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说五千,杨大叔在一家私人养猪场喂猪

作者: 企业文化  发布:2019-09-21

这天,老杨到外地办事,刚下车就摔了个跟头,把腿摔断了,还摔掉了三颗门牙。幸好有人把他送去了医院,医生一检查,说起码得在这儿住上半个月,还让他赶紧交费。 老杨一想,坏了,这趟出门,身边没带多少钱,他只好找出电话本,请小护士帮忙打电话给他儿子,叫儿子打五千块到卡里。 小护士拿着电话本到外面打,回来时一脸的不高兴:“大叔,你儿子警惕性也太高了!” 老杨捂着破嘴艰难地问:“怎、怎么了?这、小子……不、不肯来?” “来什么呀?”小护士说,“他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话,一口咬定我是骗子,还骂人呢!” 老杨呵呵一笑,这小子以前真被人骗过呢。于是,他掏出手机想亲自跟儿子说,这下他总该信了吧?电话通了,老杨说:“阿、阿明……我是、是你老爹,现在在……在医院……” “你不用说了,我这就给你打钱进去。”阿明果然立刻就相信了,焦急地打断他的话,“要多少啊?” 老杨说五千,阿明想了想,说五千恐怕不够,他马上打一万进去。放下电话,老杨心里一阵欣慰,嗯,这个儿子还不错,关键时候用得上。 过了半个小时,儿子发个短信过来,说钱已经打进去了,他也正坐车赶来。老杨让护士拿他的卡去取钱,谁知护士却空着手回来了,说卡上就只有几十块钱,根本没人打过钱进去。 老杨急了,这小子莫不是记错账号打给别人了?他马上又打儿子的电话,没等他说话,儿子就问他收到钱没有。 老杨嘴巴痛得厉害,说道:“没没没……”儿子哈哈大笑:“没收到吧?想我给你打钱,做梦吧,你这个老骗子!说吧,手机是偷的还捡的?” 老杨大吃一惊:“我是你爹呀!” “我是你爷爷!”儿子在那头怒气冲冲地打断他,“你们组团忽悠我啊!我老子的声音我会听不出来?”咚的一下,就把电话挂了。 老杨一愣,又拨了一次:“真是我啊,没、没骗你……”“没空跟你们玩!”儿子又挂了,还索性关了机。老杨拿着电话愣了半晌,再摸摸自己磕破的嘴皮,恍然大悟:自己的嘴破了,牙齿也少了三颗,说话漏气,声音变了,怪不得儿子听不出他是谁,儿子刚才假装答应,那是故意逗他玩呢。 老杨这下没辙了,情急之下,他想起电话本上还有好多亲戚朋友的电话,于是叫小护士帮他打。过了好半天,小护士进来了,说把本子上的号码都打遍了,却没一个人相信她的话,基本上一提到汇款就马上挂了。 老杨一听,不禁哭笑不得。他郁闷地翻着电话本,一直翻到背面,突然看见一串数字,仔细一看,是个手机号码。再看前面,却没有写名字,只写着王××。他抓抓头皮,想不起这是谁的电话了,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护士,这个电话打没打过。小护士一看,还真没打过。 老杨求她再试一次。这回,小护士出去不一会儿,就兴高采烈地跑回来说:“终于成功了!这个人说他马上就动身赶来,要亲自送钱过来呢!大叔,他是您什么人啊?” 老杨喜出望外,可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 晚上十点多钟,老杨正准备合眼睡觉,忽然病房里风风火火闯进来一个人,看见他立刻就喊了起来:“杨大叔,果然是你啊!哎呀,我这一趟没白跑!” 老杨看看来人,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穿西装,打领带,自己肯定见过,却一时记不得是谁了。那小伙子微笑着说道:“杨大叔,您看,我说得没错吧?您早应该信我的话,这不,现在出事了……” 老杨愣了半晌,一拍床头,打断他的话说:“小王,你别说了,你说得对,出院后我马上就听你的,给自己买份保险。可现在,你得先帮我垫点医药费。”

从乡下来省城里看病,他们这是第一次。去年元旦前,杨大叔的老伴在乡下镇上小医院查体时发现乳腺有阴影,镇医院的医生建议他们去县城人们医院找人好好检查一下。听老伴回家这么一说,吓坏了杨大叔,他知道一定有问题,要不人家医生不可能让你去县城医院。
  “明儿,我不去养猪场了,请假陪你去。”
  “让儿子陪我去就行,你别请假了。”
  “不行,儿子刚到银行上班,不能拖他后腿。”杨大叔在一家私人养猪场喂猪,老板是远亲,平常杨大叔很少请假,有事请个假不难。
  俩人起得很早,想坐第一班环城车到县城的人民医院。以前杨大叔去过,看病的人太多,去晚了,挂号就要挨半天。这次俩人有了经验,早走早挂上号,早看病。
  “大娘,你感觉疼吗?”给杨大叔老伴看病的是人民医院的妇科主治医师,用手摸了摸,医师的脸没了喜色,“大爷,你领大娘去前面楼做个CT,把CT结果拿来我看。”
  杨大叔拿着医师开的单子,到一楼交费处交上费用,拐向前面的放射大楼。
  “一时半会片子出不来,坐这吃一个桔子吧。”杨大叔递给老伴一个黄橙橙的桔子。
  “哎!你说,我都没感觉出疼,不会有毛病吧?”
  看着老伴担心的样子,杨大叔笑笑说:“没事,不会有事。”可是,大叔心里清楚,越是不疼不痒的病,越不一定是好病。
  两个人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
  “2号来拿片子。”一个实习样子的小姑娘,在窗口喊了一声。杨大叔快步跑了过去,拿上片子和老伴走下楼梯。
  “大爷,你出来一下。”杨大叔一听,坏了,老伴的病一定有问题。
  “大爷,想等准确结果,需要做切片,要等一个月。我跟你说实话,根据我多年临床经验,大娘的病是乳腺癌。要我说,你还是领着大娘亲自去省城的肿瘤医院看看为好,咱们医院的切片都是送那里鉴定。”
  “行,我听医生的。闺女,谢谢你,你是好人啊!”
  “我是不是得了孬病?”杨大叔看看老伴,“回家再说。”回来的路上,俩人一句话不说,杨大妈盯着杨大叔,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
  “到家了,你说,我的病是不是不能治了?”
  “就知道瞎想,没什么大事。明儿我们去济南大医院看看,这小县城,技术不行。”杨大叔想着法想让老伴去济南肿瘤医院。
  “好,我去。前街的麻子老婆两年前就去过济南,说是乳腺癌,在那动了手术,看看,现在好人一个。老杨,就是我也得了乳腺癌我也不怕,人家都好好的,我怕啥?”杨大妈在套老头子的话。
  “瞎说,没事。去看看我们放心。”杨大叔说着话进了家门,“拿存折,我去取钱。”
  杨大叔骑上自行车去往镇上,刚到银行门口停下自行车,看到银行人员要关门下班。
  “闺女,等等——”
  “不好意思,我有急用,麻烦你们了。”银行的小姑娘笑呵呵地说:“大叔,别急,慢慢填表。”
  “大叔,你慢走。”
  杨大叔看着因为自己晚下班的工作人员,心想,“好人啊!”
  第二天杨大叔和老伴起得还是早,去赶头班车,那样能坐上开往济南的豪华客车。
  杨大妈没出过这么远的门,坐了五个小时的车,刚下车杨大妈就开始吐,苦胆水都吐出来了,一嘴苦味。
  “大姐,给你水,漱漱口。”旁边走来一个手拿矿泉水的中年妇女。
  “谢谢你姊妹,你这是?”杨大叔接过水递给蹲在地上的老伴。
  “我来看一个朋友。大哥,你们这是来做什么?”
  “这不我老伴病了,我带她来看看。”
  “啊!大姐得的什么病?”中年妇女很吃惊的样子,近前询问着。
  “乳腺不是太好,来看看。”
  “你看,你看,缘分缘分。我就是来感谢给我看好这个病的医生。五年了,我得乳腺癌五年了,现在好好的了。”
  “不用手术?”杨大叔看看这个中年妇女,健康的体魄,红晕的脸庞,哪像有过病?
  中年妇女神秘地拉着杨大叔到了一边,“我跟你们说,我怕手术。听说有的一动手术癌细胞就会扩散,一化疗,人就会呕吐,折腾死个人。不等打完化疗人就吧唧了。”
  “我们村一个人做后很好啊!”
  “那是她运气好。大姐,你说不用手术就能把病治好,还是动手术遇到万一好?”
  “这——这,能吃药吃好,当然不动好。”
  “就是,还是大哥说得对。好好一个人动了元气,难好。”那个中年妇女说着抬脚就要走。
  “唉唉,大妹子,你说你是在哪家医院看的病?”杨大妈被中年妇女说动了心,决定去那家医院看看。
  “我给你写个地址,一会来了3路车,你们上去,直接就能到那家医院。”说着中年妇女从身上的挎包里,拿出笔又摸出一个小本本,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撕下递给杨大叔。
  “你不是要去那家医院看望医生吗?”接过纸条,杨大叔想,还不如与她一起走,好歹她认识那个医生。
  “那个医生今天休息,我直接去他家。要不,我送你们过去再去他家也行。”
  杨大叔杨大妈感到遇到了好人,三人坐上了3路车。
  “到了,我就不下去了。看,前面的那个楼。放心,这里的药,治乳腺病一把拿。”
  下了车,看着远去的车,杨大妈说:“真是好人啊!”杨大叔同感,世上真是好人多。
  两个人刚进大门,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人迎了上来,“大爷大娘,你们来看病吗?”
  “是啊,孩子,医生在那个屋?”
  “大爷大娘跟我来。”在小伙子的带领下,杨大叔和杨大妈到了二楼,不是太大的走廊人很多。
  “今天星期天,人多,你们等等,一会就好了。大爷大娘你们等着,我下去了。”
  “谢谢你小伙子。好人!”杨大叔很感激小伙子。
  “老杨,我口袋怎么破了?”想掏手绢擦擦手的杨大娘,发现自己的口袋一个大口子。
  看着老伴被割破的口袋,杨大叔一拍脑袋,“坏了,刚才我们遇到扒手了。”
  “看这人斯斯文文,还是医生,能是扒手?指不定是在刚来的车上划破的,我没看见。不要紧,我把钱放在贴身的衣服上。昨晚你还问我缝口袋做什么,我缝的是保险袋呢。”听杨大妈这么一说,杨大叔紧绷的脸舒展开来,心想:别看老伴长得不咋地,还挺有心机的。
  俩人坐着排号,看着进进出出看病的人,大都和自己一样,穿着朴素的衣裤,一看都是庄稼人。哎!也许他们和自己一样,不敢动手术,说白了就是怕花钱啊!看看,这些人哪个像有钱的样子?有钱人不在乎钱,都到医疗条件好的大医院去看病。
  “老婆子,这下你不用怕了,医生说了,你吃完这一提包草药,病就好了,省了动手术的疼。”一对中年夫妻说着话下楼去。杨大叔看到那男的手里提着一个大编织袋,鼓鼓的样子,心想,里面一定都是草药。
  “先把你的纸条拿来,我看看是谁介绍你来的。”把门的小姑娘要去了杨大叔手里那个中年妇女写的纸条,“好,你们进去吧。”小姑娘用手一指里屋,低头叫下一位。
  “看了你带来的片子,没什么大事,按着我开的药方,去交钱取药。我保证你吃完这些要就好了。不信,吃完你可以再来复查,不好,下次免你药费。”杨大叔和杨大妈一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乐颠颠到一楼交钱取药去了。
  俩人进去时,杨大妈手里有一个小布包。从医院出来时,杨大叔手里多了一个大大的编织袋,里面也是鼓鼓囊囊,一袋子草药,这一袋子草药共计花去杨大叔1280元。杨大叔觉得值,不用动手术,就能治好病,这点钱不多,要是动手术最少也要几万。
  “你出门看到那个小伙子了?”
  “没注意,好像没看到。兴许在那忙。”杨大叔不信,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不会是小偷。
  “老杨,你看那人是不是介绍我们来的那个大妹子?”杨大妈刚下了从医院开往汽车总站的3路车,一眼看到那个好心的大妹子。
  杨大叔奇怪,怎么这个大妹子比我们回来的早?
  “大哥,大姐,你们看完了?呵呵,你说我们真有缘,我刚下车一会,就遇到了你们。来,坐一会吧。”没等杨大叔上前搭话,那个中年妇女就发现了他们,主动上前,拉住杨大妈的手,那亲热劲,像是多年的姐妹。
  “你们唠着,我去买车票。”杨大叔把袋子放下,进到大厅买车票去了。
  “大姐,一看你就有福。看,大哥对你真好。哎……”看着中年妇女欲言又止的样子,杨大妈心里一紧,“妹子,怎么了?我这病严重?”
  “呵呵,不是你的病。从你脸上,我看出,你唯一的儿子今年有祸事。”看着中年妇女瞬间一脸严肃,心提到了嗓子眼,“大妹子,你说说会是什么事?怎么才能躲过?”杨大妈着急啊,看来这个大妹子有一套,她怎么知道自己就一个儿子?唯一的儿子读了一个专科学校,回来玩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托他姨夫,在青岛银行谋到一份工作,为了这个工作花了五万,真有个闪失怎么得了啊,那可是自己的宝贝疙瘩,命根子呢。
  “大姐,你信我?”中年妇女靠近了杨大妈。
  “我怎么能不信大妹子?你是好人啊!快告诉我。”
  “是这样,大姐,我这里有一瓶圣水,是我在济南历城区洪家楼1号洪家广场旁最大的天主教堂求来的。有灾难的人喝了就会免灾。我要拿回去给我儿子喝了,让他一辈子没灾难。”
  “那,你能带我去求一瓶吗?”杨大妈着急的汗都下来了。
  “大姐,你这会去早没了。”
  “那怎么说好啊!”杨大妈这次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哎!大姐,我这个人就见不得别人流泪,得,送你吧。不过,大姐,我也是求人求来的。那个,你多少给我点钱,我好打点一下人家。”
  “行,救了我儿子命呢。”说着话杨大妈掀起了衣襟,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布袋,正想打开。
  “大姐,我看你也不容易,钱,我不要了。来,我帮你包好,现在坏人太多,别被扒手人盯上。”说着话把杨大妈的钱包,在手里一握,包好,放进杨大妈口袋,“大姐,记住今天晚上十二点再让孩子喝,那时最管用。”
  “谢谢大妹子,谢谢大妹子。”杨大妈心里那个感激啊。
  一会功夫,杨大叔买票回来了,“快,车就在站里,我们走。”说着他提起那个装满草药的大编织袋子就走。
  “大妹子,有时间来我们家玩啊!”杨大妈对着那个中年妇女挥手告别,心里有一些恋恋不舍。
  “大哥、大姐,一路顺风。”话说完,那个中年妇女上了一辆环城车。
  “真是好人。”
  “是啊,世上还是好人多。”杨大叔和老伴坐在回家的车上,一路看着窗外风景,感觉真美。
  到了县城,已经是晚上八点,他们步行走向儿子的宿舍。
  “爸,你们也真是的,这么大事也不告诉我一声?”
  “没事,你看我和你妈好好的。拿回这么多草药,吃完你妈的病就好了。”
  “不会这么简单吧?我有个同学是人民医院的中医,明天我拿给他看看,你们拿的这些草药是不是假的。”
  “儿啊,我和你爸没吃饭,去弄点吃的去。”说着杨大妈拿出内衣的钱袋,她想给儿子几个钱。
  “妈,我不要,我有。”
  “你妈给你,你就拿着。”
  “好,我自己拿。”懂事的儿子知道妈妈每次给自己都是三百五百的,这次自己拿一百就行。
  “啊!妈,爸!”听到儿子的一声惊叫,杨大叔和老伴一看儿子倒出的一卷卫生纸,傻了眼。
  “这,这,这钱,没离开我身子啊,怎么这样了?”杨大妈一屁股坐在儿子的床上,想不明白怎么回事,杨大叔不信,拿到手里一看,就是卫生纸。
  “你别急,你想想,真没人动过?”
  “想起来了,在济南车站,我想拿钱给那个大妹子,可没打开啊。”
  “你拿钱干什么?她动过你钱包?”
  “儿啊,我要给你买救命水啊。她没打开,给我包了包,我看着给放口袋了。”
  “妈,爸,你们遇到扒手了。还是高手,给调包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杨大叔有一些急,那可是八千元的血汗钱啊。
  “爸,算了。吃一堑长一智。我看妈妈的病还是要到大医院去看看,我怕你们这些草药也是假的。”
  “天,不会吧?看那里看病的人很多啊。”
  “爸、妈,别想太多了,破财免灾。兴许,我妈妈病就没了。你们先喝口水,我给你们买饺子去。”儿子说完出去了,房间里两个人面面相觑。
  儿子在去买饺子的路上,用手机向济南110报了案,警方说受害人最好能当面报案,介绍一下犯罪嫌疑人的情况。
nb88新博,  面对儿子买来的饺子,杨大叔、杨大妈可是一个也吃不下,眼看着那包草药发呆。
  “爸、妈,以后你们在家要多看看新闻,看看小么哥拉呱,长点见识。”儿子还想说下去,看到他们伤心欲绝的样子,欲言又止。
  这一夜,最漫长。
  早晨,儿子拿着一包草药,匆匆走了。杨大叔也拿起一包走了。杨大妈还在迷糊,昨晚儿子同事没回,儿子睡在同事的床上,自己的床留给了爸爸、妈妈。
  “老伴,醒醒,我们上当了。”原来杨大叔拿着草药去找医院给老伴看病的那个医师去了。
  “大叔,这都是假的,根本不治病,舒筋活血保健的草药。最近电视有关这方面的报道很多,你们是遇到医托了。”一句话让杨大叔的心掉到了冰窟窿。
  “爸、妈,药你们不能吃。明天我同学去济南开会,说好了带我妈一起去看看。这次我跟着去。”儿子的话,让杨大妈泪落,两个医生都说这药不治自己的病,自己谨慎了一辈子,到老栽倒在一个骗子手里。
  “娘的,什么玩意,装的跟他妈好人一个样。”杨大叔在心里骂着那个中年妇女,那个所谓的好心人。
  “爸爸,放心,我妈的乳腺癌是早期,切除就好了。嗯,好,你们明天来就行。另外,警方说他们已经掌握了那个调包医托的一些线索,让你们去指认呢。”儿子的电话,让杨大叔心里有了阳光,“奶奶的,明天一定找那个‘好心人’拉拉呱……”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老杨说五千,杨大叔在一家私人养猪场喂猪

关键词:

上一篇:姑娘接过卡后,1308单间没窗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