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抓苍蝇,还没有陪爸爸妈妈一起吃个饭

作者: 企业文化  发布:2019-09-24

同桌管非,是我们班成绩最好的男生,却也是最调皮、故事最多的一个男生。 大概是受了罗大佑歌曲的影响,他的语言总是“知知知知知,乎乎乎乎乎,者者者者者,也也也也也。”他时常在下课时,拿着一个苹果或是一袋饼干,逢人便问:“吃乎哉?吃乎哉?”没等你反应过来,他又笑嘻嘻地说:“不吃也!此乃小生充饥之物,非他人可食也。” 一次,我们组织参加社会考察。在汽车上,突闻管非大喊:“老师,我要到五谷轮回之所。”教数学的班主任乍一听,愣住了。 “你要去哪里?” “五谷轮回之所啊。” “什么‘五谷轮回之所’?” “人吃五谷,终有轮回。所谓‘五谷轮回之所’,指的就是厕所啊!” 班主任和我们都笑得人仰马翻。 管非有一个爱好和特长,就是抓苍蝇,只要有飞过,他就不可能不精神抖擞,斗志昂扬……这天下午上政治课,天气热,大家都有些昏昏欲睡,可他却一点也不昏昏欲睡,因为有一只苍蝇正好飞在他靠着的墙上! 只见他伸出右手,慢慢地向苍蝇靠近。我们早已没了听课的心思,全都屏息凝视看他如何把苍蝇抓到手。我们看了不止一次了,但百看不厌,我们简直不知道苍蝇究竟长不长眼睛,如果长的话,那么他管非的手每回向它靠近的时候,它们为什么总像大傻瓜似的。 管非的手掌慢慢地向苍蝇靠近,先是小半个手掌,接着是大半个,最后是……苍蝇稀里糊涂地成其掌下之物。 “精彩!”一声大喊,吓我们一跳,定睛一看,知道是谁喊的吗?是我们的政治老师!!政治老师说:“管非同学,久闻你抓苍蝇神力莫测,今日大饱眼福。愉快哉!幸福哉!” …… 那些都是一年前的往事了。管非现在去了新西兰,听说仍是他们班的“风流人物”,也许他天生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 每次写信回来,他都会在信末画一个像小新那样的头,跟他又有几分相似,在附一句话:“不要老看人家,脸会红红的啦!” 呵呵,倚在窗前,看着蓝天,总想着管非在大洋彼岸的样子,总之,挥之不去的总是他的笑话、他的抓苍蝇大法,还有——忘不了他那张笑脸!

今天是全新的一天,家人把我送到了这个学校。

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只是一切都变了,这时候的自己发现原来当学生的幸福感产生其实也是有代价的。

条件还是很艰苦的。

我被安排到了一个繁琐的岗位,七年级二班的班主任加语文老师。

中午将行李搬进用废弃的教室临时改造的教师宿舍,还没有陪爸爸妈妈一起吃个饭,我就被叫去安排各种工作,家人回家了。

第一件事:抓阄抓学生

第一次抓的是抓学生的序号,我的为3号,于是我是第三个抓第二次的人,这一次是1号,她们说这就代表升学考试的年级第一在我们班里。瞬间就觉得压力好大,因为如果最优秀的学生进到自己的班集体后,那么全班的成绩应该不会太高,毕竟优秀无法传染,这是一种造势的效果,果不其然,后来他们说我们班的成绩是年级排名最低的那个,姐姐一语言中了,我已经是成绩最低的班的班主任,我什么都没有准备。

第二件事:写红榜

我们拿到了班级名单,校方准备了大红纸,班主任需要将班级人的名单写在红纸上,让明天来的家长看着红榜带着孩子到指定的班级报道。我选了蓝色的粉笔,已经有许多年没有摸过粉笔,战战兢兢的写上再擦掉,也许还是没有那份自信,总想做到很好,所以总是恍恍惚惚。一开始想把希望寄托在别的老师身上,后来再三考量,毕竟是新来的,怎么会有自来熟呢,那就靠自己认真完成吧——你说你行那你肯定能行。

第三件事:分宿舍

才知道分宿舍原来也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他们有经验的老班都传授经验道——优生和差生要合理分配,不然两级分化很不好。我若有所思,回来把所有住宿名单按着男女生理了一遍,按照所谓的不可两极分化,凭着第六感就列出了一二三——你的生活质量取决于你所接触的环境,我不想让大家不喜欢自己所处的环境,所以我就是简单的随机分派,毕竟优秀和不优秀只差一个字而已。

第四件事:分餐桌。

这里的初中生集体缴纳餐费,自由分餐进餐。年级的所有老师在一个区域,班主任在一个小区域。有经验的老班教给我们要男女搭配用餐,这样的话既不会做到女生吃的太少而浪费、男生吃的过多而被饿,每一个桌上要有小桌长,发挥带头领队作用,做到有条不紊。

第四件事:我作为七年级二班班主任之前失职现在需要立马补回的事——收拾脏乱差的教室。

这个事情是在分宿舍听见一个班主任说自己班里少凳子时才反应过来的事情——我们的班级教室在哪里?班里有多少凳子和桌子?有没有很乱?我一无所知。

(大写的尴尬。。。)

“校长,我可以找几个学生帮忙打扫一下我们班的卫生吗?”我背着双肩包像犯了错的小孩。

“可以啊,你找初二的吧,现在还没有上课。”校长温和地看了一下时间。

“呃,好的,我试试。”

其实那时我是很胆怯的,总觉得自己人生地不熟去随便找学生帮忙会不会被拒绝。脑袋里突然出现了太多的棉花团,一直拧巴着我自己,只是这一次我只用了30秒地时间来纠结——要么厚着脸行驶教师职权,要么自己去打扫那么大的教室。

我追上四个人为小队伍行走的学生,轻拍了一下靠近我左右的小朋友。

“你们是几年级的学生呢?”

“八年级。”

八年级,校长也提到了八年级,刚刚好的数字,心中不禁窃喜。“那个,你们可以帮助老师去打扫一下七年级二班的教室吗?”

“只是扫地是吗?”他们好像有些不好意思,脸涨的红红的。

“对啊。”

“走吧,去拿扫帚。”

完美成交。

第一天遇到了好多人,也是初当班主任风风火火的春晓姐,有教了好多年的英语老师(她对我很热情,因为她的老公和我一个姓。),说出第一个名字就惊着我的体育老师(他就像一个神人,他认识我的初中体育老师,那个打篮球投篮很帅可是身高不到一米七的小马。),长头发美女娜娜,明明考了中小学语文教师资格证但是却来这里教英语的杉杉。

我觉得也许我的名字真的很奇怪,走到哪个人群里,他们都开始问我是不是和谁是老乡,那些人和我有着相同的特征——姓廉。

然后我就像一个无头的苍蝇来回嗡嗡,气氛还是可以的,也许那一刻我忘记了我来是担负着多大的压力的。

啊哈哈,写着流水账也还是掩盖不了第一次接触新鲜事物的心情,虽然一天跑上跑下,现在已经双腿发麻,但是还是想把它记录下来。

也许我教的孩子会变得很优秀。

可是,我好像不能变成一个大胖子了。

还有,今天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一个小姑娘,巧的是她已经成为我带的学生——全姝林,下午她开心的带着她的妈妈在我吃饭的时候过来和我打招呼,特别可爱。

也许我的其中的一个课代表已经有了人选咯。

图片 1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就是抓苍蝇,还没有陪爸爸妈妈一起吃个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