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冷白也难免要死在黄秋尘掌下,所以听黄秋尘

作者: 大事记  发布:2019-10-05

煞星手冷白真是一位机诈阴沉的人,他这句话,显然是对黄秋尘所说。 虬龙公主轻声笑道: “冷白,你虽然称得上机诈过人,但是天下间,强中更有强中手,人上更有人上人!我今日虽说为利用你暂时保护我,所以我数日来,方才和你相处和睦,没有丝毫的行动。” 冷白干声笑道: “公主说得是,四日来我也没有将公主视为俘虏,倒可以说是你的待卫,嘿嘿嘿……公主既然知道我善待之意,我想你定然不会说忘恩负义才对。” 虬龙公主道: “我若非不是看在你对我还不错的情份上,你早已经丧命尸寒多时了。” 冷白呵呵笑道: “那也不见得,公主虽然称得上武林罕见的奇女子,但我冷白绝非你想像的那种弱者。” 黄秋尘见两人斗起嘴来,生怕袁丽姬伤势过时,不禁接声说道: “公主,有劳玉驾,瞧瞧她的伤势吧?” 虬龙公主突然侧目望袁丽姬一眼,只见她玉容已微现青紫之色,手足已叶僵硬,不禁自言自语的说道: “她伤的实在很厉害。” 黄秋尘急问道: “还有救吗?” 虬龙公主不答黄秋尘的问话,微屈柳腰,抓起袁丽姬一只手腕,纤纤玉指,轻按袁丽姬脉门上,她本来如同春花的笑容,倏地消失殆尽。 黄秋尘这时两道眼神一直盯在虬龙公主的脸上,目睹她笑容一敛,心中差点叫出声来,因他知道虬龙公主始终是笑容满面,娇媚轻浮,向来没有这庄严肃穆之容,若非事出意外,绝非如此,所以黄秋尘暗自担心袁丽姬已经断气,或是虬龙公主不会疗治。 突然虬龙公主缓缓松开了袁丽姬的手腕,笑道: “她是被毒蛇阴爪气劲的寒阴毒气所伤。 黄秋尘闻言心中大喜,急忙道: “公主诊断不错。” 要知一个医师,不管他会不会治病,但只要他所诊断的病症无差,那么这个病,十有九成包准可医好的,所以黄秋尘听她一开口,说的一点不错,心中沉重情绪,已经消去殆尽。 煞星手冷白在旁听了话,冷冷一笑道: “胡说八道,据传说:‘毒蛇阴爪功’,自苗疆黑风山乌蛮婆死后,已经绝传于武林,何会有人拥有‘毒蛇阴爪功’伤人。” 其实冷白这句话,正是虬龙公主心中所要问黄秋尘的。 黄秋尘答道: “冷兄,袁院主是受伤在‘毒蛇阴爪功’,一点没错。” 冷白闻言脸上神色倏地一变.问道: “是什么人伤了她?” 黄秋尘摇摇头道: “伤她的人,我不知其名号,但他已经送命在袁院主剑下。” 这时突听虬龙公主缓缓说道: “‘毒蛇阴爪功’在江湖武林中的人心中想来,只单苗疆黑风山乌蛮婆擅长此技,但此想法却错了,世人做梦也不会想到乌蛮婆有一位同门师妹,无论毒技武力,更精于乌蛮婆。” 冷白一怔问道: “乌蛮婆的师妹是谁?” 虬龙公主道: “他就是毒面骷髅孤独红之妻——海棠红?” 黄秋尘听得脸色大变,想不到自己外祖母海棠红和乌蛮婆是同门师妹。其实黄秋尘对于自己家世渊源,大部份是由旁人所说知道的,当然他对于自己外祖父母一切事情知晓得极为涉茫。 煞星手冷白呵呵一声轻笑,道: “公主所说的海棠红,乃是一个武林中人不见经传的,不知公主屡次提出这个海棠红之名,是不是只单要制造江湖间事故的神密。” 虬龙公主微然一笑,道: “人要询问我关于海棠红的事,为何不直截了当的问,何必故作小聪明旁击侧敲呢。” 冷白哈哈一笑道: “好说好说,其实这海棠红之名,实在太过神密了。” 黄秋尘听过岳凤飞所说,袁丽姬的性命中不过剩下三刻钟,眼下时间已将到,两人若再谈论下去,定然绵绵不休,于是开口问道: “公主,她有救吗?” 虬龙公王微微一笑,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么?只要她没有终气,我就有办法,救得了她……。” 说来神气十足,似已智珠在握,黄秋尘闻言心头也为之一松。 但是,虬龙公主语音略微一顿,突然接道: “不过……” “黄秋尘道: “公主有什么疑难之处?” 虬龙公主转首望了袁丽姬一眼,然后将目光停留在黄秋尘脸上,笑道: “我跟她与你,一来无亲无故,二来没有丝毫恩怨瓜葛,你想我怎能替人疗治。” 黄秋尘听得脸色大变,要知学医救人,本是学医人之声愿,但是黄秋尘在数月前曾经遇到胡圣手冷面冰心见死不救,所以他听了话,心头一片冰冷,知道虬龙公主腹是一位性格极端古怪的人,当然她不会平白为袁丽姬疗治残伤。 修地,突听虬龙公主娇声叫道: “注意冷白!” 原来就在黄秋尘呆愕沉思的当儿,煞星手冷白缓缓向黄秋尘身侧行去,倏地,一指点向黄秋尘“玄机”穴上。 指劲奇猛,微带风声。 黄秋尘当今的武功,已到绝境,虽然他在分心旁思,但冷白指劲一出,他已经察觉,本能的策一侧身。 但是冷白这次突袭距离间隔近至一尺,他指点向黄秋尘“玄极”穴,只不过是举手投足之间,黄秋尘纵然反应够快,避过“玄极”穴要害,却避不过整个身子。 只听“嗤!”的一声!” 黄秋尘闷哼一声,左肩中指,退出三四步。 冷白一指点中黄秋尘,感到由他身上反震出一股内劲,心头不禁一震,冷笑一声,欺身直冲过去,举手间,疾速点出三指。 黄秋尘遭受冷白突袭,心中大怒,道喝: “冷白,你怎么向我动手。” 他右掌侧横斜挡,借势化解了冷白三招指攻。 这手法,掌势,大出武学常规,奇诡以极,冷白虽然见多识广,也认不出这种奇奥武学,不禁一怔,说道: “黄兄不顾信义道德,违背诺言,要和虬龙公主联手对我,逼使,兄弟不得不先下手为强。” 说着话,他一掌斜劈过去。 黄秋尘剑眉一扬,朗声说道: “冷兄,你若不再住手,我当真要反脸相向了。” 他游身避开冷白一掌斜劈,人已退到右面壁端。 煞星手冷冷一笑,道: “迟早你我难免各走极端,翻脸对立,黄兄,再接我三招试试!” 他左手当胸蓄势,欺身直冲过去,呼的一声,“孔雀开屏”“游鱼追浪”“魁星踢斗” 掌腿齐出。 黄秋尘这时后无退路,在强厉的掌势笼罩之下,黄秋尘势必硬接他掌式,可是却避不过冷白最后一招杀着,“魁星踢斗”,腿。 那知事实不然,黄秋尘在退无可退之下,蓦地蹲身一坐,巧妙的避过冷白攻向上部的双掌,而他蹲坐下去之时,双掌合胸一抱,童子拜观音之势推出,迎向冷白踢来的右腿。 黄秋尘这种手法,正是伏虎三招连环九式的奇奥绝技,只见冷白的右腿被黄秋尘双掌一推一托,整个身子疾速往后飞出。 好在黄秋尘没有用太大的力量,或着冷白右腿非被震断不呆,虽然如此,冷白已经惊出一身冷汗,他轻轻落在栏干门口,呆愕了一会,说道: “黄兄的武功,堪称诡奇绝奥,兄弟不才愿再领教几招。” 说道,他身若旋风,一直线的猛冲过去! 黄秋尘心悬而姬安危,目睹冷白久战不休,不禁剑眉一剔,心想不略下辣手,难使他罢休。 于是他身子迎着冷白冲来的身子欺去。 冷白见他迎来,冷冷一笑,右掌左拳横劈直扫,声势凌厉奇诡,暗含着一种内家重手法气劲。 但是黄秋尘身躯怪诞的一摇,随着冷白劈出的拳掌一转,反欺到了煞星手冷白的身侧。 冷白生平所遇高人不少,通常高手对敌,若不是以掌风逞强之打法,就是避重就轻,但黄秋尘的打法,却使其捉摸不透,出乎武学常远见,迎会之势,像似强横霸道,但这种闪避却显得极是孱弱。 不过冷白究竟是身负绝学的人,又久经大敌,应变反应异常迅速,他见黄秋尘欺到,左拳突然平侧一带,应掌扫出。 一股强猛劲风,随掌撞向黄秋尘的右肋。 那知黄秋尘右掌一划,身子微微一侧,冷白劈出的掌力,贴着身子滑过。 蓦地,黄秋尘左手由下向上,突出一翻,巧妙至极的拿住了冷白的左关节。 这一招,实在太出乎意料之外了,他拿人关节的手法,和一般打穴手法,大不相同,饶是冷白见多识广,也认不出这招奇诡武学。 冷白堪称是一位久经战场的人,他关节被拿,仍然镇静如恒,右肘一抬,想要在黄秋尘尚未运劲之时,以压劲打黄秋尘胸部。 可是,他忽略了黄秋尘这手法奥妙,只见黄秋尘左手略微向上一托! 冷白闷哼一声,左臂肘间,骨疼欲裂,劲力全失。 冷白这时心中明白,只要黄秋尘左手微微一扭,必将自己左臂折断,就在冷白无计可施的当儿! 蓦见人影一闪,黄秋尘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雄伟的黑衣老者,他以绝快的速度,一掌抵住黄秋尘后背心穴。 这黑衣雄伟者者,身法太过迅快,而且又是由黄秋尘身后出现,所以绕是黄秋尘功力绝高,也无法防范这一着。 虬龙公主虽然看见了黑衣老者,但却来不及出声示警。 冷自抬眼看清黑衣老者之后,不禁喜声叫道: “爹爹,是你!” 这突然骤变,不过是刹那间的事,黄秋尘背心要害被人按住,耳闻冷白叫声,已知后面的人,是手转乾刊冷震东了。 本来黄秋尘想抓住冷白关节后,使他自知不敌,便要松掉它,但这时只得暗中含劲一拿,痛得使冷白汗水淋漓。 突听手转乾刊冷震东沉声喝道: “你若不立刻放手,我便震断人的心脉。” 黄秋尘冷冷一和知,道: “你掌中内劲未发之时,你的儿子,首先就要毙在我的掌下了……。” 原来这时黄秋尘的右掌已经抵上了冷白的胸口,所以说:冷震东虽然吐力震断黄秋尘心脉,但冷白也难免要死在黄秋尘掌下。 黄秋尘略为一顿后,接声说道: “好狡猾的小子你何不先撤去你的双手。” 黄秋尘冷冷道: “你不信任我,当然我也不能信任你。” 煞星手冷白,这时生命操纵在黄秋尘手中,但他没有惊慌,恐惧之容,悠间的说道: “爹爹,你老人家何时到达临汀的,恕儿子未能恭迎父亲。” 冷震东对冷白,像似极端溺爱,急问道: “白儿,爹爹接到你密蜂传讯后,即刻由东北起来,不知你现在怎么样?到低是谁伤害你的?兰儿当今在那儿?”。 他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语音,充满着严父慈母的亲情。 冷白朗声叫道: “爹爹,这些事情,我会慢慢告诉你,而且有许多有关当今武林重大的事情,首先我向爹爹报告一件好消息,兰妹被一位武林前辈垂青,已经被收为门下,黄秋尘闻言方才知道近日来冷月兰失踪,原来有了奇遇。 冷震东问道: “兰儿,是被那一个武林前辈收录门下?” 冷白道: “他是谁儿子不知道,但我知她的武功,是当今天下间的第一高手。” 冷震东这时恨不得和爱子个别细诉别后的一切经过,于是他向黄秋尘说道: “好小子,算你狠,我现在就移去你背心的右掌,你也要遵守诺言移去双掌。” 黄秋未冷冷道: “只要先移掌后退,我绝对不会伤害冷白。” 冷白也接声道: “爹爹,我和这位黄兄没有什么深仇大怨,而且白儿还负他深思,你老人家尽管放心退后好了。” 冷震东听了爱子的话,心中反而一怔,他素知爱子向来机智,阴沉,残毒,为何他答应于敌人有利的条件,万一自己撤出掌力后退,而对方反而挟持冷白,那如何是好?一时间,冷震东难以决定。 黄秋尘微微对冷白一笑,道: “冷兄,你我认识已非一日,但兄弟真不知冷兄为何有时翻脸相向?” 冷白呵呵一声轻笑,道: “兄弟生性有个不信人的僻性,所以在你有可能和虬龙公主联手对付我的情形下,我不得不先下手为强。” 黄秋尘道: “冷兄这种心性,未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冷白道: “黄兄生性忠厚,但恕兄弟没有这种德性。” 黄秋尘突然沉声说道: “冷兄,有一件事,我要和你说清楚,眼下咱们两纵然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兄弟请你暂容忍一下,待虬龙公主疗好袁院主伤毒之后,咱们再作计较,不知冷兄能否答应?” 冷白哈哈一笑道: “眼下家父已经来到这时,纵然你被虬龙公主驱使对付我,兄弟人手已经不孤单,还惧怕什么”” 黄秋尘点头说道: “好!那我即时放开冷兄。”语,兄弟请你暂时容忍一下,待虬龙公主疗好袁院主伤毒之后,咱们再作计较,不知冷兄能否答应?” 冷白哈哈一笑道: “眼下家父已尼来到这里,纵然你被虬龙公主驱使对付我.兄弟人手已经不孤单,还惧怕什么?” 黄秋尘点头说道: “好!那我即时放开冷兄。” 语音中,黄秋尘左手轻推,将冷白送出三四步,他人也迅若疾电般跃出六尺,冷震东抵住他背心的手掌威力亦告解除。 黄秋尘跃出七尺之后,猛一抬头,看见虬龙公主右手两指夹着一支五寸多长的雪白银针,轻轻一扬。对准袁丽姬“五枢”要穴,扎刺了下去。 黄秋尘看得大惊,急速冲了过去,叫道: “公主……。” 原来那“五枢”大穴,是属于少阳腔经,乃是人身十二死穴之一,黄秋尘猛一抬头看到,误以为虬龙公主要伤害袁丽姬性命。 但是当他欺到虬龙公主的身侧,望到袁丽姬身上不知何时已经插了七支银针,而且望到虬龙公主满面凝重的神情,心中灵机一动,知道虬龙公主已经下手为袁丽姬疗治伤势。 黄秋尘那敢怠慢,猛一转身,反而护守在虬龙公主的背后,他这一转身,陡然看到黑手岩冷震东脸露惊异之色,缓步向这边走来。 黄秋尘冷喝一声道: “站住!” 向前左跨了两步,右臂一伸,将冷震东拦住。 冷震东阴侧恻的寒笑一声,一招疾向黄秋尘助间“曲池”穴上点去。 黄秋尘手臂一沉,避开点来之势,手掌由下面向上翻来,五指疾和冷震东脉门上面扣去,口中喝道: “你们父子怎么这般不讲信义。” 冷震东冷冷道: “我儿子答应不向你动手.但老夫却没有接受你的限制。” 说着话,他五指一并,立掌如刀,横向黄秋尘手腕上世下。这一招不但变得十分迅快,而且是冷震东成名江湖独步武林的武功’乾刊掌”中之一记绝招。 黄秋尘被他凌厉的掌势,迫得向后退了两步。 冷震东却借势一跃,由黄秋尘身侧擦过,冲到了虬龙公主的身后。 黄秋尘大声喝道: “冷震东……” 冷震东不理黄秋尘的呼叫,伸手向虬龙公主香肩抓去! 虬龙公主这时右掌正握住一支银针,缓缓向袁丽姬太阳胫经“腹结”穴。扎刺了进去,她好像不知冷震东已数到身后。 就在冷震东手指尚差一寸搭上虬龙公主香肩的时候,蓦的人影一闪—— 不知黄秋尘由那个角度,旋到冷震东和虬龙公主相隔数尺空间。 冷震东猛见黄秋尘像似鬼魅幽灵般挡在前面,着实大大吃了一惊,倏地,他将抓向虬龙公主的右手,双掌往黄秋尘胸口按去! 那知他力道一发,忽觉一股热力,由黄秋尘胸前进发而出,反震过来,自己的手掌有如推在棉花之上,不禁一怔。 就有他微一分神之际,黄秋尘右手五指已迅如闪电,分取冷震东五个要穴。 冷震东这一惊非同小可,身躯恍似蛇螺,疾速旋出丈外,满脸惊异,愤怒的望着黄秋尘发呆。 黄秋尘逼退了冷震东之后,并没有趁势迫击,他左脚微向侧跨了一步,仍然护守在虬龙公主之后,冷森森的说道: “冷震东,我黄秋尘跟你们黑手岩没有仇隙,如果你再这般咄咄相逼,在下只得要和你们对立了。” 手转乾坤冷震东,一生中会过成千成万的武林高手,从来没有一人敢对抗他,没有一人使他忌惮,但是,今日黄秋尘的武功,却使他心中无比惊骇,在昨日黄昏,他已经和黄秋尘交过手,虽然自己将他震伤内腑,而自己也受了伤,可是今日由这几招交手看来,他觉得黄秋尘的武功,像似较昨日黄昏更老练的增进一步,自己可没有杀害他的把握了。 所以黄秋尘这一番话,竟使冷震东踌躇了。 煞星手冷白突然哈哈一声大笑,道: “黄兄,佩服佩服,家父一生中会过高人无数,但兄弟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人,能够在家父手下走过三招,万没想到黄兄的武功,竟然这般绝高,哈哈……不错,咱们黑手岩倒不必树立像黄兄这种强敌。” “爹爹,咱们下去吧!白儿久别父亲,有着千言万语向父亲细诉。” 手转乾坤冷震东,这时正不知如何是好,闻言,脸上立刻泛出一丝慈祥的微笑,说道: “白儿,父亲已经老了。” 说着他和冷白,缓缓走下阁楼。 冷震东那短短一句话,充满着一丝苍老,凄凉,悲伤的感叹! 黄秋尘望着两人走下阁楼,暗暗叫了一声:“侥幸!” “哇!”的一声,他的口中疾喷出一口鲜血,双手捧扶住胸口,摇摇幌幌的枉坐在檀木床边缘。 原来黄秋尘被冷震东按中一掌的时候,内腑已经遭受重创,他因为不要使冷震东知道他已经受伤,所以强提一口真气,将涌上喉咙的气血,强自压了下去! 他这一举虽然吓退了冷震东,但他的内伤,却更较严童了。 这个时候,虬龙公主已经扎下了袁丽姬周身十二死穴,七大晕穴,奇经八脉的最后一支银针,长长吁了一口气,说道: “好啦!她已经不会死了。” 突然一抬头看到黄秋尘嘴角血丝,惊问道: “你受伤了!” 这句话,显示出虬龙公主在赐才根本不知冷震东和黄秋尘一番惨烈凶险的搏斗。 黄秋尘惨然一笑,道: “我这点伤没有关系,只要袁院主能够得救,我纵然死了,又有何憾。” 虬龙公主微然一笑,问道: “你很爱她吗?” 黄秋尘道: “她对我恩爱胜过骨肉,曾经不顾性命,援救我,当然我敬爱她,其实她若是死了,将是江湖武林一个重大损失。” 虬龙公主道: “听你的话,好像她无论如何不能夭折是吧!” 黄秋尘点头说道: “别人可以死,她绝对要永远活着。” 虬龙公主道: “现在她的性命,还控制我手中,如我撤手不管,你要怎么样?” 黄秋尘闻言心头一震,道: “公主居然已救她一半性命,为何要中途撒手。” 虬龙公主道: “我和你与她,无亲无故,今日我动手疗治她,你知道是为着什么?” 黄秋尘摇摇头道: “不知道,请公主明白相告。” 虬龙公主道: “我救她,是为取你的性命。”—— 幻想时代扫校

袁丽姬听了这句话,脸上娇容微变,问道: “你内伤重吗?” 黄秋尘急道: “我等会便可恢复,你不要管我,快去保护武仪天的性命袁丽姬在冷震东所说:师兄黄龙山有两位知交好友武仪天和鬼母教主……的话,她也全部听到了,所以黄秋尘如此说,心中觉得南宫冷刀此去,可能会加害武仪天的性命。 于是她问道:“武仪天现在那儿?” 黄秋尘闻言一怔,暗道:“武仪天和胡圣手等人昨夜跟自己分手,我也不知他去在那儿呀……” 黄秋尘一愕后,说道: “他在那里,怨不知道,可是袁姊姊刚才若是尾随追踪南宫冷刀,定然能够阴止他们去加害武叔叔,唉!现在他们离去已久,那只有听天由命了。” 袁丽姬这时风目射出一缕幽怨无比情悉,凝注在黄秋尘脸上,内心却暗自语道:“尘弟啊,你身受内伤,我如何能够离开你而去?如果南宫冷刀回来杀害你,那又待如何呢?” 黄秋尘长吸了几口气,突然站起身来,道: “袁姊姊,咱们快到临河城去!武仪天叔叔等人可能已在城内。” 袁丽姬突然脸色一变,低声道: “有人来啦!” 黄秋尘自从任督二脉通窍后,耳目也特别灵敏。他这时已听到十数文墙外,有二个人的却步声。 黄秋尘胸头一震,道: “会是南宫冷刀和冷震东,重新回转来吗?” 袁丽姬不愿答问的他的话,右手一拉黄秋尘之手,两人迅快的纵身到黄秋尘刚才隐身的假山之上。 他们的身子刚刚隐藏好了,院墙外突然缓缓走来一男一女,直对假山前的水亭走来。 在这蒙俄的晚暮中,虽然很难乍清来人面目,但是当二人走进水亭和这座假山相距不过七丈,以袁丽姬和黄秋尘的目力,已可目睹两面貌。 黄秋尘一见这两位年轻男女,他差点叫出声来。 原来那男的:竟是刚刚离去的冷震东的儿子——煞星手冷白。女的,就是那位神秘美艳的虬龙公主。 虬龙公主,因为人生长得极是特出,所以黄秋尘虽然和她一面之识,也能够认出她来,她之和冷白在一起,实在使黄秋尘感到惊异。 在那荒山幽谷寺观中,由鬼矶士秦风的话听来,虬龙公主的确是被九龙王尊一派的人捉去,怎么会跟冷白又在一起?这时袁丽姬和黄秋尘看见冷白脸上的神情,阴暗不定,时常变化,时而愁眉苦脸,时而默然微笑,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事情。 最后冷白打破了沉寂,朗声说道: “公主,你要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只见虬龙公主仰首望天,微然说道: “你说你是中原的武林通,能积压一些人所不知的事,所以我今日有些事情想请教你了。” 冷白闻言脸上立刻露出一线喜悦的微笑,道: “不错,公主有什么疑难不解之处,请尽管问我好了。 虬龙公主突然转过身来,两道眼神盯在冷白脸上微微一笑,缓缓说道: “那是当真的吗?如果你答不出所问的话,你要怎么办?” 她这一笑,只笑得冷白心头砰砰乱跳,目凝神呆,脑际中一片空洞。 假山上的袁丽姬也看得黛眉紧皱,暗自轻呵了一声,用传音密入的声音对黄秋尘说道: “尘弟,这女人练有奇特的摄魂大法,你不要正面看她眼神。” 黄秋尘“哦!”了一声,暗道:“自从我与她一见面,我就感觉到虬龙公主一颦一笑,都含蕴着一种无穷的神秘魔力,原来她是练有这种摄人心魂的异术……” 虬龙公主目睹冷白满脸失神落鬼之态,倏然脸色一整,柳媚如花娇艳般的笑容,忽然消失不见。 冷白内功像是极端深厚,在虬龙公主脸色一整之时,他立刻如梦初醒,举手拍了一下脑袋,道: “万一在下答复不出公主所问的事,我可以回去询问家父。” 虬龙公主道: “你父亲是谁呀?” 煞星手冷白道: “家父乃是人称‘手转乾坤’,名震天下武林的‘黑手岩主’冷震东。” 虬龙公主道: “这样说来,令尊的武功定然很高呀。” 冷白道: “不是我在吹虚,家父的武功成就,放眼当今武林江湖,没有几人和老人家抗横,尤其是天文于地理,医卜星算,奇门异术之学,普天之下,更是没有第二人近够跟他比拟。” 虬龙公主突然格格一声清脆的娇笑,她这阵笑声,在此时发出来,令人意识到那是在轻视冷白的话。 冷白脸上神色一变,道: “公主,你笑什么?在下所说的活,句句真实,如你不相信,我可以对天立誓。” 黄秋尘听得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他素知冷白朋府深沉,机智聪明,想不到在虬龙公主面前谈吐显得有些傻里傻气。 虬龙公主道: “你这人怎么这般善疑,我可没说不相信你的话呀!” 冷白怔了一怔,随即轻声一笑。道: “公主有什么疑难之事,就请开始问吧!” 虬龙公主笑道: “好!现在我首先向你打听一个人,在数十年前中原武林有一位名叫黄龙山的人,不知你能够知道他有关的事情多少。” 假山上的袁丽姬和黄秋尘见他们都谈些无关痛痒的话,本来想要离去,这时闻言,不禁心头一震,尤其是黄秋尘暗暗震惊,付道:“她问先父之事,干什么?” 冷白又像似怔了一怔,道: “公主所问的,敢是‘中原正剑’黄龙山。” 虬龙公主道: “不错,就是他。” 冷白道: “公主,中原正剑黄龙山不知跟公主有什么关系。” 原来冷白阴府深沉,极工心机,他听她提起黄龙之名,首先他要询问她和黄龙山有什么瓜葛,如果有仇隙的话,自家便可毫无忌惮的大谈特谈一些有关黄龙山在武林上坏的一方面传说。 虬龙公主淡淡笑道: “你这人怎么搞的,是我问你,你怎么反询问起我来啦!不过,你放心,我只是随便问问一些成名人物事迹而已,并非跟黄龙山有什么牵连关系。” 冷白当面被人指破心事,不禁呵呵一阵轻笑,道: “在下因为有忌于武林上对黄龙有些坏的一面传说,所以不得不先问问公主,好能说出一切有关黄龙山的轶事。” 虬龙公主道: “你这人看去,宅心忠厚,其实却满腹心机,好吧!你现在就说说黄龙山坏的一面传说。” 黄秋尘听了两人这种对话,脸色一片沉凝,他真不知武林上对于先父有什么坏的传闻。 袁丽姬也是充满惊异好奇之心,要知她对于师兄的轶事也知道得不多,因为在黄龙山行走江湖之时,她不过六七岁光景。 冷白沉默了一会,道: “在武林传闻说:黄龙山乃是一位背师叛祖,无情无义,罪恶滔天,十恶不赦的奸徒。” 这一句话,只听得黄秋尘热血沸腾,星目喷出愤怒的火焰,他无法控制心中激动的情绪,就要挺身而出指责冷白。 那知袁丽姬早知黄秋尘会激动不已,所以他还未立起,袁丽姬已经一手拉住他,附耳说道: “尘弟,不要太过激动,他的话,不一定就是确实的。” 虬龙公主道:“你赁什么指责黄龙山是背师叛祖。” 煞星手冷白轻声笑道: “在当今武林中人,都皆认为黄龙山乃是青城修剑院铁木僧的徒儿,我说黄龙山背师叛祖,公主可能误会是背叛铁木僧是吧!” 虬龙公主道: “那你是说黄龙山在拜铁木僧为师之前,已经有了师父,他的师父是不是盛传的混世魔王,‘毒面骷髅’孤独红。” 冷白惊道: “公主,你怎么也知道此事。 不错,黄龙山最先是拜师玉面骷髅孤独红为徒,但竟然丧心病狂,藐视伦掌跟孤独红之妻,发生爱昧,串通淫妇毒杀孤独红……哈哈……最是可笑的,黄龙山后来又跟孤独红的女儿结为夫妻……” 这些话,有如声睛天霹雷,当着黄秋尘头顶击下,使他头昏目眩,悲恸欲绝,羞愤难当。 他混身颤抖,眼望着吸丽姬,内心暗叫道:“姊姊,那是真实的事吗!我父亲真是那样一种人吗?” 他虽然没有说出声来,但袁丽姬见了他目光,已经灵犀相通,轻然摇头道: “尘弟,你不要听他的话,纵然我对此事不太清楚,但咱们可用理智去判断,黄龙山绝非是那一种人,若是真的话,但你母亲也不会那般愚昧,而甘心去嫁黄龙山师兄,不过我所知道你父亲再次投师一事,大概不会假,但是孤独红乃是一位杀人不眨眼,无恶不作,声名狼籍的魔头,你父亲离开他是应该的,并非背叛。 黄秋尘为人极端聪明,但聪明人对于某件事情的判断,往往都较常人深入,他这时暗暗的推忖:“家母若非有着难言隐痛之事,她绝对不会将自己家事全部隐瞒下来,连父亲的名字,也到临死前方才吐露出来。” 所以黄秋尘反认为冷白的话,大概不会错。 虬龙公主听了冷白的话,微微一笑道: “你这些传闻是听谁说的?” 冷白呆了一呆道: “问这些事干吗?” 虬龙公主道: “没有什么意图,不过是要求实证这些话,是不是确实的而已。” 煞易手冷白道: “当然是正确的,难道还会错。” 虬龙公主道: “但是,你所听到的黄龙山传闻,和我所知道的略有出入。” 冷白愕然道: “公主所知的黄龙山传闻是否能够说出来给在下参考。” 虬龙公主道: “你刚才所说的黄龙山传闻,定然是你父亲口中得来的。” 冷白怔了一怔,道: “公主聪明绝伦,猜的一点不错。” 虬龙公主又道: “但是你父亲对于这些事,可能听自和黄龙山有关系的人口中,这些人当然都是毒面骷髅孤独组的徒弟。” 冷白道: “虬龙公主,当年孤独红传授有几个徒弟?” 虬龙公主微笑道: “毒面骷髅孤独红一共传授有几个待儿,二男二女。” “一个是黄龙山,另外三人是谁?” 虬龙公主道: “另外三人,即是他的女儿,与你所说:他的妻子,以及当今中原武林盟主南宫冷刀。” 这句话,听得黄秋生和袁丽姬震惊不已,他们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南宫冷刀,会是孤独红的徒儿之一。 冷白闻言象不相信的摇头道: “公主的话,令人真难相信,目前大家都知道昔年黄龙山和南宫冷刀,乃有半个师父的传说,如何会说,南宫冷刀是黄龙山的师兄呢?” 虬龙公主不答辩他的话,又道: “刚才你指骂黄龙山违背五伦,和孤独红之妻发生爱昧,又跟孤独之女儿结为夫妻,其实这些事情真相,你根本不知道,你可以说:只知这事一鲜半爪,而安自推猜,或听信旁人的妄自喧染。 这些话,听得冷白目瞪口呆,由虬龙公主的话听来,那么她可能对于黄龙山的事知道得比自己更多,她为何要询问自己? 冷白被虬龙公主讽刺的脸孔泛红,呐呐道: “公主的话,不见得是对的,除非你……” 虬龙公主截断了他下面的话音,继续说道: “你可能认为孤独红的女儿,乃是你所说孤独红妻子所生,事实他寻儿是四十余年前京城一个闻名全国的艺妓——海棠红所生。 你所说孤独红的妻子,其实孤独红并没有娶她,不过冰清玉洁之身,是被孤独组所掠夺那是事实,试想一个淫魔奸徒,掠夺了一个女人的贞操,便说是他的妻子,这简真太可笑了。” 冷白象似愈听愈入神,突然问道: “公主,你好象和中原正剑有点来历关系吧。” 虬龙公主微微一笑道: “你不要自作聪明瞎猜,基实我不过是通晓一些山川地理,武林奇闻等旁观之学而已,如你不信,试举一些难题异事,我皆能答复你。” 煞星手冷白听得暗暗好笑,转道:“刚才我答说要替她解释的事,想不到反而她要替自己解疑难了,不过,我真不相信,她乃是一个毫不见经传的女子,年经又轻轻的,如何会有广博的见闻……” 冷白点头说道: “公主既然这般方,那么在下有几个疑难之事想问你。” 虬龙公主道: “你说吧!” 冷白道: “关于毒面骷髅孤独红这人,在五六十年的武林里,虽然名若中天,灸手可热,但是人家总不知道孤独红的来历与正名,不知公主可否知道?” 虬龙公主笑道: “你问得好,普天之下,能知孤独组名字来历,大概只有他的女儿与前妻子海棠红及三个徒弟五人而已,在昔日有五人知晓,但今日黄龙山已故,仍然也有五人知道。当然就是我了。” 冷白道: “公主,你言差了,虽然孤独红之名,云云武林极少有人知晓,但亦不只五个人。” 冷白道: “公主,你言差了,虽然孤独红之名,云云武林极少有人知晓,但变不只五个人。” 虬龙公主道: “难道说你的父亲冷震东也知道。” 冷白道: “不,家父根本不知道,但我和家妹却知孤独红之正名,或着我变不会相询公主了。” 虬龙公主听得微微一怔,道: “我不相信,天下间还有第六人知晓此事……” 袁丽丽姬和黄秋尘对这问题,也词汇无比惊疑的心情,在等待他们说出那孤独红的名字来历。 尤其是黄秋生,他急欲知晓外祖父的正名,到底是怎么一个称呼,以及他老人家一切事情。 煞星手冷白呵呵轻笑一声,道: “公主如不相信,我说出来让你听听,不过我只知孤独红之名,却不知他的出身来历,望公主请能相告。” 他这句话,显然是在向虬龙公主讨价还价。 原来这两人心机都极端深沉,他们现在仍然有些不相信对方。 虬龙公主道: “本来这事,我不愿吐露出来,但因为不相信你会知道孤独组之名,不得不和你互相交换这秘密,你说吧!” 煞星手冷白脸上泛出一丝笑靥,抬首向四周张望了几眼,然后沉声说道: “他姓钟,单名楼字。” 冷白这句话,刚一脱口,隐身假山之上的黄秋尘,再难控制惊奇的情绪,‘啊!’一声! 这声音,虽然不大,可是七八支外亭内的冷白和虬龙公主,却都听到了。 煞星手厉声喝道: “是谁?” 他右手恍似电闪的一扬…… 空际突然响起一阵嗡嗡……的蜜蜂叫声: 六点黑光,疾向假山口黄秋尘和袁姬藏身处飞来。 黄秋尘急不迭忙,左掌往外一挥,一股劈空家力击出…… 但奇怪的是无声无息,那蚊蜂轻呜之声倏敛,六点黑光纷纷坠落在假山前支外水池之中。一他这道掌力,看得袁丽姬大惊不已,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黄秋尘身负这种至高上乘的罡气掌力。 煞星手冷白眼见自己“黑蚊蜂”独门的暗器,纷纷附落,心知遇上了绝顶高手,当下冷声一笑,道: “阁下好高的功力,何不现身一见。” 语音刚落,假山上宛似飞鹤也似的冲起二条人影,身形一晃,水亭的南面木桥上,双双站定了黄秋尘和袁丽姬。 两人这一现身,皆出乎了冷白意料之外,他本想现身的人,定是武林先贤前辈人物,万没料到竟是自己所熟识的人。 虬龙公主那澄澈如秋水的美眸,一看到黄秋尘,娇容骤变,但瞬间,立刻恢复了平静之容。 黄秋尘站定身形这后,微微向冷白欠身一礼,朗声说道: “冷兄,真对不起,兄弟因为一时好奇,所以在假山上呆了一段时间,失礼之处,尚请冷兄能够原谅。” 袁丽姬目见黄秋尘坦白承认自己二人,在假山上偷听他们谈话,不禁暗暗忖道:“他怎么这样坦直忠厚。” 冷白哈哈一声长笑,道: “那里,那里,哈哈……好在兄弟没有私淡黄兄坏话。 黄兄,这位敢莫就是青城修剑院一代院主了……”语音之中,似有指责黄秋尘偷听两私谈之意。 黄秋尘尚未答话,突然听到袁丽姬答说道: “不错,难道冷少岩主,那般善忘。” 冷白哈哈一笑道: “袁院主,本来在下那日不知恩人,乃是成尊望重的一代修剑院主,就在前日得到黄兄坦诚相告,方才得知,区区于此首先向袁院主臻话那日援救之恩。” 说罢,他向袁丽姬遥遥抱拳致敬。 袁丽姬冷然说道: “那日我并非单独救你,你何必为此事耿耿于怀,眼下不再打扰少岩主等雅兴,于此别过。” 说完话,袁丽姬望了黄秋尘一眼,示意他离开黄秋尘心知两不会再谈论武林机密,眼下留此,更使自己和袁丽姬感到不好意思起来,于是抬首望了冷白一眼,道: “冷兄那么兄弟告辞了。” 冷白心中虽然很乐意两人就此离开,但也只得再强装笑容说: “黄兄,怎么这般见外,如果和袁院主没有急切的事,大家何不在此聚首谈论一会。” 黄秋尘目见袁丽姬已经走出几走,赶忙拱手抱拳道: “冷兄,多话了。” 说罢转身要走,突然传出虬龙公主的声音,说道: “喂!你怎么那般傲慢。” 黄秋尘闻言心关一震,知她是指说自己,因为自从现向,他始终没抬首虬龙公主投视一眼。 要知虬龙公主对自己曾经有一番救命之恩,自己怎能那般无礼的对她,所以黄秋尘闻声缓缓的转过身来,已经走出几步的袁丽姬也停步回身。 那知黄秋尘转头一望,虬龙公主竟然是眼对冷白的说话。 冷白茫然应道: “什么?公主。” 虬龙公主突然转过头来望着东面缓缓升起的一轮明月,缓缓说道: “我如果知你这个人那么无情无义,就让你沉葬江底喂鱼。” 黄秋尘本又要走,但听了这句话,胸中热血一阵沸腾,“回头向虬龙公主长身鞠躬,朗声说道: “公主指骂的是,但……但我曾经记得公主在艇上说的话……所以不敢再次……” 黄秋尘在说这些话时,虬龙公主仍然始终转脸旁顾,黄秋尘见她不理自己,不禁停住了下面的话音。 但这情形,看在袁丽姬和冷白的眼中,两人心中共同起了一丝惊疑之意,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黄秋尘和虬龙公主是相识的。 袁丽姬转身走向黄秋尘身畔,低声问道: “尘弟,她是谁?” 袁丽姬虽然早已听黄秋尘诉说过他和虬龙公主一番奇遇,以及最近武林传谛她的艳名,但是她向来还没见过虬龙公主的面,所以现在还不知眼前这位倾城倾国的尤物,是那神秘离奇的虬龙公主。 黄秋尘听袁丽姬相询,脸作苦笑道: “袁丽姬闻言脸上立刻泛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哦”了一声,道: “尘弟,你怎么这样无礼,虬龙公主亦是姊姊的大恩人,你如何……” 说着话,袁丽姬满面含笑,走进亭同人,樱唇启动,一缕清音,婉转而出,道: “公主,请恕我昏昧不识恩人仪容,差点负了一个忘恩负义的罪名,那日若非公主琴萧之声相助,我便要含恨千古……” 在这刹那间,袁丽姬脑海里迅快泛起半月前,只身独拒九龙王尊,差点遭受侮辱的一幕……。 那日若非一缕奇妙的琴萧声,震伤了九龙王尊元神,使她趁隙一剑刺伤九龙王尊,那结果真是不堪设想,在黄秋尘告她琴萧声是虬龙公主所发后,袁丽姬心中一直念念不忘此事,虽然她在最近察知这虬龙公主,对中原武林存有难测的诡谋,威胁江湖的安危,但她仍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所以听黄秋尘说出是虬龙公主,袁丽姬立刻上前施礼—— 幻想时代扫校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大事记,转载请注明出处:但冷白也难免要死在黄秋尘掌下,所以听黄秋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