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教师的资质从未关系,邓老师却那么针对卿卿

作者: 大事记  发布:2019-10-10

nb88新博,第13节:学校餐厅的骚动 “老师不要不承认,如果今天不是我,换做其他学业非常出色的女孩子喜欢汪诚,老师也会这样坐立不安吗?不说假设性问题,我举实例,顾西和藤静的关系全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为什么老师们从来就没有刁难过他们呢?”心中的某个柔软点被触动,委屈就那样汹涌而来,萧卿卿连忙眨眼睛,将泪水硬生生地压制回去。 “萧同学,你简直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的也许是我,但带着有色眼光看人的却是老师你。既然老师已经把话说到这分上了,那么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就是要早恋!接不接受我,是汪诚的事,和老师没有关系。听清楚了吗?我再说一次,我要早恋!您如果不满意,就跟校长报告逼我退学好了!再见。”她说完就冲过去一把拉开门,顿时好几个在外偷听的课代表跌了进来,手里的作业本散了一地。 萧卿卿瞪他们一眼,怒冲冲地走了。 课代表们手忙脚乱地捡起地上的作业本,战战兢兢地放到桌上,“老师,这些……” 邓大班主任以手托额重重地叹了口气——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难教了…… 冲回教室,完全不顾同学们的惊讶私语,打开课桌开始收拾书包。身边的夏叶璃被她这个样子吓坏,颤抖着唇问道:“卿卿,你怎么了?卿卿……” 一本两本三本,全都塞到书包里,她不要念书了,念什么书,念得好念得坏有什么区别,反正爸爸再也回不到以前的那个爸爸,家也回不到以前的家,她也回不到以前的她。明明一切都变了,那这样的坚持又有什么意义? 她拎着书包,刚转身就看见汪诚站在了面前。 “老师为难你了,是吗?” 萧卿卿咬了咬唇,“和你没有关系。” “我去找老师谈谈。”汪诚说着要走,她连忙上前拉住,周围传来同学们的轻嘘声。这般拉拉扯扯,估计在他们看来必定是一对苦命鸳鸯纷飞记了。 “我拜托你,不要给我增加压力好吗?我真的很累。” 汪诚看着她,忽然笑了,眼睛清亮。有没有搞错,这个时候他还笑得出来? “好,我不去找老师,但你也不能逃学,答应我好吗?” 又来了又来了,又是这种该死的无邪笑容,就是这种笑容害她早上鬼使神差地坐上他的车,然后引发了这次暴风雨。他还嫌后果不够惊人哪? 汪诚接过她手上的书包,把里面的书又一本本拿出来,在课桌上放好,“坐下学习吧,你不可能逃一辈子啊。” 哦,mygod!同窗这么久了,她怎么到现在才发现这个男孩的可怕魅力?遇到他,就像尖针遇到棉花,完全没辙。 这一天,也许是命中注定不会太平。如果没有碰到班主任,她会去找文舒亮的麻烦,如今被班主任一搅和,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只能趴在桌上呆望窗外的天空,任流言蜚语在周围的同学间传来传去。 自那几个不小心跌进办公室的课代表回来后,全班同学都在早自习时间里得知了她的那番早恋宣言。第一节课下课后,本幢教学楼的同层班级也都知道了,早上四节课上完,ok,大功告成,全校皆知。 “一起去吃饭。”汪诚站到她的面前。 “有没有搞错,你真想和我同进同出吗?”眼角余光看见一脸苍白的夏叶璃,她连忙拉住她的手不让她逃跑。 汪诚低垂着头,萧卿卿看见他的两只耳朵很红。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脸色倒是比较正常,“谣言止于智者,不是吗?” 感觉夏叶璃的手在挣脱,连忙握紧些,“那么请问,智者该如何看待我们的关系?” “好朋友。”答得很快。 “只是这样?” “不然呢?”汪诚忽然笑了笑,“你不想知道我哥哥跟我说了些什么吗?” 这个诱饵她没办法拒绝,只能拉着夏叶璃乖乖跟他一起去食堂吃饭。 三人出现在熙熙攘攘的饭厅里时,自是一阵骚动。萧卿卿深吸口气,摆出一副最好别惹我的模样,那冷若冰霜的程度自认为够得上小龙女级别。 三人打了饭在西首一张餐桌旁坐下,迎来周围n只竖起来的尖耳朵。 “我……还是去其他桌吃饭吧。”夏叶璃刚想逃,就被萧卿卿一把拉回,“你给我坐下!”罪魁祸首,惹了麻烦出来就想撇清?没门!她会搞成这个样子,她要负一大部分责任。 “可是……同学们都在看我们耶,我觉得好恐怖哦……” “那也给我坐下,你要是现在开溜,我就和你绝交!”萧卿卿把饭勺往夏叶璃碗里一插,“吃!” 夏叶璃委屈地吸吸鼻子,低头开始吃饭。 “你好凶,萧同学。”汪诚讷讷地看着她,声音发颤。 现在才知道?萧卿卿扯着唇角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好说好说。可以进入正题了吗?究竟是什么令你对我有了如此大的改变呢?”

闹钟响到第三遍时,萧卿卿才很不情愿地从被子里爬起来。下床时整个脑袋还是晕乎乎的,疼得像要裂开。都是昨天那该死的事情,害得她一晚上都睡不好,噩梦连连,到现在都不能消除恶心的感觉。 其实也没怎么样,只是碰到了她的唇,还没来得及深吻就被拉开了,然而那样的碰触依旧令她深恶痛绝。她有洁癖,情感上的心理洁癖。 胡乱洗了把脸就下楼,心情不好,连打扮都失去了兴致。走到楼梯处她就后悔了,那个一身整整齐齐、优雅无比地坐在餐桌旁边吃早饭的人是谁?萧卿卿皱皱眉,立刻回房间重新梳洗,扎好辫子,换了套白色高领毛衣和白色短裙,搭配同一色系的长靴子,打扮得青春朝气。没办法,在那女人面前,她惟一的强势就是年轻,只是年轻。 然后重整旗鼓下楼,见到餐桌上另一个人时甜甜地叫了句:“爸爸。” “卿卿,早。”爸爸的眼睛一亮,显然对她这身打扮很满意。 她的父亲萧新异,是“天翼”模特公司的大老板,他遵循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娶了天翼旗下最红的模特沈瑶嘉,从而完全破坏了在女儿心中的神圣形象。 萧卿卿瞥了沈瑶嘉几眼,真是不公平,三十岁的女人居然能漂亮到这地步,也怪不得美色惑人。 刚坐下,大门就开了,晨练回来的顾西匆匆跑进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萧卿卿把脸别开,看向另一边,偏偏那边坐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沈瑶嘉,皱眉,还是低着头吧,眼观鼻鼻观心,这样哪个讨厌鬼都看不到。 “小西,快来吃早饭。”爸爸很热情地招呼他。 “我去洗澡,马上下来。”接着便是上楼的声音。真是看一个人不顺眼时,就处处不顺眼,连他跑步上楼的声音都听起来像是噪音。 萧卿卿开始往嘴里扒粥,希望快快吃完早点走,可是粥太烫,每舀一勺,都得凉上好一阵子才能入口。在她吃到第五口粥时,顾西下来了,坐到她的正对面。她抬头看他一眼,头发还是湿的,却显得神清气爽。短发就是这点好,随洗随干,哪像她的长头发,每次洗完要吹好一阵子才能出门见人。 “小西,我看到昨天的报纸了,干得好!”萧新异开始日行一善地夸奖顾西。萧卿卿加快了喝粥的速度。 接着是沈瑶嘉那与美丽外表相得益彰的动听声音:“昨天去参加慈善晚会,碰到几个孩子也在晔华念书的老板,听他们提起你,姑姑真是觉得好有面子哦。” “很高兴能成为满足小姑姑虚荣心的一样法宝。”顾西淡淡的笑音听不出是真心还是讽刺。 “唉,卿卿要是有你一半,我也就不担心了。”萧新异叹气,说到她最不爱听的话题上。 又来了,日行一善地夸奖过顾西后,就开始日行一恶地贬低她。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自己的乖僻行为终于引起爸爸的重视,还是该痛哭在爸爸眼里由乖乖女堕落成缺点多多形象恶劣的不孝女。 勺完最后一口粥,大功告成!她推椅离座,“我吃饱了,上学去了,再见。”背了书包赶紧逃。这个家,真不是她待的地方。 外面的天空,和昨天一样明蓝,朵朵白云飘啊飘的,真想逃课去郊外放风筝。 “滴呤呤——”清脆的铃声像是宣告某个人的靠近,萧卿卿条件反射般地开始皱眉,因好天气而滋生的好心情又被破坏了! 顾西骑着他耍酷到底的保时捷登山车从她身边经过,嗯,他下一步应该是猛踏车板飞速离去。这一年相处下来,她对他的习惯已经了如指掌。 谁知,出乎意料地,车子却在她身边慢了下来,悠哉地跟着她。 萧卿卿朝人行道里走了几步,真讨厌啊,他想干吗? “要不要坐我的车一起走?”跟了她半天,顾西慢吞吞地开口说道。 啊!天下红雨——萧卿卿抬头,天空,那么蓝,那么蓝。 “想替你同学赎罪?”肯定是这个原因,“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实现,别想令我改变主意。” 顾西歪着头看她,神情很古怪,不知道为什么,萧卿卿觉得自己的心紧了一紧。 “顾西!顾西!”欢快清悦的叫声从街对面远远地飘了过来,两人同时回头,看见骑车而来的那人时,一个脸上古怪的神情消失了,另一个则隐现出了憎恶。 “小静。” 吐……萧卿卿觉得自己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对不起顾西,昨天晚上奶奶生病了,所以没能来参加你的庆祝会……呀,卿卿你也在!早上好啊。”俏丽的短发,有别于同龄少女的青涩稚气,这个骑自行车的女孩,明艳而灵动。 虚伪的女人!萧卿卿在心里咒骂——明明知道她不喜欢她,还每次这么热情地打招呼,搞得大家关系好像有多好似的。 “没事。”顾西微笑着,表情是面对她时从来没有过的温柔,“我们走吧。”说完一踩脚踏板,加快了车速。 藤静朝萧卿卿挥挥手,“那我们走了哦,卿卿拜拜。” 两辆脚踏车并肩而去,晨光映过去,背影那般和谐。萧卿卿觉得自己的心又紧了一下。 再度抬头,天空看起来都不蓝了。心情低落到最谷底。 真是郁闷的十六岁。萧卿卿边走边踢路上的石子,从家通往学校的路步行才二十分钟,可是,真的很孤单哪…… “萧同学……” 呃?有人叫她?萧卿卿回头,看见的居然是汪诚。 汪诚骑着脚踏车追上来,然后在她身边停下,“萧同学,一起上学吧。” 啊?萧卿卿对他突如其来的大方热情完全不能适应。这个书呆子……不知道他哥哥跟他说了些什么,他怎么看起来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好吗?”汪诚又问了一遍。 “呃……好吧……”萧卿卿终于肯定自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对着那样单纯的笑脸,实在是没办法拒绝。 “那上车来,我载你走。” 在又一次的无法拒绝后,萧卿卿坐到了汪诚身后,早上的风很清凉,可是她倒觉得自己脸上很热,手心也很热。如果被同学们看见她坐汪诚的车一起上学,不知又会渲染成什么样子,但是——如果让那家伙看见了,算不算是她成功追到了汪诚呢? “萧同学,我们以后可以做好朋友吧?” “呃……”萧卿卿觉得自己大脑开始短路,“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 “很高兴有萧同学这样的好朋友呢。”汪诚身上有股清香,使他有别于其他男孩子,萧卿卿闻了又闻,还是分辨不出那是什么香味。 “你用什么香皂?” “为什么问这个?” “很香。” 车头顿时歪了一下,差点摔倒。好不容易胆子大了些的汪诚被她这句赞美吓得够呛,他红着脸回答道:“萧同学指的可能是中药的味道吧。” “不会吧?中药也有这么好闻的吗?” “嗯,配方里有鸢尾月桂和迷送香,都是很芳香的草本植物。”转眼间学校就到了,路两旁响起了几个同学的口哨声。 果然,又给那桩八卦绯闻增添新内容了。萧卿卿暗叹一声,跳下车。汪诚也立刻停下了车子,回头望她,眼睛晶晶亮,“萧同学,下次别急着跳车,很危险。” “对哦,很危——险——”路过的同学拖长了声音学舌。 萧卿卿白了他们一眼,倒是汪诚,依旧微微笑着,丝毫不介意。天啊,这真的是她所知悉的高二三班班长汪诚吗?那个比女孩子还害羞腼腆的汪诚? 她上前一步靠近他,低声问道:“昨天你哥哥跟你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你今天对我的态度有这么大的变化?”满心的好奇使她迫不及待地想马上弄清楚,却不知晓两人这样近距离地说话看在别人眼中是何其暧昧。 顾西和藤静正好锁了车走出车棚,看见这一幕时两人都睁大了眼睛。 “难道传言是真的?”藤静喃喃。 顾西一脸陰沉地接话:“传言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但这丫头有麻烦了我却很肯定。” “什么麻烦?”藤静不解,顾西朝某个方向扬了扬头,藤静朝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萧卿卿,你们两个在干什么!”校门口的传达室里,邓亦海大喝一声,黑着一张堪比包公的脸粉墨登场。 “啊?”萧卿卿连忙跳后三尺,和汪诚拉开距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邓包公的肥胖手指再度颤抖地指向她:“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真倒霉,怎么总是她—— “你究竟想干吗?” 一寸光陰一寸金的晨读时间,她却得站在办公室里享受邓大班主任的超分贝高音,以及旁边几个邻班老师探究窃笑的眼神。就算是抓奸抓个正着,凭什么只带她一个人来问话,汪诚却幸免于难?真是不公平啊! 萧卿卿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老师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邓大班主任开始脑溢血,“你你你……你究竟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 “报告老师,我很有羞耻心。因为老师昨天逼我不得不公开了自己的感情,所以为了防止大家取笑,我认为我必须要得到对方同等的回应才可以。” “什么?你你你,你才几岁?就学人家玩早恋?” “早恋不就是应该我这个年纪玩的吗?” 邓大班主任开始内出血,“萧卿卿!你别给我耍嘴皮子!学校不许早恋的,你不知道吗?” “校规上没有写啊。”萧卿卿回答得很无辜,“校规第一条到第十条,都没有提不许早恋。老师要我背给你听吗?” “你……反正不许你勾弓汪诚!你自己要堕落也就罢了,别拖累好学生下水!”邓大班主任终于被逼出了自己的真心话。其实社会开放的现在,要想禁止高中生谈恋爱是不可能的,但是出于升学率着想,好学生明显被老师看管得更严格些。如果萧卿卿找的是其他一些不成材成绩差的男生,那倒也罢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就是。可偏偏是汪诚,高二三班的优秀生模范!这么一块美质良材怎么可以就这样被破坏?说什么也得趁事情没扩展开前赶快挽救。 萧卿卿听了这话后沉默了很长时间,邓亦海以为自己说教成功,心中暗自高兴,声音也放柔和了:“萧同学,我知道这个年纪的感情是很纯洁的……” “老师!”萧卿卿突然抬头,眼睛明亮得不可思议,倒让邓园丁吃了一惊,剩下的话都吞回到了肚子里。 “老师,我上学迟到过吗?早退过吗?有闹事打架吗?有破坏同学团结吗?你所指的我的堕落是什么呢?只是单指我的学习成绩吗?就因为我成绩不好,所以老师认为我不该和班长在一起,认为我配不上班长,老师是这样认为的吗?” 邓亦海被她这一连串的问句抢白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半张着嘴盯着她,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老师总想着我会带坏班长,为什么不反过来想想,也许和班长这样成绩优秀的人在一起,我的成绩也会进步呢?爱情又是什么?老师们对爱情所下的定义仅仅是成绩分数的划分吗?上了那个分数我就可以谈恋爱了,是这样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 “老师不要不承认,如果今天不是我,换做其他学业非常出色的女孩子喜欢汪诚,老师也会这样坐立不安吗?不说假设性问题,我举实例,顾西和藤静的关系全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为什么老师们从来就没有刁难过他们呢?”心中的某个柔软点被触动,委屈就那样汹涌而来,萧卿卿连忙眨眼睛,将泪水硬生生地压制回去。 “萧同学,你简直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的也许是我,但带着有色眼光看人的却是老师你。既然老师已经把话说到这分上了,那么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就是要早恋!接不接受我,是汪诚的事,和老师没有关系。听清楚了吗?我再说一次,我要早恋!您如果不满意,就跟校长报告逼我退学好了!再见。”她说完就冲过去一把拉开门,顿时好几个在外偷听的课代表跌了进来,手里的作业本散了一地。 萧卿卿瞪他们一眼,怒冲冲地走了。 课代表们手忙脚乱地捡起地上的作业本,战战兢兢地放到桌上,“老师,这些……” 邓大班主任以手托额重重地叹了口气——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难教了…… 冲回教室,完全不顾同学们的惊讶私语,打开课桌开始收拾书包。身边的夏叶璃被她这个样子吓坏,颤抖着唇问道:“卿卿,你怎么了?卿卿……” 一本两本三本,全都塞到书包里,她不要念书了,念什么书,念得好念得坏有什么区别,反正爸爸再也回不到以前的那个爸爸,家也回不到以前的家,她也回不到以前的她。明明一切都变了,那这样的坚持又有什么意义? 她拎着书包,刚转身就看见汪诚站在了面前。 “老师为难你了,是吗?” 萧卿卿咬了咬唇,“和你没有关系。” “我去找老师谈谈。”汪诚说着要走,她连忙上前拉住,周围传来同学们的轻嘘声。这般拉拉扯扯,估计在他们看来必定是一对苦命鸳鸯纷飞记了。 “我拜托你,不要给我增加压力好吗?我真的很累。” 汪诚看着她,忽然笑了,眼睛清亮。有没有搞错,这个时候他还笑得出来? “好,我不去找老师,但你也不能逃学,答应我好吗?” 又来了又来了,又是这种该死的无邪笑容,就是这种笑容害她早上鬼使神差地坐上他的车,然后引发了这次暴风雨。他还嫌后果不够惊人哪? 汪城接过她手上的书包,把里面的书又一本本拿出来,在课桌上放好,“坐下学习吧,你不可能逃一辈子啊。” 哦,MyGOd!同窗这么久了,她怎么到现在才发现这个男孩的可怕魅力?遇到他,就像尖针遇到棉花,完全没辙。 这一天,也许是命中注定不会太平。如果没有碰到班主任,她会去找文舒亮的麻烦,如今被班主任一搅和,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只能趴在桌上呆望窗外的天空,任流言蜚语在周围的同学间传来传去。 自那几个不小心跌进办公室的课代表回来后,全班同学都在早自习时间里得知了她的那番早恋宣言。第一节课下课后,本幢教学楼的同层班级也都知道了,早上四节课上完,ok,大功告成,全校皆知。 “一起去吃饭。”汪诚站到她的面前。 “有没有搞错,你真想和我同进同出呼?”眼角余光看见一脸苍白的夏叶璃,她连忙拉住她的手不让她逃跑。 汪诚低垂着头,萧卿卿看见他的两只耳朵很红。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脸色倒是比较正常,“谣言止于智者,不是吗?” 感觉夏叶璃的手在挣脱,连忙握紧些,“那么请问,智者该如何看待我们的关系?” “好朋友。”答得很快。 “只是这样?” “不然呢?”汪诚忽然笑了笑,“你不想知道我哥哥跟我说了些什么吗?” 这个诱饵她没办法拒绝,只能拉着夏叶璃乖乖跟他一起去食堂吃饭。 三人出现在熙熙攘攘的饭厅里时,自是一阵蚤动。萧卿卿深吸口气,摆出一副最好别惹我的模样,那冷若冰霜的程度自认为够得上小龙女级别。 三人打了饭在西首一张餐桌旁坐下,迎来周围N只竖起来的尖耳朵。 “我……还是去其他桌吃饭吧。”夏叶璃刚想逃,就被萧卿卿一把拉回,“你给我坐下!”罪魁祸首,惹了麻烦出来就想撇清?没门!她会搞成这个样子,她要负一大部分责任。 “可是……同学们都在看我们耶,我觉得好恐怖哦……” “那也给我坐下,你要是现在开溜,我就和你绝交!”萧卿卿把饭勺往夏叶璃碗里一插,“吃!” 夏叶璃委屈地吸吸鼻子,低头开始吃饭。 “你好凶,萧同学。”汪诚讷讷地看着她,声音发颤。 现在才知道?萧卿卿扯着唇角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好说好说。可以进入正题了吗?究竟是什么令你对我有了如此大的改变呢?” 汪诚微垂着眼睛,轻轻地说:“觉得萧同学很可爱,所以想和你做好朋友,这样的理由不能令你信服吗?” “信你我就不是萧卿卿。”还顾左右而言他,这么腼腆的小男生,若没什么特别大的动力和理由,会一时间变得这么主动大方才怪! 汪诚忽然一笑,站起身将唇凑到她耳边,用低得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哥哥说他喜欢你。” 萧卿卿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快看快看,汪诚到底对萧卿卿说了些什么?萧卿卿好像很震惊的表情呢!” “会不会是汪诚答应和她交往,所以她高兴得呆掉了?” “笨蛋,他们两个早上一起来上学就表明已经确定关系了嘛,还需要再说一遍吗?看汪诚神秘兮兮的样子,真是令人好奇呀!” “魔鬼的女儿这次算是栽了,不过我怎么都想不明白,她怎么会看上汪诚那书呆子?” “切,我倒觉得汪诚配她是低就了呢。” 此起彼伏的窃窃私语声在餐厅里连绵成一片音潮,萧卿卿一连眨了七下眼睛,才消化掉汪诚带给她的这个大消息。 身边的夏叶璃看看她又看看汪诚,也是一脸好奇。 汪诚咳嗽一声,坐回原位,一本正经地说:“所以哥哥叫我和你保持良好的关系,多增进增进感情。” “有没有地洞?”萧卿卿转头问夏叶璃。 “什么?” “我想钻进去。” 餐厅的东边角落里,坐了两个人。 本来这两人才是大家一直注意的焦点所在,奈何今天的绯闻实在太过惊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萧卿卿和汪城吸引了过去,无暇注意到他二人的存在。 这两个人,不消说,正是晔华高中的NO.1风云人物和他的女朋友。 “椒盐鸡做得不错哦,不尝尝吗?”藤静一边偷笑,一边将自己饭盒里的鸡夹给注意力明显不集中的顾西。 顾西低着头不说话。 藤静以手托脸,一双慧黠的漂亮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他看。 “我的脸上有花吗?”顾西挑了挑眉。 “没有花,只有字。” “哦?” 藤静眯着眼睛笑,笑得像只偷到糖吃的小狐狸,“四个字——食不知味。” 顾西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小静,不要以为很了解我。” “不敢不敢。”藤静举手做投降状,“只是,你真的不吃醋?” 顾西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目光,忽然轻笑,朝她勾了勾手指。 “什么?”藤静不疑有诈,凑过身来。 他一把搂过她,猛然贴住她的唇。 “哇——”从四周同学的惊叫蚤动程度来看,今天的新闻又多添了一桩。 “天哪,卿卿你看!”夏叶璃完全惊呆了,虽说顾西的离经叛道全校皆知,而且他和藤静的关系也早已公开化,但如此在众人面前表演火辣辣的热吻还是第一次。 萧卿卿侧过脸啐了一声:“伤风败俗!” “唉,想想也真的挺不公平的,顾西跟藤静这样都没关系,邓老师却那样针对卿卿……” 越听越烦,再坐下去她会疯掉!萧卿卿将饭盆一扣站起来,“我吃饱了,先走一步。” 夏叶璃本想跟着离开,但看到汪诚还坐着就改变了主意。他不走她也不走,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啊,和自己喜欢的人如此近距离地在一起,暗恋是不是就是这样容易甜蜜呢? 混蛋!自大狂!可恶的家伙!喜欢把自己的私生活曝光给大家看,和他姑姑一样爱慕虚荣! 萧卿卿沉着脸一阵风般地走在校园小径上,两旁的梧桐树叶红了,在空中片片飞舞,冥冥中好像有样东西跟着落叶一起凋零,再也恢复不到原先的模样。 真生气啊,这么陰陰的天空,这个世界真是复杂,连一丝纯净都不留给她。 可是,究竟在生气什么呢?又为什么而生气? 她是她,顾西是顾西,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顾西爱跟谁一起爱吻谁,关她什么事?她干吗觉得这么气愤? 心里酸酸的,胸口很闷,仿佛透不过气来。 萧卿卿扶住路边一颗梧桐树,慢慢地坐下去,要命,头又开始疼了,自眉毛处一直蔓延到后脑勺,像有无数根皮筋在不断绷紧,随时都会断掉。 完了完了,这种要命的感觉又出现了,自从去年爸爸再婚后,每当有她不愿接受的事情发生时她就会头疼,像是借此来逃避什么似的。然而这次逃避的又是什么? 萧卿卿哀叹一声,捂住自己的脸。 真是没出息啊,萧卿卿,你好没出息……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大事记,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教师的资质从未关系,邓老师却那么针对卿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