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爸爸在电视中兴奋的,说自己那时真的也

作者: 大事记  发布:2019-09-24

“哎呀”“哎呀”是爸爸的口头禅。大事小事,喜事坏事,爸爸的第一反应常常先是一声“哎呀”。不知道的人问他为何如此一惊一乍,他慢条斯理地解释:“或许是因为上了年纪吧!”可我知道,这其实是爸爸几十年主持彩票摇珠节目留下的职业病———每当中出大小奖,爸爸都会“哎呀”“哎呀”地兴奋欢呼。 我真正领悟到怎么演戏,也得益于爸爸的这句口头禅。 年少时,我觉得爸爸在电视中兴奋的“哎呀”声很假,人家中了奖,他为什么那么幸福?大奖“哎呀”一声也罢了,小奖也“哎呀”!当我16岁进入无线艺员班后,便以同行的身份向他提出开小奖时可不可以停止“哎呀”,爸爸却不能接受,颇为委屈:“我是真心为彩民高兴,小奖也是好彩头嘛!”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爸爸这种主持风格肯定很受欢迎,不然怎么会全港人都称他“财神叔”,还给他起了“夏春秋”这个别名?“那是因为大家都觉得我是真心送祝贺,很暖人,就去掉四季里的‘冬’字来唤我咯!”爸爸也喜欢这个名字。 没多久,劝不动爸爸的我,反而被爸爸劝动了。 初入行的我整天梦想演“玉女”和“公主”,谁知总被要求扮演被消遣挖苦、自毁形象的搞笑角色,演起来自然甚感委屈。结果导演就不满意了,骂我“没喜感”,“不会演戏”。这回,爸爸同样以同行的身份给我提建议:“我的‘哎呀’声,观众听得出是真心的,就很喜欢;你的不开心大家也看得到,自然不会被你逗笑,你也就剥夺了角色的喜感!如果不开心,怎么演得好丑角呢?” 爸爸让我学到入行后最重要的一课:做事情一定要拿出诚意来,不然连“笑”都做不好! 喜欢“哎呀”的爸爸,面对我生活中的大悲与大喜,却极度克制,完全不去影响或干涉,让我学会冷静自持,独立前行。 例如我与圈中前男友分手,在家哭得天昏地暗,就连在加拿大的表姐得知后都飞回香港来劝慰,而同住一栋楼的爸爸每天看到泪花了脸的我却不闻不问,甚至开车和我一起去开工时也一路笑谈股票。回家后,见爸爸有条不紊地喝他的咖啡、看他的报纸,我终于忍不住嘀咕起来:“你往日是藏不住事的,现在怎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爸爸抬头看了我一眼,回了一句让我哭笑不得的话:“哦,报纸和杂志上都写着呀!” 第1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我凭借《洪兴十三妹》赢得最佳女主角奖,在致感谢词时煽情地感谢了爸爸。下后台,我忙不迭地给他打电话报喜,还以为肉麻的致辞已让他感动得一塌糊涂,可他正和电视台的老友在外吃消夜,只说了声:“不错哦!”我奇怪极了:别人中奖他高兴得不行,女儿得奖他却像路人一样!直到从澳洲休假回港碰到电视台的一位同事,他才对我说:“你爸爸那晚真的很开心,请我们一人吃了一只顶级龙虾……” 和陈可辛谈恋爱,我身边的亲友给出的意见中99%都是不可能:你们太不搭调了!仅剩的1%肯定来自爸爸,他似乎比我还有信心:“理智的陈可辛和感性的吴君如,太合适啦!”后来爸爸与陈可辛多了些交流后,可辛说自己是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没人能完全懂他。爸爸和颜悦色地笑道:“陈可辛是吴君如的底子,吴君如是陈可辛的面子。我可以通过吴君如认识到陈可辛可爱嚣张,颠覆传统的率性,也可以通过陈可辛看到吴君如对生活的严肃与持重。”听了这番话,可辛悄悄跟我讲,原来我爸爸才是最懂他的人! 其实我知道,爸爸也是懂我的。我跟可辛已经有了孩子,却一直没有结婚。问爸爸介意不介意,爸爸笑笑说:“无所谓啦,反正大家都叫你陈太太了!”

  刚入行的时候,吴君如走的也是青春玉女路线,还担任过很多红歌星的MV主角,包括张国荣、谭咏麟都有。

  很多年后,记者采访她,翻出当年的录像,她吃吃地笑,说自己那时真的也是玉女啊,然后又连忙补充了一句:“是不那么漂亮的玉女。”

  “不漂亮”,是吴君如一直以来的心结,她心理上总是跨越不过这个坎,所以经常不待别人提到,自己先说起。

  她对自己容貌的不自信来源于童年,同为艺人的父亲,从小就笑话她丑,说多了,她深信不疑。上学的时候,“男同学都去追芭蕾舞、长头发的女同学,没人追她。”

  现在网上流传有一张吴君如小时候的照片,大眼睛、小嘴,露出一种略带惊异的表情,用现在的话来说,很“呆萌”,很喜感,非常的“吴君如”。

  其实论长相吴君如一点都不丑,只是不够漂亮而已,谁让同期出道的都是曾华倩、刘嘉玲、蓝洁瑛、邓萃雯这样货真价实的玉女呢,她作为一没后台二没美貌三无演技的新人,在美女如林的演艺圈,要站稳脚跟实在太难了。

  演了一大堆女配角之后,吴君如又因为卷入汤镇业和翁美玲的感情纠葛,遭到电视台雪藏。后来有监制看中她的眼神和姿势怪怪的,请她在香港无线电视节目《欢乐今宵》中饰演“大白鲨”,她几乎每天哭着上班。

  这次经历,让她找到了自己杀出一条血路的办法,那就是既然不美,索性破罐破摔“扮丑”。她在电影《最佳损友》中当众挖鼻屎,瞪眼叉腰,彻底自毁形象。

  这并非出于自愿,拍这些表情的时候,她“分分钟比三级片还难受”,委屈到眼都红了。

  导演王晶在一旁说服她,说这是她的机会,王晶真是一个既可恨又叫你不得不佩服的人,他能很好的抓住观众的心理,“观众喜欢看体面的女孩做恶心的事情,很荒唐。”

  她果然红了,香港观众还没有见过这样能彻底忘掉自己容貌的女艺人,她是如此放得开,耍宝使怪,装疯卖傻。

  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她一鼓作气接拍了一系列良莠不齐的喜剧片,最多的时候她一次接了6部戏,穿梭在不同的剧组中间,累到洗洗澡就睡着了。

  人家别的女演员演戏要扮美,考虑的是哪个角度最能呈现自己的美丽,她想的是怎样才能丑出新意,怎么糟践自己观众才能开心,故意把自己捯饬的怪模怪样。

  哪个女孩能心甘情愿的做这种事情,她说,“我只是不认命,总要找条出路吧。”观众的哈哈一笑背后,是她的眼泪。

  到了90年代初期,香港随便拍个烂片就有市场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吴君如也陷入了自己事业的瓶颈期,她对自己在荧幕上嘻嘻哈哈逗人笑的生涯已经十分厌倦。

  当初她做艺人就是因为家境非常一般,想赚很多钱改变自己的生活,现在钱有了,才发现十分的空虚和不快乐。

  她想嫁人,结果男朋友杜德伟又提出分手,理由是嫌弃吴君如常演一些丑角,形象不佳。她不死心,1992年圣诞节,飞去台湾挽回这段恋情,敲门却发现里面有另外一个女人,虽然没有捉奸在床那样火爆,不过还是令她伤透心。

  哭了又哭之后,她决定不哭了,发奋减肥,3个月时间从138磅见到103磅,变得精干了很多。

  后来她自己投钱拍了文艺片《四面夏娃》,输得一塌糊涂,但唯一的好处是认识了导演陈可辛,当时陈可辛执导了电影《甜蜜蜜》,两个人经常出席同个影展最终相恋。

  陈可辛对她的转型起到了重要作用,在接拍那部让她获得了第18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洪兴十三妹》的时候,她担心走不出以往的丑女形象,是陈可辛帮助她设计造型,寻找定位,做了她的编外导演。

  以正角的形象受到肯定后,吴君如的演技有了新的进步,她在陈可辛监制的《金鸡》里,扮演了乐观热情的妓女“阿金”,并凭借此片获得了第40届香港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

  现在的吴君如有家庭,有了爱人,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儿。她自己也成功摆脱了丑女形象,事业从演戏转行为做电视清谈节目。

  已经年近百半的她反而显现出了年轻时候没有的优雅淡定气质,她比同时代的很多女星盛开得更久。人生是一场马拉松,她一直没有掉队,现在开始领跑。

  只是她依然觉得自己不够美,依然要努力节食,“一礼拜至多吃一次米饭。早餐是奇异果和蓝莓,午餐一碗小米粥加两颗鸡蛋,下午一份面包或咖啡,晚上是清水煮菜、一条清蒸鱼和一碗汤。

  每天她都跑步,进行力量训练。”她始终记得,“胖子是没有出路的”。不安全感与她如影随形,记者问她,“你有安全感吗?”她说:“没有,这是女人天生的毛病。”

  女人普遍都没安全感,总是担心男人会不会变心,自己会不会变丑,时代会不会变坏,生老病死,走散逃亡,样样都叫人挂怀。

  一个女艺人,比一个普通女人更少安全感,名利场就是一个大江湖,各有各的江湖位置,也不断有新人辈出,虎视眈眈,她们时刻都要防止自己在现有的位置跌下来,一定要够美够瘦,时刻保持光鲜,当年的性感女神邱淑贞说:“打开衣橱,全都是贴身的靓衫,就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能胖起来。”

  吴君如与陈可辛相恋17年,虽然有了个8岁的女儿,但两个人始终都没有注册登记。陈可辛曾经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示不会和吴君如结婚,说自己不相信现在的婚姻制度,觉得两个人只要相爱,相互信任就好。

  2005年吴君如怀孕,当时两个人恋情还没有曝光,但在香港娱乐圈内尽人皆知,趁着陈可辛来内地宣传《如果·爱》的机会,记者向陈可辛征询第一次当爸爸有什么感受,陈可辛打了个哈哈,反问记者:“谁说吴君如怀孕了?我都不知道呢,再说怀了孕就一定是我的吗?”

  很快,“吴君如究竟怀上了谁的孩子”、“陈可辛与吴君如恋情大揭秘”等新闻纷纷出笼,这让吴君如非常受伤。

  直到2007年12月15日,在吴君如已经生下女儿一年八个月之后,《投名状》首映典礼在北京奥林匹克体育馆举行,陈可辛挽着吴君如快步进入会场,向世人表明这段长达10年的爱情长跑。

  这样的感情,即使稳定,大概也很难令女人有安全感。虽然吴君如自己也常常公开说他们两个人之所以不急着结婚,是因为非常相信感情,但男友是个著名大导演,整天在美女堆里打转,真的不担心吗?

  更何况,还有像田朴珺这样的人物跳出来,宣称自己和陈可辛有十年的交情,三次与陈可辛绝交,都是陈可辛屁颠屁颠的主动挽回,还说自己和陈可辛的父母关系特别好,总见面,“有次我点了只大龙虾说在减肥,他妈妈说,君如在减肥的时候只点—怀白水。”是女人都能读明白这种春秋笔法以及所要表达的含义。

  虽然事后陈可辛澄清,但仍叫人不得不对他们之间的关系生疑。对此,吴君如豁达回应:“不用理会什么闺蜜或龟蜜,反正我知道他的心(和财产)归me!哈哈。”

  她心里所想的未必有这么豁达,私底下的她也并不经常面露笑容,镜头前的大笑和滑稽只是一种习惯性的反应模式。

  就像她意外获得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手足无措的上台,又激动又感慨,不知道说什么,只要继续自己擅长的搞笑路线,大声喊:“我好想死啊!”她只是已经学会了担心是无用的,要不你就认命,要不你就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尽量冲抵一点悲观和不安。

  一切惶恐,都能找到较为积极的方式去宣泄,吴君如选择的就是这样一种方式。

  “我的样子或者身材都一般,但如果表现得很努力,最后就会成为一个标杆。”事业是这样,感情也是一样,她努力,她不放弃,生存是现实的,现实不相信眼泪,“她照着这个设想,一直很好地控制着人生。”

  安全感可以始终没有,但她从不停止与它对抗,这场战争绵长又有趣。

  人生来就有设定好的宿命——奔向死亡。所以活着本身就是一件没有安全感的事情。

  女人怕的是爱情、家庭不能完整,害怕独立,男人怕的是事业、地位的改变,怕害怕衰老、贫穷、脱发。人人都有自己心中所畏惧的东西,人人都需要自己与自己交战。

  那么,没有安全感的人们,可以试试像吴君如那样去生活。坦然接受自己内心的不安全,以谦卑的态度来经营自己,从不屈服,也不倔强,“走到一个地方走不下去我就转”。

  不安全感如秃鹫在你头上盘旋,但你执著的活下去,让它等不到降临的机会。

本文由nb88新博发布于大事记,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觉得爸爸在电视中兴奋的,说自己那时真的也

关键词: