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作品国际研讨会,相思湖全区大学生现场作

作者: 大事记  发布:2019-11-03

*
*

这几天,作为文学界五年一次的盛会,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受到各方瞩目,大会为期四天。11月30日在京开幕,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大会开幕式,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有近千名作家和文学工作者参加大会。我校文学影视创作中心东西、凡一平和黄佩华三位作家当选为代表参加盛会,彰显了民大相思湖作家群的实力和影响力,文学影视创作中心俨然已成为民大的文化品牌。

图片 1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回首60年,我校始终传承文脉,不忘初心,注重文学创作人才的培养,走精英化培养的路子,在文艺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指引下砥砺前行。2006年,学校设立了下属二级科研机构——“文学影视创作中心”,引进广西文学创作领军人物东西、凡一平和黄佩华等三位作家开展文学创作攻坚。十年来,中心坚持以文学创作为抓手,不断探索和研究文学创作人才培养模式,积极推进创意写作教育的有效途径和办法,文学创作人才培养开新花、结硕果,造就了学校文学筑梦、文以化人的生机画面。文学影视创作中心已形成“相思湖全区大学生现场作文大赛”“八桂学者文学创作岗”及“名家名刊名编走进民大”系列讲座等精品活动项目。

“东西作品国际研讨会”在广西南宁举行

作文大赛育新枝

*
*

自2005年5月“梦幻杯”首届广西民族大学现场作文大赛和2005年11月第二届广西民族大学现场作文大赛开始,至今已成功举办了13届,培养了大量写作人才。该现场作文大赛采取“同时同题同卷不同城”的比赛形式,立足广西民族大学,覆盖广西部分高校,旨在传承“相思湖作家群”的写作传统,弘扬大写作品牌,培养新一代写作人才,繁荣校园文化。

“我把东西的三部长篇小说《耳光响亮》《后悔录》《篡改的命》称之为‘命运三部曲’。每部作品相隔十年,真正是十年磨一剑。”在6月18日广西南宁举行的“东西作品国际研讨会”上,广西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容本镇对作家东西“凝神静气、安之若素”潜心创作的心态给予充分肯定。

从第二届作文大赛开始,作家东西、凡一平担纲大赛评委,之后黄佩华、万辅彬、蒋兴礼、秦红增等老师也参与到作文大赛评审当中。截至2015年,大赛累积参赛人数在10万人左右,获得三等奖以上的人数达到171人,其中我校获奖学生占77人。中心出版了全区现场作文大赛优秀作品集《柿子熟了》《花开的声音》《秘密》《欲望》等,体现了每届大学生文学创作的集大成者,再现了一代又一代“大赛”人成长的轨迹,是学校特色人才培养的持续与接力。

本次会议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学问》杂志、《作家》杂志、《南方文坛》杂志、《世界文学》杂志及广西民族大学等单位联合主办,来自国内外的二十余位作家、学者与会,是广西最近20年来举办的第一次作家作品国际学术研讨会。

正如东西、凡一平在2016年公开出版的相思湖全区大学生现场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集《柿子熟了》的序中所言“我们把历届获奖作品结集出版,看看这些稚嫩而又真诚的文字,我们的小心脏还是跳得很急。这虽是一片幼林,却透露勃勃生机。老师们看一看,也许找回文学的初心。同学们看一看,或许是一种激励。当然,这更是一种纪念,为了不忘却他们的梦想和我们的期望。”

现实主义情怀与现代主义叙事艺术

2015年,经自治区高等学校工作委员会组织评审,我校申报的“相思湖大学生现场作文大赛”入选广西高校大学生社团活动精品项目。校党委副书记宁耀在第十二届颁奖活动中评价:“该赛事提高了参赛同学观察现实、认识社会和思考人生的能力,发掘了广西各高校中的写作人才,营造了浓厚的校园文化氛围,落实了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呼应了国家“文化强国”和广西“文化强区”的战略。”

作家东西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并迅速成长为引人注目的小说家,他的作品既有先锋小说强烈的叙事探索性,又深深扎根中国当下生活,关注普通小人物的生活和精神困境,以其敏锐的观察、深刻的思考和表达的犀利直抵现实生活的深处,直击人生命运的痛点,形成了自己新颖而鲜明的风格,成为“新生代作家”的代表人物,中篇小说《没有语言的生活》曾获鲁迅文学奖。

名家名刊名编进民大

研讨会上,东西作品的“思想性与批判性”、“寓言性与现实性”、“反讽与荒诞”、“绝望与希望”、“想象力与创造性”、“悲剧性与黑色幽默”成为研讨的重点。

既懂写作理论、又会创作的专业教师显得可遇而不可求。为了解决这一难题,近年来,中心驻校作家除到大学课堂进行系统教学外,还邀请了韩少功、聂震宁、石一宁、阎晶明、谢有顺、徐小斌、王干、宗仁发、田瑛等国内著名作家、评论家及著名刊物的著名编辑20多人次到校与同学们近距离对话,以专题讲座、学术沙龙的形式传授创作经验和方法。

在评论家谢有顺看来,东西是一位真正通晓“现代”叙事艺术的作家,他的作品打破陈旧的小说叙事,以充满速度感的叙事和精准的语言进入虚构的艺术世界,是一种“有难度”的叙事,他的创作与当下那些日常生活流水账式的写作拉开了距离。同时,东西又是一位持续书写当下、关注当下生活的作家,他的作品表现的是中国人面对现实生活的基本态度,从他的作品中我们能够把握当下生活的关键词和最重要、最普遍的心理情绪。

一位学生在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著名评论家阎晶明,中山大学博导、著名评论家谢有顺的“网络时代与经典文学的价值”“大学人文教育的忧思——兼谈当代青年的精神成人”分享会现场表示:“在两位评论家的引领下,我们以不同的视角围观了小说,也围观了小说家,走进了他们丰富多彩的人生世界,领略了文学的魅力,对小说的复杂性有了更深刻的理解。经典小说确实是耐读的,阅读一次也许并不能完全理解,但每次重读都有新的收获。”

“如何处理小说中的现实?如何将乡村与城市这个由来已久的二元对立的现代性命题,在当代展开的悲剧性冲突中再次集中而历史地、艺术而形神兼备地书写出来?”评论家张清华在会议论文中提出,东西小说对人物命运的处理给我们提出了新的问题,他也用自己的创作给出了一部分答案,“《篡改的命》对于现实的处理不但是合适的,而且获得真实与寓言性的统一”。

东西老师的研究生王春芳是创意写作的受益者,今年三月份在《边疆文艺》发表了短篇小说《断墙》。在学期间,中心三位导师的启发和指导,文艺界大咖的对话极大地鼓舞了她的创作兴趣,在东西老师的指导下,她的第一篇小说对人物的把控和结构的设置有个很大的改进,作品更具有了冲击力。她说:“看到自己的作品能被收入作品集出版或在知名杂志上发表,让我更有文学创作的冲动,也更加坚定了我继续投身文学创作的决心。”

“若无对中国现实的深刻了解,若无对人性的深入挖掘,若无对城乡差别的刻骨记忆,若无长期的积累、观察和领悟,若无必要的写作才华,很难写出这样精彩的作品。”翻译家、《世界文学》主编高兴在分析《篡改的命》时谈到,这部小说话题丰富、结构精巧、逻辑严密、细节令人难忘,写得特别狠,特别绝,反映出了中国复杂的现实。

创作平台结硕果

“大叙述成为中国作家的优势”

“学习”“感悟”是手段,“表达”是目标。入乎书,出乎书,为让学生有更多的“表达”空间,中心创新载体,延伸和扩展学生“能写”“会写”的平台,从而提高学生的表达力,培养学生的文学情趣。中心积极推荐我校学生的优秀作品在《诗歌月刊》《作家》《黄河文学》《广西文学》等国内文学期刊上发表,并推出广西民族大学学生作品专辑。

研讨会上,来自美国杜克大学的罗鹏教授、捷克汉学家李素以及韩国外国语大学李永求教授从比较的视野阐述了对东西作品的认识。

我校艺术学院2009级广播电视编导班田原也的短篇小说《怀疑》发表在《作家》杂志、短篇小说《隔壁的箱子》发表在《黄河文学》、短剧剧本《隔壁的箱子》发表在《电视文学》。第十届相思湖现场作文大赛我校学生获奖作品5篇发表在《广西文学》。李慧超、隆莺舞小说《金色的麦田》《阿诚与大衣》发表在《广西文学》。广西民族大学·相思湖诗辑发表在《诗歌月刊》。

“我第一次读完《篡改的命》久久发呆,稍微缓过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想,只有一个办法:把东西的小说翻译成捷克语,让捷克读者明白,21世纪也可能产生伟大的文学作品,大叙述当今仍然有可能。”李素认为,欧洲作家现在几乎写不出大叙述来了,不管是不敢写还是不愿,总之是有点回避“大叙述”。而她认为,“大叙述”确实非常有力量,在这一点上中国作家显现了优势,“当今好像只有中国作家才敢这么写,大胆不讳地表现人的自然感情,以看上去朴素的方法讲述朴素的故事。”

东西老师说:“文学影视中心培养学生至少具备‘提得起笔’‘写得一手好文章’的基本技能,守正出新,赓续文脉,在学生心中播下创作的种子,希冀创作出属于八桂热土的文学力量。”

李永求介绍说,东西与新生代作家在商业性和艺术性之间所经历的困境,以及为了超越这困境而奋斗的过程并不仅仅局限于中国。这一困境是受到后期资本主义影响之下的众多国家的共同经历,韩国的作家也为了寻找解决办法而不断徘徊。2008年,韩国出版的两本东西小说集《没有语言的生活》和长篇小说《后悔录》获得了研究者和读者的好评。从那之后,东西引起了多位韩国学者的关注,关于东西小说的文本分析及其在中国文学史上的价值研究明显增多。

以八桂学者东西为岗位负责人,凡一平、黄佩华、朱山坡、李约热为创作团队核心成员的“八桂学者文学创作岗”成立于2013年。目前,东西出版长篇小说《篡改的命》,在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东西作品系列八卷本。凡一平出版长篇小说《上岭村的谋杀》和《天等山》,黄佩华出版长篇小说《河之上》,朱山坡出版长篇小说《懦夫传》和《风暴预警期》,李约热出版长篇小说《我是恶人》。创作的多部小说改编为电视剧在央视8套黄金时段和央视1套及地方台播出,其中电视连续剧本《没有语言的生活》获中宣部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议“五个一工程奖”。

立足本土,引领创作

五年内,八桂学者和创作团队力争创作完成10部长篇小说,实现广西长篇小说的创作突破,创作一批有影响力的长篇小说,夯实广西文学在中国文坛的地位,为广西的“文化强区”战略助力,如今已完成7部,接下来的3部也即将完成。

东西和鬼子、李冯并称“广西三剑客”,作为广西文坛的领军人物之一,东西不但以自己的艺术探索丰富着广西的文学创作,更以文学组织工作者的身份,发现、团结、培养了一批年轻作家。

国际书香飘四方

评论家、《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评价道,东西的作品,尤其前十年的作品,都有着出色奇崛的艺术想象力和决绝的现实批判精神,又镶印着南方的野性,使这脉陡峭的剑走偏锋的文风,一如八桂大地遍地的野生植物,散发出生猛奇异、蓬蓬勃勃的活力,并成为当代文学一个独特的存在。

广西与东南亚国家有着非同一般的同根同源联系,心之相系、情之相融。相同的文化背景、相同的审美取向,让广西与东南亚国家交往更加的频繁和深入。学校充分发挥地缘和文缘优势,有意将文学打造成双方最坚实的纽带,牢固文化认同的历史根基。

目前,东西作为广西驻校作家,在“相思湖作家群”的成长、广西文学人才培养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广西民族大学副校长黄晓娟在致辞中介绍说,广西民族大学高度重视“相思湖作家群”的建设和发展,2005年成了文学影视创作中心,分别引进了东西、凡一平、黄佩华等一批作家入校;2013年,广西民族大学八桂学者文学创作岗成立,不但是该校文科类最高荣誉岗位,而且是全广西八桂学者岗中唯一的文学创作岗位。这一岗位以东西为首,汇聚了一批作家,形成了“相思湖作家群”的中坚力量。2015年,该校又成立了广西国际写作交流中心,在推动广西文学翻译出版和交流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近年来,八桂学者文学创作岗团队的作品纷纷“走出去”,被海外翻译出版。东西《篡改的命》翻译为越文在越南妇女出版社出版,在台湾麦田出版社出版繁体字版,并与瑞典万之书屋签订瑞典文翻译出版合同;小说集《没有语言的生活》在越南文学出版社出版。凡一平《上岭村的谋杀》由瑞典成之书屋翻译为瑞典文出版。此外,凡一平的《上岭村的谋杀》、黄佩华的《公务员》、朱山坡的《懦夫传》、李约热的《我是恶人》、田耳的《长寿碑》等均与越南丽芝文化传媒公司签订了翻译出版合同。

参加研讨交流的还有石才夫、宗仁发、李森、王侃、张柱林、符二、凡一平、黄佩华、田湘、胡红一、朱山坡、李约热、田耳等作家、评论家。

2015年,经文学影视中心向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申请,获批在原中心基础上成立广西国际写作交流中心,充分利用我校面向东盟的学科优势、科研实力和交流经验,以及文学影视创作中心的创作力量,邀请国际尤其是东盟国家地区作家到我校驻校写作交流,并支持广西作家赴海外驻校写作交流,以及双方优秀作品的翻译出版工作。预计在三到五年的时间内,实际推动“美丽南方”文学精品创作,加快广西文学“引进来”和“走出去”步伐。

在学校创意写作之风的熏陶下,我校一大批才子才女在不同年代、不同领域取得了不凡的业绩和成就。他们中有作家、诗人,有人民教师,有部队将才,有公务人员,有文艺工作者等,正在或逐渐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精英。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大事记,转载请注明出处:东西作品国际研讨会,相思湖全区大学生现场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