求动听而刻意安排,那么可知伍子胥父子对事物的发展趋势具备高明的洞见。

而兵阴阳家的价值确实在于对趋势的准确判断,他们的判断方法将兵家学说和阴阳家学说深刻地联系起来,比如时日占、推刑德、望军气等等,而这些内容都需要相对应的专业技术,也难怪发展到今天,很多东西早已失传了。

《九型人格的智慧》:这种亚类型的人认为自尊来自于他们的工作以及职业上所取得的成功,而非来自个人品质……(一般状态)这种亚类型的人会觉得他们的自我价值感维系在他们的每一次表现之中。

迁徙分布 师姓在大陆和台湾都没有列入百家姓前一百位。据《姓谱》和《元和姓纂》二书的考证,上古夏朝,商朝,周朝,都有管理音乐的官员称“师”,如商代的师涓,周朝的师尹等等。后来,善长音乐的文人也称师,如晋国的师旷,鲁国的师乙,郑国的师理,师触,师慧等,都见于史载,他们都精通音律,善长演奏,而春秋战国时代音乐艺术兴盛一时。师姓就来源于乐官和乐师。另外,古书《周礼春官》中说,说,“师氏居虎门之左,司王朝”,而甘肃汉墓中果真出土一石门,左边石门的虎头下站着师氏,他为王上的正宫守卫和管事。这说明师姓还有另一支起源。师姓望族出于太原、琅琊、平原一带。

4W3:阴阳家偏兵家→贵族(Aristocrat)

其实《汉书·艺文志》写到兵阴阳的时候,并非使用如“兵权谋”“兵技巧”那样带“兵”字的词汇,而是直接写“阴阳”二字。如果排除脱字的嫌疑,也许可以说明,“兵阴阳”中“兵”的成分并不大,是“阴阳”占据了主导地位。

比如说对用兵的卜筮,其实直接将兵事维系于卜筮的结果上。商代的甲骨文中就有不少在战争中运用龟卜的例子。武王伐纣之前也进行过占卜,《史记·律书》写道:“武王伐纣,吹律听声。”

以音律对军事进行占卜很早就存在了。《周易·师卦》:“初六,师出以律。”而甚至在商朝已经有专门运用音律占的职官。

《汉书·艺文志》的兵阴阳类书目列有《师旷》,一个音乐家和军事联系起来,确实有点不可思议,放在现代,音乐家们的职责顶多就是举办一些呼吁世界和平的音乐会。《左传·襄公十八年》:“晋人闻有楚师,师旷曰:‘不害。吾骤歌北风,又歌南风,南风不竞,多死声。楚必无功。’”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看起来很神奇的方法。

《韩非子·十过》写了关于师旷的寓言故事。卫灵公在去晋国的路上,偶然间听到一首好听的曲子,可惜那时候没有听音识曲的APP,好在他有一个音乐家随从——师涓,于是让师涓记录下这首曲子,到了晋国,卫灵公就高兴地向晋平公推荐这首曲目。师涓开始演奏,这时师旷作为晋国的乐师正好就坐在他旁边,一听到这首曲子就按住了师涓的琴说:“这是商朝的亡国之音,听这种音乐将导致国力衰败,不要弹下去了。”为什么呢?因为“德薄”的人不足以听这种音乐。晋平公喜欢音乐,坚持让师涓弹完这靡靡之音,听得不过瘾,又让师旷演奏更为高阶的曲目。寓言的结尾中,晋国大旱三年,晋平公也身患重病。

师旷就是一个精通音乐、又精通阴阳的人物,甚至传说他为了专心研究音律而熏瞎自己的眼睛。他眼睛虽瞎,但心里还是很明白事理,有一次为了直谏,他甚至不惜拿琴去砸国君。

如果说现代音乐有心理治疗作用、或者什么“莫扎特效应”,比起中国古代音乐的这种神奇效用,确实是小巫见大巫。这其中有夸大的成分,“因五胜,假鬼神而为助”就是古代兵阴阳家的职责所在。

《九型人格的智慧》:这种亚类型的人兼具创造力和进取心,渴望自我提高并且着眼于实现目标,这常常与他们的个人进步有关……他们觉得有必要与别人沟通,展示他们的创意……(一般状态)他们想获得别人对他们及其工作的承认,通常会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与自我表现及相关事务方面。他们更注重实际……通常自视为高品位、优雅的人,在意自己的社会认可度。


文/似或存《九型诸子》

拓展参考资料:

论文/《先秦兵阴阳家研究》耿雪敏

书籍/《先知中国》余世存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人才理念,转载请注明出处:因师旷、苌弘本来不是兵家形象,事卫灵公为乐

关键词:

上一篇:必以五危,必杂于利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