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开始喃喃地说,这架翼琴就发出颤抖的、老

作者: 大事记  发布:2019-09-24

1786年一个冬天的傍晚,在维也纳近郊一间小木屋里,一位盲眼老人快要离开人世了。他18岁的女儿玛丽亚强忍着内心的悲痛,为临死的父亲擦洗干净身体,替他换上冰冷而干净的衬衫。这时,老人说:“我向来不喜欢牧师和修道士。不过,在临死前,我要洗净我自己的灵魂。” 玛丽亚疑惑地望着老人,请他明示她该怎么办才好。老人告诉她:“你到街上去,请求你碰到的第一个人到我们屋里来听我临终前的忏悔,我想谁也不会拒绝你的。”玛丽亚遵照父亲的嘱咐来到街上,冬天近郊的街上荒凉冷清,空旷无人。等了好久,她才看见有人沿着围墙朝这边走过来。玛丽亚忐忑不安地迎上去,用颤抖的声音说明了父亲的请求。 那人听后,平静地说:“走吧,我虽然不是牧师,但是会让你父亲得到安息的。” 进屋后,借着微弱的烛光,玛丽亚看清这是个身材瘦削矮小的年轻人,穿着讲究而朴素。陌生人把凳子移近床边,坐下来,弯着腰,凝视着临终者的脸。 “您说吧!”他说,“我不是借上帝的权力,而是我所从事的艺术的力量,我要使您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获得轻松,并卸下您心灵上的重负。” 老人开始喃喃地说:“在我的眼睛失明之前,我是杜恩伯爵夫人家的一名厨师。一次,我的妻子玛尔达得了肺病,医生开了各种昂贵的药,我没有办法,就从主人家里偷了一个小小的金盘子,把它打碎卖了。现在想起来心里挺难受。我一直向我的女儿隐瞒,从小教她不要动别人的一点点东西。” 陌生人默默地听着,然后把手掌放在老人那双瞎眼上,说:“约翰·梅叶尔先生,您做的这件事不是罪过,也不算是偷窃,相反,也许可以算您对爱情的忠诚。”老人脸上掠过一丝笑意。陌生人问:“现在您告诉我您最后的心愿吧!”老人说,“我希望有人照顾玛丽亚。”年轻人说:“好吧,我来照顾她。您还有什么希望吗?”“我想再一次看看我的妻子玛尔达。就像年轻时遇见她的那个样子。”老人嗫嚅了半天,最后喃喃地说,“不过,先生,您不要为我这蠢话而生气。” 陌生人站起身,大声重复说好吧好吧。他走到那架翼琴前,在凳子上坐下来。随着他灵巧的手指在琴键上跳动,沉寂的小屋里立即充满了生气。美妙的音乐声在小屋里散开,并响彻郊区傍晚的天空。 “我看见了,先生!”老人在床上欠起身,激动地说,“我看见和玛尔达相会的那天,她因为慌乱而打翻一罐牛奶。这是冬天发生的事,在山上,天空像一块深蓝色的玻璃那样透明,玛尔达她笑了,她笑起来真好看!”老人重复着,倾听着琴弦发出潺潺的流水声。 陌生人专注地弹着琴,闪闪发亮的眼睛望着黑洞洞的窗外。陌生人问:“现在您看见了什么吗?” 老人神情安详地听着,默不作声。陌生人用充满诗意的口吻说:“现在您会看见温暖的阳光从天空射下来,苹果树上开满了白色的小花,一群一群的鸟儿从我们古老的维也纳上空飞向遥远的北方。” 翼琴的踏板声轻轻地轧轧发响,翼琴更庄严地歌唱着,好像不是它独自在唱,而是千百个人在欢呼。 老人倚在枕头上,贪婪地呼吸着,手在被子上摸索着。陌生人停止了弹奏,他凝然不动地坐在翼琴边,好像被自己的琴声迷住了似的。 玛丽亚大叫一声。陌生人站起来,走到床前。老人大口喘着气说道:“先生,能让我知道您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伏尔弗冈格·阿梅捷·莫扎特。”陌生人回答说。 玛丽亚离开床边,双膝着地,深深地向这位伟大的音乐家行礼。 当她直起身来,老人已安详地去世了。

巴乌斯托夫斯基

梁建兴

  1786年一个冬天的傍晚,在维也纳近郊一间小木屋里,一个盲眼的老人——杜恩伯爵夫人从前的厨师快要死了。实际上说来,那甚至不是一间屋子,而是花园深处的一间陈旧的小看守棚。花园里堆满了被风吹落的腐朽的树枝。每走动一步,要枝就发出咔喳咔喳的响声,于是一条带链的狗就开始在它的窝里发出低微的狺狺声。它也像它的主人一样奄奄一息,由于衰老而不能汪汪地吠叫了。
  几年以前,这个厨师被炉子的热气熏瞎了眼睛,从那时候起,伯爵夫人的管家就让厨师移到这间小屋来居住,经常给他几个佛洛令(钱)。
  厨师和他的女儿玛丽亚住在一起,她是一位18岁的姑娘。小屋里全部的家具只有一张床,几条跛脚板凳,一张粗笨的桌子,一个布满裂缝的洋磁罐,还有一架翼琴,是玛丽亚唯一的财产。
  翼琴是这样的古旧,它的弦唱着冗长而柔和的调子来回答周围所发生的一切声响。厨师笑着把这架翼琴叫做“自己屋里的看守人”。只要是有人走进屋里,这架翼琴就发出颤抖的、老年人的嗡嗡声来迎接他。
  玛丽亚替临死的父亲洗干净了身体,替他穿上了冰冷而干净的衬衫,老人说:“我向来不喜欢牧师和修道士。我不能把听人忏悔的牧师叫来,不过临死前我要洗净我自己的灵魂。”
  “那么到底怎样办呢?”玛丽亚吃惊地问道。
  “到街上去,”老人说道,“请求你碰到的第一个人到我们屋里来听取临终者的忏悔。谁也不会拒绝你的。”
  “我们这条街是这样荒凉……”玛丽亚喃喃地说道,披上头巾就出去了。
  她穿过花园吃力地把生了锈的铁栅门拉开,便停在那儿。街上空旷无人。风把落叶吹刮得满街跑,阴霾的天空下着冰冷的雨点。
  玛丽亚长久地等待和倾听着。最后她似乎觉得有人沿着围墙走来,哼着曲子,她走上几步去迎他,和他撞了个满怀,啊地叫了一声。那个人站住了,问道:“谁在这儿?”玛丽亚抓住他的手,用颤抖的声音把父亲的请求说出来。
  “好吗,”那个人冷静地说,“我虽然不是牧师,但是也一样,咱们走吧。”
  他们起进了屋子。在烛光下,玛丽亚看出他是个身材瘦削而矮小的人。他把淋湿的斗篷脱下放在凳子上。他穿得很讲究,但很朴素;烛光把他的黑坎肩、透明的钮扣和饰有花边的衣领都照得闪闪发亮。
  这个陌生人还很年轻。他完全像个顽皮的小孩似的摇晃着脑袋,整一整上了香粉的假发,很快就把凳子移近床边,坐下来,弯着腰,愉快地凝视着临终者的脸。
  “您说吧!”他说,“我不是借上帝的权力,而是用我所从事的艺术的力量,我要使你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获得轻松的感觉,并卸下你心灵上的重负。”
  “我干了一辈子活,直到眼瞎,”老人喃喃地说道,并把陌生人的手拉向自己身旁,“干活的人是没有时间去犯罪的。当我的老婆——她叫玛尔达,得了肺病时,医师开了各种贵重的药,要给她吃凝乳和酒果,给她喝滚热的葡萄酒,我就从杜恩伯爵夫人的一套食具里偷了一个小小的金盘子,把它打成碎块卖了。现在回想起这件事心里很难受,我向我的女儿隐瞒着:我教她不要动别人桌上一点点小东西。”“伯爵夫人的仆人中有谁为这件事吃过苦头吗?”陌生人问。
  “我发誓,先生,谁也没有。”老头回答后就哭了起来,“如果我知道黄金对我的玛尔达没有帮助,我何必偷呢!”“你叫什么名字?”陌生人问。
  “约翰·梅叶尔,先生。”
  哦,“约翰·梅叶尔,”陌生人说,然后把手掌放老头儿那双瞎眼睛上,“你对人们没有罪过。你做的这件事不是罪过,也不算是偷窃,相反,也许可以算是你对爱情的功劳。”
  “阿门!”老头喃喃道。
  “阿门!”陌生人重复道,“现在你告诉我你最后的心愿吧!”“我希望有人能照顾玛丽亚。”"”“我来照顾。你还希望什么?”
  于是临终者突然微笑起来,高声说道:“我想再一次看到玛尔达,就像年轻时代遇见她的那个样子。想看见太阳,想看见这个古老的花园百花齐放的春天。但这是不可能的,先生。您不要为我说这些蠢话而生气。大概是病把我弄湖涂了。”
  好吧。陌生人说了就站起来。
  “好吧。”他重复说道,走近翼琴,坐在它前面的凳子上。
  “好吧!”他第三次大声说道。
  突然间急速的声响在小屋内散开,仿佛千百颗玉珠被抛到地板上。
  “听吧,”陌生人说,“听吧,看吧!”他弹起来了。玛丽亚后来回忆起这个陌生人,当第一个琴键前额异常苍白,烛火的光焰在他发黑的眼睛里摇晃。
  翼琴多年来破天荒第一次放声哥唱。它的声音不但充满了整个小屋,而且也响彻了整个花园。那只老狗从窝里爬了出来,坐着,歪着脑袋,小心翼翼地、轻轻地摇着尾巴。天下着雨雪,可是老狗只抖了抖它的耳朵。
  “我看见了,先生!”老人说,在床上欠起身来,“我看见和玛尔达相会的那一天,她因为慌乱而打翻了一罐牛奶。这是冬天发生的事,在山上。天空像一块深蓝色的玻璃那样透明,玛尔达笑了,她笑了。”他重复道,倾听着琴弦发出的像河水的潺潺声。
  陌生人弹着琴,一边望着那个黑洞洞的窗户。
  “现在你看见了什么没有?”他问。
  老人倾听着,默不作声。
  “难道你没有看见。”陌生人一连继续弹琴,一变成了蓝色,随着又成了蔚蓝;温暖的阳光从某处的上空射下来,你家古树的树枝不是已经开放了白花吗?我看这些苹果树上的花,虽然是从这儿,从房间里看去,它们都好像是大朵的郁金香。您看:第一道阳光射在石头砌成的院墙上,把墙烤暖了,上面正冒着热气。这也许是饱含着融雪的青苔蓝、更加壮丽,一群一群的鸟儿已经从我们古老的维也纳上空飞向北方。”
  “这些我统统看见了。”老人喊了一声。
  翼琴的踏板轻轻的轧轧发响,翼琴更庄严地歌唱起来,好像不是它在唱,而是千百个人在欢呼。
  “不,先生,”玛丽亚对陌生人说,“这些花完全不像郁金香。这是苹果树,今夜才开了花。”
  “是的,”陌生人回答,“这是苹果树,但是它们的花瓣很大。”
  “打开窗户吧,玛丽亚。”老人请求道。
  玛丽亚打开了窗户。冷空气冲进屋来。陌生人弹奏得轻柔而缓慢了。
  老人倒在枕头上,贪婪地呼吸着,手在被子上摸索着。玛丽亚向他扑去。陌生人停止了弹奏。他凝然不动地坐在翼琴旁,好像被自己的音乐迷住了似的。
  玛丽亚大叫一声。陌生站了起来,走到床前。老人喘息着说道?“我像许多年以前那样清楚地看到了一切。但我不愿意不知道你的名字就死去。名字!”“我叫伏尔弗冈格·阿梅捷·莫扎特。”陌生人回答道。
nb88新博,  玛丽亚离开床边,双膝几乎着地,深深地向这位伟大的音乐家行礼。
  当她直起身子来的时候,老人已经去世了。朝霞在窗外显得通红,红光下呈现出铺满了雪花的花园。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大事记,转载请注明出处:老人开始喃喃地说,这架翼琴就发出颤抖的、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