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郁金香说,弃目光悠远地望着不远处的金甲

作者: 企业文化  发布:2019-09-18

图片 1

4 第二天一早,阳光前所未有的明媚。 “前面是……蔷薇小镇。” 远远地可以看见一朵巨大的绯色蔷薇,花瓣层层叠叠,每一片上都托着一幢美丽的房屋。微风正送来隐约的香气。 弃举着银月弓向着前方一指,顿时所有人的眼睛立刻闪闪发光起来! 很快,在阵阵欢声笑语中,这一支历尽千辛万苦的队伍又一次踏上了前进的道路。和之前紧张的逃亡有所不同,这一回,没有张着血盆大口的食人花,也没有冒着气泡的沼泽森林,道路的两边绽放着缤纷的花朵,橘色的郁金香吐露芬芳,五颜六色的风信子在空气中摇曳生姿,遍地都开满了茉莉和雏菊,熙熙攘攘的好像正在举行一个盛大的party。 “多亏了女神大人,如果没有她,我这条命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是啊是啊,女神大人又聪明又善良,真不愧是传说中的天之女神!” “对!天之女神!艾蜜儿就是为我们带来幸福的天之女神!” 几天的朝夕相处,让原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众人变得犹如兄弟姐妹般亲密无间。大家一路说说笑笑,不一会儿话题的目标竟然直指向和弃并肩走在最前面的艾蜜儿。 “天之女神?” 听见身后那些激动不已的议论纷纷,艾蜜儿有些不好意思地“扑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紧跟在她身后的梦突然冷冷地插了一句。 “呵呵呵,我只是觉得大家把我说得太神奇了啦。我只是做了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小七才是真正帮了大家的人,如果当时没有他冲进食人花丛林为我们斩杀了那几朵花,大家就都已经……”艾蜜儿微微垂着头,下意识地摆弄着自己的裙角,不自然地喃喃低语。 “呵呵呵……恐怕你连天之女神是谁都不知道吧。”可是梦却突然好笑地耸了耸肩膀,嘴角讽刺地朝两边一翘。 “天之女神……是谁?”听了梦的说法,艾蜜儿微微一怔。她一直以为那只是大家随口给她起的外号…… “你不知道那个传说吗。天之种,地之种,打开神秘力量的钥匙,花之丛,地之蔓,孕育万物的森林,当两者对立,邪恶的势力即将消灭,当两者结合,五大国岌岌可危……天之种,地之种,命中注定的敌人……” 梦突然兀自吟唱起一段悠扬的歌谣,一边说一边不以为然地挑起眉头,朝艾蜜儿投去鄙视的目光。 “天之种……”听见这熟悉的三个字,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握紧了自己胸前的那个挂坠,不知为何心中有些莫名的忐忑。 “呵呵呵,其实这只是一个传说。传说中天之种和地之种结合,世界就会毁灭。不过只有天之女神能够破解这可怕的诅咒。因此,天之女神是花之国至高无上的女神。”梦继续漫不经心地说着,突然话锋一转,目光也无比犀利地盯住了艾蜜儿的脸庞,“艾蜜儿,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笑你了吗?哈哈哈,你根本就连给天之女神提裙都不如!” “你……” 听了半天,艾蜜儿终于听出梦话中有话的真正含义。一瞬间,一张俏丽的脸蛋涨的通红,樱桃般的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几乎就要迸射出激烈的火花。 “我说的只不过是事实而已!”梦又耸了耸肩膀,快步越过了全身气得发抖的艾蜜儿,自顾自地朝前走去。 阳光灿烂的午后。当大家都躺在树丛下享受美好的午休时,呼呼—— 弃却屏气凝神地骑在小银的背上在天空中飞翔,冷静地观察着眼前那些飞舞的甲虫。 “小银,,我答应你……替你找女朋友!” 弃说着,目光毫不松懈地在甲虫群中搜索着。 突然,他的目光定格在一只发出淡淡银色光芒的雌性甲虫身上! 就是她了! 弃暗自低呼了一声,抓紧了手中的银月弓。 不一会儿,小银就飞到了银甲虫身边,弃深呼吸一口,双手在小银的身上用力一撑,竟然如同撑杆跳一般飞速地弹起,随后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银甲虫背上! 呜呜呜! 正散漫地游玩的银甲虫背上突然一沉,惊慌失措地发出了怒吼,狂躁地掀动着身体,胡乱踢着几条后腿,像是一只斗牛般想要把这个人甩下来! 哧—— 只见弃突然不顾一切地双手一翻,手掌向下包住了银甲虫的触角!因为触角顶端异常尖锐锋利,一瞬间竟然刺入了弃手掌的皮肤,鲜血顿时淋漓地滴落下来。 疼痛的感觉直逼弃的心脏! 呜呜呜呜! 银甲虫继续愤怒地嚎叫着,突然用力地拍打起翅膀,如同没有方向的困兽般在天空中胡乱地冲刺! 呼呼——呼呼—— 最后,银甲虫竟然毫无方向感地朝一片墨绿色的藤萝林飞去! 不好! 弃淡漠的眼睛骤然一凛—— 那片墨绿色的藤萝丛并不是普通的藤萝!它们俗称“刺美人”,全身都布满了锋利的尖刺。如果不小心被刺中了就好比被马蜂蛰到了一样,红肿会立刻从全身扩散开来,疼痛难忍!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银甲虫仿佛一支箭一样盘旋着刺入了墨藤萝丛中,啪啪啪! 眼前瞬间一片黑暗,弃只觉得自己背上的衣服被尖锐的藤萝刺划破,皮肤上凉飕飕的,不等他俯下身体,啪啪!钻心般的疼痛在他的整个背部蔓延! 银甲虫不断地在藤萝中穿梭,起伏,跳跃,而这带给弃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结结实实的痛“蛰”!不一会儿,他的衣服被划得七零八落,皮肤上也布满了累累伤痕! 可是弃反而更执着地咬紧了牙关,最终他斩断一根墨藤萝,将它抛了出去。 哟呵! 墨藤萝在半空中甩过一条好看的抛物线,突然绷紧,似乎套住了什么东西! “呜——呜噜呜噜……” 有甲虫低呼的声音。弃来不及整理自己被划坏的衣服,匆忙地走到甲虫旁边,借着透过墨藤萝的缝隙落下的光,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甲虫。 奇怪! 不是一只银甲虫的吗?怎么突然变成了一只金甲虫? 弃怔怔地望着眼前的金色光芒,呆立在原地。 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偏偏捉到的是金甲虫?!传说中,金甲虫只有皇室的人和天之女神才能驯服,整个花之国也只有十只,并且很难捕捉到。 只要她征服了它,那就说明…… “可恶!小七又不见了!” 艾蜜儿气呼呼地双手叉腰,喷火的眼睛像探射灯一样望着四周,却丝毫不见弃的踪影。 梦不知何时走到艾蜜儿身旁,幽幽地说道:“应该是去抓甲虫了吧。” “抓甲虫?” 原本被梦气得半死的艾蜜儿双腿突然被磁石吸住了一般,定定地站在原地,直勾勾地望着不远处的一片有趣的景象不愿意挪开视线—— 那里飞舞着无数可爱的小甲虫——天红底黑色斑点的七星瓢虫,天牛虫,甚至还有可爱的金龟子! 甲虫们拍打着薄如蝉翼却坚硬的翅膀,从一个地方飞到另外一个地方,就像调皮的孩子在花丛中嬉戏,时不时还互相顶一下触角,好像正在交换着纷纷扬扬的小心情。 “喂,梦,这些甲虫都可以带我到别的地方去吗?”艾蜜儿好奇地问着前面的梦。 “不可以。甲虫只听自己主人的话。”梦耸耸肩回答道,“花之国用来当坐骑的甲虫可是有着非常严格的等级!最常见的也就是等级最低的就是‘星瓢虫’,从1星瓢虫开始,2星瓢虫,3星瓢虫,一直到7星瓢虫,星的数量越多,等级就越高。比星瓢虫更高等的是银甲虫。至于金甲虫嘛,那可是级别很高的甲虫了!” “那……我怎么样才能够得到一只属于我自己的甲虫呢?”艾蜜儿有些蠢蠢欲动。 她已经开始幻想着自己骑在那只只听自己一个人话的甲虫身上,在蔚蓝如洗的天空中展翅飞翔……一瞬间,幸福得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只要它愿意听你的话,你就可以成为它的主人……不过,”梦话锋一转,“就凭你这身手,想要抓一只甲虫简直就是做梦!” 艾蜜儿的眉毛立刻拧成两股麻花,瞪大眼睛望着梦:“不要小瞧我!我艾蜜儿可是很厉害的!” 梦淡淡一笑,目光越过艾蜜儿,飘向不远处的一片绿色。嘴角浮起一丝捉摸不清的笑,轻悠悠的声音里藏着一股蛊惑的意味,“那好,有本事去前面藤萝林抓一只!” “去就去,我怕你吗?”艾蜜儿将袖子撩得高高的,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 一步步走近丛林的艾蜜儿突然有一种强烈的第六感,好像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小七!” 当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眼前时,艾蜜儿诧异地叫出声来。 “艾蜜儿……”弃有些愣愣地抬起头,身后的巨型物体还来不及躲藏。 “哇!是甲虫!” 艾蜜儿惊喜地大叫着,奔向弃的身后! 一只全身闪耀着银色光芒的巨甲虫正谦卑地低着脑袋,两只嘴钳紧紧抱着色泽鲜艳的红莓果,晃动着两根光亮可鉴的银色触角,眼睛里竟然是陷入恋爱般羞涩又幸福的表情。在它的身边,有一只全身金灿灿,犹如刚刚从阳光中走出来一般的金甲虫! 金甲虫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仿佛是最透亮的湖泊,两根挺而俏丽的触角似乎沮丧地低垂着。面对诱人的红莓果,金甲虫似乎有些害羞,可是却依然略带矜持地收紧了自己的前足,通体耀眼的金色令人心醉。 “哇!那就是小银的女朋友吗?!” 艾蜜儿惊喜地叫了起来。 “哼哼!” 听见艾蜜儿的叫喊,银甲虫扭了妞脑袋,不屑一顾地翘了翘尾部,又把整个身体朝上抬起,努力地将嘴钳中的红莓果递向那只漂亮的金甲虫。 艾蜜儿快步走到了金甲虫的面前,伸出手想要轻轻地抚摸金甲虫的脑袋。 “哼哼!哼!” 可是金甲虫看到艾蜜儿靠近,却一脸暴躁地转过身,干脆地将整个屁股都对准了艾蜜儿,毫不客气地发出了“逐客令”! “小七,这是不是要送给我的啊?”艾蜜儿闪烁着星星眼,期待地问。 “……”弃却露出为难的神色,陷入了沉默。 啪啪啪啪—— 鼓掌声! 梦不知什么时候也跑了过来,一边拍手一边煞有介事地点着头。 “在花之国,送甲虫可是有讲究的哦!送异性甲虫,那就表示自己很喜欢对方!而且,送的甲虫等级越高,喜欢的程度就越深!” 轰!艾蜜儿只觉得脑袋里“轰”地闹开了花。 弃冷冷地望着梦,脸上的表情就像是白开水一样寡淡。 梦却完全不以为意:“没想到冷冰冰的你也会讨女人的欢心……” “……” 弃没有说话。 艾蜜儿以为他是默认了,便心疼地打量着弃身上那些很明显的新添的伤痕,被感动得无以复加。 她微微弯下腰,向金甲虫认真地做起了自我介绍,“你现在是我的好朋友了哦!我们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在一起了呢!你好!我叫艾蜜儿!……那位是小银,啊,不如你就叫小金好了!” “呼噜呼噜!”可是金甲虫却毫不友善地竖起金色的触角,用力地朝艾蜜儿的腰捅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弃一把拉住了艾蜜儿,这才让她幸免于难。 哼哼哼! 银甲虫看到金甲虫完全不卖艾蜜儿的账,一瞬间也得意了起来,兴奋地高举着前足朝艾蜜儿示威般晃动了好几下! 金甲虫接过小银前足夹着的红莓果,“咕噜”一下吞进了肚子,随后拍打着翅膀,冷冰冰地飞到了远处的草丛中,缩起双翼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似乎正在生着谁的闷气。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小金不愿意让我靠近呢……”艾蜜儿难过地望着金甲虫的背影,心情有些沮丧。 “那是当然。”不等弃回答,梦又慢条斯理地接过了话题。 “在花之国,只有皇室的人和天之女神,才能驯服金甲虫!” 艾蜜儿听到梦的解释,微微有些一怔,神色有些复杂地望向弃。 弃目光悠远地望着不远处的金甲虫,眼底的朦胧渐渐消失,嘴角竟在不知不觉中弯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 看见弃嘴角浅浅的笑意,艾蜜儿额头上凸显出一个“井”字,她瞪着弃,高声叫道:“喂!小七,连你也看不起我吗?!” 艾蜜儿不服输地卷起衣袖,跃跃欲试着想要爬上金甲虫,但是还是毫无例外地被金甲虫摔开。可她就像只打不死的小强,弹弹身上的泥土,再次精力旺盛地冲上来! 弃没有说话,望着艾蜜儿的视线却有了浅浅的温暖。他脸庞的弧度似乎柔软了许多,嘴角有些生硬地微微扬起,脸上的冰冷仿佛被融化了一般,泛出柔和的光。 空气也在一瞬间香气四溢,各种各样的花香融和在一起,悠悠地将两人拥住。 天和地,都是一片安宁祥和。

你认识施耐尔太太吗?她是荷兰最仁慈的一位老太太。

有一天,施耐尔太大骑自行车出去玩,瞧见路边一些郁金香茸拉着脑袋,没有一点精神。

施耐尔太太弯下身子问它们:“你们病了吗?”

一朵郁金香说:“暴风雨吹断了我们的腰,好疼啊!”

施耐尔太大安慰它们说:“别伤心,我会帮助你们。”

她小心翼翼地把受伤的郁金香挖出来,放在自行车的篮子里,带到镇上的医院去看病。

医生瞪大眼睛,摇了摇头说:“啊,不!我不会给花看病,你找别人吧。”

施耐尔太太带着受伤的郁金香,走遍了所有的医院,也找不到会给花治病的医生。她叹了一口气,只好把它们带回家,种在自己的小花园里。

看来,人间没有医生会给可怜的郁金香治病了,也许在童话世界里才能找到帮助。她拖着患风湿病的腿爬上阁楼,翻找出一本积满灰尘的厚厚的童话书,看书里有没有医治郁金香的方法。

她把书从头看到尾,又倒着看回来,一连看了三十三遍。起初,书中插图里的红狐狸、小妖精、戴睡帽的老仙人都没有搭理她,后来,它们都慢慢转过脸来,露出了奇怪的笑容。说也奇怪,书里的字母忽然排出一句话:

“如果郁金香生病了,抹一些绿蝴蝶翅膀上的粉就好啦!”

图片 2

施耐尔太太很高兴。可是她只见过白蝴蝶、黑蝴蝶、黄蝴蝶和花蝴蝶,从来也没有见过绿颜色的蝴蝶,怎么办呢?

她想,童话书里说的不会错,就骑着自行车出去找了。

她顶着太阳,冒着风雨,费力地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走遍了整个荷兰,也没有找到童话书里讲的绿蝴蝶。她累了,停下自行车,坐在海边一个沙丘旁休息。

忽然,她抬头瞧见沙丘上有一棵奇怪的小树。

噢,那不是树,是一根古老的手杖,不知是谁插在沙丘上的。奇怪的是,手杖上面长满了绿色的树叶,正迎着海风轻轻晃动着呢!

施耐尔太太仔细一看,不是绿树叶,是一些从来也没有见过的绿蝴蝶,它们在轻轻扇着翅膀呢!

图片 3

施耐尔太太高兴了,连忙爬上沙丘问它们:“喂,绿蝴蝶朋友,请你们给我一些翅膀上的粉,给郁金香医病,好吗?”

绿蝴蝶们说:“我们从海那边飞过来,快要累死了,要吸一些带小金色点儿的银甲虫做的提神剂,才能恢复元气,去帮助郁金香。”

施耐尔太太没有见过带小金色点儿的银甲虫。不过这没有关系,她可以去找呀!

她连忙骑上自行车,又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跑遍了上荷兰和下荷兰,仔细扒开每一丛草,到处寻找这种奇怪的甲虫。

她咬着牙不停地踏自行车,脚脖子肿了,实在累得没有办法,只好坐下来喘一口气。

忽然,她听见一阵很轻很轻的呻吟声,连忙扒开草一看,原来是许多带小金色点儿的银甲虫,抱着肚皮直哼哼,露出非常难受的样子。

施耐尔太太问它们:“我能帮助你们吗?”

图片 4

小银甲虫们说:“我们吃了毒蘑菇,肚子疼啊!只有半夜从月亮尖上掉下来的露水,才能救命。”

施耐尔太太从来也没有听说过月亮尖上有露水掉下来。不过这没有关系,她可以照办呀:

她不顾腿疼,搬了一架梯子,爬到最高的一棵大树上,坐在树顶,脱下帽子,双手托着接露水。

弯弯的月儿,只散放出来一片淡淡的银色亮光,一滴水珠儿也没有掉下来。

施耐尔太太急了,抬头对月儿说:“善心的月亮仙子。请给我一些天上的露水珠吧!带小金色点儿的银甲虫吃了露水,才能做提神剂。绿蝴蝶喝了提神剂,才能帮助受伤的郁金香。”

说也奇怪,天上的月儿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只见一道奇异的银光一闪,装在施耐尔太太的帽子里的月光,就变成了许多透亮的露水珠了。

施耐尔太太高兴极了,谢了月亮,连忙爬下树,把露水珠分给肚子痛的小银甲虫们。

带小金色点儿的银甲虫舔了一下露水,肚子立刻不疼了,连忙分头找药草,不一会儿,就造出了神奇的草药提神剂。

绿蝴蝶喝了提神剂,恢复了精神,赶快扇着翅膀飞起来,去给郁金香医病。

施耐尔太太跛着脚,慢慢骑着自行车回家,走到屋子后面的花园里,忽然看见美丽的郁金香排成几个香喷喷的大字:“谢谢您!施耐尔太太。”

天上飞来一群绿蝴蝶,也排成几个字“谢谢您!施耐尔太太。”

低头一看,一群带小金色点儿的银甲虫从篱笆缝里爬进来,也排成了一行会动的字:

“谢谢谢施耐尔太太。”

------作者小记------

这篇故事写的是我的朋友、法学傅士施耐尔。这个又瘦又小的老太太非常热情善良,总是骑着自行车到处跑来跑去。她要我捎的中国礼物,是一件自行车雨披。我对她说:“你这样喜欢中国,干脆到中国来骑自行车吧!”

我喜欢她这样的“故事原型”,对她说:“我打算把你写进一篇童话,让中国孩子都看。”

她听了,翻着蓝眼珠说:“可是我不认识你们的中国字呀!”

我说:“这好办!”就先写成英文,给她看了,把她逗得乐呵呵的,再翻译成中文拿回来发表。我向读者小朋友保证,施耐尔就是这样的人,一点也没有走样。

和她分别许多年了。不久前听说她患了中风,又患了老年痴呆症,孤单单地住在养老院里。无儿无女在身边,西方的老人就是这样凄凉。

图片 5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朵郁金香说,弃目光悠远地望着不远处的金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