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澜和周陶然还在一起的时候,封澜嘴上这么说

作者: 企业文化  发布:2019-10-10

经过了国庆长假的忙碌,封澜在康康的极力怂恿下同意停业一天,全员“培训”。他们培训的地点选在市区外的一个水库,说白了就是组织大家去户外烧烤,散散心,慰劳一下之前的辛苦。大家平日里都是和饮食打交道的人,区区一次烧烤自然办得驾轻就熟。厨房早早备好充足的食材,一到目的地,男人们卸下工具,三下两下就做好了准备工作,女孩们麻利地就着炭火烤起了肉串。封澜在水边的折叠躺椅上享受秋日郊野的微风。偶尔出来走走也不错,心情仿佛也和面前碧波荡漾的水面一样明净了起来。当然,她不会忘记秋天云层薄,紫外线最容易使皮肤老化,懒洋洋地翻了几页书,又将遮阳帽的帽檐拉低了一些。很快,她身后飘来烤肉特有的香气。小时候家里管得严,烧烤这类东西在封家被列在黑名单头条,封妈妈是碰也不让碰的,说吃了对身体不好。封澜被数落得多了,渐渐也就不怎么吃它,都快忘了这味道如此诱人。吃不到的东西往往多了一种禁忌的吸引力,哪怕明知它有害无益。封澜才看了几页书,仿佛又唤回了几分少女时期的文艺。“你去……”“还是你去吧。”“谁都不许去,让小野去送。”多管闲事的刘康康似乎又在一场无聊的推诿中一锤定音。没过多久,熟悉的脚步声伴随着美味的气息朝封澜靠近。封澜的心又不争气地加快了节奏,欲盖弥彰地将书盖在脸上,装作浑然不知。丁小野也不吵她,把烤好的肉串放在她椅子边的空地上就要走。“喂!”封澜叫住他,移开脸上的书,似笑似嗔,眼波流转。“天气真好,多陪我一会儿。”丁小野没有拒绝,席地而坐,捡了块小石头抛向水面。明媚的天色驱散了阴郁,煦日轻风中,他面容年轻而明净。“在看什么?”丁小野抬手拨了拨封澜的书。封澜抿着嘴笑道:“我给你念一段?”“随你。”他不客气地拿起纸盘里的肉串咬了一口。封澜对着书念道:“我知道你恶俗、轻佻,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无耻,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骗子,是个流氓,然而我爱你……我爱你如此之深,这些我毫不在意……”她把书搁在胸口,笑眯眯地看向他,“不是我说的,书里这么写的。”“书里真的有这一段?”丁小野饶有兴趣地反问。“当然,要不然你自己看。”封澜看上去心情很好。丁小野也笑道:“毛姆活着都要被你气死。”“呀,你也知道毛姆,怎么办?”封澜嘴上这么说,心里并不是很吃惊。他能在仓库的折叠床上听布拉姆斯的圆舞曲,自然也能“认识”毛姆。丁小野拿过她的书,放在腿上翻了翻,找到了某一页,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也照着念了几句:“这里说的是‘女人把爱情看得非常重要,还想说服我们……实际爱情只是生活中无足轻重的一部分。我们只懂得情欲,这是正常的、健康的。爱情是一种疾病’。”“你健康吗?”封澜斜了他一眼。丁小野把书放回她身上,说:“没你病得厉害。”一个玩具球滴溜溜地滚到他们身边,有人在远处唤道:“宝贝,快过来,不许打扰叔叔阿姨。”那是厨师长爱人的声音。今天不少员工都带了家属,厨师长老婆孩子齐上阵,店长的儿子也来了,老李第一次领出他嘴里常提起的“黄脸婆”,陪着小娇的是她的新男朋友,就连芳芳也接受了阿成的示爱,两人羞涩地秀着甜蜜。这样真好。封澜捞起玩具球,笑着把它抛回小朋友的身边。封澜以前是不喜欢孩子的,不小心经过超市的奶粉货架,被促销员问“孩子多大了”的时候总会尴尬莫名。生孩子在她心中是件极其摧残身心的事,会毁了一个女人的身材和她的后半生。然而她现在却想,如果她有孩子——他们的孩子会长得像谁?会不会有他的眼睛和鼻子?最好还长着像她一样的嘴,身高要随爸爸,皮肤要像妈妈。丁小野的样貌自不必说,别人也常夸她长得好看,好的基因不能强强联合是最大的浪费。或许二十几年后,那孩子也如他爸爸一样,在一个女人面前骄傲地说:“我妈妈是个美人……”封澜知道自己想得太遥远了,女人先想到这一步就是“完蛋”的节奏,这是危险的,也是愚蠢的。她甚至不能将这些想象宣之于口。丁小野抗拒着她关于未来的一切构思,她不想又听他说“封澜,太当真,游戏就不好玩了”,也不想给自己心里添堵。在这样的气氛里让彼此不自在,太不值得了。然而爱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去想与他共有的未来呢?他老了也会是个帅气的老头吧,她七十岁了也还要涂甲油,脱下假牙亲吻他时留下一脸的口红印子。他戴着老花镜给她剪指甲,然后也像现在这样随意地坐在她身边,他们相互嘲笑,针锋相对,吵得面红脖子粗,然后没有原则地和好。她没有坐回躺椅,和他一样盘腿坐在地上吃着烤肉,看水边的芦苇轻轻摇摆。“你难道没发现我今天有什么不同?”封澜用手肘捅了捅丁小野,他转脸看她,嘴里叼着的芦苇穗子扫过她脸颊。“没有。”他的话远不如眼前这一幕的情态旖旎。封澜想揍他。她单手把他的脸扳过来,让他好好看着自己,佯怒道:“再细看看……真的没有?你长着眼睛吧?”看她这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丁小野选择了息事宁人,他上下打量了她几回,问:“你从哪儿找来这身衣服?”“好看吗?”封澜的样子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封澜今天的打扮与往常风格不同,很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这在她看来或许是难得的改变,但在丁小野眼里,同一个女人,穿什么都差不了太多。封澜说:“我为什么不能有这样的衣服?我平时也常这么穿。”“哦。”“你信吗?”“信。”“这就完了?没劲。”丁小野终于忍不住笑了,他问满脸失望的封澜:“你想表达什么?提醒我一下,就当是行行好。”封澜去玩脚上的鞋带,让它在手心绕啊绕。“其实我平时不这么穿。昨天晚上我在家翻遍了衣柜,大学时的衣服早就被我妈给捐了。后来我赶在商店关门前跑到大学城附近买了这一身衣服。”“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知道你不会为了我打扮得衣冠楚楚,我也不想强迫你。可是我想让自己坐在你身边的时候,看起来更和谐一点,这样我会有种离你没那么远的错觉。”丁小野低头去看自己身上的半旧圆领T恤和牛仔裤,没有说话。封澜自嘲道:“我还做了一件很可笑的事。我担心这身衣服看上去太新了,显得很刻意,就把它们丢在洗衣机里搅了几个小时,再把它们烘干。现在看上去是不是像那么回事了?”她说完,发现丁小野在看着她。“要笑话我吗?现在可以开始了,不许说太刻薄的话!”丁小野说:“还行。”“什么还行?”封澜一时没反应过来。丁小野又捡起一块石头抛向远处的水面,这一次石块没能漂起来。他说:“衣服和人。”“真的?”封澜笑了,快乐在她心中如水面的波纹一般延伸。丁小野也笑着点头,“真的。”烧烤刚进行到一半,封澜接了个电话,是派出所打来的,说她丢的车找到了,疑犯也已落网,让她过来办一下手续。封澜对丁小野复述了一遍电话的内容。丁小野说:“你去吧,这种事曾斐会处理得很好。”封澜心里无疑更希望陪她一起去的人是丁小野,但也不愿勉强他,点了点头,与众人打声招呼便提前离开了。在赶去派出所的途中,曾斐果然打电话给封澜。他是个做事有条理的人,既然出面介入了这件事,就会善始善终。有曾斐在旁,接下来的事进行得很顺利。封澜指认了抢劫她两次的疑犯,正如丁小野所料,那家伙是个长期吸毒的瘾君子,前科多得数不清。封澜这一票是他和同伙干的最大一笔,也没什么高招,他将车子开出封澜所住的大厦之后,绕进了附近的小路,那里候着同伙的厢式大货车。封澜的小mini被装进后车厢,辗转卖到了黑市。案子本不复杂,碰巧事发路段的监控摄像出了故障,这才费了番工夫。封澜拿到了提车凭证,和曾斐一起走出派出所。她原本恨不得立刻找回丢失的车子,让那小贼受到应有的惩罚。现在人赃俱获,心里了却了一件事,却并无意料中惊喜。她借着车子被盗的缘由,理直气壮地享受了一段丁小野贴身护送的时光,现在再也没有借口了。那辆车她曾经那么喜欢,可是想到它在可恶的贼人手里辗转几回,被彻底改头换面,心里也不是很确定以后是否能毫无芥蒂地开着它上路。即使派出所的人不提醒封澜,她也知道这次能找到她的车,曾斐出了不少力。她站在派出所门口,由衷地对曾斐说:“谢谢。”曾斐毫不在意,让封澜请吃顿饭就好。他似乎斟酌了一会儿,才问她:“你和丁小野……在一起?”“怎么了?”封澜讶然。“最好不是。”曾斐说,“离他远一点,我感觉他不对劲。”封澜当然不会以为曾斐说这些是出于私心,他不是那种人。她轻声问:“他怎么了?”她发现自己手心全是冷汗。曾斐摇了摇头,说:“我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和证据,不能说不负责任的话。但是我迟早会查出他的底细。不管他的真面目是什么样,都不是你应该选择的对象。封澜,别被他的外表给骗了。”封澜沉默不语。丁小野的古怪她岂能不知,但她心甘情愿让爱蒙蔽双眼。如果丁小野的爸爸真的是他所描述的那样一个人,有这样一个父亲,他的经历不是一张白纸也没什么奇怪。人的来路不由自己选择,然而善恶却自有本心。丁小野行事亦正亦邪,嘴上冷漠无情,但他的心比他的嘴善良得多。封澜没底气说自己拥有他的心,却固执地相信那颗心对自己绝无恶意。糟糕的事还在后头。封澜的爸妈不知怎么听说了女儿的车被抢又被警方寻回的消息,心急火燎地招她“觐见”。曾斐发誓绝对不是自己走漏的风声,但不能排除是他妈妈或是他姐姐多嘴。他姐姐曾雯现在仍在公安系统上班,虽是文职,消息却灵通。他妈妈更不必说,老公安的家属,有一大票退下来或是还在岗的熟人。曾斐没在她们面前提起,她们也保不齐会在收到风声后,向封澜父母表达“关切”之情。曾斐把封澜送到她父母家门口就走了。正如封澜所料,一场“严刑逼供”在等待着她。爸妈的过激反应都是因为担心她,她有什么好说的,低眉顺眼,任训任骂就是了。在封澜答应爸妈今后洗心革面、注意安全、再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没有任何借口地搬回家里住之后,这件事眼看就要翻过去了,没想到封妈妈又提起了丁小野。封妈妈咆哮的过程中停下来喝了三次水,她说的话大意无非是:别以为她不知道封澜现在和那个男服务员亲密得很,她都替封澜感到害臊。辛辛苦苦养大封澜,呵护她,教育她,难道就是为了让她和服务员风花雪月?最让人崩溃的是封澜到现在还没十足的把握确信对方也对她有意,简直是家门之耻。封妈妈压根不希望女儿和丁小野搅在一起,然而她更无法接受,以她女儿的条件,理应是她把一个小服务员玩弄于股掌,事实却颠倒了过来。封妈妈问一句,封澜答一句。虽不敢完全据实相告,可凭着妈妈对她的了解,不消几回合,已然清楚了女儿在这段感情里沦陷的程度和所处的困境。“你长没长脑子?那个丁小野活生生的就是电视里说的‘三不男’,不主动,不拒绝,不承诺。哎呀,你真是气死我了。”封妈妈按着心口,痛心疾首地说。封澜在妈妈面前也很委屈,说:“我有什么办法?我既不能左右我的心思,也不能左右他的心思。”封妈妈拿报纸用力敲她的头,“你是我生的吗?死心眼,和你爸一个样。你以为他拒绝你真的是看不上你?人家精着呢,欲擒故纵吊足你的胃口,再把你吃得渣都不剩。”她长叹口气,“你现在猪油蒙心,跟你说再多也是浪费唇舌。这样吧,你把他带回来,我要再和他好好谈一次,亲口问问他的意思,不能放任你在外面胡来了。这次你爸爸也一起,你不争气,我们二老来给你把关。”封澜吓了一大跳,这个转变也来得太突然了。她宁可妈妈像从前一样坚决反对,与丁小野打死不相往来,也不敢现在就把丁小野往爸妈跟前带。“你们别搅浑水!还嫌我不够乱?不行,我没做好心理准备!”她立即抗议道。封妈妈了然于心,问:“是你没做好心理准备,还是他根本没这个打算?我在网上看到一种说法,叫‘罗密欧朱丽叶效应’,说的是家里人越反对,小两口就越黏糊,还以为忤逆长辈的都是真爱。我跟你爸爸商量过了,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父母,你已经成年,非要挑难走的路,我们拦不住你,帮你探探路还是可以的。别告诉我你连带他回来的本事都没有,换作你是父母,你会怎么想?”“妈……别逼我。”“封澜啊,你不是孩子了,爸妈都是为你好,这个你不知道?”向来在家庭事务中听得多、说得少的封爸爸也适时开腔了,“我们不要求你找大富大贵的人家,你喜欢的,我尊重。劳动不分贵贱,我们不能用有色眼镜看人。小伙子要真是人品不错,勤恳上进,你妈妈不同意,爸爸支持你……”封澜爸爸举手止住了老伴的插嘴,继续道:“前提是我和你妈妈要见他一面,不需要很正式,随便吃顿饭,我来给你看看,不过分吧?爸爸的眼光你信不过?就定在明天晚上好了。连这个要求也不能答应你的男人,不值得考虑。”封澜再也出不得声。她爸爸平日里虽不管事,看似家里大小事情由封妈妈做主,但家里人都清楚,爸爸不开口则已,他要是表态了,一句话顶妈妈唠叨十句。他刚才那番话已经彻底表明了他们的态度,要么把人带回来,要么从此免谈。明天她若是带不回丁小野,他们会放弃所有接纳他的可能,丁小野在餐厅势必也待不下去了。这已是他们为她做的最大让步。

封澜和丁小野中途离席,窝在她的车上喝丁小野从婚宴顺出来的酒。没有杯子,反正也不是没喝过对方的口水,两人对着瓶口,你一口,我一口。“我妈经常对我说,对待自己的男人就好像种树,你得费心思,经常给他浇水、施肥,如果他长得不好,还要给他修枝、除虫……她怕我嫁不出去吗?又怕我吃男人的亏,经常一套套地教我……”“没有嫁给那男人,你觉得很吃亏?”丁小野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酒,将瓶子递给封澜,“反正你们已经一拍两散了,何必管他以前是不是背着你偷人。这个还重要吗?”封澜说:“当然重要,你懂什么?昨天晚上我见到你之前,他把我约出去说了一大堆话,我还以为是肺腑之言。他说因为我太好,所以他不能和我在一起,我给他的压力他受不了。真的,我已经在反省我自己了。就在来参加婚礼的路上,我还在问自己,我是不是把他逼得太紧了,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有错,甚至我的错可能更多。我不该自作主张给他找活干,不该送他吃的穿的,不该只把自己最光鲜亮丽的那一面给他看,更不该在他爸爸生病的时候二话不说就掏了钱。我以为这样是为他好,打死也没想到这在一个男人看来会是种负担。”她喝得太急,差点被呛住,“这棵树我种了四年,最后长成了什么样子?我可以忍受栽树的人和收获的人不是同一个。这种事情常常发生。我输给冯莹,技不如人,我认了。可是我不能忍受在我还在一天又一天浇水的时候,她就已经把我树上的果全部咬坏,结果我还以为一无所获是我的错!”丁小野纳闷地说:“那哥们也挺有意思,一只脚踏两船。踏就踏吧,大喜的日子,当着大家的面何必说得那么直白?吃饱了撑的。”“我告诉你周陶然为什么敢这么不要脸,他吃定了我再气愤,也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我是谁,我是吵架了只会‘让我们冷静一下’的倒霉鬼。死要面子活受罪!”“那你就回去闹给他看,我不拦你。”封澜冷笑一声,“让他颜面扫地容易,可是我能得到什么?大家都不要脸了,我当众糊他一身的脏东西,在别人看来我又能干净到哪去?”她低头黯然,“他是对的,我做不出那种事。”“这就结了。”丁小野说:“你那么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封澜说:“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人生一世不就是活在别人的眼睛里吗?我以前也觉得自我比什么都重要,可是一个人再好,再坏,再美,再丑,只有自己知道,只有自己看见,又有什么意思?被关注,被遗忘,被羡慕,被笑话,被喜爱,被厌恶,被保护,被需要,反反复复,这才是普通人的一生。难道你只为自己活着?”“我没想过,能活就已经很好。”“四年了,每一天他都说很爱我,我也信了。我信他只是不够成熟,也信他只是没做好准备,我等啊等啊,等到三十岁,等来一堆烂理由,等来他不要脸的‘一年前’和‘一年后’。你觉得新娘子年轻?我也曾经很年轻,我不是没有选择。他早告诉我,我会缠着他?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没有婚姻的爱情是什么,是暴尸荒野,是孤魂野鬼!我现在样子像鬼还是像个怨妇?”丁小野把椅背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双手抱在头后说:“我们那边有个说法,女人恋爱就像解扣子,每失败一次,就解一颗,慢慢就从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纯洁少女脱成衣不蔽体的荡妇。怨妇还不如荡……”丁小野吞下了剩下的话。他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封澜闭上了眼睛,眼角湿答答的,竟像是有泪。他一把夺走她手上的酒瓶,“算了,别喝了。”封澜笑了,也不管那颗眼泪滚了下来,“照你这么说,我还不如脱光了好。”想不到这滴眼泪对于看起来油盐不进的丁小野还具备一定的干扰性。他有些懊恼,“说吧,要怎么样你心里才舒服?”“我要把周陶然那个**碎尸万段。他不是算准了我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我就做给他看!”“碎尸万段做不到,来点实际的。”丁小野看着车子前面的挡风玻璃平静地说。“不能碎尸万段,抽他一顿也好!”“这不难。”封澜立刻睁开眼睛,“你肯帮我?”“我可以把他弄来,怎么处置是你的事。不过有两件事你要保证。”“你说!”封澜眼睛都红了。“第一,无论出了什么事,结果都与我无关。”“我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第二呢?”“你要准备好钱。”这么赤裸裸地谈钱,封澜有些没想到。伪君子她见多了,真小人也挺招人恨的。“要多少?”她鄙夷地说。“怎么也得几千块。”丁小野面不改色。封澜恨恨地去找自己的包,抽出里面所有的现金,丢给他,“这是五千八百块,给你,全给你。不够的我回头给你取。穷疯了,上辈子没见过钱吧。”丁小野把钱一张张捡起来,又点了一遍,微笑道:“五千八没错。老板娘,我要有钱,现在会坐在你车上?”……封澜一天之内两次进了派出所,第一次是报案人,第二次是嫌疑人。来接她的是刘康康。办妥了繁杂的手续,走出派出所,外面的世界已是灯火通明。封澜问:“曾斐没来?”康康说:“我舅说他丢不起这个人。他还让我跟你说,这次事情摆平了,对方答应不会告你,但如果下次你再胡来,他就……”“他就什么?”“他就让吴江告诉你妈!”“幼稚!”封澜翻了个白眼,“又不是小学生。”刘康康笑嘻嘻地说:“老板娘你这次干的事也没多成熟……哎呦,你先别打我。我觉得你帅呆了。耶!我心里支持你!”封澜拒绝和康康击掌。她面上不露痕迹,其实清醒过来之后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居然真的把周陶然给打了。她活到现在,别说跟人动手,连吵架都没吐过脏字。真是疯掉了。“你舅当真把事情都摆平了?周陶然不告我,他老婆和丈母娘肯答应?”封澜还是有些恍惚。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以前只知道曾斐有几分手段,想不到有这么大的能耐。在派出所与周陶然家属碰面的时候,冯莹和她妈对封澜恨之入骨的样子,像是不把她整死就誓不罢休的样子。要不是民警拦住,当场就得把她给啃了。“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外公虽说去世了,但是现在所里的领导哪些不是他以前的下属?我舅怎么说也在这个圈子里干过,说话多少还有点用。再说你道歉了,钱也赔了,再不给几分面子也说不过去。”康康说。道歉是封澜自愿的。看了周陶然包扎过后的样子,她承认自己下手有点狠了,今天又是别人的好日子。就算那对狗男女再贱,她这声道歉也不亏。但赔偿的事还是第一次听说。“曾斐给我垫的钱?你现在跟你舅住一起,回头替我把钱还给他。”刘康康是个学生,没什么钱,对方也不是好打发的,除了找曾斐还能找谁?她早该想到不可能一点代价都没有。刘康康却一直摇着头,“不是不是,钱是小野给的。你被带走的时候我舅去医院找周陶然了,店里现款财务又刚取走,多亏小野手上有钱,正好五千八,全给我了。你说小野这人也挺逗,我还以为他比我穷,想不到身上带了那么多现金,这绝对是他的全部家当。我就说他人好吧。”这下封澜全明白了,敢情他早料到会有这个下场,套都设好了,他就悠哉悠哉地看着她往里跳。她言不由衷地说:“真是个好人!”“我舅还让我问你,你一个人干不了今天的事,还有谁掺和进来了。澜姐,你还有帮手?”封澜皮笑肉不笑地对康康说,“你说,要是我告诉你舅,我请了个职业杀手他信不信?”康康愣了愣就笑开了,“哎哟你真逗,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我要这么说,我舅不把我劈了才怪。”封澜谢过康康,与他道别后回了自己住处。洗澡时,她发现自己手腕上一道明显的红印,那是丁小野强行将她从停车场拉走时留下的痕迹。人都说酒醉心里明白,还真是这样。封澜现在已经没有了当时那种非收拾周陶然一次不可的冲动,但下午发生的事就好像一出狗血的老电影在她脑子里来回放映。她记得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给了丁小野之后,他似乎离开了一会儿,拿走了她的车钥匙,嘱咐她在某个角落里等着,不要随意走动。封澜被他牵着鼻子走,正怀疑自己被他骗了的时候,忽然间,周陶然头上套了个装烟的礼品袋,就被人按到了她身旁那辆车前。封澜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看着被捂住头、反剪双手的周陶然在原地转圈、挣扎、咒骂、跌倒,她竟像一尊泥塑般动弹不得。直到十几秒后,周陶然放弃了抵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封澜吓得退后一步,却听他含糊又凌乱地诉说着——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新娘与他感情很深,肚子里有了宝宝,还在等着他回去,要钱要东西都好说,只要别伤害他。周陶然哭了,即使看不到脸,封澜都能感觉到他的涕泪俱下。她不敢相信,曾经他在她眼里是那么强壮、野性而富有魅力,他一周上三次健身房,声称有一次见义勇为以一敌三打退了酒后闹事的人。可是就在现在,他头上套着一个红双喜的纸袋,手上绕着的是他自己的领带,她还没动他一根手指头,他就哭得像个孬种,只知道拿他那上不得台面的感情破事博取同情。封澜气不打一处来,捂着嘴,举起手上小牛皮的肩包就往周陶然身上砸。他呜呜地哭,连大声喊叫都不敢。封澜手起手落,想着他当初苦苦追她时的誓言,口口声声说爱她时的背叛,唾骂婚姻制度时的嘴脸,还有他给她一切的失望和羞辱……她总是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优雅而理性,结果他说她连吵架都没有激情。“让我们冷静一下”他听腻了是吧,那么她就索性把这段时间憋在心里所有的愤怒用最激情彭拜的方式一次返还给他。周陶然不是说听到她高跟鞋的声音就全身紧张?封澜打累了胳膊,脱下高跟鞋就往他的头上砸,只一下,就被小野钳着手拖离了现场,只留周陶然捂着头跪坐在地。封澜当时反踹了丁小野一脚尤不解恨,丁小野也不吭声,引着他左拐右转出了酒店,在后门给她拦了辆车就让她走,临行前只说了一句:“我帮你做到了,你也记住答应过我的。”两人分别后,封澜不知道丁小野去了哪里,她让出租车司机把自己送到餐厅附近的一个KTV,独自要了个小包间唱了两个小时的歌,把苦情的、激烈的调子统统唱了个遍,最后在沙发上睡着了。等她醒来,懵懵懂懂地打算回家换件衣服时,周家的人已经领着派出所的民警候在她楼下了。事后在派出所接受调解时封澜才知道,周陶然伤得最重的地方就是她用高跟鞋砸的那一下,后脑勺肿了个大包。她那时才心有余悸,当一个人失去理智的时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假如丁小野没有打断她酣畅淋漓的“复仇”,保不准会捅出更大的篓子。说到丁小野,没他的话,也不可能有后来发生的事。封澜很怀疑是该感激他,还是该埋怨他。她守住了承诺,绝口不提“帮凶”的存在。酒店的摄像镜头并没有拍到太多有用的画面,整个过程周陶然也是稀里糊涂的。其实是封澜的香水味出卖了她,她最喜欢的coco**,那味道周陶然再熟悉不过。就算他怎么也想不通封澜会做出如此疯狂的行径,但是思前想后,也只有她具备那个嫌疑。闹剧散场,封澜本想再深刻回忆,痛定思痛,然而困意来得那么汹涌。她最后只闪过了一个念头,再也不要用coco**了,接着便掉入了黑甜乡。封澜睡了这几天来最甜美的一觉,闹钟也没能成功把她唤醒。赶到店里,果然在自己的车位上看到了她骚包的红色minicooper。车是回来了,人呢?她匆匆走进餐厅,没站稳就四处打量,还没看到丁小野,却惊恐地发现她尊敬的母亲大人已“恭候”她多时。莫非曾斐出卖了她?封澜又惊又疑。前天被抢包的事她已经再三叮嘱身边的人不许向她爸妈走漏风声,怕的就是老人担心和数落。要是再加上昨天殴打周陶然的罪状,她妈妈非血压爆表不可,以后都别想有安宁之日。封澜脑子里飞快地盘算应对之策,她妈妈已经朝她走了过来。一近前就埋怨:“现在几点了?你非要搞这个餐厅,妈妈也不说你,但是既然你把它当成一个事业,就得拿出做事业的样子。做老板的不以身作则,底下的人都散漫成什么样了?”挨了这顿教诲,封澜反而放下一颗心。这足以证明母亲大人不是为她闯的祸而来。她赶紧卖了个好,笑嘻嘻地说:“您老人家要来,怎么不让我去接您?”“等你起床都什么时候了。我就是要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过来,看看你店里的真实情况。”封澜侍候妈妈上座用茶。只需看店里众人严正以待、战战兢兢的模样,不用多说,她已经想象得到她出现之前妈妈在店里已经展开过“整风运动”。这样的场面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重复一次,具体时间视老人家的心情而定。封澜的妈妈是事业型女性,退休之前长期在国企里担任领导岗位,如今虽赋闲多年,但过去的气势和行事方式仍旧未改。只要她大驾光临,除了例行将财务账目审阅一遍之外,少不了把上至厨师长,下至服务生、杂工集合起来做一番指示,从作风纪律到意识觉悟,统统不能松懈,就差没在封澜店里发展出几个党员。“我一来,门口也没个像样的人迎宾。客人结账离桌,收拾桌子的人慢吞吞的。问店长一些细节,一问三不知。切配工身上有烟味,二厨师傅帽子都没带……你叫我怎么放心得下?”封澜虚心接受,谄媚道:“所以妈妈才要经常替我盯着点。”“那两个服务员很面生,新来的?”封澜看向妈妈所指的方向,躲在角落里擦桌子的是刘康康,背对着她们在帮客人点菜的不正是丁小野?封澜心情好了一些,一副小女儿情态地对妈妈低声说:“是新来的,长得好看吗?”丁小野点菜完毕,走向吧台的方向。封澜妈妈带上老花镜瞧了瞧,“服务员要那么好看干什么?尽整些没用的。招人就得挑那些吃苦耐劳人老实的。”“放在店里也赏心悦目。”封澜嘟囔。“你有那心思还不如好好想想正事!快三十岁的老姑娘了,难不成你还嫁给一个服务员?”又来了。封澜想要尿遁,被妈妈果断识破,“别装了。我听说周陶然结婚的事了。”乍一听到周陶然这个名字,封澜猛地一惊,和他感情最好的时候心跳也没那么剧烈。妈妈一定是看到了她古怪的面色,叹息一声,“这是好事。我当初就不赞成,挑男人和挑员工一个样,别图好看,得要实用才好。”妈妈到底还是心疼女儿,指了指封澜放在桌上的包,“怎么弄得那么脏?女人和男人可不同,你还没结婚,不能这么快就不修边幅。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别想那么多。“封澜这才注意到,今早匆匆出门,背的还是昨天的“凶器”。兴许是痛砸周陶然的时候,包包的下侧蹭上了旁边车的灰尘,污迹在浅色的皮质上分外明显。“可惜了我的包。”封澜心想。这时,收拾完桌子的刘康康悄无声息地从身边掠过。“这孩子头发花里胡哨的!”封澜妈妈皱着眉点评道。封澜赶紧转移话题,“哦,他是曾斐的外甥。”“我怎么不知道?”妈妈瞬间来了兴致,把想要隐形的刘康康叫了过来,看他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我瞧瞧,眉眼是有点曾斐的样子,你几岁了?不上学?”刘康康老老实实地回答:“阿姨好,我暑假后就上大一。舅舅让我到澜姐这锻炼锻炼。”封澜妈妈一听这话不对,“曾斐是你舅舅,你哪能把她叫姐姐?这不是乱了辈分?你该叫她阿姨。”“我有那么老吗?”封澜表情不爽。“你跟曾斐相差还不到五岁,孩子叫你阿姨有什么错?”妈妈放走了刘康康,正经地对封澜说:“既然你和周陶然已经没有可能了,就不要怪我和你爸干涉你的感情生活。我都给你安排好了,你听话……”封澜抱着头痛苦地回应:“我的亲妈,您让我去相亲,我不敢有半点意见。但是,能不能别每次都是同一个人,每次!我求您了,我和曾斐相亲都相到想吐了。”“曾斐有什么不好?”“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曾斐的父亲在世时与封澜爸爸是旧识,但封澜和曾斐算不上青梅竹马。他们打小相互认识,但少年时代并不经常玩在一起。曾斐比封澜大几岁,是吴江那一拨的。说起来封澜初中时头一回少女的心动是因曾斐而起的,那时的曾斐曾是她喜欢的类型,然而这段懵懂的情愫还没来得及萌芽,就被严防女儿早恋的封妈妈扼死在摇篮里了。学生时代的封澜是个乖宝宝,她很听家长的话,一切以学习为重,况且曾斐并没有对她表现出特殊的好感,被教育“女孩子要矜持、淑女”的她当然就断了那条心。考上理想的大学以后,褪去青涩的封澜也算是学校里众多男生心仪的对象。她妈妈生怕她年少不经事,找个外地的男朋友从此远嫁,相比之下反而觉得知根知底的曾斐还算是合心意的,可惜风华正茂的封澜和曾斐那段时期各自精彩,都无意于对方。封澜大学毕业时,曾斐已经做了四年的刑警,“生命不息,护女不止”的封妈妈又庆幸起女儿没有选择曾斐,因为警察这个职业又累又危险,还频繁接触社会黑暗面,绝不是丈母娘的首选。再后来封澜和周陶然走在一起,曾斐突然辞职,改行做起了生意,靠着精明的脑袋和圈子里的人脉,把一家主打安防系统的科技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封妈妈才与时俱进,又挖掘出了曾斐身上的闪光点。封澜和周陶然还在一起的时候,妈妈就老拿曾斐和周陶然比较,从家世到前程,周陶然自然样样都不如人,只不过架不住封澜喜欢,做父母的不能强加干预。自打得知封、周二人的感情陷入冷战,封妈妈就没有停止过向女儿推荐曾斐这个最佳备选方案。封澜和曾斐成年之后就是好朋友关系。封澜很清楚曾斐单身到现在并不是像她妈妈想象的那样为她虚位以待。近期以来,两人频繁的“相亲”也只不过是碍于双方父母情面做的场面功夫。他们在各自的家庭里都是被重点盯防的对象。两边的老人都是最传统的中国式父母,孩子上学时严防死守,视早恋如天敌。然而孩子一旦步入社会,一天不找个好对象,他们就吃不下睡不着,操心得白了头。仿佛昨天还担心被鸟儿叼了去的青苗,一夜之间就变成再不收割就烂在地里的晚季水稻。“我和曾斐要是能在一起,孩子早就满地跑了。”封澜苦口婆心地唤醒妈妈。“他未娶,你未嫁,怎么就不可以?孩子的事现在也来得及。我知道你们俩以前是在敷衍我们这些老家伙。这一次不一样,我们说好了,他会认认真真考虑,也愿意和你试一试。”封澜有气无力地说:“您和谁说好了?曾斐他妈还是他姐?他们能做曾斐的主?”封妈妈成竹在胸,“是曾斐亲口对我说的。”封澜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应付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曾斐只会比她更没有耐心。他会亲口在她妈妈面前说“愿意认真考虑”?这在老人家听来几乎就是单方面同意的代名词。封妈妈年纪大了,强势又有点唠叨,但她很少打诳语。封澜觉得不对劲,背着妈妈给曾斐打了个电话,问他是否说了什么话让她妈妈产生了误会。曾斐在电话那头含糊地答复她:“让老人家高兴一下不好吗?”封澜更糊涂了,他所谓的“高兴一下”,指的是随便编个谎话,还是顺从双方父母的意思?以他们对各自父母的深刻了解,若想老人家真正高兴,只可能是后者。她还想问得更清楚一些,曾斐却揪着周陶然的事不放,问她是不是疯了,否则只喝了一点酒不可能做出那样一反常态的行为。还让她老实说出帮她的人是谁,封澜不敢在曾斐面前随意说谎,他太容易看穿一个人的谎言,被逼得主动挂了电话。对于妈妈对曾斐的极力推崇,封澜过去的态度十分狡猾,她通常把责任都推到曾斐身上,“他对我没兴趣,我有什么办法?”这样一来,爸妈除了无奈,也不能找她的麻烦。这回曾斐一方口风的转变让封澜陷入了极大的被动,连回绝都拿不出一个堂皇的理由。封妈妈在女儿的餐厅里待了大半天,看店里上下员工的精神风貌已焕然一新,才心满意足地让女儿送自己回家。封澜在父母家里吃了晚饭,又在妈妈的强烈要求下住了下来,继续接受婚恋知识的再教育课程。接下来几天,封妈妈亲自上阵,陪同女儿重新做了头发,再把里里外外的行头采购了一遍。用妈妈的话说,这不是普通的衣服鞋子,是“战袍”。就算约了几日后正式共进晚餐的曾斐是个“旧人”,一样要拿出全新的面貌,让曾斐对封澜刮目相看。婚姻才是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最大的事业,为“顺利上岗”做出的任何努力都不算过分。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封澜和周陶然还在一起的时候,封澜嘴上这么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