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你认为那不是真正,萧卿卿抬头看向历史老

作者: 大事记  发布:2019-10-10

第21节:“情流感”在传播 “不怕不怕,你慢慢说,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被谁?在哪?什么时候?” “被顾西。” 历史老师睁大了眼睛,“什么?顾……西?”纵使新来晔华没多久,这位天才学生的名号她可还是知道的。 “顾西!”萧卿卿重复着肯定了一遍。很好,就不信不能拖那家伙下水,想沾惹她,事先就得准备好付出代价。都是他,害她早上那么丢脸,简直比昨天和前天所发生的事加起来还要丢脸一千倍一万倍!如果说,被文舒亮夺走初吻让她觉得恶心,那么早上那件事则让她觉得怨恨! “叮呤呤——”第二堂课的铃声恰到好处地响起。萧卿卿转身对她鞠了一躬,“对不起老师,我要去上课了,这件事就拜托你了,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讨还公道的。老师再见。” 说完飞速离开,走回自己教室里。在座位上坐下时,她已完全恢复成平常的她。 “老师没为难你吧?”夏叶璃关心地问道。 萧卿卿阴森森地笑了一笑,“她为难我?我为难她还差不多。” 夏叶璃顿时好奇,“你对她做什么了?” “我对她做了什么,以我们学校传播八卦新闻的速度,下节课后你就会知道了。” 她不担心,她一点都不担心,反正她一直是争议人物魔鬼的女儿嘛,已经没什么脸可以再丢的了。倒是顾西,这么一个大烫山芋飞过去,看他怎么办。 藤静想必也会很生气吧? 到时候老师、家长、同学和女朋友的四重压力一施加,嘿嘿嘿…… “这可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啊!”萧卿卿高兴地笑着,忽然间,她觉得鼻子有点发痒,然后痒的感觉蔓延到了喉部,再以一种爆炸性的姿态宣告出来—— “阿嚏!” 夏叶璃扭过头来,一脸的关心,“卿卿,你感冒了啊?” 感冒?老天!肯定是那家伙传染的—— 午间,斜风细雨不湿衣。 萧卿卿坐在一株婆娑梅下,百无聊赖地啃着面包。没办法,如她所料的,强吻新闻在一个早上光速般地扩展开来,弄得人尽皆知,虽然说她问心无愧,但是难保会有类似那个某某某对她下跪的突发事件发生,于是选择暂避风头,午餐时间躲到了学校后方人迹罕至的废烧场来。这里虽然脏了点,但是安静,淅淅沥沥的雨落在头顶的枝叶上,却滴不下来,真是片乐土啊! 汪诚撑着伞沿小路缓缓走过来,将一个塑料袋递到她面前。 “谢谢!没人跟踪你吧?”萧卿卿大喜,打开袋子,里面是盒排骨饭,相比昨天的食不知味,今天可真的是饿狠了,当下舀了一大勺往嘴里塞去。 汪诚犹豫了一下,在她身边坐下,“你有必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神秘吗?” “错,这不是神秘,是安全。安全至上。”萧卿卿口齿不清地回答他。 “你是做贼心虚?否则怎么会认为自己安全有问题?” 这个自闭儿,口才却一点都不输给他老哥,真不知道是不是扮猪吃老虎。萧卿卿眼睛一横,“我有什么可心虚的?” “总觉得萧同学能表现出来的就不是真的,所以很怀疑呢。” “什么意思?拜托你尽量把话说得简单易懂些。” 汪诚的脸红了,结结巴巴地解释说:“我的意思是,萧同学喜欢误导别人,总是做些似是而非的事情,但其实那些都不是你真实的想法。比如邓老师没收的那张纸条,其实那根本不是你本人的意思,但是你宁愿大家误会……” 萧卿卿听懂了,“所以你认为这次的事情也不是真的?” “萧同学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些都是对女孩子的名誉很损害的事情啊。” “名誉?我有名誉吗?”她大声笑了三下,见汪诚一脸认真,她也不好意思太任性,只得讪讪地收了笑容,“为什么你觉得这不是真的?你认为顾西不会那么对我?” “学长虽然表面看上去骄傲不羁了些,但其实他很有原则,而且一向很洁身自好……” 汪诚的话未说完,萧卿卿又笑了出来,“他洁身自好?那这个校园里没有不自爱的人了。” “萧同学……” “好了,如果你是为你老哥的缘故特来向我求证这个,那就免了吧。我能说的都说完了,其他的我不会说,也不想说。”萧卿卿把吃完的饭盒扔到三米外的垃圾筒里。 “我哥哥今天下午会过来。” “我知道,篮球比赛嘛!” “你会留下来看吗?” “没兴趣。”她说的是真话,她已经觉得头有点晕了,只想赶快放学了好回家睡觉。该死的顾西,把感冒传染给她,害她也不得安稳!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萧同学不应该是外表所表现的这个样子的,你戴了面具生活,不觉得累吗?”

自作多情—— 这四个字一直在她脑海里索绕,陪伴她度过了其后的三个小时。但说也奇怪,被他这么一揽和,时间就好像不是那么难熬了,没怎么发呆就到了睡觉时间,然后睡下,第二天早上,闹钟按时响起。 真不想上学。昨天和爸爸的一番谈话就那样的不了了之,为什么没人相信她是真的想休学?萧卿卿套上毛衣,走到窗边才发现外面在下雨。 呃,如果她没记错,今天应该是每季度一次的和明星高中校篮球队进行比赛的日子。虽然说球场是室内的,但这样的天气,多少还是会有点影响吧。 奇怪,她关注这些干什么?有影响最好,最好那家伙输球,他那样对她,应该得到一些教训才是。 萧卿卿快步走下楼,意外地发现楼下竟然没有人,连王阿姨都不在。一转眼间,发现冰箱上贴了张纸条,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着:“小姐表少爷,乡下打电话来说我媳妇病了,我已跟先生请了三天假,因此这三天里只好委屈你们自己解决吃饭问题了。王香珍留。” 不会吧,今天是周五,还可以在学校食堂里将就一下,明后天可是周末,该去哪吃饭啊? 正苦恼时,顾西从楼上慢吞吞地走了下来。这家伙,他肯定不愁地方吃饭。 “阿嚏!”走到楼梯口时,顾西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萧卿卿这才发现他的脖子上围了条毛巾,脸色有点红,看上去不太对劲。 “你感冒了?”乌溜溜的大眼睛在他脸上转了几圈,谨慎的语音里是捱不住的欢喜。 顾西的回答是又一个喷嚏。 “你今天好像要参加篮球比赛吧?” “你的表情是幸灾乐祸吗?” “不可以吗?”既然被揭穿了,干脆撕破脸,反正她和他之间,也没什么好气氛值得维持,“我听说汪寒是明星队的队长?我希望他赢。”说着从冰箱中取出一瓶鲜奶,剪去封口倒到杯子里。 “他不会赢。”顾西从她手中半途截走那杯鲜奶,咕噜咕噜几口下了肚。 直等他把空杯递还到她手中时,她才惊觉自己又被耍了,“喂,那是我的!” “现在变成我的了。” 萧卿卿一咬牙,决定彻底翻脸,“顾西!我以为我昨天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你没听清楚是吗?我现在再对你重复一遍,希望你不要再来惹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划清界线!” “我觉得你的提议不太现实,我们现在住在同个屋檐下,不是吗?” “该死的……”说来说去,还是这个大问题,如果他继续住在她家,那么她永远不可能摆脱他。 “我有个好提议,要不要听听看?”顾西的声音低柔得像是种诱惑。 虽然直觉告诉她那绝对不是什么好提议,但还是忍不住想听听他到底有什么想法,“什么?” 顾西凝视着她,微微而笑,“你不觉得如果我们能够和睦相处相亲相爱,会比现在这样针锋相对的要好得多吗?” 萧卿卿的眼睛眯了起来,和他一样笑得含蓄而温和,“和睦相处?相亲相爱?” 她在顾西眼中看到松懈的痕迹,于是下一句话就以更柔和更甜蜜的声音说了出来:“顾大才子,你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些?” 一把拿过书包赶紧溜,心里真是痛快啊,可以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他! 可惜人才跑到客厅,身后的书包就被人抓住了,紧接着一只大手伸过来紧紧箍住了她的腰。 那一刹那的感觉先是颓丧——倒霉,逃不了了;其次是惊愕——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的手在她腰上;再是惶恐——很陌生的不安以及烦乱。萧卿卿连忙转身,叫道:“喂,你想干吗,放开我!” 回头了才知道两人的距离比想象的更近,顾西的眼睛漆黑,从他眼中萧卿卿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如此瞳仁重叠瞳仁,影子交织影子,这个世界,突然变得静寂无声。 “你……想干什么……”声音听起来非常无助。她恨这种软弱,可是该死的,此时此刻她真的觉得双腿发软,没有力气。 “你好像很高兴我得了感冒?” “那又怎么样?” 顾西的唇轻轻一扬,低低地笑了起来,一听这笑声,萧卿卿心里就开始大喊糟糕,因此声音也就更加显得可怜兮兮:“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觉得光我一个人感冒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决定分一点给你。”最后一个音节呢喃着消失在她的唇上。 萧卿卿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哄”的一声,炸成了四分五裂。 她还是错愕地睁着眼睛,但从顾西眼中已经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只是雾蒙蒙的一片,然后越来越模糊,最后那雾气终于承受不了重量,溢出了眼眶。 “哇……”萧卿卿哭了起来。 “卿卿,卿卿……”夏叶璃悄悄地推了推身边一直发呆的同桌,要命,历史老师已在讲台上注意她大半天了。 “萧卿卿同学,请你说一下法国大革命时期,大资产阶级掌权期间采取的一系列革命措施,体现了哪位思想家的思想?”无法忍受学生在课堂上这么光明正大地走神,新来的历史老师开始成心为难。 被点名的幸运儿依旧神游千里之外,对老师的话充耳不闻。 夏叶璃手伸到桌下暗中拧了她的大腿一把,不会吧,这样都没反应?顾不得全班同学和老师都在看,她用手在萧卿卿面前用力摇晃,企图引她回神,“卿卿!卿卿!” 终于,那素白的脸庞慢慢地转了过来,一双眼睛浓黑如墨,却看不到丝毫光采。 夏叶璃的心跳了几跳,预感不祥,“卿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 萧卿卿摇了摇头。 “老师在问你话呢。” 萧卿卿抬头看向历史老师,“什么事?” 历史老师顿时为之气结,这个学生不但开小差开得光明正大,连反问都问得理直气壮,真是败给她了! “我问你,法国大革命时期,大资产阶级掌权期间采取的一系列革命措施,体现了哪位思想家的思想?” “我不知道。”这回答倒是干脆利落,可把女老师的脸给气白了三分。 二排七座的汪诚忽然站起来英雄救美:“老师我知道,是伏尔泰。” 见是据说是班里最乖的学生出头解围,历史老师也不好意思发标,只得狠狠地瞪了萧卿卿一眼,说道:“下课后跟我到办公室去。” 可能是被邀请的次数太多,反而麻木了,萧卿卿点个头,“噢”地应了一声。 于是第一节课后,她再度被请进了办公室。 “萧同学,你对我的教学方法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我以为第一节是数学课。” 她的回答跟她的问题有关联吗?历史老师开始怀疑眼前这个学生脑子不正常。 “萧同学,你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精神恍惚的?” “老师,你在关心我吗?” “这个……当然,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老师,虽然我不是你的班主任,但是关心每一个同学是我们当老师的应尽的义务……”历史老师开始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态拯救祖国花朵。 “老师,我被人强吻了。” “你只管告诉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等等,什么?你说什么!”历史老师吓得跳了起来。 “老师你会帮我的是吗?”萧卿卿的表情要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相比之下,她的老师满脸通红满头大汗,样子真是尴尬到了极点。 “那个,萧同学,这个……你是说你被人……强吻了?”年轻未婚的女老师在说出那个罪恶的字眼时唇都是哆嗦着的。 “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老师外,我找不到别人可以倾诉了……”原来柔弱真的是很绝的武器啊,难怪她平时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心上,但一看到夏叶璃哭就完全丢盔弃甲。这招还真有效!看眼前的历史老师,不但完全忘记了她刚才在课堂上的不良表现,而且面露怜悯之色将她轻轻搂入怀中以示安慰。 “不怕不怕,你慢慢说,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被谁?在哪?什么时候?” “被顾西。” 历史老师睁大了眼睛,“什么?顾……西?”纵使新来晔华没多久,这位天才学生的名号她可还是知道的。 “顾西!”萧卿卿重复着肯定了一遍。很好,就不信不能拖那家伙下水,想沾惹她,事先就得准备好付出代价。都是他,害她早上那么丢脸,简直比昨天和前天所发生的事加起来还要丢脸一千倍一万倍!如果说,被文舒亮夺走初吻让她觉得恶心,那么早上那件事则让她觉得怨恨! “叮呤呤——”第二堂课的铃声恰到好处地响起。萧卿卿转身对她鞠了一躬,“对不起老师,我要去上课了,这件事就拜托你了,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讨还公道的。老师再见。” 说完飞速离开,走回自己教室里。在座位上坐下时,她已完全恢复成平常的她。 “老师没为难你吧?”夏叶璃关心地问道。 萧卿卿陰森森地笑了一笑,“她为难我?我为难她还差不多。” 夏叶璃顿时好奇,“你对她做什么了?” “我对她做了什么,以我们学校传播八卦新闻的速度,下节课后你就会知道了。” 她不担心,她一点都不担心,反正她一直是争议人物魔鬼的女儿嘛,已经没什么脸可以再丢的了。倒是顾西,这么一个大烫山芋飞过去,看他怎么办。 藤静想必也会很生气吧? 到时候老师、家长、同学和女朋友的四重压力一施加,嘿嘿嘿…… “这可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啊!”萧卿卿高兴地笑着,忽然间,她觉得鼻子有点发痒,然后痒的感觉蔓延到了喉部,再以一种爆炸性的姿态宣告出来—— “阿嚏!” 夏叶璃扭过头来,一脸的关心,“卿卿,你感冒了啊?” 感冒?老天!肯定是那家伙传染的—— 午间,斜风细雨不湿衣。 萧卿卿坐在一株婆挲梅下,百无聊赖地啃着面包。没办法,如她所料的,强吻新闻在一个早上光速般地扩展开来,弄得人尽皆知,虽然说她问心无愧,但是难保会有类似那个某某某对她下跪的突发事件发生,于是选择暂避风头,午餐时间躲到了学校后方人迹罕至的废烧场来。这里虽然脏了点,但是安静,渐渐沥沥的雨落在头顶的枝叶上,却滴不下来,真是片乐土啊! 汪诚撑着伞沿小路缓缓走过来,将一个塑料袋递到她面前。 “谢谢!没人跟踪你吧?”萧卿卿大喜,打开袋子,里面是盒排骨饭,相比昨天的食不知味,今天可真的是饿狠了,当下舀了一大勺往嘴里塞去。 汪诚犹豫了一下,在她身边坐下,“你有必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神秘吗?” “错,这不是神秘,是安全。安全至上。”萧卿卿口齿不清地回答他。 “你是做贼心虚?否则怎么会认为自己安全有问题?” 这个自闭儿,口才却一点都不输给他老哥,真不知道是不是扮猪吃老虎。萧卿卿眼睛一横,“我有什么可心虚的?” “总觉得萧同学能表现出来的就不是真的,所以很怀疑呢。” “什么意思?拜托你尽量把话说得简单易懂些。” 汪诚的脸红了,结结巴巴地解释说:“我的意思是,萧同学喜欢误导别人,总是做些似是而非的事情,但其实那些都不是你真实的想法。比如邓老师没收的那张纸条,其实那根本不是你本人的意思,但是你宁愿大家误会……” 萧卿卿听懂了,“所以你认为这次的事情也不是真的?” “萧同学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些都是对女孩子的名誉很损害的事情啊。” “名誉?我有名誉吗?”她大声笑了三下,见汪诚一脸认真,她也不好意思太任性,只得讪讪地收了笑容,“为什么你觉得这不是真的?你认为顾西不会那么对我?” “学长虽然表面看上去骄傲不羁了些,但其实他很有原则,而且一向很洁身自好……” 汪诚的话未说完,萧卿卿又笑了出来,“他洁身自好?那这个校园里没有不自爱的人了。” “萧同学……” “好了,如果你是为你老哥的缘故特来向我求证这个,那就免了吧。我能说的都说完了,其他的我不会说,也不想说。”萧卿卿把吃完的饭盒扔到三米外的垃圾筒里。 “我哥哥今天下午会过来。” “我知道,篮球比赛嘛!” “你会留下来看吗?” “没兴趣。”她说的是真话,她已经觉得头有点晕了,只想赶快放学了好回家睡觉。该死的顾西,把感冒传染给她,害她也不得安稳!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萧同学不应该是外表所表现的这个样子的,你戴了面具生活,不觉得累吗?” “你是小矮人吗?”萧卿卿忽然蹦出这么句话来。 汪诚一愣,不明所以,“什么?” “既然你不是小矮人,就救赎不了我。所以,不必试图了解我。”其实白雪公主也蛮幸福的,她有七个小矮人保护着,后来还有帅帅的王子爱上她娶她回家为她报仇。而她萧卿卿,却什么都没有,只能靠自己。萧卿卿站起来拍拍衣服,说:“快上课了,回去吧。” “萧同学……” “还有什么事吗?” 她回头,汪诚对她扬了扬手中的伞,“外面在下雨。” “和我一起撑伞回去你不怕吗?” 汪诚笑笑,将伞打开撑到她头上。 “真好,我也有护花使者了……”萧卿卿自言自语了一句,干脆挽住他的胳膊,一同回教室。 第三节自习课的下课铃声刚刚响起,班里的同学们就一窝蜂地冲出教室,急得卫生委员大喊:“不要跑啊,今天要大扫除……”等她喊完,教室里已经空荡荡的只剩下三个人了。 “夏叶璃——”在环顾了一下剩下的三个人后,卫生委员把目标转向其中最容易说服的小白兔身上,“帮帮忙吧。” “对不起,我也要看球赛……”小白兔溜得果然够快。 卫生委员看向另一个人,“班长……” 汪诚很是为难,“我答应哥哥给他加油的。这样吧,我看完球赛再回来打扫好了,你别担心,我说到做到。”腼腆小男生说话还一套一套的,理由充分地走了。 卫生委员长叹一声,其实她也想去看球赛,呜呜呜呜,她怎么这么倒霉,为什么偏偏她是卫生委员呢? 最后残存的硕果推了推她的肩膀,“喂。” 她抬起头,啊,萧卿卿,难道她肯留下来做值日? “大家都走光了,我一个人好像也干不了什么,所以我也要走了,拜拜。”萧卿卿背好书包,走到教室门口朝她挥手。 果然——原本就不指望她。 卫生委员的脸垮到了最低点。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来了一个人,萧卿卿朝她挥完手后转身正准备走人,就那样一头撞了上去。 “唉哟,哪个家伙不长眼睛……”话骂到一半,看清那人的模样,萧卿卿小小地吃了一惊,“汪寒,怎么是你?你弟弟刚去给你捧场了,你没看见他吗?” 汪寒一笑,映亮了整个教室,卫生委员开始眼直: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汪寒啊,好帅哦! “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找你。”说着他拉了萧卿卿的手往外走。 “找我干吗?”怎么这些男生都有随便拉人手的习惯?她好像和他没那么熟吧? “当然是给我打气加油啊。” “为什么?不要!我要回家。”连忙拒绝,她的头已经沉得有十个重了。 “比赛完后我送你回去。”容不得她再多言,萧卿卿就发现人已进了篮球场。 晔华高中的篮球场建在室内,条件一流,占地200平方米,设有防潮隔音长条优质地板,几百盏汞钠灯将整个篮球场照得一片明亮,找不出半点陰影和暗光。 汪寒拉着萧卿卿的手进场时,引起了不小的一股蚤动。 “天啊,快看,萧卿卿和汪寒!” “萧卿卿怎么又和汪寒扯在一起了?她不是喜欢弟弟汪诚的吗?” “这个女生怎么这么不要脸啊,一会和这个,一会和那个,早上她居然还跑去跟他们班历史老师说顾西学长强吻她。真是的,她以为自己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嘘,小声点!你忘记她是谁了?魔鬼的女儿啊,千万别去招惹,否则会死得很难看的!” 萧卿卿听着这些流言蜚语,扯着唇笑了一笑,“本季度的绯闻女王非我莫属。” “其实也挺不错的啊,不是吗?被人关注总比被人疏忽得好。”汪寒冲她眨眨眼睛,顿时令她有种被看透的感觉。难道他知道她有多么寂寞? “喏,说好了,不许半途逃跑,一定要看完比赛。答应我吗?”汪寒把她一直带到最前面,和那些候补队员们坐在一起,真是看球的好位置啊。 “你和你弟弟说话的方式真是相像。”都喜欢用肯定句命令人家该做什么,然后再假惺惺地加一句“答应我好吗”,果然不愧是同个家庭教育出来的,“你不特殊关照一下他,给他也安排个好位置吗?”她看见汪诚坐在二楼看台上,虽然居高临下也是能够看得很清楚,但总不抵这近距离观看更加刺激。 “位置只有一个,你坐的这个原本是属于我的。”汪寒把一瓶矿泉水塞到她手里。 真是好人,知道她唇干舌燥,正需要清水来解渴。当即打开瓶盖痛饮一番,放下瓶子时才发现汪寒一脸错愕地看着她,身边的几个队员开始狂笑。 “有什么问题吗?” “你第一次看篮球比赛?” “当然不是。” 身旁一个球衣上写着7号的队员指了指对面,“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吧!” 萧卿卿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了穿红球衣的顾西和他身边正在递水给他的藤静。 她的脸立刻绷紧了。 “看到没有,那水是让你递给老大喝的,你却自己拿起来喝了,真是……”7号又开始哈哈大笑。萧卿卿把矿泉水瓶往椅子上一搁,走过去重重地踩了他一脚。7号吃痛,立刻跳了起来,“你,你,你干什么?” “你把我和她比,活该你被踩!” “老大,你女朋友欺负我!”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绅士作风,7号转向汪寒求助,结果援兵未到,脚上又被踩了一脚,“这次又是为什么?” “谁告诉你我是他女朋友的?你不要胡说八道!” 这时比赛的哨声准时响起,东西两侧的大型显示屏上浮现出本次比赛的时间和双方队员名字,最后翻出大大的一行字“0:0” “不祝福我吗?”汪寒朝她伸出手。 萧卿卿的眼角看到顾西朝这边望了过来,于是她绽出一个最最璀璨的笑容,伸手与他击掌,“你一定能赢!” 两队队员依次入场互相行礼,穿红色球衣的是晔华高中,穿蓝色球衣的是明星高中,其中以红色九号顾西和蓝色五号汪寒最是引人注目。一时间大堂里只能听到“汪寒——汪寒——”“顾西——顾西——” 其实真的蛮无聊,她的感冒症状越来越严重,不但脑袋是晕乎乎的,连喉咙也开始疼起来了了,因此周遭人叫得越是起劲,她越是觉得烦躁。忍不住开始诅咒场内异常活跃的顾西,真是没天理,他的感冒应该比她还严重才对,怎么他就这样生龙活虎的,而她却全身没力气? 才刚那么胡思乱想时,一阵惊叫声响起,她抬起头,就看见篮球朝她直飞了过来,然后以最大角度瞬间占据了她的视线—— “砰”的一声,那个球不偏不倚地砸在她脸上,椅子朝后塌倒,旁边的队员惊呼着冲过去时,只见倒霉鬼已经满脸是血地晕了过去。 场内两人不知所措。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是故意的。”汪寒皱眉看着这次事故的始作俑者。 而那人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完全不敢相信刚才那球怎么就会从手上滑了出去。 “因为强吻对方被揭发,所以因爱成恨,恼羞成怒地对佳人下此狠手?”心里笑得越厉害,嘴上则说得越严重。顾西啊顾西,这回看你怎么办,没想到竟能让他抓到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把柄,真是上天助也! 顾西回过神来,没有理会汪寒的冷嘲热讽,大步朝昏阙了的萧卿卿走过去,完全不顾比赛才进行到一半,抱着她赶往医务室急救,一任众人对这突发事件添油加醋,议论纷纭。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大事记,转载请注明出处:怎么你认为那不是真正,萧卿卿抬头看向历史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