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木僧对这位笑脸迎人的南宫冷刀,九龙王尊大

作者: 大事记  发布:2019-10-05

铁木僧点头道: “不错。这虬龙掌起源自武林四尊之首的东龙,东龙当然是学自虬龙剑上,照这情形看来,九龙王尊大概已经得了那柄虬龙奇剑了。” 黄秋尘摇头道: “不会的,虬龙剑并没在南宫冷刀的手中。” 这恳切的答复,不禁使袁丽姬问道: “你怎么知道虬龙剑不在他手中?” 黄秋尘长长的叹息一声,道: “数日前,我还看见过虬龙剑,是那虬龙公主所拥有,如何会说在南宫冷刀手上呢?就是说,南宫刀在近日抢去虬龙剑,但一种武林奇功,也绝不能说会在短短几日间就练成。” 铁木僧点头道: “尘儿说得不错,虬龙剑上所记载的二种武学,不是能在短短时间练成,而是要数十年的精血潜修,方能练成,当然就是这种,‘旋天虬龙掌’了,据尘儿所说:虬龙剑不在九龙王尊手上,那么他可能是得自于东龙的传授也说不定。” 袁丽姬问道: “大师父,虬龙剑上另外记载的一种武功是什么武学?” 铁木僧道: “另一种武学,即是九招虬龙剑法,据说这九招虬龙剑法,东龙也学不会……” 黄秋尘道: “大师父说:虬龙剑法能在短时间内学成,怎么东龙会没有学成?” 铁木僧笑道: “我没将话说完,当然你们感到我说的话前后矛盾,不错,九招虬龙剑法若经悟透,在短短的一日间便能够将它学成,但为难的,就是没人能有那么大智慧,悟出剑鞘上盘龙九招的剑法。 实听黄秋尘轻轻噢了一声,道: “那剑鞘上的金色浮龙,隐藏着虬龙剑法吗?” 要知黄秋尘已经亲眼看过那剑鞘浮龙,但那条金龙就除了雕刻的三个,“虬龙剑“,艺术字之外,并没有什么武功经文,剑法招工的显示。 铁木僧道: 九招虬龙剑法,三百年来有人学会过,有无这剑法,当然没有确实的考证,不过金罗真人乃是一个武学大宗师,既然他已各在伏虎,飞凤,腾蛟三剑剑鞘上留下武功,当然虬龙剑不会说没有,何况虬龙乃是四剑之首。” 袁丽截止突然问道: “大师父,金罗真人将一些武林绝学,留传于四奇剑之上不知是那一柄剑上的武功是绝高。 铁木僧道: “武功一道,最是精微奥妙,高低之分,便不只单靠名师的指导,最主要是时间与天赋,四柄奇剑上记载武学,同是出自金罗真人所创,谅高低之别,所差有限,不过据百年前的甘林四尊,会战华山大大主峰的情形而论,乃是东龙武功较高,大概是虬龙剑上的武学最厉害了。 刚才九龙王尊所施展的,“旋天虬龙掌的威力,你等已经见识过,那么虬龙剑法这诡奇奥妙,更是令人难以想像了。 在他们这一阵谈话中,三人已经奔驰三四里路,辽阔的荒野,那里可见紫电道长和吴灵钟的行踪。 铁木僧突然停下来,说道: “紫电师弟和吴师弟,苦追击不着九龙王尊,总该会转头回来,怎么不见人影?” 袁丽姬道: “二师父和三师父,剑术独步天下,大师父倒不必替他们二位老人家担心,咱们现在还是赶紧前去见武叔叔。” 黄秋尘听得一惊,问道: “什么?刚才姊姊不是说武叔叔已被人惨害了吗?” 铁木僧深深的叹息了一声;道: “尘儿,武仪天虽然还没死,但已和死人一样了。” 袁丽姬接声说道: “刚才我怕龙王尊听到武仪天叔叔还没有死,再又前去迫害,所以我只得瞒你说,武叔叔已死,不过武叔叔着实伤得极端惨重,大概已经回天无术了,可是大师父深知武叔叔的重要,已经将武叔叔移到一个秘密的所在,胡圣手老前辈等人,正尽力的在挽救他的性命,如武叔叔能够清醒的话,那么黄龙山师兄之血案,便可以大白,以及那九龙王尊是不是当今的武林黑白二道盟主——南宫冷刀之迷,便可完全澄清了。” 这些话,听得使黄秋尘惊异不已,问道: “怎么?大师父还不相信九龙王尊便是南宫冷刀吗?那么刚才……” 袁丽姬摇头说道: “刚才大师父在神密庄院里,指责九龙王尊之话,乃是在胁迫九龙王尊露出假面具来,但那厮着实机警至极,便没有露出他是冷宫冷刀的破绽。” 黄秋尘厉声叫道: “我黄秋尘可以对天发誓,九龙王尊就是南宫冷刀!” 袁丽姬眼见黄秋尘激动的情绪,脸容倏地一变,肃声说“尘弟弟,你涉历江湖武林未久,对于武林中的恩怨不太清楚,而且人对南宫冷刀在中原武林中的地位,声望,也知晓得极少。 不错,在目前种种的迹像看来,九龙王尊便是南宫冷刀,但这种怀疑,远在十年前大师父便知道了,但你知道以大师父在江湖的声望,为什么不号召武林同道,揭发南宫冷刀的为人恶行? 黄秋尘听闻袁丽姬的指责,不禁呆呆怔在那里,暗道:“这就奇了,大师父早怀疑南宫冷刀的恶行,但为什么不敢揭发他的假面具呢……?” 袁丽姬略微一顿后,淡淡道: “那就是证据,缺有力的证据。” 黄秋尘闻言突然仰首发出一声悲愤的长笑道: “证据,那恶贼主是看中你们这个弱点,毫无忌惮的在武林中遍布爪,一旦等到你们摸清了证据,但为时已经太晚了。” 铁木僧脸上一片沉弟,点头说道: “尘儿的话,说得一点没错,如果我们照这样摸索下去,为时已经太迟了,唉……” 但是南宫冷刀在江湖武林中,沽名钓誉,假仁伪善,声望之隆,已经使天下武林同道为这敬服,如果咱们在短时间,叫武林同道中朋友改变对他看法,那实在并非易事,所以非有确实的罪证.实难……” 黄秋尘这时心中感到迷惑不已,到底南宫冷刀在当今武林有什么潜在势力,或着以铁木僧在中原武林道中的声望,还不敢公开指责南宫刀的罪行? 袁丽姬突然柔声的向黄秋尘说道: “黄弟弟,我坦白的告诉你,关于南宫冷在武林中的声望,只要你知道大师父曾经对青城八位师父提到南宫冷刀罪行,却遭受众师父的指责,那你就知南宫刀在天下武林人眼目中,是如何的受尊敬了。” 黄秋尘吃惊的道: “什么?难道说紫电老前辈和吴老前辈也不信南宫冷刀是个为非作歹的人?” 袁丽姬点头道: “不错,刚才在神密庄院中,我向大父告知九龙王尊可能是南宫刀的这事,二师父和三师父都极力的争辩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黄秋尘这时候方才知道南宫冷刀在江湖武林中的声誉,地位,着实太大了。 袁丽姬轻轻叹息一声,继续说道: “南宫冷刀任职江湖武林黑白二道盟主,已有四十余年,无论天下各大门派,无不对他尊仰万分,不管何等纷争,只要他出来排解,无不迎刃而解,数十年来天下武林中人,大部份都受过他恩惠,大家都认为他是大仁大义,正气凛然的人,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大师父早在龙山师兄被豁之时,便怀疑到他,但南宫冷刀的声望过大,大师父只得将这件血仇深藏心底,暗中继续搜寻证据,期能把南宫冷刀的丑行恶速公诸天下。” “尘弟弟,难道人不知道大师父忍辱含恨的苦心?” 黄秋尘这时被袁丽姬的话,感动得热泪潜潜而下,凄声向铁木僧说道: “大师父,尘儿真太冲动了……” 铁木僧,伸手轻轻抚摸着黄秋尘,颤声说道: “尘儿,你放心,你父亲的血仇,终有一日会大白……。 走,现在咱们见武仪天去。” 说着,铁木僧在前面带路,转向东北方向走去! 三人经过半个时辰的疾走,已到临湘城西七里外一座小村庄…… 这座村庄住着不过二十余户人家,四周到处是水田与树木,远远看去,一片翠绿,显得那般恬静,清雅。 铁木僧领着黄秋坐二人顺着村庄入口碎石路走着,蓦然听见铁木僧‘咦’!的一声轻叫说道: “村庄中情形有异,难道已发生事故……?” 袁丽姬为人机智,这时他也发觉这座村庄有些怪异,原来他感到村庄中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人影,座立村口的几户人家,房门都是紧闭着。 袁丽姬怕问道: “这村庄住有人家吗?” 铁木僧停立村口一会,倏地脸色骤变,急道: “快走。” 他当先一人,身影幌处,疾速向后一座大院奔去。 铁木僧的轻功已达炉火纯青绝境,眨眼间,人已投上那座大院矮墙,突然传来铁木僧一声暴喝: “孽徒,胆敢行凶!” 紧随着一声凄厉惨咋划破死寂的气氛,村庄每一个角落,紧接着响起一阵受惊的犬声。 这气氛,显得凄凉,恐怖。 生像这座村庄,正面临着死亡的末日。 那惨厉的叫声过处,接着是一阵哈哈狂笑声,道: “铁木僧,哈哈哈,想不到咱们数十年又碰面了……!” 黄秋尘和袁丽姬同时感到这语音是那么熟悉,两人身若掠波剪燕,几个起落间,翻过这座大院矮墙,触目处,二人不禁机伶伶打个寒战。 原来这道矮墙内,是那么惨厉,恐怖,有如一处人间地狱。 只见墙内尸体累累,鲜血淋漓倒卧着二十余具,而这些死者。皆是身着农装,里有七八个是妇孺。 除了这些死者这餐,庭院中的五株高大的杨树下,分别吊着九个人,他们有的被剥去全身衣服,赤条条的裸露着身体,体无完肤,有的面目全非不是舌头被割,便是双眼被挖出眼眶,带着血丝吊在脸颊上,其状这惨,真是令人不敢目睹。 这九个被吊,惨遭酷刑的人,在袁丽姬的眼光中,是那么熟悉,原来他们都是青城修剑的弟子。 就在这群死者与被酷刑之中的凶手,是十三个面罩红巾,腰佩屠刀的白衣人。 这十三个红巾白衣屠士的首领,是位身材肥胖,脸孔白晰,容貌熟悉至极的中年人,他不是别人,正是鬼矶士秦风。 铁木僧似为眼前惨厉的情况,看得呆呆愕住了,抑或是,碰见鬼矶土秦风所遭受的惊骇: 黄秋尘和袁丽姬一时间,也被眼前惊人的惨状,看得呆呆怔在那里! 其实这时鬼矶土秦风,目睹黄秋尘和袁丽姬活生生的出出眼前,心中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惊骇! 这时村庄中死寂的气氛,较刚才更浓厚。 最后还是一个被吊白杨树上没死的修剑院弟子,打破了这寂静的气氛,那弟子微微睁开眼睛,望了袁丽姬和铁木僧一眼,孱声说道: “袁院主,铁木师伯,他们为逼寻武仪天等人行踪……而加害无辜的村民,酷刑逼迫弟子等说出……弟子等知道武仪天施主……重大……我可以身殉职……没向奸徒吐露……院主替……报仇……。” 说到这里,这个修剑院的弟子双脚向空中一蹬,立刻断气身死。 袁丽姬听了这几句话,她凤目中立刻敛满晶莹的泪水,虽然泪水没有直接滴落下来,但任何人都知道,她内心中的悲痛,比痛哭出声更加难受。 蓦听黄秋尘厉声喝道: “秦风!” 这声暴喝,如同焦雷,鬼矶士秦风微微一怔,干声笑道: “娃儿,咱们总算是冤家路窄,老是碰面。” 黄秋尘这时为这残忍的屠杀手段,看得胸中热血沸腾,面泛杀要,冷声喝道: “我懒得再和你说废话,杀人偿命,你拿命来吧!” 黄秋尘身子一侧,人若游鱼穿浪,疾欺过去,左掌当胸劈下。 他这欺身进攻之势,显得奇诡无伦,虽然看去翠上踏中宫而进,但其身子穿走弧绵,有着一种踏机步斗之势。 鬼矶士秦风像似为黄秋尘这招进攻身法所惊,猛的一吸小腹,倏忽间退后三尺。,黄秋尘喝一声,借势欺进,双掌连环劈出。 但掌影飘飘,眨眼之间,拍出一十三掌。 铁木僧不知黄秋尘最近武功的成就,已非昔日可比,目见他欺身攻击鬼矶土秦风,心头暗惊,拂袖就要过去,及见黄秋尘扑身游进的身法,方感宽慰,停住脚步一观看。 这时眼见黄秋尘连劈十三掌,不但功力火候极深厚,招式之诡奥,更是武林罕见,他心中又惊又喜,转首低声问袁丽姬道: “姬儿,你知道眼前那人是谁吗?” 袁丽姬曾经听得黄秋尘说过鬼矶土秦风,自称是大师父的师弟,这时闻言立刻答说道: “他是鬼矶土秦风,姬儿已跟他见过一次面,黄弟弟却和他有数次交手,据说他是元空师祖驱逐出门墙的叛徒。” 铁木僧长长的叹息一声,点头道: “不错,他是老纳的师弟,唉!老纳以为他已然身死,想不到他竟然还活于人世……那么今日江湖武林,要有一番血劫杀机了,尤其是咱们青城修剑院……” 袁丽姬肃声说道: “大师父,这人阴狠残酷不下九龙王尊,咱们今日眼见他杀这么多人,这个叛徒已经不容再宽放,不如从事力将他除了。” 铁木僧摇头叹道: “姬儿,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叛徒秦风的武功。远在四十余年前,已经凌驾为师之上……唉!尘儿今天能接他二十余招,实令我出乎意料之外。” 袁丽姬闻言心中震惊不已,她知道鬼矶士秦风的武功很高,可是她绝没想到大师父却那般忌惮他。 铁木僧突然轻轻的吐叹了一声,以传音入耳的声音向袁丽姬说道: “姬儿,等会为师若和秦风动上手,你和尘儿尽快的赶回青城修剑院,发下紧急通令,召集中原九大门派的高手,告知当今武林危机之后,立刻组织一个武林义师,然后再下山征讨武林奸徒。” 袁丽姬听了这番言语,芳心一惊,在这刹那间,她突然感到自己的责任,是那么重大。 在这段时间内,铁木僧始终注视着两人激斗情形,这时他看得喷喷称奇,出乎意料之外的,黄秋尘和鬼矶于秦风交手七十余招,黄秋尘不但没有落败迹像,而且招招进逼,手指袭处,皆是致人死命的要害大穴。 铁木僧轻轻惊叹了一声,道: “姬儿,尘儿的武功何时达到这种高深境界?” 袁丽姬道: “黄弟弟的武功,自从我在千草泽遇到他之时,便有惊人的进展,从那时之后,他的武功好像一日千里,每当我一次看见他与人交和,功力招式,便更加深厚,惊奇。” 铁木僧噢了一声,说道: “如此说来,那么我武林同道可多了一个绝世奇才了,老纳后大概不必那般札人忧天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那层忧郁,登时消除殆尽。 袁丽姬听铁木僧这句隐含玄机这语,似懂未懂的说道: “大师父,人不必操心,当今武林危机,我和黄弟弟定然力能挽救。” 蓦然,突听一声裂帛暴响,鬼矶士秦风身躯暴退出三四步! 黄秋尘冷笑一声,叫道: “秦风,咱们还没分出胜败,何故败退!” 话声中,黄秋尘扑身欺进。 突听鬼矶土秦风,森森一笑道: “小娃儿,你的武功进展,着实有些邪门,你再接老夫一记“金豹探爪”功试试。语声中,他右的五指弯曲,宛如钢钩,直向黄秋胸前攫去—— 幻想时代扫校

铁木僧看得大惊,他袍袖一甩。疾若惊鸿过来,一股极巨潜力,形如浪涛潮卷。 黄秋在秦风一爪攫出这时,顿感一股巨大潜力压了过来,他已经数次挫败在秦风手下,这次那敢大意,吸腹凹胸,霍地向后一退,恰把秦风那股内劲让过。 秦风那肥内劲正好和铁木僧的内劲接触一起,一股强大的延旋气劲,震得三个人疾速退出五六步。 鬼矶士秦风哈哈一声狂笑,道: “铁木师兄,你可没想到我还活在人世间!你说,佛家因果循环,讲究办延报应,咱们之间数十年血债,总该清结了。” 铁木僧听了这段话,脸上神色登时一片铁青,显得有些激动,长声叹道。 “师弟,咱们之间昔日情恨,早在四十余年前,已有家师主持公道,为兄当然不敢说我没错,可是大错是师弟一手酿成……。 昔日恩怨,老纳已随岁月飘逝,不愿再问罪师弟,但是今日秦师弟残杀生灵,造孽人间,确是令人发指痛恨。” 鬼矶士秦风闻言,突然仰脸发出一声悲厉的长笑,笑声如同鬼哭,狼叫。 黄秋尘和袁丽姬冷眼旁观,心知铁木僧和秦风,确实有一段难解的恩怨袁丽姬从师十数余年,从没听过铁木僧说过这段事,所以对他两人之间的事,一片迷茫。 鬼矶士秦风厉笑一阵之后,怨恶的说道: “铁木师兄,你已经把那段血债情淡忘了,但我却没有遗忘。数十年来,海棠红的遗容悬在我的脑海中,她临死前的惨烈身影,不时还呈现我的眼前……你是杀害海棠红的凶手,是拆散我家庭的罪人……我恨不得生吃你的肉,啃你的骨头……哼哼……数十年来我为这段血海仇恨活着,我今日残杀生灵,为着就是逼你出来,为的就是要毁灭青城修剑院。” 这段话,听得黄秋尘和袁丽姬目瞪口呆,他们不是为着奉风怨毒毁灭青城修剑院的诺言,而是他所说的,“海棠红”之名。 “海棠红”这个名字,在两人听来并不陌生,那就是前日,虬龙公主和冷白交淡的时候,提到孤独红毒面骷髅钟楼正式结发妻子的名字——海棠红,他们不知道秦风所说的“海棠红”,就是黄秋生的外祖母? 当然二人内心都暗自说道: “这是真的吗?” 铁木僧惨然叹道: “秦师弟,你已经走入迷途够深了,佛家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现在你若能悔悟,回头还嫌不迟,或者,你到最后定然悔恨过迟了。 鬼矶土秦风冷厉一笑,道: “铁木僧师兄,你还相劝我吗?哈哈哈……闲话少说,咱们两人今日就在此地决个生死。” 说罢,鬼矶土秦风微揿衣衫,铃的一响,由怀取出一对海碗耀目的金环来。 袁丽姬阅历丰富,她一看秦风手中金环,便知非同小可,因为秦风手中金环,比起青钢五行圈,乾坤日月轮等同类兵器,还要细一些,可是,金环内外,一望而知,内内外外,全是精铜铸成,倒鬓形的锯齿,寒光闪闪,犀利无比,一望而知,定有不少神奇招数。 铁本僧见那对金环,脸色又是一变,沉声说道: “且慢动手,老纳先问师弟一声。” 鬼肌上秦风冷笑道: “你有什么遗嘱,尽管说来。” 铁木憎庄重的说道: “师弟当今出现江湖,难道为的只是寻仇为兄吗?” 鬼矶士秦风阴森森的笑道: “杀你铁木僧,毁灭青城修剑院,雪洗数十年仇恨,是我唯一宿愿,争霸武林,称雄江湖,是每一个人都有的壮志,你何必多问。” 黄秋尘突然朗声说道: “大师父,他已经投效九龙王尊,和九龙王尊南宫冷刀,狼狈为奸,肆虐武林。” 铁木僧闻言大惊,问道: “此话当真。” 显然铁木僧是想到鬼矶土秦风,和九龙王尊二人联手为害武林之后果不堪设想。 鬼矶土秦风哈哈奸笑道: “他这些话,一点没错,自古以来,英雄豪杰完成霸业,当然都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而且我也自认,人单势孤为完成毁灭青城修剑院这誓言,不得不倚重于九龙王尊,投效九龙王府的组织。” 铁木僧在这时候方才知道当今武林局势,已经变成正派人士势弱群孤之局了,铁木僧突然大声问道: “秦师弟。那么九龙王尊是何人?” 鬼矶士秦风冷笑道: “你问九龙王尊是何人有什么用?自然到时候,你就知值龙龙王尊是何许人,当然是说今日你不列在我的金环变轮之下,废话少说,咱们该动手了。” “当!”一声金铁交触清啸,鬼矶士秦风变轮互击了一下,立刻拉开门户。 铁木僧还没举动,突见袁丽姬把那柄飞凤短剑掣出鞘来,使了一个朝天往香的式子,肃声说道: “秦师叔赐教。” 右手的飞凤剑已如灵蛇吐信点了出去! 袁丽姬乃是当代青城修剑院主,虽然年纪甚轻,但身受中原武林九大剑客十余年的薰陶,身兼各派武林绝技,加之她天生聪颖,幽兰慧贤,所以当今武功的成就犹如天生的一朵奇花。 而且她在十年前得传飞凤奇剑上的绝学,武功进展奇快,就是青城九大剑客,也难望其项背,唯一所差的只是对敌经验和功力火候而已。 所以铁木僧见她抢先出手,也不加阻止,因为他知如袁丽姬若非鬼矶士秦风之敌,那么自己也非其敌。 鬼矶士秦风目睹袁丽姬撒手一剑,已知这女娃儿是一大劲敌,但是他心想:袁丽姬乃是铁木僧的传徒,功力上不见得就会胜过铁木僧。 只听秦风阴森森的冷知,道: “你是当今修剑院主,我要毁灭青城,唯有先向你下手。” 说话声中,他右手金环平推,左手金环一甩,虚兼实用,用个“乱扫彩云”之式,直向袁丽姬打去。 袁丽姬知道秦风的武功非同小可,心知丝毫不敢大意,她微退半步,右手剑一穿一翻,“翻云覆雨’,猛戳秦风的右臂。 鬼矶士秦风冷冷一笑,霍地一矮身子,“伏桩猛虎”,身躯倏的一转,办起双环,反用一手“老君敲门”直向剑身,横崩过来。 鬼机士秦风暗蕴内劲,心想将袁丽姬短剑崩飞,但袁丽姬动手之前,早已将全付精神贯注飞剑之上,因她素知道这一战,不但对于青城修剑院的声望关系重大,而且对正派武林有一种精神力量,要知自己若败在他的手下,无异是促使魔焰嚣张。 所以秦风这一诡计,袁丽姬怎会让他得逞,只听一声娇叱,她剑身一沉,寒光一闪,“东风舞柳”直扶敌人双足,紧接着往起一挑,猛扎两式,精奥奇诡,变化异常迅速。 鬼矶土秦风日见这般精奥的剑式,心头略微一惊,喝声“好剑术,这是武当太极剑法的绝招。” 只见鬼矶士秦风将走空的双环一带,右脚轻探如同旋风似的一转,犹似平地飞起一朵白云,‘拨划寻蛇’,双环又向袁丽姬颈后打来。 袁丽姬微一缩身,侧移三尺,避了开去。 两人就在这种接触即离的情交下,双环一招,互出奇招,狠对起来。 鬼矶士秦风原先心想:袁丽姬武功再高,也难抵挡自己二十招双环攻击,但是交手七八招之后,他感到袁丽姬的武学,有一种真才实学的修为,招式奇诡老练,攻法避重就经,稳若山岳,丝毫不染年轻人的恶习,救胜心强,血气浮动。 他心中感到无比惊异,为什么这个女子,这般沉着老练?如果以秦风和黄秋尘交手,秦风有时能以诡计伤敌,但是和袁丽姬和却不可能。 因而这个机智阴险的鬼矶士,立刻知道要战败袁丽姬,只有应用真才实学对付,于是他把数十年来,一身所学,完全集中在这对金环上。 “只见黄光闪闪,上下翻飞,圆、转、磨、勾、揪、破,一招一式,十分迅辣,舞到疾处,满身都是金圈光彩。 酷似哪咤太子,又似托搭天王。 袁丽姬也用了九大门派,每一派的奇绝招术来对付敌方金环,加以她手上是柄武林四大奇剑之一的飞凤剑,气势更见凌厉。 只见她剑如浩月,时而凌空高悬,彷如神龙舞空,时而贴地流走,酷似银河流水,刚柔并用,进退随心。 中原武林九大门派的武学,大部分皆是深邃至柔,博大深奥之学,今日在袁丽姬手中施展起来,更显得名门正派剑术的正气庄严。 一时间,鬼矶土秦风金环招式,完全遭受压制,有许多狠辣诡秘的杀手,都无法施展出来,因而两人交手七十余招,仍不分胜败。 鬼矶士秦风愈战愈惊,他作梦也没有想到袁丽姬的武功,这般高深,试想自己连一个后生小辈也胜不了,何谈能毁灭青城,雪洗心头之恨。 想到此处,鬼矶土秦风杀机泛生,拂地双轮交互轻击一下,爆散出无数片轮月般的光影。 这时袁丽姬手中的短剑,也施出飞凤剑法的一招绝学,凤平飞翔,剑芒闪光,化作一道疾虹,投入轮影光罪状圈之中。 两人这一接触,场中诸人都知道有决定性的变化,所以铁木僧和黄秋尘不禁都凝神戒备,以防不测。 那知事实令人出乎意料,就在袁丽姬剑光刚投进轮羁的刹那。 鬼矶士秦风双轮光影倏敛,他人已如惊鸿出林飞出三四丈外! 满脸铁青,混身颤抖,双睛充满惊恐,慌张的凝望着四周。 这情形,当然不是袁丽姬的剑招惊退了冤矶土秦风,场中众高手,都不知道秦风为何有这种意外的举动?当下也包括袁丽姬在内。 袁丽姬目睹鬼矶士收轮后退,她也立刻抱剑凝土,双眸不禁跟着鬼矶士秦风举目向四周掠扫了一眼。 但是,四周静悄悄的却没半个人影啊! 突然听到鬼矶士秦风颤声喝问道: “是谁啊!” 铁木僧也是脸色微变,顿然他也发现到什么似的。 黄秋尘见了这种情形,不禁低声问道: “大师父,有人吗!” 原来黄秋尘也没有看到有可疑的人影,以及什么声音。 就在此时,苍穹间突然飘起一缕轻乐…… 那好像似管弦声,又似胡笛,琴萧声! 若有若无,涉茫虚幻,渐渐消逝向西方。 鬼矶士秦风突然叫道: “海棠红……” 他人已如同疯魔一般,一面嚷着,一面疾向西方追去! 鬼矶士秦风这一走,那十三个如同比灵鬼魔的红巾白衣屠士,转首就要离去! 黄秋尘暴喝一声,道: “你们那里走……” 身若旋风,疾向一个红巾白衣屠士扑去,人未到,一股排天掌力,已经如浪潮卷涌过去。 黄秋尘心想自己这一道掌劲,至少能够将这屠士击伤,抑或阻止他的去势。 那知事实不然,这个屠士头也不回,身随掌劲飞出五六支外,走在十三屠士的最前面。 这屠士绝高的武功,看得黄秋尘人大惊! 袁丽娘在黄秋尘出掌追击的时候,她也飞身扑向一个屠士,一剑疾劈了过去。 依照袁丽姬的武功剑术来说,她随手一剑,就是武林一流高手,也难轻易躲过,那知这个屠士,却双臂轻轻的一摇,横飘出七尺,轻易的避过这一剑。 这情形看和袁丽姬怔了一怔! 就在黄秋尘和袁丽姬分自攻击不中,一怔神的当儿,十三个红巾白衣屠士已经齐齐奔出十余丈。 黄秋尘首先如梦初醒,暴喝道: “你们这些凶手,休想这般轻易离开……” 喝声中,他就要扑追过去,突然听到铁木僧叫道: “尘儿,姬儿,穷寇莫追。” 铁木僧说着,人已闪到两人前面。 黄秋尘问道: “大师父,这些人阴狠残杀无辜村民,以及修剑院弟子,如何能让他们消遥自在的离去?” 铁木僧轻轻的叹息一声,说道: “那十三人的武功,就是咱们三人全力出手,也难拦住他们,你看,他们在刹那间,已走得无影无踪,根据他们这等轻功看来,就是当今九大门派的掌门功力,也难与他们比拟。” 黄秋尘闻言不禁转头望去! 果然那十三红巾白衣屠士,在这弹指间,已经杳如黄鹤。 这一下,实在太令人震惊了,袁丽姬叹声说道: “大师父,这样一来,咱们中原武林已经无安宁日了。铁木僧叹然答道: “九龙王尊和秦风师弟,以及这十三个诡异怪人联手肆虐江湖武林,天下注定有一番大乱了。” 一语刚落,蓦落传来一声清越的呵呵朗笑声! 黄秋尘等三人都被这阵朗笑声吓了一跳,即时转首望去! 只见这座大木屋墙角积草堆这后,缓缓的走出一个面貌威武,带长刀的长髯老者,迎着铁木僧等人走来。 黄秋尘看清了来人,吃惊的低叫一声,道: “南宫冷刀!” 不错,这个面貌威武雄纠纠的老者。就是名震天下,威尊万隆的天下武林盟主——南宫世家的南宫冷刀。 他曾经在那座神秘庄院和冷震东出现过一次,所以黄秋尘和袁丽姬都认识他,铁木僧当然和他是故年之交。 黄秋尘现在所吃惊的是,是这个南宫冷刀,是否就是那九龙王尊? 要知南宫冷刀这时的出现,和刚才九龙玉尊,判若两人,而且九龙王尊是捞掠虬龙公主走了,他怎会又在这里出现? 南宫冷刀那双虎目,射出一股威棱的精光,略微一扫庭院中尸首一眼,然后对铁木僧笑说道: “铁木大师,目从四年前罗山寒舍一晤之后,久不闻大师出山,兄弟也没有空闲上青城修剑院问候,想不到今日我俩巧遇此村庄之中,真称是有缘了。” 铁木僧心中虽然对地宫冷刀的人,已经有了成见,但在尚未澄清南宫冷刀的真正狰狞面目这衫。铁木僧对这位笑脸迎人的南宫冷刀,还是乔装着知已好友,当下喧了声佛号,道: “南宫施主,别来无恙,不知你何时驾临村庄的” 南宫冷刀拂髯轻笑,道: “老朽刚才路过村口,巧见大师和贵院主等三人,疾驰入村,老朽一时心血来潮,知村内定有变故,尾随而入,得见大师跟令师弟冲突,因而老朽不便现身,躲藏大草堆之后。” 他这番话,说得天衣无缝,使人根本无法点出他的破绽。 铁木憎惨然一笑道: “哪么南宫施主,对于眼前惨状都亲目所睹了吧!” 南宫冷刀倏地面色一沉,说道: “铁木大师,当今天下江湖武林,已呈一片不安混乱,老朽身为黑白二道盟主,但始终不知祸乱根源为何?祸首是谁?但今日目睹此残酷事件,老朽已能由各情形,加以推测大概,显然这事都和你们青城修俭院有着莫大关系。” 黄秋尘在这时候,内心有着无比的矛盾,到现在他自己真的也无法确定眼前的南宫冷刀,是不是那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九龙王尊? 现在自己要以什么面目来面对南宫冷刀? 袁丽姬这时也和黄秋尘同样的心思,两人一时间呆呆的站立一旁,四道目光一瞬不眨的看着南宫冷刀。 蓦然南宫冷刀眼光掠扫着两人,仰首呵呵的一声朗笑,道: “铁木兄,不知你何时收了这样一个得意弟子,据老夫数次看他和武林高手交手,武功之成就,实是一位武林奇才,如老夫观察不错,这孩子日后成就,定然高过于已故的黄龙山。” 他这句话,骨子里仍是探测黄秋尘的来历底细,要知黄秋尘的面貌,有点酷似黄龙山,当然南宫冷刀心中有所怀疑。 黄秋尘闻言,脑海中迅快的浮起家父家母如迹的血仇,心中难控制情绪的激动,凄厉的喝道: “南宫盟主,在下有几件事情问你……。” 铁木僧生怕黄秋尘一时激动,表露出身份来历,不禁即时沉声道: “尘儿,不得无礼。” 南宫冷刀望了黄秋尘一眼,轻声笑道: “这位小兄弟,你有什么疑难之问题,尽管说来,凡是我所知道的,我乐意答覆你。” 黄秋尘听到铁木僧的叱喝声,心头一震,他本来想询问南宫冷刀,关干家父的事情,这时急忙将到口的话吞回肚中,转话说道: “在三日前,尊驾和黑手岩冷震东,驾临那座神秘庄院中,我们所交谈的话,有许多地方,在下充满迷惑,惊奇,不知阁下能否坦白解释在下所疑之事。” 黄秋尘这时急中生智,转变话题的智慧,看得使袁丽姬暗暗钦佩,但他那种本是激动的情绪,一下转变为和颜悦色,看得使人感到那般勉强。 南宫冷刀看得眉头暗暗皱起,但随即微微一笑,道: “好说好说,天下间并没有什么难言之秘密,有什么难疑之事,尽情道来。” 关于南宫冷刀和冷震东在神秘庄院交谈的话,已尽为黄秋尘和袁丽姬听听去,南宫冷刀正担心两人不知听去多少机密,他这样答应黄秋尘的要求,明里显出是一位爽朗暗隐的人,但暗地里却是要反问袁丽姬两人。 铁木僧对于这些问题,像似显得有些陌生,不禁静静的倾耳细听着。 黄秋尘沉吟了一会,首先问道:“请问南宫盟主,你和冷岩主所说那座楼院秘密,到底藏了什么机关秘密?” 这一问,真是一箭中鹄,袁丽姬心想南宫冷刀若不坦白说出来,是不行了。 那知南宫冷刀哈哈一笑,道: “问得好,当今成千成万的江湖武林中人,就在探索这机密,但至今仍没一个人能得知……!” 黄秋尘冷冷一笑,道: “南宫盟主这般答复,显得有失武林盟主的身份,在下明明听到阁下和冷岩主论及楼院机密,怎么推称不知呢? 好,这个问题,阁下不愿为人所知,在下也不便勉强,现在我请关南宫盟主,毒面骷髅孤独红钟楼是个怎样的人?” 他这一问,听得南宫冷刀、铁木僧、袁丽姬诸人脸上色变。 南宫冷刀拂髯轻笑,道: “小弟兄,能知孤独红又号毒面骷髅,知其真名钟楼,谅你对于他已经极是清楚,何必再询问。” 黄秋尘怒道: “我不过听人谈起他之名号,但关于钟楼之事迹,一切茫然无知,如若我知道何必再请教你。” 南宫冷刀道: “关于孤独红之事迹,七日七夜也说不完,你是不是真要知道。” 突然听到铁木僧叫道: “尘儿,关于孤独红之传闻,我日后慢慢的告诉你好了。” 黄秋尘星目露出一股寒湛光,冷冷瞥视了南宫冷刀一眼,冷峻的笑道: “南宫冷刀一问三不知,推托得干干净净,在下也不必再徒费唇舌多问了,最后,在下告知南宫盟主一件事,在半月前,我在这长江一艘三桅船上,巧遇一位当今在江湖武林兴风作浪的魔头巨擘—一九龙王尊,他假藉南宫盟主之名,为非作歹,血腥屠杀,不知南宫盟主有何感想。” 南宫冷刀闻言脸色倏地一沉,说道: “小兄弟,何不明言指骂老夫就是那九龙王尊……” 黄秋尘听得双目一怔,忖道:“难道他真非九龙王尊吗?难道三桅船上的九龙王尊自称南宫冷刀,真是假冒南宫冷刀之名的吗?” 南宫冷刀突然长长的浩叹一声,接着说道: “九龙王尊自称是南宫冷刀,到处为非作歹之事,老夫无在二十年前,便有耳闻,但当时老配因为有着家务要事,无法离开罗山寒舍一步,调查真相,致使二十年来有些天下武林同道,议论纷纷,指说老夫是个沽名钓誉,盗世欺名之辈……等等之言。” 铁木僧沉然说道: “南宫盟主,江湖上虽多险恶,但天理昭彰,是非曲直,有大白这日,武林武义,定然可以伸张,施主若是问心无愧,便可以心安理得了。” 南宫冷刀微微一叹,道: “不错,老朽是无恶迹,问心无愧,但外传是非,却是可怕,所以老夫已经柬请天下武林道在端午节这日欢宴罗山敝庄,洽商当今动乱不安的武林大局,以及澄清老朽外传的是非。” 铁木僧道: “端午节距今已只不过七日,南宫施主筹备的时间来得及吗?” 南宫冷刀微微一笑,道: “本来在这短短七日的时光,要请邀天下各地的武林豪杰江湖好汉欢宴罗山,时间上是不够的,可是事逢凑巧,五五端午节之日,早有人发出请柬在朝凤岭摆擂招亲,大部份天下知名的武林高手,都已到达临湘,岳阳二城,或是左近,所以老朽不必费多大时光,便可将罗山欢宴一事,通告众武林英豪。” 袁丽姬闻言倏地脸色一变,问声道: “请问南宫盟主,你已经通告了多少武林高手前往罗山。” 她这问话,铁木僧和黄秋尘捉得都不知其究竟,但两人都知袁丽姬的问话,玄外有音。 南宫冷刀呵呵一声轻笑,道: “一日夜的奔波,凡是云集临湘左近的武林杰都已经接得请柬起程罗山,目前只有袁院主等还没通知而已,老朽现在就恭请铁木兄等,务必在端午之前赶赴罗山,者朽先一步在寒庄候教了。” 说完话,南宫冷刀双手抱拳一拱,转身就走。 黄秋尘急走两步,叫道: “南宫盟主,暂请留步,晚辈不有一事请教。” 南宫冷刀这时步若行云流水,看去举步悠闲轻缓,但眨眼间已去七八丈这外,只见他头也不因向后摇手说道: “小兄弟有事,老夫在罗山候教,请总眼下失陪了。” 语音刚落,南宫冷刀的背影,已在村庄一座茅屋弯道消逝。 黄秋尘呆呆的伫立原地出了一会神,突听袁丽姬幽幽叹了一声,道: “尘弟,你还有什么事要问他?” 黄秋尘如梦初醒,转首问道: “袁姐姐,他会是九龙王尊吗?” 袁丽姬叹声道: “不错,南宫冷刀就是九龙王尊,九龙王尊就是他……” 黄秋尘醒目一瞪,吃惊道: “怎么?他就是九龙王尊!”那袁姐姐为何让他轻易离去?” 原来黄秋尘在刚才听了南宫冷刀几句话,本来认定九龙王尊即是南宫冷刀的见解,已经完全自我推翻,相信南宫冷刀的话,说九龙王尊另有其人。 铁木僧也出声问道; “姬儿,你怎么说他是九龙王尊的。”’ 袁丽姬轻然叹道: “唉,南宫冷刀的狡猾诡秘,真是堪称天下无人出其右者,在通常人不加注意推断,难免要为他的掩饰所瞒骗了。很显然,南宫冷刀这次柬请甘林英豪在罗山欢宴,定然隐藏着一个极大阴谋。” “袁姊姊,此话怎样解释呢?” 袁丽姬道: 尘弟,你还记得九龙王尊在神秘庄院中俘掳虬龙公主时,不是要和她洽商一件事的话吗……?” 黄秋尘闻言似懂非懂的轻哦了一声,道: “这句话,又如何能证明他是九龙王尊。” 袁丽姬道: “尘弟,刚才南宫冷刀是不是说他已经柬请天下群豪在端午节之日欢宴罗山,试想那日跟虬龙公主在朝夙岭摆擂招亲之事,互相冲突,你说武林豪杰是赶罗山,抑或驾临朝夙岭?” 黄秋尘点头道: “是啊!这样一来,由天下各地赶来临湘的群豪,不一定全部去罗山。” 黄秋尘叹了一声,道: 袁姐姐细密的推论,真令人佩服,但是姐姐居然已知他是九龙王尊,为何又让他走掉呢?” 袁丽姬幽幽说道: “尘弟,这事情只不过是我的推断而已,但事实还需要事情的发展与证明,以兹决定或是或非,好在南宫冷刀已经决定于罗山宴会,咱们只要罗山一行,那怕没有铁的证据揭发他丑恶狰狞的面具,不过,我担心的是,南宫冷月召集天下武林英豪,会集罗山,用心定然极端刻毒阴险。” 铁木僧长长的喘息了一声,道: “九龙王尊是不是南宫冷刀之事,现在咱们已有十之九成确定他是九龙王尊了,若要揭发他的罪行,不过是缺少铁的证据,但是咱们今日所追求的东西,并不在南宫冷刀是不是九龙王尊一事之上。 铁木僧顿了顿,接声道: “咱们所要明白的是南宫冷刀对天下武林的阴谋,以及他是不是杀害黄龙山徒儿的凶首。……而这二个问题,天下就只有一个武仪天知道,好在老纳事先已料知奸徒会将武仪天杀害灭口,所以故布疑阵,将他安藏在一个极端安全的所在,尘儿,姬儿咱们快去看看武仪天。” 黄秋尘闻言无比惊奇,本来他以为武仪天是在这座村庄中,那知又不是。 袁丽娘手指庭院中的尸骨,惨然说道: “大师父,这些死者尸骨呢?咱们不如将他们安葬了。” 铁木僧咽然轻叹道: “这些死者,待会自有村人前来收埋,武仪天等众人隐藏地方,虽然安全,但是老纳不敢断定他们没有丝毫危险,咱们不要呆留这里太久,咱们快走吧!” 说完话,铁木僧引着两人走过村庄密林,在田野小径行有三四里,前面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野。 铁木僧手指荒野尽头一道婉延伸长的苍翠巍峨山岭,道: “这道山岭,乃是朝凤岭的支岭,此岭长接秦岭,因为盛产毒蛇,人们称它为蛇岭。’说着话,三人已经联快奔驰了一里这遥,来到蛇岭之下。 袁丽姬突然出声问道: “大师父,蛇岭中就只有高云岳,胡圣手等人看护武仪天吗?” 铁木僧脸上突然泛出一丝神秘的微笑,道: “姬儿,你不要替武仪天担心,目前的武仪天在蛇岭中,就如同居住在铜墙铁壁之内,没有一个奸徒能够侵害到他的?” 袁丽姬道: “大师父,你老人家是何时已经将修剑院的人,全部调来此地了。” 铁木僧道: “没有。但在蛇岭中的高手,势力之雄厚,却不亚于整个青城修剑院的人。” 袁丽姬听得黛眉轻皱,问道: “大师父,你说什么?” 铁木僧深深的浩叹了一声,道: 姬儿,你可能还不知道江湖武林有一个正义组织称曰:“武林佛字帮”这个组织乃是老纳在你师兄黄龙山惨死之后,所训练出来的。”—— 幻想时代扫校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大事记,转载请注明出处:铁木僧对这位笑脸迎人的南宫冷刀,九龙王尊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