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给父母带什么,女儿睡里侧

作者: 企业文化  发布:2019-09-23

有人说,凡人,即烦人也。生活,真的包含了许多的不如意:你仕途顺利,但有一个智障的姐姐;你事业灿烂,家里却有一个自闭症的儿子;你经营通达,失智的老父亲每晚都等着去给他喂饭。在职场上你风华驰骋,但内心对亲人的那一份牵挂,却已深深地糅合在了你情感的丝丝缕缕之中,每每都会咬痛你的心弦,让你为之而付出。这,就是生活给我们的一种状态。 曾采访过一位自闭症孩子的家长,为了儿子的康复,她辞职举债,办起了城里第一家为自闭症孩子服务的民办康复机构。她说,开始只想为自己的孩子创造一个适合他的环境,我可以日夜陪伴他。没想到,我却成了这么多“雨人”的妈妈。当许多母亲抱着与她儿子一样的孩子踏进这座小院落时,我哭了。生活既然让同样面临这种状态的我们有缘相识,我们也应该给生活一个母性的回答。 她随手抱起身边一位孩子抚摸着她,一瞬间,我见她略显疲惫的大眼睛里闪动着一种异样的光彩。我把我的感觉告诉她,她笑道,就是在与这种生活状态的抗争中,原先狭隘的母爱悄然升华成一种职业精神的。现在我再也不会为我儿子担忧了,我关心的是这些孩子们的未来。 当一个人把个人的命运与一个群体的命运结合在一起后,那种生活状态赐予她的苦涩与无奈,在那神圣的职业精神中就被渐渐淡化了。不过,生活中要做到真正忘我是不易的,有时候就是在自我的完善中,达到了一种崇高的人生境界。 这是一个凄美的故事,在皖南古徽州休宁县齐云山崎岖陡峭的山路上,一位弱女子身负重物,17年如一日,每天挑着一两百斤的货物,在4000多级台阶的峭壁岩石上一天往返两三趟,在常人看来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用自己瘦削的肩膀,将三个儿女培养成才,被称为“挑夫妈妈”。 18年前,“挑夫妈妈”突遭横祸,丈夫在打鱼时不幸失足溺亡,留下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和一笔债务,生活一下子把一个绝望的状态扔给了她。望着孩子们企盼的眼光,她把牙齿一咬,换上了解放鞋,扛起了扁担,加入了挑山工的行列,成了唯一的“挑夫妈妈”。 两年后,她挑清了债务,17年后,她挑出了两个大学生。以穿破100多双胶鞋,挑断20多根扁担,踏出20多万公里山路的艰辛和毅力,实现了当初终身不嫁,一定将儿女抚养成人的愿望。生活给了她不幸的状态,她由此塑造成了一位美丽的母亲。 有时候,生活无奈的压力是巨大的,在与一种生活状态的对峙中,看不到尽头,靠的是血缘与亲情的坚守。 在一幢老式石库门房子的斗室里,住着父女两人。父亲是位百岁老人,女儿是个年已七旬的智障女。日常生活中,百岁老人照料着智障女儿,白天为她洗衣烧饭,晚上帮她擦屎把尿。老人虽已一百零几岁,身体尚可,家务事不论大小,件件都亲历亲为,有时社区服务员收去洗的衣服,送回时,他嫌不干净,还会把衣袖、领子重新洗过。 夜晚,父女两人同睡一床,老人睡外侧,女儿睡里侧,半夜女儿要坐马桶,老人会将女儿从里侧拉出,搀着扶起,等女儿如厕完毕,再将她缓缓推回床里,宛如女儿童年时的情景。 老人说,没有对女儿的这份牵挂,他早就去天堂会老伴了。现在只能过一天算一天,把这又痴又傻的女儿照顾好,这或许是上天叫我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在人生漫长而又短暂的旅途中,生活有时就是在猝不及防时,把你不想要的生活状态抛给你,成为你人生背景的一段灰色。对此,有的人怨恨,有的人无奈,有的人平静,还有的人抗争。但当你用生命的色彩把它刷新时,生活又会向你展示出崭新的姿态。 或许,这也是一种生活状态!

图片 1

01城里买不到的是父爱母爱

五一的时候回家,在高铁上遇到这样一对父母,他们年龄和公婆相仿,外表看起来却显得老很多。老两口带了大大小小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后来简单聊了几句才知道,这四个孩子是他们的孙子孙女,是两个儿子家的。儿子和儿媳妇都在厦门打工,平常很少回家,孩子自然只能由他们带。聊了一会老爷子拿出两根玉米递给女儿,说小美女吃吧,爷爷自家种的,比外面买的好吃。尽管我们推迟,依然没能谢绝老爷子的好意,从他那干燥粗糙的手机接过两根还热乎乎的玉米。上车的时候老爷子是挑着扁担上来的,在我们年轻人看来太土气,可在老爷子看来,那些各式各样的旅行箱才不实用呢,那里哪塞得下他千里迢迢要带给儿子和媳妇的六个西瓜还有玉米等等呢?我看着他那两个不起眼的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子,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我想也只有父母才能做到这种地步,在家一边种田,一边养着孙子孙女,暑假了又带着孩子们挤高铁去看儿子媳妇。最最让人感动的是挑在肩上的西瓜和玉米,虽然不值几个钱,可是老爷子说了,自家种的好吃,城里买不到。其实哪里是买不到,而是他们爱子之深,表达爱的方式不同罢了。

图片 2

02后备箱里的爱

有一年一个同学在朋友圈里晒从老家带回来的东西,不仅有家乡的特产,还有城里处处买得到的羊肉。本来她不想带这些东西,心想不就是肉嘛,家门口菜市场多的是,可是父母告诉她,这是她爸爸一大早排队买回来的,是活羊现杀的,比菜市场买的冰冻的好得多,价格自然也贵不少。接下来父母把肉洗好,切好,一袋袋装好塞进她车子后备箱。她说回家的时候后备箱里只有随身用的东西,并没有给父母带什么,可返程的时候却是满满的一箱,既惭愧又感动。其实不只是她这样,每一个过年过节回家的后备箱回来时都塞的满满的,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可那是父母从早就开始准备的家里最好的东西。

公婆每次从湖南回南京的时候也大包小包带很多。来之前在菜市场买两只鸭两只鸡,杀好,洗干净剁好然后装进白色的保温箱。就这样家乡的美味随着高铁出发了,家里的冰箱也早早空了出来,等待美食的加入。而他们每次从南京走的时候却是两手空空回去的,甚至连车上吃的东西都不愿意带。

图片 3

03心窝里的冰冻脚

昨天女儿把两只小脚放在我心窝里,说要让小脚丫躲猫猫,没一会儿就睡着了。而我却想起了十年前一幕,泪流满面。记得那还是上大学的时候,寒假放假回家,有一天晚上跟妈妈睡。那时家里没有暖气也没有空调,靠的就是厚厚的棉被。那晚我双脚冰凉,蜷缩成一团怎么也睡不着。不一会儿熟睡中的妈妈突然碰到了我冰凉的脚,二话没说就拉过去放在自己的心窝里。我说不行,脚太凉了,可妈妈迷迷糊糊的没有说话,依然把它们紧紧搂在怀里。双脚如同一块冰融进妈妈温暖的心窝,那时我想如果日后有个人愿意这样为我暖脚,必然心甘情愿地嫁了。

脚慢慢热了,我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可这件事一辈子都不能忘记,那是妈妈在睡眠中依旧给的温暖。

图片 4

04有妈的孩子永远都是一块宝

外婆快百岁了,妈妈每周都会去看她,现在的她已经连自己的女儿都不太认得了,处于一会糊涂一会清醒的状态。我好几年没有见过外婆,印象中的她还是每周六都去教堂祈祷,无时无刻不哼唱着教堂里教的歌曲。外婆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为人和善,脸上经常挂着笑。她把孙子孙女带大了,又把重孙子孙女带大了,如今有些糊涂了,可他的记忆仿佛还存留在几年前清醒的时候。每次妈妈去看她,她要对着妈妈看一会,然后认出是自己的小女儿,接下来就开始问每次必问的问题,问家里有几个孩子,男孩女孩,难得的是她还记得我们的名字,小时候的模样。我结婚的时候外婆有来,那时她已经不怎么说话,别人说什么她也完全听不到,但她紧紧的握住我的手,看到我穿了一身红,知道是我要出嫁了。

妈妈每次去看外婆都给她买很多东西,还给外婆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外婆也会不停地催她停下来歇歇。即便现在外婆不能再为我们做什么,可对妈妈来说,外婆活着,她就是幸福的温暖的。只有在外婆那里她还可以做个孩子,是个曾经需要外婆照顾的孩子。

图片 5

05她忘记了全世界,却没有忘记儿子最爱吃的菜

凤凰网上看到一则因为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在雨中摔倒了需要救助,可老人讲话含糊不清,民警几经周折才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老太太患有轻度老年痴呆症,一直住在二儿子家里。当天他做了儿子最喜欢吃的鸡,做好后包好给大儿子送去,不料却在路上摔倒了。后来老人的大儿子也赶到了现场,听说母亲是来给自己送鸡肉的,感动不已。

正如文章标题所写,她忘记了全世界,却没有忘记儿子最爱吃的菜。父母对子女的爱无关年龄,七老八十的她们最牵挂的依旧是子女,而作为子女的我们有时对他们却没有足够的耐心和关爱。《时间都去哪了》这首歌当年春晚唱哭了很多人,父母的时间大多花在了儿女身上,做儿女的也应该多抽出时间常回家看看,陪陪父母。

龙应台《目送》里有句话很经典: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并没有给父母带什么,女儿睡里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